刚刚更新: 〔无限武侠〕〔重生之军妻凌人〕〔桃村小神医〕〔大明风流之铁血兵〕〔甜妻来袭:总裁,〕〔龙墓〕〔护花邪少〕〔重生都市高手〕〔锦宅〕〔随身空间:独品农〕〔不朽帝尊〕〔混沌归元剑〕〔无上丹帝〕〔至尊武魂〕〔首席宠妻甜蜜蜜〕〔家有夫君住隔壁〕〔诡墓环局〕〔幽冥妖陵〕〔软,化,物〕〔弃妃逆袭:妖孽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947别有用心
    说来,梁健的运气也不太好。第二天一早梁健上班,不巧又遇见了上次那个泼辣不讲理的妇人。他们两辆车并排的停着等红灯。是那妇人先认出了梁健的车,转头就从车内拿出了一样东西,啪地一声砸在了梁健的车窗上。

    梁健正坐在副驾上跟小五在说话,忽听得耳边啪地一声,转头一看,车窗上糊满了白色的黏状物,恶心至极。透过这些,看到一张女人的脸,正在另一边呲牙咧嘴,得意的笑。梁健还没想起这个女人是谁的时候,红灯转为了绿灯,女人朝他啐了一口,就轰地一声,车子冲了出去。

    “又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忽然,小五恨恨地骂了一句。他话很少,脏话更是从来没听他说过。这是头一回。梁健惊讶的同时,也想起了这个女人是谁。

    小五问梁健:“要不要追上去找她说理?“

    梁健摇了摇头,说:“算了。跟个女人没什么好说理的。“梁健转头看了一眼那一团恶心的白色你黏状物,心里顿觉一阵晦气。他对小五说:”回头你去把车洗一下。“

    小五嗯了一声。两人不再说话。

    梁健很快就将此事忘到了脑后,因为李端终于有了消息。李端说,杨永成的妻子已经决定将她和她子女名下的所有股份全部转让给永成钢业的第三大股东——谷业。谷业是个已经六十四岁的老头了。他儿子早就去世,但他还有个孙子。孙子就是杨永成的秘书谷清源。目前,杨永成的妻子还没有签股权转让书,但也已经说定的事情,应该就是这两天了。一旦协议达成,那么永成钢业的最大股东就成了谷业了,他将拥有56%的股份。毫无疑问,在股东大会上拥有绝对话语权。而他还有一个孙子,谷清源也在永成钢业……

    梁健想到这里,忽然意识到,或许永成钢业并不需要别人来救。如果谷业和谷清源这爷孙俩能够接手永成钢业的事务,那梁健倒也是可以省一番心了。虽然这两年钢业在开始走下坡路了,但如果被其他企业并购,无论是阿强重工还是江中正方,这未知数都太大了。能不冒这个险,梁健还是希望可以不冒这个险。

    眼见这件事情终于又多了一个选择,梁健心里松了松,问起了李端另外一些事情。

    “葬礼怎么样?”

    李端说,杨永成的夫人打算带着女儿跟儿子出国去定居,这杨永成的骨灰自然也会跟着他们一起去,所以就没有办葬礼。只是开了个追悼会。

    又询问了几句杨永成家人目前的状况,听李端说,情绪都还算平定后,心里也算是放心了一些。

    李端在第二天就回到了永州。他回来的第三天,郎朋就将江中正方的资料放到了梁健的桌上。梁健看着厚厚的一沓资料,有些愣。他抬头看郎朋,不解地问:“怎么会这么多?我没记错的话,江中正方这个公司成立时间并不是很久。“

    郎朋回答:“江中正方这个公司不过是个名头而已,真正的面目应该是它背后的两个大企业。“

    梁健听到这里,又是一愣,打断郎朋,问:“不是四个吗?怎么会是两个?“

    “有两个就是来捧个场的。我查过,江中正方当初注册的时候,注册资金是五千万。这五千万中,绿色地产和启能置业两家房地产商分别拿出了一千万。但是这两千万,在公司注册完成后不久,就抽了回去。只有宁成金融和嘉定置业这两家企业的各一千五百万留了下来,后来还分别各自注入了一千万到这个江中正方当中。“郎朋如数家珍一般,将一个个数据报了出来。

    看来,这个调查他是用了心。只是他这么用心,估计动静不小。恐怕江中正方那边或许已经有所察觉了。但这种事情,也没必要躲躲藏藏的,毕竟他想要并购永成钢业,作为政府,为了放心,做一下调查,只是例行公事而已。所以,梁健倒也不担心江中正方那边不开心,只是郎朋刚才说的事情,让梁健起了些兴趣。宁成金融和嘉定置业,这两家企业都是大企业,在全国都排的上名次,他们的总公司都在宁州,但分公司遍布了全国不少城市。这样的大企业,如果是正常投资,五千万并不多。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先借绿色地产和启能置业这两家公司的手来合资成立江中正方呢?这是个疑点,但并不是重点。商界中,这种事情虽然很少发生,但也有。

    梁健没有多关注,听着郎朋继续往下说:“这江中正方不是众筹公司么?我特意仔细查了一下他这几年投资的项目,基本都是一些五百万以内的小项目。这些项目,大部分都是一些特色餐厅,主题酒店一类。唯一一个大项目,两千万,也就是去年的事情,在我们邻省搞了一个休闲农庄的项目。我查过那个农庄的资料,是个会员制,听说入会就要十万。消费不低。但,即使这个农庄项目消费再高,这才一年时间,想凭江中正方的实力来收购永成钢业,是不太可能的。梁书记,我觉得这次江中正方将目标放在永成钢业上,恐怕还是宁成金融和嘉定置业的意思。“

    郎朋的话是有点道理的。梁健最初了解到江中正方背后有四个企业支撑着的时候也曾想到,这并购的想法,可能是那四个企业的意思。现在,四个企业变成了两个企业。

    梁健脑子里转了一会,也没转出什么思绪来。江中正方这个企业,对于梁健来说,还是充满神秘感的。梁健对郎朋说:“这几天辛苦你了,既然江中正方的资料你都已经整理好给我了,你今天索性就给自己放一天假,好好回去陪陪家人。”

    郎朋听梁健让他回去陪家人,翻了个白眼,说:“孩子上学,老婆上班,有什么好陪的。对了,我还没说完呢。”

    “你还有什么没说?”梁健问。

    郎朋回答:“这个宁成金融和嘉定置业你知道是什么关系吗?”

    “什么关系?”

    “亲家的关系!宁成金融的大老板的儿子和嘉定置业大老板的女儿已经登记了,不过还没举行婚礼,所以外界很多人都不知道。”郎朋说得时候,好像这是个十分重要的消息。但梁健感觉不出其中的重要,有些不解地问他:“这跟永成钢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郎朋怔了一下,然后无奈地解释:“你不觉得这个宁成金融和嘉定置业费尽心机搞这么一个江中正方有点多此一举吗?如果说这个企业是他两家任何一家的亲戚搞的,那还可以理解。可是正方只是个外人,若说有关系,正方以前在宁成金融上过一年的班,以一个金融顾问的身份。但时间只有一年。我不相信,只要一年的时间,你就可以如此相信一个陌生人,把这么大的金额,这么重要的事情,全盘托付给他。我觉得,有问题。江中正方有问题,这个宁成金融和嘉定置业也有问题。他们想并购永成钢业的目的也有问题。“

    “可能,江中正方确实有问题,宁成金融和嘉定置业也有问题,但为什么他们想要并购永成钢业的想法也有问题?“梁健还是有些想不通。

    郎朋回答梁健:“你想啊,宁成金融和嘉定置业,一个是金融业,一个房产业,这些人都是眼比针还尖,心比头发丝还细的人,他们会看不出现如今钢产业下滑的现状?永成钢业目前状况虽然还可以,但如果在两年时间里找不到出路,那很可能就会陷入泥沼,最后破产也是有可能的。如此前景堪忧的企业,这些人为什么要投资?“

    郎朋说得确实是有些道理的。但总是还有些地方,是理不通的。如果江中正方不是为了想涉及这个产业,是为了其他的。那么永成钢业还有什么好让他们觊觎的?土地?永成钢业的那块土地虽然随着城市的扩张,逐渐开始纳入城市规划的范畴,但这块地在五年内绝对不会成为一块值钱的地。连地都不值钱,那么永成钢业还有什么?“

    梁健想不通,问了郎朋,郎朋也是想不通。他说,他唯一想不通的就是这一点,但他绝对不相信江中正方是为了拯救永成钢业而来,他们绝对别有用心。至于郎朋怀疑江中正方的理由,他说是直觉。梁健一阵无奈。

    送走郎朋后,梁健盯着桌上的那厚厚一沓资料看了一会,并没有翻开。而是将小沈叫了进来,将这一沓资料交给了他,让他再做一次整理后再还给他。

    梁健素来认为想不通的事情,就暂时不要想。而,永成钢业那边,很快就传来了股权转让的消息。或许是为了破灭某些人的心思,永成钢业在股权转让的那天,特意搞了一个股权转让的仪式。股权并未直接转让给谷业,而是给了另外一个人,谷清源。

    那天,梁健也被邀请了去参加这个股权转让仪式,因为杨永成的关系,梁健没有拒绝。梁健看到,谷清源和杨永成儿子握手时,那个主持此次股权转让仪式的毕望,脸色很难看。

    或许他很难接受,原本该受他呼喝的小秘书忽然成为了他的顶头上司,还是这个企业的最大股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放纵〕〔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