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幕后〕〔汉化大师〕〔修神外传仙界篇〕〔最后一个炼金师〕〔一切从长生开始〕〔魔鬼的使徒〕〔奥运天王〕〔本宫不是那种人〕〔穿越时空的斩魄刀〕〔明末抉择〕〔狩魔领主〕〔传奇巨星〕〔农女倾城〕〔报告大魔王〕〔贫道要写书〕〔我真不是魔教少主〕〔千凰之堕入异世〕〔无限之主角必须死〕〔都市之我为宗师〕〔抗战之铁血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944暴雨在即
    这赵全德也是个浑人,虽然说这两年因为钱江柳的低调退缩,他对梁健也多了些忌惮。 但有时候情绪上来,依然还是会不管不顾地痛快一回。梁健对他,说不上十分讨厌。

    此刻他说完,梁健微微一笑,符合了一句:“全德同志话糙理不糙。中全同志最近做事有点太谨慎了。“

    梁健的话刚一出口,全部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赵全德自己也惊讶无比。他和梁健从刚开始便一直是不和的状态,此刻梁健忽然替他说了一句话,反而是将一直站在他这边的纪中全给批评了一句,虽然不重,但也是批评了。这怎么能不让人惊掉眼镜。

    梁健看着赵全德惊讶过后脸上浮出的复杂,还有他小心翼翼去观察钱江柳神色的动作,十分满意。他笑了笑,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中全同志是管纪委的,谨慎一点也是应该的。”

    纪中全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倒是有几个人脸上表露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表情。

    原本这只是一个钱江柳想替阿强重工并购永成钢业的事情铺路的常委会议,但梁健忽然抛出了一个江中正方,这就注定了这次的会议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这也是梁健想要的结果,他虽然可以一锤定音,彻底否决阿强重工。但他对江中正方也并非是十分信任,所以没有必要去冒这个险。而且就像会上说的,永成钢业毕竟是私企,政府的手伸得太长总是不好的。关是要把的,但尺度也是要有的。

    会议结束后,钱江柳第一个走,步子迈得很大,走得很快。想必这心里是憋了不少气。赵全德跟在他后面,匆匆赶着,走出门口的时候,赵全德忽然回头看了一眼梁健,目光里多是复杂。

    出了会议室往办公室走的时候,纪中全忽然从后面追了上来,看着梁健一笑。

    “你笑什么!”梁健说,其实他能猜到他笑什么。纪中全压低了声音说道:“赵全德这家伙这次回去估计要好几天都睡不安稳了。“

    梁健笑笑回答:“他不知道“

    纪中全跟着笑笑,换了话题:“这个江中正方,你了解得多吗?”

    正方的事情,梁健对纪中全也没什么好瞒的,他就如实告诉了他:“了解得不多,前天突然找来的。”

    纪中全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梁健是市委书记,正方就算再有钱,毕竟也只是企业的老总,岂是想见市委书记就能见的,要是没点交情,恐怕连大门都很难进来。梁健看出了纪中全的疑惑,补了一句:“李端以前也是宁州的。“

    “哦。“纪中全恍然大悟。而后又问:”那你真放心就这么把永成钢业交给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江中正方?“

    梁健轻叹一声,说:“自然是不放心。这不是小事。但如果没有这个江中正方,那阿强重工并购永成钢业就没有任何的阻拦了。阿强重工的野心不小,我不放心。“

    纪中全听完若有所思,片刻后,跟着叹了一声,说:“也确实。两年前新来的那个经理,看着好像小心谨慎,唯唯诺诺,但背地里的心思不少,比当年的杨天翔还要狡猾。“

    梁健点头。这时,周围的人也多了,两人便停了话头,又同行了一段后,就各自分开往各自的办公室去了。

    钱江柳的办公室内,赵全德坐在钱江柳对面,有些忐忑不安。后者脸色难看,靠在他的老板椅中,沉着脸闷声不说话。赵全德时不时拿眼睛去瞟他的脸色,这嘴巴张了几次,都没敢说话。

    忽然钱江柳拿起桌上自己那个景泰蓝的陶瓷杯,喝了一口。这茶水入口,却是冰凉。钱江柳心里那股憋着的火,一下子就被这茶水的冰冷给激了起来!

    “王八蛋!“钱江柳怒吼一声,就啪地一声将手里地陶瓷杯给摔在了地上,那昂贵的景泰蓝碎了满地。

    赵全德被这满地的碎片吓得脸上都失去了血色,这可是钱江柳最喜欢的杯子。这个杯子是钱江柳当年刚步入官场的时候,他那个老丈人送给他的,他可是一直都视如珍宝的,这么多年,无论到哪里,他这个杯子都是必不离身的。没想到,今天竟然自己给砸了。看来,他此刻心里这火确实很大。

    赵全德平常似乎比较冲动,可也不傻,心里的小曲儿也不少。此刻钱江柳火气这么大,他自然也不高兴触这个眉头,立马就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说:“哥,我去让秘书进来把这收拾一下,你先消消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

    说完,就转身想逃。可还没走两步,就听得钱江柳的声音子啊背后响起:“你现在混得不错么,连梁健都愿意帮你说话了。“

    钱江柳这话让赵全德身体抖了抖,这步子再也迈不动,今天要是不解释几句,恐怕钱江柳心里这个疙瘩就会一直在那了。赵全德可不能让他心里有这个疙瘩。他忙回转身,端上满脸的委屈,说到:“哥,我就是混得再好,那也是因为有您在上面给我提点着。梁健那东西不厚道,他这是故意想挑拨我俩呢!哥,你想,我跟他从一开始就没看对眼的时候,我就不信他真有那么大的心胸,会这么好的帮我说话。”

    钱江柳盯着他看了一会,脸上的阴冷之色稍微好了一些。他甩了甩手,说:“行了,你出去吧。“

    “好的。哥,你也消消气。今天就让这梁健嚣张一下,我就不信,他这一个外来的书记,还真能在永州这块地界上翻了天。“赵全德恶狠狠地说了两句。不过,他知道,自己这话不过就是想哄哄钱江柳而已。说实话,这两年过去,他现在这心里还真有点怵那个梁健。别看他年纪轻轻,但要冲劲有冲劲,要脑子有脑子的,背后实力也不俗,还真不是一般人能轻易玩得过。

    但他心里虽然这么想,钱江柳可不知道。这话还是让钱江柳的神色又缓了些,反而来劝他说:“我警告你,你可千万别乱来。这梁健可不是个软柿子!“

    赵全德巴不得他这么说呢,忙点头:“哥,您放心,我一切听您指挥。“

    钱江柳点头。目光不再看他,低头看着地上那一地的碎片,沉默了下来。赵全德等了一分钟左右,默默退了出去。

    一出门就和钱江柳的秘书撞了个满怀,钱江柳眉头皱了皱,骂道:“慌慌张张干嘛呢!死人啦?“

    秘书一脸的焦急之色,颤着声音,说:“还真是死人了!杨永成死了。“

    赵全德一下子呆在了那里,虽然大家都有心里准备,但没想到这么快。杨永成如果没死,这公司的老总名义上还是杨永成,但他一死,很多东西立马就会变了。

    赵全德没犹豫,转身又重新进了办公室。秘书见他进去,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进来。

    “哥,坏事了,杨永成死了。“赵全德心里一急,都忘了在秘书面前应该换个称呼。钱江柳也被这消息惊住了,呆愣了两秒,才回过神来。而后面的秘书却看着那满地的碎片,惊得目瞪口呆。他记得有一次,他不小心把这个杯子在桌沿上磕了一下,就被钱江柳狠狠地骂了一顿。没想到,这宝贝今天却成了碎片。看来,这钱江柳在常委会上受的气很大啊!秘书心里想得出神,一时就没留意钱江柳他们说了什么,等他回过神来,就看到钱江柳一脸怒气得盯着他。

    少不了一顿骂,秘书委屈得出了门。关了门,在自己办公室抱怨了几句后,又怕耽误时间,赶紧去做钱江柳刚才交代的事。

    而钱江柳这边动起来的时候,梁健那边也动了起来。

    来通知梁健杨永成的事情的是李端。梁健站了起来,在办公室里走了两圈后,沉声拜托李端:“你辛苦一下,立刻启程去找杨永成的家人,这两天你什么都不要管,努力帮忙料理好杨永成的后事就行。”

    李端面现些许犹豫,问:“要不要派几个人到永成钢业去,稳定一下局面。我怕会乱。”梁健想了一下,说:“乱是必然的。就算永成钢业的人不想乱,恐怕阿强重工也会想办法。这边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先帮我好好照顾杨永成的家人,等事情处理好了,你就回来。辛苦你了。”

    李端忙说:“书记这哪里话。这么多年,杨永成对我们永州贡献很大,现在他走了,我去帮忙料理,也是应该的。那我去收拾一下,立马就启程。”

    梁健点头。李端正准备走,梁健又想起一事,忙又喊住他,吩咐道:“你这一次去,一定要跟杨永成的家人好好沟通一下。“

    梁健话没说穿,但李端已经明白,郑重地应下。

    李端走了没多久,梁健坐在办公室中,总觉得心里有些烦躁。这种烦躁来得没有丝毫的由头,却又像是有着数不清的由头。转头看窗外,天不知何时黑了下来,天空中乌压压的一片,暴雨在即。

    这天晴了好长一段日子了,看来这一次是真的要下雨了。梁健心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