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尺之内有男神〕〔天赋武神〕〔重生军医:厉少的〕〔女友来自新世界〕〔每次醒来都为反派〕〔英雄联盟之永不凋〕〔我的脑内作死系统〕〔超级作品位面〕〔都市仙帝神医〕〔无极玲珑塔〕〔古镜奇仙〕〔都市超狂仙医〕〔大夏王侯〕〔dota荣耀〕〔熙熙不攘攘〕〔腹黑老公,别撩我〕〔最强修仙带练系统〕〔海贼里的时光穿梭〕〔独家宠婚:景少,〕〔焚天帝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882好不情愿
    梁健说完,就径直迈步,踩进了水中。这日子已经入秋,虽然天气还不是很冷,可这水里,却已然已经带上了一股寒意。

    后面那位说话的防汛办干部苦着脸,一脸不情愿。旁边。另一位跟他一起来的防汛办干部推了一下他,轻声说:“赶紧的吧,人家市委书记都不怕,你怕个蛋啊!”

    梁健走了几步,感觉脚底下高高低低,不少东西,还有树枝什么的,时不时撞在腿上,便转身提醒后面的几个人:“水里东西挺多,你们的裤子就不要卷起来了。”他话一出,那位正在卷裤腿的防汛办干部,也就是刚才那个打退堂鼓的男人,手上的动作就停了下来,忿忿地哼了一声后,跟了上来。

    梁健又往前走了两米左右,那个干警追了上来,拉住梁健说:“书记,我走前面吧。你跟后面,慢点。”

    这种事,推脱也没啥意思,就听了他的。一路往前,刚开始还好,水不是很深,大约走了十分钟后,前面的干警突然整个人一矮,身子就往前扑去,噗通一声就摔进了水中,溅起好大的水花。一眨眼,人就没入土黄色的浑水中,没了影子。梁健顿时慌了,赶忙弯腰,伸手进水里抓,可抓了好几把都没抓到,只抓住了几根树枝。

    这时,后面的人也反应了过来。沈连清脚下快了两步,想上前找找,结果,也是一样,人一矮,整个人往前噗通一声栽进了水里。这一次梁健反应得快,在他整个人没入水里不见之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

    “快来帮忙!”梁健大喊。最先赶上来的是闫国强。两人一人一边用力将沈连清拉了起来,似乎沾了水后,人也变得重了不少。沈连清上半身离开水面后,梁健抬眼一看,他手里还拽着个人,正是一开始就摔进水里的干警。

    沈连清惊魂未定,咳出来两口水后,喊道:“书记,这前面有个大坑。”梁健一听,忙和闫国强,拉着两个人,往后退开了几步。

    终于站定,梁健打眼去瞧前面那个干警,见他手捂着胸,闭着眼,皱着眉,一脸痛苦,心里顿时一突,问:“没事吧?”

    干警没说话,微微摇了下头。可这时,沈连清脸色一变,有些惊慌地喊了起来:“书记,他流血了。”

    梁健定睛一看,他手捂着的,右胸偏上的地方,正有淡淡的血水从指缝间渗出来。梁健心里一慌,忙和沈连清扶着他往回走,一直走到透过水能看到地面的地方,才停下来,在路边找了个石头扶着他坐了下来,然后才问:“怎么样?严重吗?”

    梁健也不敢冒然拿开他的手去检查伤口。干警深吸了口气,一张没什么血色的脸上都是水,分不清是雨水还是冷汗。他终于睁眼,咳了起来。咳出了一些水来后,才虚弱地开口:“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伤口有点深。让我休息五分钟,我们再走。”

    梁健听了,立即反对道:“你已经受伤了,这进去的路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而且这伤口沾了水,也不知道是什么扎的,不能忽视。”梁健说着,目光扫了一圈边上站着的这几个人,忽然手一点其中一个防汛办干部,说:“之前就是你说要回头的吧?那你就跟他一起回去,让洪伟同志尽快把他送到医院。”

    这位被梁健点名的防汛办干部,一听,忙不迭的点头,走过来,扶着干警就走。梁健看着他们走远后,才收回目光。这时,沈连清不知从何处捡了几根长的树枝过来,递给了剩下的几人手中。

    “走得时候拿这个探探路,尽量小心一点。”沈连清说。梁健点头,接过树枝,说:“那我们走吧。这一次慢点,尽量保证安全。”

    之前走了十分钟的路,这一次走了十五分钟,因为有之前干警的教训后,到了差不多位置后,打头的沈连清就格外的小心,手里拿着那根长树枝,不停地探路。没多久,他就回头梁健喊道:“就是这里了。”

    说完,他又往两边探了探,发现好像不是一个坑,倒像是,路到这里,突然被人削掉了一层。

    梁健也上来帮忙探了一下,基本掌握深浅后,梁健第一个迈脚走了下去,本来到腿肚子的水,一下就到了大腿根。梁健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发现前面的路比之前的水泥路,更加的坑洼不平,但还能走。

    沈连清又走到了前面,闫国强也追了上来,闷声不响地走在了梁健前面,似乎是想要在梁健面前拉回点分数。

    又大约走了四十分钟左右,这其中,又发生了两次惊险情况,还好都没什么损伤。沿着山脚,绕过一个转弯角后,梁健终于看到了青龙潭的大坝。大坝横亘在两座大山之间,足有近百米高,隔着雨幕,远远望去,十分震撼。大坝两头,两条公路蜿蜒而下,然后再大坝底部的山谷中,汇合成一条,通向梁健这边。

    梁健驻足观望着,顺便休息一下,缓一缓被水泡得酸痛的腿。这时,后面的防汛办干部喊了一声:“那几个是不是人?”

    梁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大坝的左边,近山边,有几个黑影。但隔得远,又下雨,实在有些分辨不清到底是人,还是其他的。

    梁健吐了口气,说:“我们继续走吧。争取半个小时内,到那边。”

    一行人继续往前,走了大约十来分钟后,梁健他们远远地就看到有几个人过来了,速度还蛮快的。

    梁健他们看到他们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了他们,举起了手,喊了起来。雨声太大,梁健没听清他们喊了点什么,脚下的步子却快了起来。

    很快,两队人马就碰到了一起,来的是一个干警和两个青龙潭水电站的工作人员,是邓大为他们修好了线路后,和外面洪伟他们联系上了,得知梁健他们进来了,就立马派人来接。

    路从这里开始,开始往上了,路上的积水开始少了起来。一行人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到了坝上后,刚才他们看到的那几个黑影,果然是人,是邓大为和几个水电站的领导正在检查青龙潭的各处水位还有大坝的情况。

    梁健带着人,跟他们汇合后,先问了一下目前的情况,然后看向闫国强,说:“把那些你没说的,现在都说了吧。不要再藏着了,否则出了事,就是十个你都承担不起。”

    闫国强低了头,不敢看邓大为他们几位的眼神。他嗫喏着将大坝曾经出现裂缝的一些事情说了,甚至还讲出了一件,让梁健他们大惊失色的事情,当初闫国强还不是区委书记,还只是长清镇上的镇长。那时候,青龙潭准备建水电站,工程是承包给海滨市一家有资深水电站承建资格的集团公司的。但是,闫国强不知道怎么的,跟他们的一个项目经理‘勾搭’上了,水电站在建设的过程中,一些非关键部位,都有一定程度的“偷工减料”。

    闫国强可能也是被梁健吓到了,亦或者是被这连绵不停地大雨,和青龙潭此刻令人忧心的水位吓到了,所以才讲出了这件本人无人知道的事情。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胸中的怒气,然后问和邓大为一起的那位水电站站长:“虽然他说都是一些非关键部位,但我们也不能忽视。现在青龙潭的水位这么高,任何一点小问题,都有可能导致大问题。我建议,最好是立马联系那家企业,跟他们进行沟通,找出那些偷工减料的部位,时刻监控,加以措施。”

    站长却皱眉,说:“这个水电站建了到现在已经有将近十年时间,当初的一些资料可能现在都不一定能找得到,就算能找到,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找到的。当务之急,还是得想办法解决这水位问题。”

    站长说得不是没道理,梁健转头看向这被雨水打得破碎的湖面,看似平静,实则神色的水面之下,却蕴藏着让众人无比揪心的危险。梁健问站长:“这么高的水位,为什么不开闸泄洪?”

    站长回答:“这几天的几次大雨,已经将周围河道大部分冲毁,如果这个时候开闸泄洪,必然会加重附近村镇的水灾情况,甚至有可能会引发更多的山洪,这个后果,难以预测,所以我们这几天一直在努力疏通河道,希望能起码疏通两个主要河道,这样的话,就能开两个闸口泄洪,也能缓解一下水库大坝的压力。”

    梁健又问:“那目前为止,河道疏通情况怎么样了?”

    站长又摇头:“这大雨一直不肯停,这边刚疏通,那边又给堵了。根本来不及。”梁健听着,这心里的怒气又窜了上来,他沉了声音,问:“为什么这么严重的情况,一直不向市里面汇报?”

    站长看了闫国强一眼,低了头。梁健看着这站长,还有闫国强,心里愤恨不已。但此刻,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还得先要解决这水位的问题。既然不能开闸泄洪,那么就照站长所说,先加紧疏通河道。同时,也得想办法,缓解青龙潭水位压力。这雨不停,这青龙潭里的水位只会越来越高,必须得阻止这个趋势。

    梁健想了一下,说:“我们先到里面去,你把附近的河道图拿出来,我们一起讨论研究一下,争取尽快讨论出一个方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