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契约成妃:邪魅冷〕〔大叔的心尖宝贝〕〔无敌咸鲲养成系统〕〔邪凰狂妃:魔尊,〕〔护国公〕〔侠行水浒〕〔我的极品兵王老婆〕〔大剑光环〕〔绝色王妃:霸道王〕〔球场天王〕〔我真是齐天大圣〕〔拜见校长大人〕〔极品仙尊混都市〕〔大清隐龙〕〔官道巅峰〕〔叮咚,阎家宠妻狂〕〔京华烟云〕〔美男榜〕〔顾少一宠成瘾〕〔甜妻来袭:小叔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879倾心思念
    梁健越看这些消息,这脸色就越是难看。 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个书记做得真是不称职。自己的辖区内,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这时,笃笃地敲门声响起。梁健从电脑上收回目光,冷冷地喊:“进来。”

    沈连清门一开,正要准备跟着水利局局长还有分管水利的副市长进来,给他们泡茶的时候,被梁健喊住:“你先出去吧,把门关上。”

    梁健神色不佳,沈连清愣了一下后,马上关上门出去了。水利局局长和副市长站在那里,梁健也没开口让他们坐,顿时两人尴尬不已,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梁健哼了一声,然后将电脑屏幕转向她们,冷冷地说:“你们都过来看看,这些是什么。”

    水利局局长和副市长两人相视了一眼,副市长洪伟先走了过来,低头看了一眼,然后脸色顿变。水利局局长邓大为紧跟着也看清了电脑屏幕上的照片还有文字,脸色也跟着变了。

    副市长洪伟抢先开口说道:“梁书记,这情况,属实吗?今天早上闫国强跟我汇报的时候,并没有提及情况有这么严重啊?”

    梁健没理他,目光一转看向了旁边站着的邓大为,问:“那你呢?难道你也没有收到消息?”

    邓大为低着头,不敢看梁健的目光,回答:“是我的失职,是我没有摸清楚情况。我承认错误!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事情,而是应该先想办法摸清楚长清区那边的情况,然后根据情况作出相应的对策,争取将损失降到最低!”

    邓大为的态度,倒是让梁健的怒火消了一些。他看了邓大为一眼,又看了一眼副市长洪伟。洪伟一上来第一句话就将责任推给了闫国强,这样的工作态度,让梁健觉得不靠谱。梁健暂时不评价什么,可是心里已经记住了。他稍微思考了一下,说:“现在长清区那边具体情况怎么样,我们也不清楚,刚才要不是陈玉婷部长过来找我,我都不知道长清区那边的水灾已经这么严重。据陈玉婷部长说,现在青龙潭的水位已经超过警戒水位了。青龙潭下面,有不少村落,所以无论如何,青龙谭都不能出事。这样吧,你们两个人现在立马就去安排,我们即刻启程,赶去长清区。”

    水利局局长邓大为立马就答应了下来。副市长洪伟犹豫了一下,问梁健:“那钱市长那边,需不需要通知一声。”

    梁健回答:“钱市长那边,我会让秘书通知了,你赶紧去布置吧。”

    洪伟应了一声,出去了。梁健坐在那里想了一会,然后给沈连清打了电话,让他将事情跟钱市长通知一声,然后通知公安局局长立刻到他这里来一趟。

    公安局局长赵全德是钱江柳的人。梁健虽然不喜欢,但现在非常时刻,必须得公事公办。但,一转头,看到窗外瓢泼大雨,梁健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又让沈连清重新通知一声,不用过来,只要把他的命令传达下去即可。

    长清区那边情况还不清楚,但梁健必须得先做好准备,否则等到事情严重后,再做准备就来不及了,他准备带一部分的干警和消防队员过去,以防万一。

    赵全德虽然不是他这一面,但公事上,倒也没含糊。人员齐备后,梁健他们立即就出发了。沈连清拿上了早就准备在办公室休息室里的衣物什么的,以防今晚回不来。在车上的时候,梁健给项瑾打了一个电话,告知了一声,因为在车里也不方便多说,嘱咐了几句就挂了。

    出发前,常建原本要同行,但是梁健想了一下,一方面考虑到常建在常委会上的表现让人失望,另一方面,市委这边不能没个人主持工作,就让常建留了下来。这个决定的另一层意思,也在于,梁健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换,所以他想给常建多一次机会,再看看,他到底能不能行。

    磅礴大雨中,一溜车队,有政府车,公安车,还有消防的车,在城市中穿行,即使雨幕密集,也足够吸引人的注意力。或许会有人拍照,传到朋友圈中,写上一行字:永州市发生大事了!!!但是,梁健没心情管这些,他一心惦记着长清区。他不希望,他上任还不满半年,永州市就发生什么大事。

    因为大雨,城中路堵,尽管已经尽量避开了主要交通路线,但还是足足开了五十分钟左右才开出城。出城后,车流压力就相对少了很多,车速也逐渐提了起来。梁健原本焦急沉重的心情,也渐渐沉淀了下来,冷静了下来。

    看着窗户上不断蜿蜒而下的雨水,梁健忽然想起了,他刚去省里不久,那一次镜州的水灾,他连夜赶往镜州帮助胡小英的时候,在去的路上,他也曾这样目不转睛地看过窗户上的雨水。

    顿时,胡小英的身影在梁健的脑海里鲜活了起来。曾经,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一举一动,她的一嗔一怒,她的一悲一喜……她的一切,都在脑海中一一浮现,就想电影画面一般。

    梁健忍不住,掏出手机,找到了胡小英的号码,踌躇良久,给她发去短信:“长清区发生了水灾,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现在在赶去长清的路上,忽然想到了当初我从宁州赶到镜州的那个晚上。”

    短信并没写完,梁健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就这样意犹未尽的发了过去。良久,等不到回音,思念在他的身体里,像是一百只猫爪子在不停地挠,挠得他难受。

    他再次忍不住,发去短信:“我很想你。”

    手机的屏幕黑下去,又被梁健按亮,重复了好几次之后,终于等来佳人短信。梁健立马打开,短短四个字:“注意安全。”

    梁健心里,像是翻到了五味瓶一般,不只有开心,很复杂。

    手指在屏幕上停留了很久,终究还是没有将一直堵在心头的那个问题问出口。

    “嗯。”他回了一个字过去,然后将手机藏了起来,也将刚才那个放纵了情感的自己藏了起来。

    车子里很安静,梁健靠在座位上,想休息一下,调整好心态情绪,好全力应对待会的事情。才闭上眼没多久,手机响了,不是梁健的,是前排的沈连清。今天还是小五开的车,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梁健已经开始学会坐后排,让沈连清坐前排了,或许跟每次那些前来接车的干部拉开后车门却发现是沈连清的时候,沈连清那局促的样子有关系。

    梁健其实没想特殊,他只是懒得换。但他也不想为难沈连清还有那些干部,所以只好勉强一下自己,换了。

    沈连清的电话是闫国强打来的。沈连清没立马接,而是先回头问了一下梁健:“书记,长清区闫国强书记的电话,要不要接?”

    梁健想了一下,说:“你跟他说就行,不用转给我。”

    沈连清点头。电话接起,沈连清的回答简短无比。

    是。在路上。大概还要一个小时。书记在休息。好的。再见。

    挂断电话,沈连清回头告诉梁健:“闫国强书记问我,我们在哪了,大概还有多久到。”

    梁健点了下头,没回答。闭了眼过了会,他忽然问:“闫国强在哪?”

    沈连清愣了一下,然后转头回答:“不清楚。不过旁边好像很安静。”

    梁健没再问什么,重新闭上了眼。

    梁健本来想直接去青龙潭看一下情况,但后面车上的水利局局长邓大为说,那边的路可能车子已经没办法过去了。他觉得还是先去区政府了解一下情况,再做决定,比较靠谱。梁健同意了。车子直接开到了区政府里。闫国强不顾大雨,直接从廊檐下跑了出来,给梁健开门。他身后的秘书立马就跟了过来,举着伞,手忙脚乱地遮着雨,自己身上的衬衫却立马就被大雨给打湿了。梁健下车出来,闫国强喊了一声梁书记。梁健装作没听到,接过沈连清递过来的雨伞,径自打开,然后走到了廊檐下。

    闫国强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陪着小心翼翼。梁健问他:“会议室在哪?”

    闫国强忙回答:“在三楼,我来带路。”

    一路,梁健一言不发,神情严肃,他身后的邓大为也是神情严肃。快到会议室门口的时候,闫国强落后了两步,走到了副市长洪伟的身旁,眼神瞟了一下梁健的背影,悄声问:“他怎么会知道?”

    洪伟看了一眼梁健,低声回答:“不清楚情况。不过,你是不是给陈玉婷打电话了?”

    闫国强一皱眉头,然后低声骂道:“妈的,原来是这个婊!果然,女人就没一个靠得住的!”

    洪伟脸色一变,眉头一皱,沉声提醒:“你注意点。别口没遮拦的,小心被人听到。”闫国强脸色讪讪,不再说话。

    进了会议室后,梁健径直在主位上坐了下来,洪伟和邓大为跟着坐了下来,其余的人都没敢坐下来,闫国强见梁健脸色很差,也不敢坐。

    梁健也没说让他坐,只说:“来讲讲灾情吧!”

    闫国强点头,刚要开口,梁健忽然说道:“我要听具体的事实!不要听那些偷工减料的!更不想听那些什么套话!”

    闫国强脸色微变,忙不迭的点头。

    “那就开始吧。”梁健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见鬼〕〔顾轻舟司行霈〕〔头号新宠:禁欲总〕〔独宠萌妃:腹黑世〕〔军妻鲜嫩:权少宠〕〔吞天神帝〕〔网恋么,我98K消音〕〔你之蜜糖,我之砒〕〔穿成男主那宠上天〕〔王爷,王妃她恃宠〕〔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