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欲超市〕〔海贼之忍者降临〕〔大城时代〕〔位面之金榜题名〕〔超级抗战系统〕〔公主快到我怀里来〕〔重生狂少归来〕〔武林纪元〕〔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圣杯战场〕〔随身带着个世界〕〔一夜情深:杜少的〕〔文娱之我来也〕〔诸天之主〕〔重塑基因〕〔他是言灵少女〕〔我可能是一只假的〕〔灰姑娘进化计划〕〔暗失之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839新的开始
    有人从边上走过,老唐拉住了他,问:“烟有吗?”

    烟和火一起递了过来,老唐抽出一根问梁健:“要不要?”

    梁健接过,其实他已经很久不抽烟了。老唐也是。只不过,此刻,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都需要这根烟来帮他们捱过这难捱的十五分钟。

    分分秒秒,都像是度日如年。但,还好,他们总算等到了。电话响了,电话那头冷静的声音,让老唐的神色一松,转头看梁健时,那难掩不住的激动,让梁健瞬间放松了下来。他往后靠在门框上,感觉脱力。

    转过身,正好看到项瑾因为时间到了,来找他们。

    “霓裳在回来的路上了。”梁健说。项瑾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抬手捂住嘴,泪水却不住的流下。梁健走上前,拥她入怀,轻声说:“对不起。”

    这三个字很苍白,但梁健还能说什么。是他给她们带来了这样的惊吓。

    五分钟后,霓裳还没到,韩冰的电话先到了。梁健看了一会,接起。

    电话那头韩冰沉默了许久,忽然问:“梁健,你到底是什么人?”

    梁健没回答,跟她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说了。这场战役,到此已经算是进入了尾声。梁健放下手机,正要挂断电话,忽然想到了一个人,想到了最后分别时,他回头的那个眼神。他忽然想问韩冰一句话。手机重新放到了耳边,他问:“你晚上睡觉的时候,会不会做梦梦到贺健翔?”

    电话那头,韩冰愕然。半响后,忽然尖声喊道:“都是你!是你害死了他!不是我!要不是你,他现在已经在国外了!”

    对于韩冰的反应和回答,梁健有些愕然,可是转念又想通,这不是通常电视剧中那个万恶女配常有的思维通路吗?自我欺骗,自我逃避,将责任都推卸别人身上。

    梁健没再说什么,径直挂断了电话。

    没过多久,两辆黑色的八座suv开到小院门前,一辆车的侧门打开,一个精壮的汉子抱着一个小孩从车内走了下来。

    项瑾最先冲了出去,飞奔一般,跑了过去。梁健也跟了过去。

    项瑾接过孩子,激动的她,说了一声谢谢,就抱着孩子,泪水止不住的滚下。

    “谢谢。”梁健一手扶住项瑾,一手握住那个汉子的手,认真说道。老唐没说什么,只是抬手在他肩膀侧用力拍了两下。

    汉子说:“那几个人好像要走,我留了两个人在那里看着。首长,你看,要怎么处置?”

    刚才一心在霓裳身上,梁健也没仔细打量眼前这汉子,此刻汉子一说话,梁健的注意力就集中到了他身上,汉子一身标准作战服,作战背心,除了没背着一把大冲锋枪,其余的和那些美国大片中的美国大兵差不多。那几把黑晃晃的手枪,还有明晃晃的军刺,让梁健有些发愣。

    梁健忽然醒悟,怪不得刚才韩冰问他到底是谁时的语气中,竟还有一丝惊恐的感觉。

    这时,老唐说话:“你联系一下省公安厅的厅长,把事情大概说一下,让他们去接收一下就行了。至于你的人,就回吧。这一次,你们已经曝光了,再留在这里也没用了,收拾一下,回去吧。”

    “那首长你的安全?”汉子忙问。

    “你把小五留下就行了!”老唐说到。话音刚落,他又开口补了一句:“老三也留下吧。”

    “是!那我现在就去安排。”汉子转身走了。

    他一走,老唐俯身过来看了看项瑾怀里正在安睡的霓裳,满眼温柔。然后,他抬头,对梁健二人说道:“先让人送项瑾和孩子回去吧。免得你妈妈她们在家里着急。梁健,你陪我去一趟省政府吧。”

    梁健其实更想陪着项瑾她们,但有些事,总该要个结束。送了项瑾上车后,梁健跟老唐上了另一辆车,往省政府开去。

    说来也巧,梁健的车刚到省政府门口,正好看到公安厅的车也开进来,透过车窗,可以看到韩冰坐在后座,面无表情。

    公安厅的人动作很快。梁健想,夏初荣对她们也是憋了很久,现在机会到了,他恐怕比梁健还要急吧。

    下了车,梁健问老唐,要去见谁。

    老唐说,去见张强。

    梁健带着老唐,到了张强的办公室门口,本想进秘书办公室问一下,可是发现,办公室的门锁着。梁健只好直接走过去,敲了敲张强的办公室门。

    “进来吧。”门内传来张强的声音。

    梁健打开门,让进了老唐后,也跟了进去。刚迈进门,老唐去忽然说:“梁健,你在外面等我吧。”

    梁健错愕之下,只好退了出去。

    关上门,梁健不知道老唐和张强说些什么,但梁健感觉,或许跟那天在那个清雅农庄他们谈的差不多。

    等待的过程走,梁健接到了项部长的电话。梁健本来以为他应该是知道了霓裳被人带走的事情,来兴师问罪的,但不是。

    项部长说:“对凉州班子的审查,我的人已经全盘接手了。他们已经出发。我明天也会到宁州。”

    “好的。”梁健说:“那需要我去接您吗?”

    项部长说:“不用,省纪委会安排车的。”

    “好的。那到时候,您有时间了,通知我们一声,我和项瑾过去看你。”梁健说到。到此,他以为项部长应该是不知道之前的那惊魂两小时。

    但项部长接下去的话,却让梁健不得不推翻了自己的以为。他问:“项瑾和霓裳她们还好吗?没受伤吧?”

    梁健愣了愣,然后回答:“没有。爸,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她们。”

    项部长却叹了一声,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她们既然没事,你就不要自责了。其实,说起来,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也有一部分责任。我考虑得太多,但是却忘了,你是我的女婿,无论我怎么做,这是必然存在的事实。我应该一开始就坚定立场的。”

    梁健没说什么。对于项部长之前在凉州的事情上有些做法,梁健说心里完全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就想项部长说的,他是他的女婿这一点是必然存在的事实,而对于梁健来说,无论项部长做什么决定,他是项瑾的父亲,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挂断电话。梁健随便找了墙边坐了下来。他忽然觉得很累,这种疲惫,从身体各个地方钻出来,让他想立即躺下来,什么都不想,就这样闭上眼睡过去,睡到天荒地老。

    正在梁健靠在墙上闭着眼休息的时候,忽然有脚步声走到他身边,停了下来。梁健睁开眼,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起初的惊愕之后,是惊喜。他忙站了起来,一时激动,也不管是不是在政府大楼里,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手,问:“你之前去哪里了?为什么手机不开机,也不跟我说一声?”

    说完,她却不说话。只是笑了笑,笑容有些牵强。她轻轻推掉了他的手。失落从心底泛起,挡不住。梁健笑了一下,也不再说话。只是目光控制不住地停留在她的脸上,细细地打量,仿佛一不留神,她就会再次消失了。

    她瘦了,可眼睛却很亮,亮得让梁健觉得有些不真实。不知为何,梁健忽然有些慌。

    这时,她说话了。

    “你怎么坐在这里?”

    梁健笑了一下,说:“我在等人。”

    她看着他,忽然转身准备走。梁健心里一慌,脱口问道:“你还不肯原谅我吗?”

    她停了下来,身体僵硬在那里。好久,才看到她摇头,回答:“没有责怪,哪来原谅。”

    “那为什么不肯见我?”梁健又问。

    她转过头来,对他一笑,说:“你不觉得,我们之间,需要一个新的开始吗?”

    梁健愣住。

    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可这时,张省长办公室的门开了,老唐从里面走了出来,张强在后面送他。梁健只好将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张省长看到了站在梁健身边的胡小英,目光从梁健脸上扫过后,笑着说道:“你来了啊。”

    老唐走到胡小英身边,一打量,忽然说:“你是胡小英同志吧?”

    梁健惊住,他不知道,老唐竟然还能认得胡小英。

    胡小英点头,然后问:“您是?”

    老唐笑笑说:“我是梁健的父亲。”

    胡小英错愕地转头看向梁健。这个父亲和胡小英所了解的梁健的父亲不一样。梁健没有解释,有些话,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老唐也没有给梁健时间解释。

    离开那里后,梁健忍不住心底的疑惑,问老唐:“你怎么会知道她的?”

    老唐笑着说:“你是我儿子,你喜欢什么女人,我这个做父亲的,难道不应该关心一下吗?”

    梁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胡小英就像是梁健藏在心底的一个大秘密,虽然这个秘密早已不是秘密,但老唐这样直白的点破,梁健还是有些不舒服。

    老唐看了他一眼,忽然认真说道:“其实,项瑾很适合你。胡小英,不适合你。就算你跟她结婚了,你们也不会有很好的结果的。”

    “为什么?”梁健反问。其实这一点他心里也有认识,但,他不想承认,也不愿听到别人这样说。

    老唐说:“你需要的是一个能站在你身后的女人,而她不是。她是一个要和你站在一起的女人。”

    梁健沉默了下来。老唐说得没错,让胡小英放弃前途,工作,心甘情愿地站到他的身后,或许真的不现实。他想起,那一次晚上,他问她,如果让她放弃工作,她是否愿意,当时,她的沉默……

    或许,就像她说得,他们之间真的需要一个新的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他的吻好甜〕〔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