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神医〕〔重生之娇妻在上〕〔悲剧发生前[快穿]〕〔重燃〕〔我的超级庄园〕〔盛世为凰:暴君的〕〔封神飞仙录〕〔宋帆〕〔大宋桃花使〕〔神只〕〔蜜爱甜心:简少强〕〔修仙小农民〕〔尸不言〕〔直男的怒吼:我不〕〔青梅物语:竹马哥〕〔重生之都市天尊〕〔萌妻来袭:陆少,〕〔都市之修仙霸主〕〔帝国第一宠:小甜〕〔废柴归来:冥君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827真实实力
    陈昌国或许是想巴结梁健,所以本该懂事会说话的他,却说了十分不恰当的话。可谓是,马屁拍在了马腿上。但,梁健也不想去与他计较。

    他关了电视机,往医院赶。医院里,刑讯员他们正陪着贺健翔。梁健他们一到病房,他们就主动出去了。梁健没有客套地问他,身体如何。贺健翔也不会希望梁健会跟他客套。

    姚松和褚良留在了房间里陪梁健,其余人都退了出去。梁健摸出录音笔,打开放在了一边,贺健翔朝着那黑色的小东西看了一眼。

    梁健问:“他们跟我说,你有话跟我说?”

    贺健翔点头。

    “那就说吧。”梁健说。

    贺健翔却看着梁健,问:“我知道你们想要的是什么,我有。但是,我开口之前,我有一个条件。”

    梁健冷静地看着他,淡淡回答:“你没有跟我谈条件的权力。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们救你,这个时候,你可能不是躺在这里,而是躺在太平间。”

    贺健翔的脸色微白,但没有出言反驳。显然,他也认为,于书记那些人是打算杀人灭口的。但他并不想就这么放弃,又说:“梁健梁主席是吗?我想你的背后,应该是张省长,还有你那个岳父项部长吧?”

    梁健略微有些惊讶,一个商人竟然会了解他的情况。但一想到,他和韩家那姐弟两的关系应该不简单,就不再惊讶了。

    梁健问:“你想说什么?”

    贺健翔神秘一笑,说:“如果梁主席是妄想靠自己身后的这两个人去扳倒于书记他们,那么我只能说梁主席,你还太年轻了。”

    梁健笑笑,没有反驳。只是说:“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说,一个是不说。说的话,我保证,在你到达宁州之前,你是安全的。如果不说,那么不好意思,我待会就会回宁州,而很显然,我不会带上你。也就是说,你要自己想办法回宁州。但是,我想,于书记应该不会这么轻易让你离开的。你在这个医院已经待了一天一夜了,他应该已经知道消息了吧。”

    梁健的话,让贺健翔的脸色又白了白。他看着梁健,说:“你不像是个当官的。”

    梁健微笑着问:“那你觉得我像干什么的?”

    贺健翔认真地一字一句地回答:“混黑道的。”

    梁健想了一会,笑着回答他:“其实,现在当官和混黑道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说完,他问贺健翔:“时间宝贵,你说还是不说。”

    “为何你不能听我说完我的条件,再决定呢?”贺健翔还想再争取一下。梁健回答:“我根本就不想跟你谈条件,为何要听呢?你还有三分钟。”

    贺健翔盯着梁健,脸上有怒气。但随着时间滴滴答答地一秒一秒地流逝,这怒气逐渐化为颓丧,最后,他终于妥协。

    “看来,我真的是老了,是斗不过你们这些年轻人了。”贺健翔无奈而又丧气地说道。接着他终于松口,将他知道的那些全部说了出来。可他说的那些,全部都是和于书记为首的那帮人有关的东西,而梁健想听的那几个名字,却一次都没有出现。甚至有些地方,明显不合理,梁健猜测这些地方可能是因为那几个人中有人参与了,但贺健翔并不想暴露他们,所以撒了谎,或者刻意掩盖了什么。

    听他说完,梁健站在那想了会,忽然伸手拿过录音器关上,交给了姚松。然后,他突然开口对贺健翔说道:“我忽然想听听你刚才要和谈的条件是什么?”

    贺健翔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些许欣喜之色。他说:“我的条件并不过分,我只是希望你们带我出了凉州之后,就把我放了。你放心,我知道你现在最需要的什么。我会给你一个银行账户,这个账户里有五百万,应该够你们赔偿给那些家属了。另外,我会立马离开中国,绝对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

    听到他说,五百万足够给那些家属赔偿的时候,梁健不由得觉得很愤怒。他质问他:“五百万,七十八条人命,还有两个重伤,一个植物人,一个为救人而受伤的消防士兵。总共82个人,你算算一个人能分多少。就算这些还活着的不算,我们就算那些死了的。一个人又能分多少,7万一个人都不到。难道,他们的命就值7万吗?在你眼里,他们的命就这么不值钱是吗?那你呢?你的命又值多少?我拿七万,买你的命怎么样?”

    梁健盯着他,冷漠的眼神,让人感觉恐怖。就连旁边的姚松听着听着,忽然看了一眼梁健,眼神中有些莫名的东西。

    贺健翔的脸色很难看,他的眼神飘忽着,根本不敢直视梁健的眼睛。他虚了,怕了。因为此刻梁健的眼神让他相信,如果这个时候,他再说些什么过分的话,他的小命可能就真的没了。

    气氛显得诡秘而又压抑。姚松忍不住轻轻拉了拉梁健的袖子,轻声喊:“梁哥。”

    梁健回过神,压下心底的怒火,冷静了下来。贺健翔低着头,不敢说话。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开口:“放你走可以,但是五百万不行,一千万,同时,你还得要拿出点别的东西来?”

    贺健翔霍地抬头,惊讶无比地看着梁健,不知道是因为梁健的‘狮子大开口’还是因为梁健说的,还要拿出点别的东西来。

    趁着贺健翔还愣在那的时候,姚松拉了一下梁健,说:“梁哥,我们出去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梁健其实能猜到姚松要说什么。但他还是跟他出来了。

    两人走到了距离病房大概三四米远外的安全出口的门口,站定后,姚松问:“梁哥,你刚才说放了他,不会是真的吧?”

    梁健回答:“是不是真的要看他有没有命出凉州。”

    姚松皱了下眉头,问:“我觉得,那个于书记不太可能会再出现了。”

    梁健冷笑了一声,说:“像他这样的人,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你没听到刚才贺健翔的话吗?于书记背后的人势力不小,所以,他肯定还会有动作的。”

    “我们抛开于书记不说,如果我们离开了凉州。你打算怎么办?难道真放了这个王八蛋?”姚松问。

    梁健没有直面回答他,而是说:“我还有东西,需要他告诉我。”说完,梁健不想再听姚松接下去的话,忙说:“好了,先忙正事,其余的回头再说。这里不安全。”

    说完,他就回了病房,一进门,他就把门给锁了。褚良刚才也跟着他们出来了,正站在门口呢。梁健一进去,他就想跟进来。可没想到,梁健动作这么快,差点就拿鼻子撞在了门板上。他伸手拧了下门把手,才发现已经锁死了。

    姚松走了上来,问:“怎么回事?”

    褚良耸了耸肩,说:“梁哥将门给锁了。”

    姚松皱着眉,看着门,不说话。半响,褚良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喊:“你说,梁哥不会是想……”

    “闭嘴!自己知道就行了!”姚松轻声喝止了褚良,然后又低声说道:“你没发现,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梁哥就有些不一样了。之前不明显,但这一次,很明显了。看来,那件事,对梁哥刺激很大。”

    褚良砸吧了一下嘴,说:“以前在镜州的时候,梁哥和那个胡……”说到这里,姚松瞪了他一眼,褚良识相地将后面的两个字给吞了回去,然后继续说道:“关系挺好的。后来,不是网上还曝光过照片什么的吗。所以,碰到这样的事情,是个男人都受不了!我觉得,那天梁哥没让我们直接把那两个人给那个了,就已经很好了。”褚良一边说,一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姚松听后,望着那扇门,神色有些凝重。他叹了一声,说:“我就是有些担心梁哥。你应该清楚,现在江中省是个什么情况,我担心……”

    褚良却是神秘一笑,说:“我告诉你,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梁哥比我们想象得本事大着呢。那天去抓里面那个王八蛋的时候,不是有人帮我了吗?你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呢?”

    “什么人?”姚松好奇问到。

    “虽然他们把臂章肩章什么的都摘了,但我能感觉出来,这些人一定都是特种部队出来的,而且还是那种特别彪悍的特种部队。你还记得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我们曾经干过的那件事吗?”褚良说道。

    姚松点头:“记得。”

    “那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我们看到的,海滨市有几个军事基地,其中有几个特种部队的基地?”

    姚松想了一会后,猛然露出惊诧无比的神情,看着褚良,问:“你不会是说,是那两个之一吧。”

    褚良点头,说:“肯定是其中之一。其他的特种部队,没有这种实力。”

    姚松面露震惊之色,半响,才回过神,说:“你确定是梁哥……”

    “我确定。”褚良十分肯定的回答。姚松微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般地喃喃:“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还真不需要我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白雅顾凌擎〕〔杀神叶欢〕〔重生空间:慕少,〕〔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沈娴秦如凉〕〔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