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天后辣军嫂〕〔网游之武邢天下〕〔三国之半神血统〕〔平淡为官〕〔会稽山修仙传奇〕〔死神之无敌斩魄刀〕〔头号萌妻:总裁深〕〔天庭地府微信群〕〔农门悍妻太嚣张〕〔招魂所〕〔乡村有个妖孽小仙〕〔妻为大都督〕〔1号婚令:老婆,乖〕〔欲逃无路唯情是图〕〔神脉〕〔正牌亡灵法师〕〔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岛屿漂流记〕〔重生误成小明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826诚惶诚恐
    后面坐着的人,都变了颜色。 只不过,除了于书记,没一人出声。于书记声音不由得尖了起来,喊:“你敢杀我?”

    梁健笑:“我为什么不敢。你不会忘了吧,我之前就说过,我手上有你的证据,这些证据会在今天下午曝光,那么你今天晚上从双子楼顶一跃而下,应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一下子从天堂坠入地狱的现实,特别是像你这种一直作威作福惯了的。”

    梁健的话,让后面的于书记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他盯着车座顶端露出来的梁健的半个后脑勺,咬牙切齿地说:“梁健,你够狠。”

    梁健冷笑,说:“狠吗?我不觉得。我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就算是死上十次,也不够。”

    于书记瞪着梁健的后脑勺,快速地吸着气,半响后,他谈条件:“放了贺健翔可以,但你要把那份录音材料给我。”

    “你没有跟我谈条件的权力。”梁健回答,“要么生,要么死。你自己选。”

    几秒钟的沉默后,于书记向梁健要电话:“把手机给我打个电话。”

    梁健示意姚松将那个临时电话给于书记。同时说:“告诉他们,把贺健翔送到对岸咖啡。”

    于书记接过电话,按了一串号码后,拨了出去。照着梁健说得,告诉了对方。挂断电话后,于书记问:“什么时候能够放了我?”

    梁健说:“等我的人见到人之后。”对岸咖啡那边,刑讯员和生活员早就等在那里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梁健接到电话,说他们已经接到人了。但是,贺健翔的状态并不好。

    梁健让他们先把他送医院。这边说完后,于书记又问:“现在可以放了我了吗?”

    梁健说:“可以是可以,但还有件事,要麻烦于书记一下。”

    “什么事?”于书记脸色已是差到了极点。恐怕他们这些玩惯了阴谋的人,可能也没想到梁健会直接来抓他。

    梁健说:“那一百万呢?”

    于书记惊住,问:“梁健,你敢收这一百万?”

    梁健回答:“我从始至终都没说过我是梁健。再说,我收了这一百万了吗?我只是让你交出来。快点,别废话了。”

    “我没准备。”于书记别过脸回答。

    “搜。”梁健直接吩咐姚松。姚松愣了一下,但还是动手了。

    “你们这是犯法的。”于书记大叫。可梁健毫不介意。

    果然,姚松在于书记身上搜到了一张卡。姚松说:“只有一张。”

    梁健哼了一声,说:“放他下去吧。”

    于书记一边往下走,一边说:“梁健,你别得意。今天的事,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梁健回答:“你先把你自己该付的代价付清了再说吧。

    话说完,于书记也下了车。门立马砰地一声关上了,然后车子立即冲了出去,离开了那里。行驶的过程中,姚松看着那张银行卡,问梁健:“梁哥,这卡?”

    梁健说:“你待会联系一下陈昌国陈县长,让他通知一下那些遇难者家属,这里面的钱,明天让他每家分一下,就当是政府给他们的一点丧葬费,至于正式赔偿,等这边事情稳定下来后,再说。”

    姚松听后,松了口气说:“这样好。梁哥,你刚才可吓死我了。不过,梁哥,这次我怎么觉得你不一样了。怎么说呢,和以前相比,你现在好像有点……有点……”

    “有点什么?”梁健笑问。

    姚松想了一会,说:“通俗点讲,就是凶。文雅一点,就是说有血性。对了,梁哥,我问你个问题。”

    “嗯。你问。”梁健说。

    “如果刚才的于书记他不肯把贺健翔交出来,你会不会真的把他给那个了吧?”姚松问。

    梁健的目光看着前挡风玻璃外,良久回答:“我不知道。”

    后面,姚松的脸色变得有些复杂。

    梁健他们没有直接回酒店,先去医院。到了医院,贺健翔已经送去检查了。梁健他们与刑讯员他们碰到了一起,得知贺健翔没有大碍后,让他们先在这里守着,梁健和姚松还有褚良先回了酒店。

    到了酒店,梁健拿了留在前台的东西,然后上楼进门。一进门,就发现,屋里乱糟糟的。姚松说:“梁哥,还好你想得周到,不然那录音肯定被拿走了。”

    梁健将录音交给了姚松,说:“你拿去做好备份。然后,就休息一下吧。这两天辛苦了。”

    等姚松他们都去休息了。梁健坐在那里想,接下去该怎么办。正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是个陌生号码。梁健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

    “梁主席,你好,我是马主席的司机。马主席让我来接你,我现在已经在凉州了,您的位置是在哪里?”

    原来是马雅派来的司机。

    梁健说:“我暂时不回去,你要么就自己找个酒店住下,要么就自己先回宁州吧。”

    “可是,马主席说了……”司机不甘心。

    梁健打断:“马主席的话是马主席,我虽然比她多了个副字,但级别是一样的,所以,她没权利来决定我的来去。”

    梁健说完,就挂了电话。他想,这司机肯定会立刻给马雅打电话。马雅估计会气得不轻,然后她会给他打电话来逼迫他回宁州吗?

    梁健想,应该不会。马雅不会这么笨。

    那会是谁打电话来呢?还是说,不会有人打电话来?

    梁健觉得有些头疼。自从到凉州后,就没有好好休息过,每天都是各种心思,一直在高速运转自己的大脑,逼迫着自己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案去应对接下来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还要尽可能地将一些变化都掌控在手心之中。这种感觉,虽然有种运筹帷幄的成就感,但说实话,很累。真的很累。

    或许该放松一下。然后以更充沛的状态,去迎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梁健这样一想后,倒头即睡。脑袋一沾枕头,这眼皮就重了起来,昏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他做了很多梦。梦里,梦到了很多人。最多的是胡小英,而和胡小英有关的最多的画面,是那次在茶山上,他进门找到胡小英的那一瞬间。那痕迹斑驳的床单下她伤痕累累的身体,还有她哀莫大于心死的神情。她绝望的眼神,每一次画面的回放,都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撕扯着他的胸口。

    他觉得,胡小英之所以会成这样,有他的错。在那段日子里,因为他的犹豫不定,伤害了她很多。

    在心底里,他从来没有原谅过自己,从那件事发生后。

    梁健是被姚松喊醒的。姚松说:“贺健翔找他,有话跟他说。”

    梁健看了下窗外,天光很好。便问姚松:“什么时候了?”

    姚松回答:“第二天早上了。”

    梁健惊了一下,一边起床穿衣服,一边问姚松:“联系过陈昌国了吗?”

    姚松回答:“昨天晚上就已经把卡给他了。他刚才召开了记者会,现场将那部分钱全部分发到了各个遇难者家属手中,而且将你昨天说的那些话,也都说了。你要不要看一下直播?现在应该还没结束。”

    梁健想了一下,走过去开了电视机。凉州市电视台正好在直播记者会现场。陈昌国站在一排桌子前,亲自在给一个个上来领钱的家属发钱。梁健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他问姚松:“卡里总共多少钱。”

    姚松笑着说道:“我本来以为只有五十万,没想到里面有八十万。”

    梁健算了一下,这样的话,平均一下每个遇难者家属,能拿到一万块钱。钱虽然不多,但也是政府的一点心意,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这时,一个上来领钱的人,看着陈昌国递过来的白信封,却没伸手。梁健注意到了,目不转睛地看着。

    他问陈昌国:“这个钱领了后,你们政府是不是就对这件事不管了?”

    陈昌国愣了一下后,忙笑着解释:“当然不是,今天的这些钱是政府是考虑到你们大部分人的情况都不是很好,所以给每个遇难者发一万块钱作为补助。所谓死者为大,无论怎么样,我们得先让死者入土为安。你们作为家属,肯定也不希望人都已经离开了,还不能安顿好吧。”

    陈昌国的话虽然有些感染力,却没让面前的人打消疑虑。他看着陈昌国,又问:“那天现场的那个年轻主席呢?我们要见他。”

    旁边,姚松看向梁健,问:“梁哥,他说得是你吧?”

    梁健点头。

    电视里,陈昌国说:“梁主席现在在市里,你们可能不知道,这部分钱,就是梁主席争取来的。是他昨天晚上交给我,嘱咐我一定要亲自交到你们手中。”

    “那他为什么不自己来?”那人又问。

    陈昌国看着他,说:“他如果来了,那谁替你们说话?”

    那人沉默了下来。电视机面前,姚松笑着说:“这陈昌国还真会说话。”梁健却皱着眉头,说:“他这是坑我呢。”

    姚松不解。

    梁健解释:“回头,肯定会有人来问我,这八十万哪里来的。这里面问题倒也不是很大,只要于书记栽了,就是一百八十万问题也不是很大。关键是,他最后那句话,他倒是把我捧高了,可问题是整个政府都被他给踩低了!这不是坑我是什么。”

    梁健有些苦笑不得。这陈昌国看来是想奉承他,可这奉承,梁健还真是有些诚惶诚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特品圣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