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幕后〕〔汉化大师〕〔修神外传仙界篇〕〔最后一个炼金师〕〔一切从长生开始〕〔魔鬼的使徒〕〔奥运天王〕〔本宫不是那种人〕〔穿越时空的斩魄刀〕〔明末抉择〕〔狩魔领主〕〔传奇巨星〕〔农女倾城〕〔报告大魔王〕〔贫道要写书〕〔我真不是魔教少主〕〔千凰之堕入异世〕〔无限之主角必须死〕〔都市之我为宗师〕〔抗战之铁血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822来京之虑
    说话间,他们已经出了城。姚松没再继续说下去。后面的秘书,将一沓资料放到了梁健面前。

    梁健接过,一看,上面全是姚松查到的关于贺健翔的信息。上面就连贺健翔开车有过几次违规,在哪里取过几次钱,都有。让梁健比较重视的是,贺健翔的个人资产里面,有几笔大的款项后面都打了问号。一笔是进来的,还有两笔是出去的。

    梁健问姚松:“这几笔钱是怎么回事?”梁健看了下时间,进来的那笔是三年前的。出去的两笔都是最近的。分别是,一笔一百五十万,还有一笔是三百万。

    姚松摇头说:“这几笔款项都打到了瑞士银行的不记名账户中。除非政府出现跟瑞士银行那边进行交涉,否则查不出来。他们的防火墙,我破不了。”

    梁健手指点在最近的两笔款项上,说:“待会审问贺健翔的时候,重点问一问这两笔款项是怎么回事。很有可能,就跟这一次的事情有关系。”

    话音落下,后面的秘书插话:“梁主席,夏厅长让我跟你说一声,贺健翔最多关24个小时。超过这个时间,我们必须得放了他。不然,他不好交代。你也知道,他压力也很大。你们刚把人从机场带走,夏厅长就接到华书记的电话了。”

    “华书记说了什么?”梁健问。秘书说:“不知道。夏厅长没说。”

    梁健心想,这华书记难道这么沉不住气?贺健翔作为承建公司的老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无论是从情还是从理,还是从法出发,贺健翔都应该被带回来接受调查。但华剑军这么光明正大的出面阻拦,未免也太……

    梁健不知道该说他嚣张,还是说他愚蠢。但,对于华剑军这个人,梁健从最开始在北京初见他时,觉得他锋芒毕露,到后来在江中省的交锋中,觉得他也不过如此,再到现在,梁健怎么觉得有些看不懂他了,他的行为,似乎越来越不符合一个精明阴险的领导人了,倒像是一个被人操控手心的傀儡。而拿着线的,是那韩家姐弟。

    正想着,电话想起。是老唐的。

    梁健接起,说:“谢谢。我的人让我跟你打听一下,那些人哪里找来的,这么牛?”

    老唐在电话那头,说:“某特种部队的。怎么,要不回头你也去里面训练个把月,锻炼一下,否则以后要是有点什么事,也能防防身?”

    “额……”梁健愣了一下,忙说:“再说吧。”他都多少岁了,这种特种部队里的训练肯定是魔鬼训练。在某些电视剧的影响下,他光是想想,就觉得有些心悸。老唐在电话那边笑了一声,但下一秒,却忽然严肃起来,说:“说真的。等你决定来北京的时候,我会安排你到里面去训练三个月时间。这样的话,就算有点什么事情,你最起码也能有点自保的能力。我就你这一个儿子,我可不想你有些什么意外。”

    老唐的话,让梁健蓦然警惕起来。他觉得老唐肯定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过他。可,他转念又意识到,他连老唐到底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他没问过,老唐也没主动提过。

    现在也不是打听这些的时候。梁健只好说:“这个事情等这次的事情处理完再说吧。对了,你那边到底准备的怎么样了?我这边又查到了一点东西,要不要发给你?”

    老唐说:“不用。我这边你不用担心,你只管做你自己的就行了。北京那边的影响,我会尽量帮你拦下来。对了,凉州的事情没处理完之前,暂时不要回宁州。”

    梁健一愣,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记住就行了。好了,我挂了,我这边有点事要处理一下。”说完,老唐就挂了。梁健的那句再见卡在喉咙里上不得下不得,好生难受。

    旁边姚松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这时,姚松的电话响了。是褚良打来的。

    “你们到哪了?”

    “马上到了。”

    话音落下,车子拐了一个弯,进了一条小路,坑坑洼洼的,又开了大约十分钟后,路到了尽头。这是一个山脚,周围除了面前的额三间小平房,根本没有任何人家。梁健下车后,褚良他们就从前面的平房里走了出来。

    “辛苦了。”梁健上去拍了下他的肩膀,笑道。然后目光一扫周围,问:“你们的车呢?”

    褚良说:“后面有一大片空地,停后面呢。”姚松听到后,也把车停到了那里。一行人进了屋,生活员把带来的东西,搬到了最左边的平房里,开始做晚饭。梁健他们则在褚良他们的带领下进了中间的屋子。

    一开门,就听到一个声音在愤怒地大喊:“你们是谁?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说话呀!”

    梁健进去一看,房间里堆了不少东西,但此刻都被褚良他们收拾到了两边。房间中间放了一张椅子,贺健翔被绑在上面,头上还套着个黑头套。这场景,倒是有点像香港警匪片里面的绑架案。梁健他们是绑匪。

    梁健看着贺健翔不安的扭动,尝试着挣脱绳索的模样,不知为何忽然想笑。但这场合,不适合。只好忍下。

    梁健看向褚良,问:“当时你们找到他的时候,就一个人?”

    褚良点头。

    梁健皱眉,问:“他那个公司里那么多人,其余的人都没找到在哪里吗?”

    姚松说:“其实还有一个找到了,不过没什么用。”

    梁健疑惑地看向他,姚松解释,说:“他在大楼塌陷的那天出了车祸,现在在宁州市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还在昏迷中。”

    “这么凑巧?正好那天出了车祸。”梁健说了一句后,看向贺健翔,他听到说话的声音,已经安静下来了。

    褚良想走上前去揭他的头套,梁健忙拦住。褚良不解地看向他,梁健摇了下头,示意他们出去说。

    到了外面,梁健说:“省里的人,都知道是我们带走了他。但他不知道,既然不知道,就不要让他知道了。抓紧时间,先想办法问出点东西来。”

    姚松和那个刑讯的人重新走了进去。两个特警留在门口警戒着。梁健走到房屋前面的一个小水潭边,褚良从后面走了上来,站到了他身边,递了一支烟过来。

    “抽吗?”

    梁健接过。褚良点火,梁健凑过去点了。他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抽烟了。久违的味道入了口腔,竟有些不适应,辣的有些嗓子疼。

    褚良也点了一根,说:“梁哥,我想求你个事。”

    梁健诧异地看向褚良,问:“什么事?”

    褚良说:“我想再回部队去。”

    “为什么?”梁健问。

    褚良吸了口烟,说:“当初退伍,是因为老母亲没人照顾,可是我出来没多久,老母亲就走了。现在也没什么亲人,公安厅的工作虽说不错,但不适合我。我还是比较喜欢部队的生活。我和姚松不一样,姚松现在女朋友也有了,小日子挺舒服。我一个人,有时候还是觉得挺孤单的。今天我看到那些人穿着军装,我觉得我就应该是一个兵!”说着,褚良转过头看着梁健,继续说:“梁哥,我知道这件事不简单,但除了你,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去找谁帮忙了!我也并不一定要当个正式的在编军人,只要能回到部队就行了,就是当个炊事员,我也愿意。”

    梁健不忍拒绝褚良。他和姚松帮了他不少忙,虽然这件事,梁健靠自己肯定办不到,肯定要去找老唐。梁健想了一下,说:“我不敢打保票,但是我会尽力的。等有了消息,我告诉你。”

    褚良感激地说:“谢谢梁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梁健有些苦笑不得,说:“你对我也别太有信心了,这件事,我心里一点把握也没有的。万一没办成,你可别怪我!”

    褚良忙说:“当然不会。梁哥肯答应帮我试试,我就很感激了。”

    “等这件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就帮你去问。”梁健说。

    褚良点头。

    他们说话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没过多久,生活员就来喊他们吃晚饭。梁健和褚良吃过晚饭后,去换了姚松和那个刑讯员。

    这段时间,贺健翔说了不少,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只要一涉及到和这次凉州的事情相关的,他就闭口不言了。

    梁健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明天就是第三天了。他必须得在天亮前问出些什么来,这样他才来得及做部署,才能在三天后给那些家属一个交代。

    梁健找到了刑讯员,将他的想法说了。刑讯员犹豫了一会后,说:“本来来之前,夏厅长交代过,若非必要的话,尽量让我不要用什么过激的方法。但,夏厅长也说了,让我一切听你安排。我会尽量在可控范围内,试一下。”

    “谢了。”梁健说。

    刑讯员点了下头,进去了。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很快,就到了午夜。生活员已经去休息了。褚良让梁健也去休息。可贺健翔一点也没松口,梁健根本毫无睡意。

    梁健站在水潭边,抬头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脑中不由浮现了那天,他找到胡小英时的场景。恨意,在心底泛起。

    忽然,电话响了。梁健拿起一看,是那个网络管理员的。梁健接起问:“怎么了?”

    网络管理员问:“你说的那些东西,什么时候发我?”

    梁健回答:“估计还得要段时间。”

    网络管理员说:“你要快点。我这边有点事情,明天早上六点前你必须要把东西发给我,不然我就没办法帮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