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少,别来无恙〕〔言小念萧圣〕〔大争酣歌〕〔文娱大戏精〕〔主神猎手〕〔如影谁行〕〔万武天尊〕〔冷情总裁赖上我〕〔异界第一商人〕〔异魔天降〕〔史上最牛主神〕〔网游版美漫〕〔法武封圣〕〔网游大魔王〕〔权谋仕途〕〔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官程〕〔修仙小农民〕〔白莲六道〕〔重生之仙也是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818谁背黑锅
    一块已经空置了很多年,而且所有人已经全家举迁外地,那么这块地在很多人眼中,尤其是在那些开发商中,已经跟无主差不多了。 也就是说,他们完全不需要小沈。

    梁健心底的疑惑,并没有因为小沈的话而变少,反而更加迷惑了。他没有打断小沈,继续听他往下说。

    原来,当初他们本来是准备当做无主之地处理的,由市里出面跟县里交接。但关键时刻,不知道被谁通知了那户人家。于是,那户人家回来了。闹了很多天,在钱上面,一直谈不拢。小沈也是无意中,介入到这件事情中的。他到现在自己也感觉有点迷惑,为什么忽然他们就找到了自己,希望他帮忙从中凯旋。

    他们给出的价格是很低的,但那户人家信佛。小沈认识一个算命的,在江中省还算有名。于是,几句隐晦的暗示,就让那户人家虽然不甘愿,却又不得不忍痛同意。

    梁健听完,还是觉得这整个过程不可思议。一块地,那些人就用50万来贿赂小沈,这怎么想,都有些难以置信。小沈肯定是隐瞒了什么,但看他的样子,似乎不想再多说了。梁健也就不再问了。他想知道的那些都已经知道了。

    小沈走了。梁健坐在房间里,一边喝茶,一边想着,现在迫在眉睫的问题。三天之期,已经过去一天多了,他必须尽快找到那些建筑商才行。至于赔偿问题……

    梁健忽然想到,这个问题,或许可以找那个书记探讨一下。他还没见过那个书记呢,正好可以见识一下庐山真面目。

    说去就去。下午两点不到,梁健从酒店房间出发,到了市政府后,直奔书记办公室。而在这之前,梁健还做了一件事情,他联系了那个发了那篇新闻稿的网络管理员。

    刚开始,梁健一提到自己是政府的,这个网络管理员二话不说,就挂了电话。梁健重新打了过去,好几个,都没有接。梁健想了想,给他发了条短信:“我是梁健。这个名字,我想应该不陌生。我想跟你谈谈关于那篇稿子的事情,我还有点消息,希望你帮忙曝光一下。”

    短信发过去没几秒,梁健的电话就响了。他回了电话过来。

    梁健会心一笑,接了起来。

    此人也是个妙人,虽然不善言辞,但也很聪明。梁健只稍微点了几句,他就明白了梁健的意思,没有丝毫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梁健后来问他:“难道你不怕惹祸上身吗?”

    网络管理员自信地说:“只要我自己不说漏嘴,你们休想找到任何证据。”

    梁健说:“既然我能通过文印店老板找到你,我想,其他人也能找到。”

    “那也只能证明,我曾经接触过这篇文章。其余的,你们甚至连我看没看过都不能证明,又怎么能证明网上的这篇文章一定是我发的呢?”网络管理员说。

    他说得有些道理,只要技术过硬,有些东西,确实可以不着痕迹。但,在天朝,有些事,不一定要有实打实的证据,尤其是和政治有关。梁健心里有些担忧,怕有些人心里不痛快,拿他和文印店老板开刀。

    梁健没有说穿。

    挂了电话后,梁健直奔书记办公室。可是,还没到书记办公室所在楼层,梁健就被人拦了下来。拦下他的是两个保安。

    “你是什么人?干嘛的?”其中长了满脸横肉的保安,身高比梁健还高一些,从上至下,睥睨着梁健,问。

    这态度让梁健不爽,但也不想跟这些人起冲突,便回答:“我是省里来的,来找你们书记。”

    “省里来的?”横肉兄嘁了一声,说:“省里哪里来的?我怎么看你,不像是个好人呢?见书记?我怎么没收到通知?你唬谁呢?说,你是来干嘛的?”说着,伸手就推了梁健一把。

    梁健往后踉跄了一步,本来压抑着的那股子不爽,顿时随着他这一推涌了上来。梁健将他的手用力往边上拨开,然后大声道:“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

    “动手?”横肉兄嘿了一声,说:“我动手了吗?你看到了吗?”他回头问跟他一起的另一个保安。另一个明显比横肉兄要瘦小许多。大约只有一米七的身高,也不胖,普通身形。之前梁健与横肉兄的对话,这位‘仁兄’一直没插话,甚至连目光都很少落在梁健身上,他就像是一个不存在的影子,就这么隐藏在横肉兄的身后。

    可,横肉兄的问题让他开了腔。一开腔,就让梁健再次深刻认识了那句知人知面不知心,人不可貌相的话。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既然上面没通知下来,就证明没这么回事,先赶出去再说。”这位‘仁兄’一开口就一副不耐的强调。偏偏那横肉兄一点也不生气,在梁健看来,甚至还颇有些谄媚地点头说:“好,那就先赶出去!”

    梁健听着两人对话,眉头紧皱到了一起,心里已是极度不悦。他拿出手机想给小沈打电话,让他过来处理一下。跟这些人吵,他实在是没这个兴趣。

    可他电话才拿出来,那横肉兄瞧见了,立马伸手向来抢。梁健也是防备不急,仓促之下,一个没拿稳就摔到了地上。这个那次交通事故后才买的手机,用了没多久,就受了重伤。水果牌手机就是这样,性能不错,但质量真的不如以前的堪称可以砸核桃的诺基亚。

    梁健的怒火蹭蹭地冒了出来,他怒瞪着那横肉兄,后者也被这忽然摔碎了屏幕的水果机给惊吓住了。愣愣着,没动。

    “你们两个叫什么?”梁健沉了声音吼。横肉兄回过神,色厉内荏地喊:“是你自己没拿稳,怎么你还想怪我们啊?”

    横肉兄的话刚说完,另一位‘仁兄’又开腔了:“我说你怎么这么磨叽!让你把他赶出去,赶出去,没听到啊!不就一个水果机吗?摔了就摔了,大不了陪他一个。不过,晾他不敢找我们陪!赶紧的!”

    有了‘仁兄’的豪言壮语,横肉兄又有了勇气,捡起手机,往梁健怀里一扔,就说:“你是自己走呢,还是我拎你出去?我劝你给自己留点面子,这里人多,被我拎出去,面子上挂不住。”

    梁健看着他们,总感觉这两个人是故意针对自己。否则,他们为什么会突然拦住他。这一楼大厅进进出出的人也不少。梁健自信自己脸上没写着坏人这两个字。

    这里毕竟是市政府,他的身份是省里来的妇联副主席,若真和这两个保安吵起来,就算他有理,也终归是不好看。梁健只好先退了出去,出了市政府的大门,在门岗处,梁健看到了那个前一天夜里见过的保安。

    他是认识他的。梁健请他帮忙给小沈的办公室打个电话。电话倒是通了,可是没人接。梁健才想起,这小沈应该也是去省里了。

    梁健苦笑一下,想:这下好了。这市里唯一能帮得上忙的两个人,都被自己给弄到省里去了。这下抓瞎了。

    他低头看了看手里已经开不了机的水果机,无奈叹了一声,看来得先弄个手机才行。不然姚松那边联系不上,夏初荣那边和老唐那边也都联系不上,容易耽误事。

    他只好先离开了市政府,让出租车司机给他找了个手机,先买手机。而他刚走不久,那个‘仁兄’保安却是去了市委书记的办公室,办公室外的小办公室内,秘书看了他一眼,没出去,径直让他进了书记办公室。

    办公室内,除了市委书记外,还有公安局姜局长。

    姜局长的脸色很差。市委书记坐在沙发上,显得很淡定。看到‘仁兄’进来,市委书记抬头看了他一眼,眼底露出些不悦,但隐藏得很好。

    “书记,你之前说得那个人,刚才来过了,被我打发走了。”‘仁兄’一边说,一边笑,和之前在梁健和横肉兄面前的高冷样完全两样,一副奉承嘴脸。

    书记开口,眼睛却没看他,而是看着自己身前的茶几,声音淡淡的:“没起冲突吧?”

    ‘仁兄’脸上露出些怯色,小声说:“老三他不小心,把人家的手机给摔碎了。”书记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仁兄’看到二楼,立马开口解释:“不过,也不能全怪老三,是他自己没拿稳,老三没注意,碰到了一下,这手机就掉地上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书记有些不耐地挥了挥手。‘仁兄’立即听话地出去了。他刚走,书记端起茶几上的茶杯浅浅抿了一口茶,等到茶叶的清香在口中完全荡漾开来后,他才开口说话,目光看向沙发上一直没说话,低头脸色难看的姜局长,说:“你一直翻着个脸干嘛?现在又不是让你去死,只不过就是让你承担点责任而已,你这副样子摆给谁看?”

    姜局长不说话。

    书记放下茶杯,继续说:“行了。你也别心里不痛快。这件事,现在到了这个地步,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贪心,也不知道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建筑商。你自己看看,他们这做得都叫什么事?偷工减料,也不是这么个偷法!”

    姜局长终于有了动静,他恨恨地说:“还不是那个韩少,要不是他出面,我哪能相信这么一个听都没听说过的公司!”

    书记哼了一声,说:“那个韩少你以为是个好东西?他手中的那些土地楼盘,有几个是没问题的?再说了,人家有省书记撑腰,你有什么!”

    姜局长低着头,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