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金成长有空间〕〔腾龙战帝〕〔邪御天娇〕〔美利坚仓储捡漏王〕〔邪神修炼手册〕〔星际情殇:少女猎〕〔重生为祸:毒妃正〕〔明海风云〕〔欧克暴君〕〔神级采集术〕〔万龙武尊〕〔都市终极神医〕〔史上最强篮球皇帝〕〔武灭阴阳〕〔娱乐大亨〕〔网游之极品领主〕〔逆灵〕〔我的超级黑店〕〔帝霸苍穹〕〔超脱晶壁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817万劫不复
    和夏初荣的电话挂断后不久,小沈就来敲门了。梁健打开门,小沈站在门口,两只手里都提了东西。他问梁健:“梁主席,我买了点饭菜,你要吃点吗?”

    梁健正愁是吃早饭呢还是吃午饭,小沈来的很及时。梁健忙让进门来。小沈一边走进来,一边说:“刚才我在楼下碰到陈昌国的秘书了,他把你留在那边酒店里的东西拿来了,我就顺便给带了上来。”说完,他就将右手提的那个包裹放到了沙发上。

    梁健谢了一声,问:“那秘书人呢?”

    “哦,他先回去了。”小沈一边说,一边走到桌子边,将左手提的袋子放下,解开开始往外拿出一个个饭盒。

    梁健走过去帮忙。“你吃了吗?”梁健问小沈。

    小沈回答:“还没有,我待会到单位食堂去吃。”梁健看了一眼小沈带来的饭菜,饭是两份,菜也是足够三人吃的。

    “一起吃吧。”梁健说。小沈没有拒绝。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沉默着将这足够三人吃的饭菜全部一扫而空。

    吃完,梁健坐到沙发上,小沈开始泡茶。茶叶是小沈带来的,不是酒店房间的。小沈说:“我昨天看到你好像挺喜欢喝秦市长办公室的那个茶叶,所以今天就带了一点过来。”

    小沈的解释,让梁建多了看他一眼。小沈低着头,像是没注意到梁健的目光。可梁健知道,小沈注意到了。他是个聪明人。

    茶泡好,飘着香气,被放到了梁健面前。

    “坐,我们聊聊。”梁健看出来小沈是有话想说的,正好他也有些话想问。

    小沈在他右手边坐了下来。他坐得笔直,端正。梁健看着他,不知为何有些想笑。他说:“你不用这么严肃,放松。我虽然位置比你高一点,但我和你年纪也没相差多少,所以你不用那么拘谨。我们就当朋友一样。”

    小沈闻言,笑了笑,身体放松了一些,但依然还是有些放不开。梁健知道,这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过来的,也没再强求。

    他喝了一口小沈泡的茶,味道和昨天一样,清香悠长。他随意开口:“你是凉州本地人?”小沈摇头,说:“不是。我是宁州的。”

    梁健有些惊讶,问:“那怎么不留在宁州,反而到这边来了。”

    小沈说:“那时候女朋友是凉州的,她想留在父母身边,所以就过来了。”梁健注意到小沈用的是女朋友三个字,便问:“还没结婚?”

    小沈回答:“已经结了。”

    梁健有些意识到,这似乎又是个悲伤的故事。他不再细问,结束了闲聊,转到正题:“你觉得秦市长他怎么样?”

    小沈看了一眼梁健,显得有些惊讶。然后略垂下眼,沉吟了不一会儿,回答:“秦市长他其实人还是挺好的。但,可能性格上稍微软弱了一点。”

    梁健看着小沈,益发觉得他是妙人。

    他又问,这一次不再是问秦市长,而是问:“那你觉得你们的书记是个什么样的人?”说来也神奇,到现在为止,梁健还没见过这个书记的庐山真面目。

    提到这个书记,小沈皱了下眉头,然后说:“我觉得,他城府很深。”

    梁健也是如此觉得。否则凭那个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江湖混混气的姜局长,怎么可能掌控得住凉州市这么大一个局面。秦市长也不是一个无用之人,却能被制的死死的,这足以说明,这个书记,他不简单,而且,背景估计也不简单。

    小沈似乎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忽然说:“我听说,这个书记,在北京有些关系。”

    “是吗?”梁健说。心底有些意外。关于市委书记的信息,他还没怎么了解过。看来,待会他要找时间好好了解一下。想着,他又问:“对了,今天他们几个有没有什么动静?”

    小沈没有问他们几个是谁,显然他清楚梁健问的是谁。他想了一下,回答:“书记那边好像没什么特殊情况。不过,我听人说,姜局长今天早上好像没来上班,他的秘书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梁健皱了下眉头,难道省里走漏了消息,这姜局长已经开始潜逃了?但如果姜局长已经开始准备跑路,那为什么这书记还能坐得住?

    要不再看看?梁健心想。他想问的,已经问完了。梁健看向小沈,说:“你应该是有话想跟我说吧?”

    小沈脸上露出少许的犹豫之色,但只有一瞬间。很快,他就坚定下来。他点头承认:“是的,梁主席。”

    梁健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小沈放在膝上的手换了个位置,然后开口:“这一次凉州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凉州市的领导班子,是不是要换了?”

    小沈问得很直接,一点也没有官场那种约定俗成的隐晦。梁健其实喜欢这种直接。所以,从这一点上,梁健是喜欢小沈的。所以,他决定说实话。他点头:“是的。如果不出意外,就在这几天了。”

    小沈放在腿上的手交叠到了一起,他看着梁建,欲言又止。梁健笑了一下,问:“你是不是想问秦市长会怎么样?”

    小沈点头。

    梁健回答:“如果运气好,他应该不会动。”

    “那如果运气不好呢?”小沈问。

    梁健摇头:“不太好说。”

    小沈面现一些忧色。梁健说:“只要他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在这件事情上,他只是不作为的话,那么问题应该不大。”

    小沈的目光看着他身前的茶几,沉默着,似乎是内心在犹豫些什么。梁健耐心等着,他觉得他应该是还有什么事情。

    沉默持续了约有一分钟时间,小沈终于开口:“那如果是做了违法的事情呢?”

    梁健微惊,想秦市长难道收受了贿赂?他问:“什么事情?”

    果然,小沈说:“收了贿赂。”

    梁健心底叹了一声,看来秦市长这一次,也难。可,接下去小沈说的话,却让梁建心中又是一惊。

    “总共五十万。”

    五十万这个数字,对于这些年因为受贿而落马的官员来说,几乎是九牛一毛,并不算什么。但在法律上,五十万这个数字,足以让秦市长的仕途从此万劫不复。

    可小沈的话还没说完。

    “是我收的。”

    梁健彻底惊在了那里。他觉得小沈是个聪明人,何况,他只是一个秘书。那些人已经有了市委书记和公安局局长作后盾,又何需来贿赂一个市长秘书!

    梁健想不明白,他不解地看向小沈。小沈低着头,面现愧疚之色。

    梁健忍不住问他:“为什么?”

    小沈回答:“我母亲胃癌晚期,需要钱。我没有那么多钱。”

    梁健不想评价什么。他能说的,相信小沈当时在犹豫要不要接这笔钱的时候,就已经都想到过。他相信,当初小沈在接过这笔钱的时候,是心存侥幸的。确实,如果这幢大楼如果成功建了起来,只要五年内不出大问题,那么这五十万可能就永远只是一个秘密。而,每一个受贿的人,都是心存侥幸的。但是真的能逃过的,又有几个。

    既然省里已经展开调查,那么查到他身上,只是早晚的问题。

    梁健看着小沈,问:“你告诉我,是希望我做什么?”

    小沈摇头,说:“我没有想过求你帮我求情或者其他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我去自首,能不能减刑?我母亲可能活不了多久了。我不想她走的时候,我不能陪在她身边。她就我这么一个孩子。”

    梁健心有不忍,他叹了一声,说:“你是个聪明人,为什么会做这么不明智的事情。钱不够可以借,可以贷款。”

    小沈苦笑了一下,说:“当时能想的办法我都想了,我本来想有了这五十万,就送我母亲去国外治疗。可是,病情发展的太快。”

    “那现在那五十万还在吗?”梁健问。

    小沈回答:“还有四十万。”梁健皱了眉头,问:“那能凑满五十万吗?”

    小沈想了一下,回答说:“应该可以。”

    “那你回头就带着钱,去省里找纪委坦白。”梁健说。

    小沈深吸了一口气,说:“好。我听你的。”他站起来,准备走。梁健拦住他,他心底还有个疑问。

    “为什么他们要贿赂你?”梁健问,问完又忙补充:“我的意思是,那些人有市委书记和公安局长的帮忙,其实已经完全可以无所顾忌了。”

    “因为那块地。”小沈回答。

    梁健愣了一下,这怎么又扯出地来了。那块地,不是政府的吗?梁健将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小沈笑了一下,笑容里满是嘲讽。他说:“那块地一开始不是政府的,那块地是属于一户人家的,但是那户人家早就搬到其他市去了,很多年都没回来过了。那块地也空置了很多年。”

    一句话,就让梁建感觉到,这其中恐怕又是一个故事。

    他问:“那你做了什么?”

    小沈说:“我打了一个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