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契约成妃:邪魅冷〕〔大叔的心尖宝贝〕〔无敌咸鲲养成系统〕〔邪凰狂妃:魔尊,〕〔护国公〕〔侠行水浒〕〔我的极品兵王老婆〕〔大剑光环〕〔绝色王妃:霸道王〕〔球场天王〕〔我真是齐天大圣〕〔拜见校长大人〕〔极品仙尊混都市〕〔大清隐龙〕〔官道巅峰〕〔叮咚,阎家宠妻狂〕〔京华烟云〕〔美男榜〕〔顾少一宠成瘾〕〔甜妻来袭:小叔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798藏身青山
    梁健的话,其实不应该。 而梁健之所以能毫无顾忌地这样说,是因为他在进来前,门口看守的警察就已经告诉他,已经把录音关了。

    韩磊盯着梁健,眼里的光,很是凶厉。但,越是凶厉,梁健心里便越是轻松。

    韩磊咬牙切齿,一字一字地说:“他不敢!”

    “他敢!”梁健轻描淡写地反驳,然后看着韩磊眼下眼睑部分的肉,微微抽搐着。此刻,梁健已经完全淡定下来,他和韩磊之间,形势已经调换,现在胜券在握的不再是韩磊,而是梁健。

    梁健说:“要不我们打个赌?”

    韩磊看着梁建,目光中有狐疑,问:“我为什么要和你打赌?”

    梁健一笑,说:“因为我比你更了解华剑军!”

    韩磊脸上阴晴不定,看着梁建,十几秒后,开口:“怎么赌?”

    梁健低头看了下手表,说:“你被带到这里,已经快一个小时了。我相信,华剑军肯定早就已经收到消息了!我们就来赌,再过半小时,华剑军会不会出现,怎么样?”

    韩磊盯着梁健,犹豫良久后,恨恨咬牙说了一个好字!

    梁健压抑住心底那些许的喜悦,淡淡说:“那如果你输了,你就告诉我,胡小英在哪里?”韩磊这时却笑了,露出他那一口白牙,笑得很是无耻和阴险,说:“别说我不会输,就算我输了,我也不会告诉你胡小英在哪里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梁健心底愤怒,但又不好发作,才刚刚从韩磊这里扳回来一点局势,不能因为一句话而再丢了这来之不易的优势。他忍着,说:“只要你说出胡小英的位置,帮我们找到她,我可以保证你没事。反正,替罪羊你早就安排好了,不是吗?”

    梁健那句保证你没事,让韩磊动了心。他看着梁建,问:“你不过是个妇联副主席,你凭什么做这个保证?”

    “就凭张省长信任我!否则,你以为,我凭什么参与这个案子,还能在这里坐着跟你谈条件?”梁健淡淡说道。

    梁健表现出来的自信,让韩磊心中开始动摇。梁健看了出来,便趁热打铁,说:“这个房间里所有的对话,都是会被录音的。我既然敢说出来,就证明了,我有这个能力!”

    韩磊神色不定。梁健站了起来,说:“你好好想想,还有二十五分钟。二十五分钟后,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胡小英的位置。”

    梁健说完,就走了出去。出去后,他给张省长发了条短信,务必请他拖住华剑军半个小时时间。张省长回:“我尽力!”

    一会后,夏初荣从隔壁的审讯室中走了出来,路过韩磊审讯室的玻璃窗时,朝里面看了一眼,才走到梁健身边。

    “什么都不肯说。”夏初荣摇着头,叹气,“看来,只能出动所有警察,进行全城搜索了。无论怎么样,一定要找到胡小英同志。”

    梁健说:“胡小英失踪到现在已经四天了,未必还在宁州城内。再等半个小时。我刚跟韩磊打了个赌,要是我赢了,我有八成的把握,他会把胡小英的位置告诉我们!”

    夏初荣眼睛一亮,问:“你跟他打了什么赌?韩磊可是个硬骨头,仗着自己有钱,还有个有权的姐夫,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

    梁健转向审讯室的那扇大窗户,目光透过窗户看着屋内的韩磊,说:“我跟他赌,华剑军会不会来救他!”

    夏初荣皱了下眉,沉声说道:“华剑军一定回来救他的!”

    梁健其实也知道,华剑军是一定会来的。但是对于夏初荣毫不犹豫就出口的肯定,还是有些惊讶。他收回目光,看向夏初荣,问:“为什么这么肯定?”

    夏初荣目光看了看周围,然后压低了声音,说:“有些事没有真凭实据不好说。不过,当年华剑军和韩磊的姐姐韩冰结婚的时候,华剑军其实有个女朋友,听说还怀孕了。当时的华剑军,在政途上的前景已经很好,加上他的家庭背景,势必是会在官场一展拳脚的!而当时的韩冰姐弟,只不过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而且,没什么背景。你想想,华剑军为什么要抛弃自己已经怀孕的女朋友和韩冰结婚?”

    夏初荣没有再说下去,留给了梁健自己去想象。有些事,其实并不难想象,只要你生活在这个圈子中,很多事其实都有一定的轨迹。就好像电视剧一样,来来去去总那么些套路。生活中的事也一样,总免不了大同小异。

    梁健再次看向玻璃后的韩磊,喃喃道:“那看来我运气很好!”

    夏初荣没听清,问:“什么很好?”

    梁健回过神,说:“没什么。我刚才联系了张省长,让他帮忙拖住华剑军三十分钟,他同意了。我们再等等。”

    夏初荣问:“你真的有把握?”

    梁健点头:“人和人之间,最开始都是不信任的!何况,华剑军和韩磊之间,还是这样的关系!韩磊会松口的!”

    很快,二十分钟过去。梁健再次走进了审讯室,还给韩磊带进去一杯水。韩磊一口喝完。看着他放下杯子,梁健淡淡说:“你输了!他没来!”

    韩磊脸色难看,嘴硬道:“他会来的。只不过要晚一点!”

    梁健说:“他早就知道你出事了,如果他想救你,为什么要晚一点来?难道是想让你多吃些苦?还是想让你承受不住审讯的压力,吐了口,然后他过来走个过场,这样,无论是我们这边,还是你姐姐那边,他都说得过去了,不是吗?”

    纸杯子在韩磊的手中,渐渐变了形。

    梁健目光落在那只扭曲的纸杯子上,继续添油加醋:“你有没有想过,他现在已经是省书记,以前他怕的事情,他可能现在已经不怕了。”

    咔地一声,纸杯子彻底被韩磊捏成了一团。梁健不再说话。半响后,韩磊终于松口:“她在……”

    “咚”地一声闷响,打断了韩磊的话。韩磊和梁健都齐齐朝着门看去,刚才的声音正是门上传过来的,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梁健心里一紧,不会是华剑军来了吧。这时候,他口袋里静了音的手机开始震动,两下后,又停了下来。华剑军来了,这是夏初荣给他的信号。

    梁健迅速从门上收回了目光,问:“在哪里?”

    门上没有再发出声音,也没打开,韩磊失望地收回了目光,盯向梁健,目光恨恨。

    “在城外,青山镇上。你自己去找吧!如果运气好,说不定你还能找到活的!”韩磊说着,笑了起来,笑容邪恶而残忍。

    梁健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嗖地站了起来,身体越过桌子,一手猛地拽住了他的衣领,怒吼:“你对她做了什么?”

    韩磊笑着,说:“看你这么紧张,你很喜欢她吧?你这么喜欢她,怎么当初没娶她呢?不过,要我我也不会娶这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是不是?”

    韩磊的话,彻底的惹恼了梁健,理智被怒火烧得荡然无存。一拳过去,砰地一下砸在了韩磊脸上。韩磊整个人被打得朝左边歪去,但手却被链条锁在桌上。梁健扯住链条,将他拉了起来,想再来一拳。才刚抬起手,审讯室的门,被砰地一声,给用力打开了。

    “梁健,住手!”梁健被这一声大喊,给唤回了一些理智。他松了手,退了开去。转过身,华剑军站在夏初荣身旁,正愤怒地看着这一幕。梁健没理会他,直接对夏初荣说:“她在青山镇。”

    而他身后,韩磊看着华剑军,脸上神色精彩纷呈。梁健走出门口的时候,韩磊怒喊:“你诓我!”

    梁健转过身,看了一眼旁边的华剑军,对韩磊说:“我有没有诓你,其实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你要是真的这么信任他,你又何必绑架胡小英?”

    韩磊沉默了下来,脸上神色青了又黑。

    梁健快步走了出去,跟着大部队,一同去了青山镇。夏初荣没有去,韩磊和龙哥,还需要他处理。他不能让华剑军轻易地将韩磊带走。

    所有事,必须得拖到胡小英被救之后,才行。

    而,从华剑军到公安厅,到,梁健离开公安厅,梁健一直都没和他说话。他心底,有种恨。恨韩磊,也恨华剑军。或许,还有那么点恨胡小英,可是这一点恨,在担心面前,变得微不足道。

    青山镇,在城外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在一片山里面,是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后面还有一个青山湖。

    梁健一行人赶到这里,花了四十多分钟,这还是一路拉警笛闯红灯,马不停蹄地赶来的。青山镇因为地处偏远,虽然风景很好,但经济还是落后了一点。镇上的不少人都外出打工去了。所以镇上好多房子都是空的,有些则是出租了出去。

    梁健他们一到这里,就直接找到了村政府里。(青山镇只是个名称,实际上,是个村。)乡政府里,只有两个村官在。

    梁健和一个穿着便衣的姚松一起进的门,其余的人等在了门外。他们两人一进去,一个村官从电脑面前抬头看了一眼,又将目光落回到了电脑屏幕上,口中懒懒问:“你们找谁?”

    姚松径直走到他面前,将警徽往桌子上一拍,说:“马上把你们村长和村委书记找来!”两个村官都被姚松的气势给惊住了,其中一人还算稳重,低头看了一眼姚松的警徽,发现警徽上写着省公安厅四个字后,立即说:“稍等,我马上打电话。”然后立即给村委书记打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见鬼〕〔头号新宠:禁欲总〕〔独宠萌妃:腹黑世〕〔军妻鲜嫩:权少宠〕〔网恋么,我98K消音〕〔你之蜜糖,我之砒〕〔王爷,王妃她恃宠〕〔重生盛宠:总裁的〕〔引凤决〕〔穿成男主那宠上天〕〔人生若能两相忘〕〔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