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欲超市〕〔海贼之忍者降临〕〔大城时代〕〔位面之金榜题名〕〔超级抗战系统〕〔公主快到我怀里来〕〔重生狂少归来〕〔武林纪元〕〔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女总裁的专职司机〕〔圣杯战场〕〔随身带着个世界〕〔一夜情深:杜少的〕〔文娱之我来也〕〔诸天之主〕〔重塑基因〕〔他是言灵少女〕〔我可能是一只假的〕〔灰姑娘进化计划〕〔暗失之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780灯火阑珊
    这时,门被敲响了。胡小英虽然借着酒意释放,但终究还是清醒的。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擦干了眼泪。除了眼圈有些红,基本看不出来。

    门是没锁的。梁健喊了一声进来,服务员走了进来。

    服务员是进来问他们是否需要点单的。梁健看了一眼别过脸的胡小英,拒绝了服务员,准备买单离开。

    “你喝了酒,我送你回去吧。”梁健说。

    胡小英没拒绝。两人出了茶室,往停车场走。可没走几步,梁健就觉得有些不对,好像有人在跟着他们一样。他回过头去看,路上行人三三两两,却也没看到可疑的。梁健也没多想,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穿着高跟鞋的胡小英忽然脚下一个不稳,身子朝着梁建这边倒来。梁健下意识地伸手抱住。正在这时,一道白光在后面亮起,还伴随着一声咔嚓声。

    梁健警觉地往后看去,一个人正把手里的小数码相机往包里放。看到梁建朝他看过来,他拔腿就跑。梁健抬脚就想去追,可胡小英啊地一声低呼,才迈出去的脚,只好又收了回来。梁健急切地问:“怎么了?是不是扭到脚了?”

    胡小英脸上挂着几许焦急之色,说:“别管我,快去追那个人。”

    梁健看了一眼刚才那人逃的方向,早已没了那个人的踪影。这边上,都是一个个的弄堂,估计是躲到哪个弄堂里去了,哪里还找得到。

    梁健说:“算了。一张照片而已,怕什么!”

    胡小英却不肯,说:“你最近风波不少,一张照片,说不定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马虎不得。”

    梁健耸耸肩,说:“那个人早就跑掉了。想追也追不上了。你怎么样?”

    胡小英这才无奈地动了动脚脖子,说:“好像扭到了。”

    “那我送你去医院吧。”梁健说完,就扶着她往车子边走。胡小英一边跟着他,一边说:“不用。我那里有云南白药,喷一点就好了。”

    “你现在住哪里?”梁健顺口问道。

    “江中宾馆。”胡小英回答。“以后呢?”梁健又问。胡小英想了一下,说:“还没想好。可能会考虑在这里买一套房子吧。”

    “恩,这样也好。”梁健点头。说着话,已经到了车子旁边。梁健正准备开车门,胡小英忽然说:“我前段时间看了一下房子,有一套还挺不错。”

    梁健打开了车门,问:“在哪里?”

    胡小英没动,双目看着他,说到:“就在你家隔壁的小区。”

    梁健一震,抬头看向胡小英。她的眼里,很澄净,澄净得只剩一种色彩。那是希望的颜色。可梁健却不敢面对。他避开眼光,说:“那边环境不错,可以考虑。”

    梁健没有拒绝,可也没有表现出高兴的情绪。这让胡小英的心里,并不是那么好受。她的嘴角露出一丝自嘲,默默坐进了车里。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梁健想说话,可每次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而,胡小英一直看着窗外,不言一语。

    很快,就到了江中宾馆的门口。梁健下车去扶胡小英。下车后,胡小英没动,抬头看着梁建,问:“你上去吗?”

    梁健回答:“我送你到门口。”

    胡小英点头。两人沉默着,并肩走向江中宾馆里面。路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值班的服务员,从吧台后抬头时,看向他们的目光,意味莫名。

    梁健装作没看到,扶着胡小英进了电梯。电梯里,胡小英放松了身体,轻轻地靠在了梁健的身体上。

    “你说,如果当初我答应了你的求婚,我们现在会不会很幸福?”胡小英忽然轻声说道。梁健心里的某个地方,钝钝地疼。

    他看着数字,一个个往上跳,那句话梗在喉头,怎么也说不出口。胡小英笑了一下,说:“是我妄想了。”

    “是我对不起你。”梁健说。胡小英离开了他的身体,说:“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自己没抓住。是我弄丢了你。”

    话音落下,电梯门叮地一声开了。梁健想送胡小英出去,胡小英拒绝了,说:“就送到这吧。你回吧。”

    梁健不肯:“我送你到门口。”

    胡小英看着他,梁健同样看着他。几秒后,梁健开口,语气几乎带着一丝哀求:“让我送你到门口,好吗?”

    胡小英终于心软,对着他,她又怎么狠得下心来。

    昏暗的过道中,深红色的地毯,像是没有尽头一样。梁健希望它是没有尽头,这样可以一直走下去,可以不用去面对那些已经扑面而来的问题。

    身边,胡小英低头看着脚下暗红色的地毯,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仿佛,脚下的不是宾馆的地毯,而是婚礼现场的红毯。耳边,他弱不可闻的呼吸声,也成了抑扬顿挫的婚礼进行曲,陶醉着她的心。

    但,再长的路,总有尽头。

    梁健和胡小英同时抬头看向那扇原木色的门,然后相视一眼,又各自躲开。

    “我到了。”胡小英低声说道。梁健嗯了一声,说:“那你进去吧。”胡小英低头从包里掏出门卡,贴在电子锁上,滴地一声,门嗒地一声开了。胡小英伸手扶在门把手上,转头看梁健:“你走吧,我进去了。”

    梁健说:“好。”可,扶着她胳膊的手却没松。两人对视着,各自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挣扎,克制,痛苦……

    这一刻,他和她,什么都不想想。他们分开了这么久,压抑了这么久,此刻只想用最直接的方式,拥有彼此,把彼此都融化在自己的身体中,再也不分开。

    也许,是上天都妒忌着梁健,又或者是上天怜悯着胡小英和项瑾……胡小英的手机响了。梁健不想停,胡小英也不想停。可那手机像是不甘心一般,一遍又一遍地固执地响着。终于,那不顾一切燃烧的激情,被这一遍遍地铃声给彻底浇灭了。

    胡小英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号码,走到了阳台上,接起电话前,看了梁健一眼。梁健看着她,隔着玻璃门,他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只是,偶尔,她总会看他一眼。

    阳台外的世界,是灯火阑珊的美丽夜景,玻璃门内,是压抑的昏暗。梁健想着刚才自己的冲动,此刻冲动褪去,激情不再,只剩理智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刚才的所为,是多么的冒险。江中宾馆的走廊里,都是有摄像头的,这一点梁健清楚。

    可在刚才他搂住胡小英的那一瞬间,他不是没想到,只是不想去理会。

    看着玻璃门外,映衬着满城缤纷灯光的曼妙身影,梁健胸口,撕裂般的疼。他扭头走了出去。

    门外,胡小英再一次转头的时候,昏暗中,已经没有了那个让她心安的身影。她讲到一半的话,忽然停住,愣在了那里。

    “小胡?小胡,你在听吗?”

    电话那头渐露不耐的声音,将胡小英的心神拉了回来。她掩藏起眼底的悲伤失望,轻声回答:“在听的,华书记,你继续说。”

    ……

    梁健像是逃一般的出了江中宾馆,他害怕慢一秒,自己就会忍不住折回去。直到上了车,关上了车门,这种心情,才终于好些。

    手机嘟嘟了两下。是短信。梁健以为是胡小英,拿起一看,却是项瑾。项瑾问他:“在回了吗?”

    梁健停了一下,回:“回了。怎么了?”

    项瑾回:“你身体还没好全,不宜太晚休息。”梁健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点。他放下手机,驱车往家去。

    到家门口的时候,梁健收到了胡小英的短信。

    你一直没回答我,如果当初我答应了你的求婚,我们之间是不是也会一样幸福?

    梁健站在家门口,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几行字,一动不动。门内是他的妻子,孩子,家庭。而手机的那一端,是他深爱的女子。

    如何割舍的问题,梁健早已有了答案。可是,知道,和实施是两回事。

    梁健忽然想起一部电影,周星星的大话西游。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中,紫霞仙子最后在死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踏着七色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这结局。

    梁健不是盖世英雄,胡小英也不是紫霞仙子。他们只是相爱的两个人,曾经,她以为,哪怕就是他结了婚,他依然会爱她,她依然可以静静地陪着他,爱着他,这样就好。

    他是结婚了,可她……

    她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现在这局面。

    人世间,总是有许多事,在我们不知所措间就变了,快得我们根本反应不过来。就像梁健没料到,当初项瑾会突然怀孕一样。世事总是这样,永远不给你准备的时间。

    梁健叹了口气,回:“会。”

    他终究还是不忍心,伤她太深。虽然,他知道,这样的回答,会给她生出多少虚幻的希望。

    但,这又何尝不是他心底的希望。如果时光倒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他的吻好甜〕〔王爷,王妃她恃宠〕〔爱情若如初相见〕〔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巨星萌妻:总〕〔独宠娇妻(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娇妻生猛:总裁,〕〔一胎二宝:冷血总〕〔爱情说它忘记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