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龙法典〕〔巡狩万界〕〔护花惊情〕〔末世神魔录〕〔我的好友是外星人〕〔学园都市的Lv0传说〕〔傲天圣帝〕〔妖孽狂医俏总裁〕〔深夜书屋〕〔快穿女王:炮灰逆〕〔快穿之你好,隐藏〕〔超级附身系统〕〔峡谷情缘:李白大〕〔军婚100分:重生甜〕〔大圣归来之颠覆乾〕〔贵婢〕〔重生仙帝归来〕〔九州英雄路〕〔正牌美女总裁〕〔至尊剑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779我放不开
    梁健想了想,找出了之前吴仙梅的电话,给她打了过去。 一问才知,原来出事了。吴仙梅在电话里,把省妇联给骂了一通,骂完之后,意识到现在给她打电话的也是妇联的,还是副主席,又不好意思起来,讪讪说道:“梁主席,我不是骂你。我知道你最近出了意外,对了,你身体怎么样了?”

    “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梁健回答。说完后,想了下,又说:“我想去看看许姐,不知道您方不方便带我去一趟?”

    吴仙梅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下来。梁健跟她约了下班后。

    下了班,梁健跟项瑾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就出发了。先去吴仙梅所在的小区,接了吴仙梅,然后又转去郊区的养老院。

    许慧两次试图自杀,女儿还在国外没回来。她今年是最后一年,家里发生的这些事,没敢告诉她。儿子要上班,还要照顾小孩,没那么多时间看着她,只好将她送到了养老院中。然后,每天下班后,去陪陪她。还好,许慧的儿子还是属于孝顺的。

    路上,吴仙梅说,许慧住进去已经有一个月了。当初,因为起诉离婚,许慧丈夫是过错方,被判净身出户。谁知道,那个女人转身就去把孩子打了,同时和他断绝了关系。许慧丈夫一时接受不了,一天晚上喝醉回来,出了车祸,过世了。

    许慧自从丈夫死后,就没说过话。第一次自杀,是晚上吃了安眠药。幸好她儿子发现的早,及时送到了医院洗胃,才抢救过来。第二次,是不是真的想自杀也不知道,他儿子怕自己一个疏忽,自己的老娘就没了。最终决定把她送到了养老院中。

    夕阳红养老院是宁州还算有名的养老院,各方面条件都还不错。梁健他们去的时候,许慧一个人坐在湖边的木椅上,看着湖中的夕阳发呆。

    吴仙梅走过去喊了她一声没反应。吴仙梅回头无奈地看了一眼梁健。梁健走了过去,看着她跟印象中相差了许多的憔悴模样,心底生出许多内疚。

    梁健在那里呆了一刻钟左右,就被吴仙梅催着离开。吴仙梅怕待会许慧儿子看到梁健,一激动起了冲突。从始至终,许慧都没跟梁健说一句话,甚至连看一眼都没有。

    回去的路上,梁健把吴仙梅送回去后,本想直接回家,谁料接到了胡小英的电话。胡小英问他:“晚上有空吗?一起喝个茶吧?”

    梁健应下了。本来准备回家吃饭的打算也搁置了,反正还要出来,就索性在外面吃了。他给项瑾打电话,项瑾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梁健本想如实回答,可不知是什么了,也许是他心底的那一丝心虚,话到嘴边又变了:“水利厅的高厅长说有点事要跟我谈。”

    项瑾哦了一声:“那你开车小心。”

    “好的。”梁健挂了电话后,心里又起了些愧疚。他对项瑾撒了谎,这个谎言的出口,出乎他的意料,像是本能一样。

    梁健随便吃了晚饭之后,就去了约好的茶馆,开始等待胡小英。等待胡小英的时间里,梁健一直在思考,他和胡小英之间的关系,到底该怎么处理。

    他首先问自己:还爱胡小英吗?这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然后他又问自己:能和项瑾离婚吗?

    梁健承认,到达省里之后,或者说自从霓裳出生之后的这半年多时间里,他改变了许多。如今的他,还是一个父亲,这是以前他所没有的一个身份。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出发,他都不应该和项瑾离婚。

    若问他,爱不爱项瑾?他的回答,或许要考虑几秒。但答案肯定是爱。项瑾是一个几近完美的女人。惊艳的外表,优秀的家世背景,不俗的教养和学历,还有善解人意的性格,她就是一个典型的白富美,这样的女子,没有一个男人是不爱的。

    所以,他没有任何跟项瑾离婚的理由。

    那他跟胡小英之间该怎么处理?

    娥皇女英的故事,是每个男人心中都有的梦想。但,梦想止于现实。胡小英和项瑾之间,自然不可能成为娥皇和女英。所以,注定有一个人是需要放开的。这个人,不言而喻。梁健即便再不想面对,也始终都得面对。

    胡小英来的时候,已经近九点。进包厢的时候,两颊微红,鬓角的发丝有些散,贴在绯红的脸颊上,平添了许多妩媚。一袭黑色裹身长裙下,一双被肉丝包裹着的光滑小腿,勾人遐思。

    梁健的目光一落到她身上,便有些移不开了。梁健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花痴,但似乎这一点在胡小英身上,总会容易被推翻。

    刚才胡小英还没出现之前,脑海里那些决绝的念头,瞬间就被抛到了脑后。梁健站了起来,迎过去扶住有些晃的胡小英,心疼的责怪:“怎么喝这么多酒?”

    胡小英顺势靠在他身上,仰头看他。一双杏眼之中,醉意朦胧,水意盎然,分外柔情暧昧。梁健忍不住,就沉溺其中,低头朝着她鲜红的唇上吻去。

    可还没落下,胡小英却一把推开了他。因为反作用力,她自己也一下撞到了还没关严的门上,发出砰地一声闷响。

    梁健只是往后退了一步,看胡小英低着头不动,忙问:“姐,你没事吧?”

    胡小英抬头,梁健却看到了,有泪水从她脸上滑下。梁健心中大惊,走上前,伸手想去扶她,却被她的手挡开。

    梁健问:“姐,你怎么了?”

    胡小英一把擦去泪水,推开了梁健,走向了桌子。坐下后,才说:“没事。酒喝多了,有些失态。”

    梁健却不肯就这样,追问:“我不信。你肯定是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吗?”

    胡小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然后说:“和你没关系。”

    梁健心里猛地疼了一下。握着茶杯的手,恨不得将茶杯都给捏碎了。他问:“姐,我们之间难道已经成了这样了吗?”

    胡小英嘴角勾出些苦涩,抬头迎向他的目光,出神地看了他好久。仿佛是想从他眼中,心底找出些她曾经未能抓住但现在想抓住的东西。

    梁健不知道胡小英有没有找到。只听得她说:“我喜欢你,和你没关系。所以,我因为喜欢你而做的有些事,也和你没关系。你不需要知道。因为这是我的决定。”

    梁健没想到胡小英会说出这样的一段话。刚刚因为一句和你没关系而差点碎成玻璃碴的心,此刻变得复杂起来。他生不出喜悦的情绪,他不知道胡小英做了什么。但,梁健的直觉告诉他……

    梁健问胡小英:“你是不是因为我才这么快来的省里?”

    胡小英看着他笑,有些凄凉:“我做的是不是很明显?”

    梁健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忽然很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跟陆媛离婚的时候,他恨过陆媛。恨她的现实,恨她的移情别恋,恨她的不忠诚,其实,归根究底,他恨自己,恨自己怀才不遇,恨自己没能力给陆媛想要的。

    可如今,他不再是以前的他了。身边的女人,也有过许多。可是,他却依然没有处理好,感情这回事。

    梁健伸手轻轻拭去胡小英眼角落下的泪水,那温热的感觉透过指尖,仿佛针一样扎在他的心里。

    “是我对不起你,姐。”

    “我不要对不起。”喝了酒的胡小英,比往日少了些理智,少了些克制。此刻她就像是一个心受了伤的普通女人,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毫无顾忌地表露着自己内心的痛苦。

    她说:“曾经我以为,我可以不在乎。不在乎你有家庭,有孩子,只要你心里有我就可以了。但现在我发现,我做不到。你知道,那天我得知你出了车祸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我好怕自己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我跟疯了一样,自己开着车就来了。一个小时的高速,我就开了半个小时。我想着,如果你没活下来,我就跟着你一起走。还好,你活下来了。但是,陪着你的人不是我,也不能是我!当我看到项瑾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以前的那些想法是多么的天真可笑。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时光可以回头……”说到这里的时候,胡小英泪光莹然的眼看着梁建,似乎在希望他回答可以。

    可是,梁建不能回答。此刻的梁健,已然冷静了一些。他知道,他给不了。所以,他不能说,空洞的承诺,比不承诺更加伤人。

    胡小英眼中的光芒黯了下去,她躲开了梁健捧着她脸的手,微微别过,说:“我知道,不可能了,回不去。但是,我放不开!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哽咽的声音,微微抖动的肩膀。何时,她在他面前这样脆弱过?以前,梁健虽然不曾觉得胡小英是个无坚不摧的女强人,但此刻看着她显露出这样的脆弱的一面,依然让他在心痛的同时,感觉震撼。

    梁健更加的恨自己。

    这时,门被敲响了。胡小英虽然借着酒意释放,但终究还是清醒的。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擦干了眼泪。除了眼圈有些红,基本看不出来。

    门是没锁的。梁健喊了一声进来,服务员走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绝美冥王夫〕〔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白雅顾凌擎〕〔落魄佳人千金难换〕〔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最强军婚:首长,〕〔婚心计,老公轻点〕〔山村透视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