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价宝贝:帝国总〕〔花样萌鬼来袭〕〔倾世废材:腹黑邪〕〔莲主洪荒〕〔穿越之败家福晋〕〔诡事典当行〕〔终极狼魂〕〔帝国总裁霸道宠〕〔正版修仙〕〔99次逃婚:顾少,〕〔重生校园女神:厉〕〔王牌娇宠:军少带〕〔罪恶边沿〕〔毒嫡至上:太子,〕〔双魂武神〕〔我的绝色美女姐姐〕〔医品至尊〕〔炮灰女的另类修仙〕〔伏天氏〕〔元芳,你怎么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770情深难处
    胡小英的话题没聊多久,很快就进入了正题。这一次的干部下河活动,不同于上一次。上面下来人,首先在安保上就需要特别重视。

    夏初荣的压力比较大,高成汉的压力也不小。倒是梁健,整个过程,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这思绪,时不时就飘到了,或许还在隔壁大楼里的,胡小英身上去了。

    三人的碰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梁健的手机响了起来。梁健掏出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让他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

    梁健站了起来,撒了个谎:“家里人打来的,可能有什么事,我出去接一下。”高成汉和夏初荣都表示理解。梁健走了出去,他担心高成汉他们听见,特意走远了一些,走到了楼道之中,才开口:“姐,你结束了?”

    胡小英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嗯了一声后,问:“你现在有空吗?”

    梁健回答:“我在水利厅这边,估计还要一会。要不,你先找个地方坐坐?”

    胡小英说:“好的。那你结束了,给我电话。”

    挂断电话,梁健的心,还在砰砰跳着。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了情窦初开的时候,忽然接到了暗恋女孩的电话,小心翼翼却又激动无比。

    这种感觉,已经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梁健已经记不清了,或许当年在和陆媛开始交往时,有过这样的感觉,但梁健已经回忆不起来了。

    重新回到高成汉办公室后,梁健的心情好了很多,以至于,夏初荣似乎察觉出了一些异样,看了他一眼,问:“怎么?有喜事?”

    梁健一愣,想,这么明显吗?嘴上呵呵一笑,说:“没有。”

    夏初荣没再多问,三人继续讨论关于星期一的干部下河方案。半个小时后,终于结束。梁健本来还有些话想跟高成汉说,但一想到胡小英就等在那里,梁健就什么心思都没了。

    他出了办公室后,立即给胡小英打了电话,问了她在哪里之后,就立即赶了过去。

    胡小英在的地方,是以前没去过的一个地方。那地方,在湿地公园旁边,名字也很时髦,叫做神马餐厅。里面的装饰,很有风格,基本可以分为三个区域,一是土耳其风,一是浪漫法国风,还有就是传统中国风。

    胡小英坐在土耳其风格的餐厅中,靠窗的一个位置,窗外是一个封闭的玻璃棚的大院子,院子内,种满了绿植,此刻屋外已是满树萧索,这里却依然苍翠如夏。目光在这郁郁葱葱的绿色上一掠而过,心情都好似轻松了许多。

    胡小英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中,半斜着身体,依靠着,手中捧着一本书,静静看着,阳光透过玻璃棚,穿过横生的枝桠,再映透过那些贴在窗上欲往里偷窥的树叶,温和的落在她身上,脸上。

    黑色的呢大衣已被她脱下,整齐地搁在旁边的沙发扶手上,一袭米白色的套裙裹着她依然美好的身子,印着块块浅绿色的光斑,显得有些梦幻,不真实。

    乌黑的发丝调皮从发带中挣脱出来,滑落过她的耳尖,搭在白皙的脸上,增添了一分静态的魅惑。

    梁健站在不远处,竟有那么一瞬间,不敢走近。他怕打扰了这份美,怕失去这份曾经属于他的美。

    胡小英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一般,忽然从书本上抬头,转头,看了过来。那一瞬间,梁健的心,跳得格外快。

    看到他,胡小英笑了一下。笑容如昔,只是眼神中,却蔓延出许许多多复杂的情绪。梁健宁愿看不懂,但,只一眼,心中已然明镜。

    梁健走了过去,不等他说话,胡小英招手将服务员找了过来。

    她问:“你要吃什么?我听说这里的土耳其菜不错,我也没吃过,要不我们尝尝?”

    梁健看着她,点头:“你定。”

    站在旁边的服务员,看了一眼梁健,抿嘴一笑,然后忽然说:“我给你们拍张照吧?”

    梁健和胡小英一齐惊讶地抬头看向这名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女服务员。女服务员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有个传统,每一对来这里的夫妻或者是情侣,我们都会在得到他们的同意后,给他们拍照留念。你们还可以写一些你们想说的话,一起贴在那边的墙上。”服务员说完,就抬手朝着右边指去。梁健和胡小英顺手看去,只见大概十来米远的地方,一堵灰白色砖墙上,有一个很大的粉白色爱心,爱心内,贴满了各种各样的照片,还有便利贴。

    服务员又说:“我们这家店已经开了五年了,前几天还有个顾客过来,找到了他们五年前来的时候留下的照片呢。”

    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吸引顾客的方式,但梁健并不反感。这跟巴黎的爱墙其实差不多。在某种程度上,梁健甚至希望,可以在这样的地方,留下他和胡小英的照片,字迹,或者任何东西,只要是他们两个人的,也算是纪念他们两人之间这场发于心止于唇的爱情。

    可是,他和胡小英的身份,都注定了,不可能这样做。

    梁健对着服务员笑笑,说:“不……”

    他的话,才出口一个字,就被胡小英打断了:“好的,那麻烦你帮我们拍一张吧。”

    服务员显得很高兴,哎了一声,转头就走了,连点菜都忘了。梁健看向胡小英,他想说这样是不是不好,但怕话出口就会伤了她的心。

    话徘徊在嘴边,吞下也不是,说出来也不是。憋得梁健有些难受。胡小英却若无其事地低头看着菜单,嘴角还卷着淡淡的笑容,显得心情极好。

    梁健见她如此,那句话终于还是吞了回去。他想,既然她都不怕,那他一个男人,还怕什么。他始终觉得,于胡小英,他亏欠了很多。或许当初是她自己不肯和他结婚,甚至怂恿他结婚。但,从情感上,梁健依然觉得自己亏欠了胡小英。

    这一刻,他想忘记项瑾,忘记可爱乖巧的霓裳,忘记伦理道德,忘记对张省长,对项部长的诺言,忘记一切,只剩他和胡小英。

    服务员回来了,带着一个拍立得的相机。服务员看了看梁健和胡小英,提议说:“你们两个坐到一起吧,这样好一点。”

    梁健看了一眼胡小英,然后站了起来,离开位子,坐到了胡小英旁边的单人沙发里。坐下后,胡小英的手忽然穿过他的手臂个身体中间,挽在了他的臂弯里,身体也靠了过来。气息吹在他的耳边,让他莫名地紧张。

    相机的镜头对着他们,服务员在说:“笑一下。”

    梁健笑了,却自我感觉有些僵硬。他想调整一下,但闪光灯一闪,他那有些走神的目光已经被摄入了镜头之中。

    几秒时间,照片就从相机里吐了出来,甩一甩,吹一吹,就显像了。梁健从服务员手里接了过来,照片上,梁健果然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而胡小英笑颜如花,只是眼中目光,却添出许多的悲伤,惹人心疼。

    服务员递了一支笔过来,说:“你们可以写一些话在照片后面。”梁健接过笔,想了想,在后面写下了一句话。

    胡小英将照片接了过去,也写了一句话。梁健想看,却被胡小英遮住了。胡小英将笔还给了服务员,却没有把照片一起递过去。她说:“照片我就自己留着了,谢谢你。”

    服务员有些错愕,但也没强求,说了一声不用谢就走了。服务员一走,这个空间里,就剩下了梁健和胡小英两人,这样并排坐着,让梁健感觉有些无措。

    梁健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见面,没有了以前的自然,他仿佛回到了十七八岁,青涩而又拘谨。

    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梁健站了起来,重新坐回了对面的位置。看着胡小英将照片放回钱包中,梁健忍不住问:“你刚才写了什么?”

    胡小英微微一笑,调皮说道:“不告诉你。”

    梁健只好不再问。可,过了一会,胡小英忽然说道:“以后你会知道的。”

    梁健不知道,这个以后是多久。

    两人间的对话,在此结束。胡小英继续低头看她的书,梁健看着她,目光温柔,却又带着某些挣扎和无奈。

    或许是因为彼此都明白,与其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徒添各自心中的尴尬,还不如就这样,无声胜有声。

    阳光静好,心心念念的人儿,就在对面。梁健应该觉得满足,虽然这一刻,并不长。但梁健确实觉得满足了。

    可,正在他陶醉在这种满足之中时,电话响起。是项瑾的电话。梁健努力忘记的东西,随着这个电话,都回到了心中,仿若从梦中回到了现实。

    梁健走开接了电话,说了几句后,又回到胡小英对面坐下。

    胡小英放下了书,笑问:“项瑾催你回家吃饭了?”

    听到胡小英口中说出项瑾的名字,总是会让梁健难受。梁健苦笑了一下,说:“她和我父母回老家了。”

    胡小英脸上掠过些惊讶,但随即又笑道:“看来项瑾和你父母关系处的不错。”她的笑容有些苦。

    梁健没有注意到,因为他忽然想到了项瑾和他父母之间的和睦,在这个婆媳关系难处理的时代中,这一点让他欣慰的同时也有些自豪。而这种情绪,不经意地就流露出来,落进了胡小英的眼中。

    胡小英的眼里又多了一抹哀伤。

    以前她总觉得,即使梁健结了婚,他的心也总会是在她这里的。可是,此刻,看着梁健脸上的那种光彩,她知道自己错了。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永远是很难捉摸的。梁健或许爱着自己,甚至有可能会爱到天荒地老,可是,他和项瑾之间的感情,却是自己永远替代不了的。甚至,会有一天,项瑾会完全取代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婚心动魄:神秘人〕〔白雅顾凌擎〕〔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婚心计,老公轻点〕〔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幸得相爱,陆少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