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猎户家的小辣妻〕〔盛世茶都〕〔恶魔同枕:女人休〕〔迫降异星球〕〔旺夫小厨娘〕〔战神在都市〕〔农家小皇妃〕〔神能大风暴〕〔谋取君心〕〔武技开发商〕〔工业之王〕〔华娱是一种生活〕〔篮下我为王〕〔陆正则传〕〔岭南宗师〕〔旅人书〕〔时轮,命轮〕〔重生之娱乐时代〕〔良缘喜嫁〕〔都市之妖孽大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769再见小英
    听到这里,许慧的故事算是告一段落。梁健放下笔,心中想,这年头的人心怎么就这么不安分。尤其是男人。他又想到了自己。项瑾,胡小英,这两个名字在他的脑海中,转来转去,将他的思绪搅得有些乱。梁健不敢再多想,怕这几天好不容易静下来的心,又给想乱了。他问许慧:“那许阿姨今天来,是想让我做什么?”

    许慧显得有些犹豫,她看向吴仙梅,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吴仙梅朝她说:“依我看,那女人肚子也这么大了,这孩子是肯定要生下来的。与其以后总是和那个女人纠缠不清,不如来个快得。俗话说得好,长痛不如短痛。”

    吴仙梅的话,是合许慧的心的。这一点,梁健看了出来。他说:“如果许阿姨想离婚的话,其实很简单,你丈夫现在的情况,足以起诉离婚。”

    许慧听了,一下子急了,反对道:“不行!不能起诉。”梁健看着她,没接话。许慧重新冷静了下来,慢慢说道:“我和他都这么多年的夫妻了,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我和他还有两个儿女呢。我不想闹得太难堪,都这么大岁数了,经不起折腾了。我就希望,他能够同意和平离婚。我也累了,他要是想要车子和房子,我也同意。只不过,我希望他把之前拿走的那一张存折能够还给我,这是我准备了给女儿以后回国买房子用的。”

    许慧刚说完,吴仙梅便跳了起来,喊到:“你疯了吗?你把房子给他,你住哪去?睡大街吗?”

    许慧低着头不说话。吴仙梅看见她那样,刚刚腾起来的火气,又下去了,叹了一声,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倒是另一人,同意了许慧的说法:“我觉得慧儿说得蛮对,现在这情况,只要离了就好。再拖下去,等孩子一出生,那狐狸精说不定又会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当初她不肯让她们两离,不就是想多弄点钱嘛!”

    梁健记下了许慧的诉求,想了想,说:“我现在一下子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这样,你们今天先回去,等我想好了,我给你打电话。怎么样?”

    许慧点头。临走时,吴仙梅千叮咛万嘱咐地,说:“梁主席你可一定要帮忙,许慧她多好的人呀,这半年多,都被折腾得没个人形了。你是没见过一年以前的她,嫩的跟四十岁一样,人也精神,哪像现在,都跟鬼一样了。”

    梁健认真地应下,送走了吴仙梅三人后,小语忽然出现在办公室。看到她,梁健一笑,说:“之前谢谢你给我报信。”

    小语微低着头脑袋,低低说了一声没事。似乎从第一次在那个欢迎会议上那一个在她身上显得格外放肆的笑话之后,小语似乎就没在他面前抬起过头来。梁健忍不住,打趣道:“地上难道躺着个帅哥?”

    小语一愣,梁健笑着说:“要是没个帅哥,你怎么总是盯着地上,好像从来都没抬起过头。”

    小语的脸颊腾地就红了。她终于抬起了头,可目光,只是在梁健脸上停留了一秒钟,就无比娇羞的躲开了,落在他肩膀的某个点上。

    梁健见她脸颊红的可爱,像是昨天回家时路过的水果店门口摆着的陕西红富士,饱满的让人想咬一口。乌黑的发丝垂在两侧,露出一抹耳尖,白里透着红,分外可爱。梁健的心,忽然就动了一下。这一动,就让他惊醒了过来。

    他可已是情债缠身,不能再多惹了。

    梁健忙收起了心里那点刚泛起的旖旎心思,颇有些自嘲地一笑,问:“对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小语像是被惊了一下的兔子,从那种娇羞中回过了神,脑袋又一次不自觉地低了下去,说:“我是来问下,有没有什么资料需要我收集的?”

    她这么一问,梁健还真是有些资料需要她去弄。这个事情,虽然是吴仙梅带着人直接找上她。但毕竟也是属于上访事件,是要做登记,和入档的。梁健把他做的笔记交给了小语,让她去整理一下。

    小语拿了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脚步顿了顿,回头朝着梁健瞥了一眼,乌黑发丝间,那一抹眼色,娇羞无比。

    梁健心咚地跳了一声。看着慢慢掩上的门,他带着苦笑,想,若是以前没结婚之前,自己身边女孩子多,也是可以理解的。可为何,他明明都已经是已婚,却还有女孩子愿意靠近。梁健不是故意自夸,或者嘚瑟,他只是觉得很奇怪,这个小语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美人福,可不是那么好消瘦的。梁健也已经不是当初在镜州时候的自己了,有了家庭和岁数之后,想事情,理性渐渐的就会多于感性。小语的一举一动中,流露出来的爱慕,他除了一丝感激之外,生不出多余的想法。

    明天是周末。周一上来,便是干部下河活动。所以,这个周末注定是忙碌的。梁东方两人打算回一趟老家,项瑾提出要跟着去,莫菲菲当司机。这一点让梁健有些惊讶。项瑾的说法是,她想去看看梁健长大的地方。

    梁健有些不放心,但工作也脱不开身,无奈只好千叮咛万嘱咐地让莫菲菲开车小心,隔一个小时便要给他打一个电话。莫菲菲嘲笑他,婆妈得像个更年期的老大妈。

    项瑾她们是早上八点出发的。送他们离开后,梁健就去了省政府。车子还没进省政府大院,梁健就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车。

    之所以熟悉,是因为这辆车,他曾经坐过不少次,更因为这辆车如今属于那个令他牵肠挂肚的女人。

    梁健坐在驾驶座上的身子,仿佛在一瞬间,就僵住了。愣愣地看着那辆车慢慢地开进大门,回不过神。

    “咚咚。”武警见他好长一会没动,走过来敲窗,发出的声音,将梁健惊醒。梁健一边道歉,一边忙把车子开了进去,让出了路。

    他到停车场的时候,那辆车已经停好,车里的人已经不在。梁健毫不犹豫地就往省书记办公室所在的楼走去。

    刚进门,就碰到了一个熟人,华剑军的新秘书,路玮霆。路玮霆与他,其实,说很熟也算不上,以前梁健是秘书的时候,路玮霆是省委秘书处的,梁健与他碰过几次面,打过几次交道,仅此而已。

    看到梁健,路玮霆愣了一下,然后停下脚,打了个招呼。

    梁健只好也停下,笑着招呼:“路处,今天也加班啊。”

    路玮霆苦笑一声,问:“梁主席,到这来办事啊?”

    梁健点了点头,也没说办什么事,路玮霆应该是看出了梁健并没有太多聊天的欲望,便说:“那梁主席忙。”

    梁健点头,正准备与他擦肩而过,去寻找那个魂牵梦萦的身影时,路玮霆忽然又说了一句:“对了,我听说梁主席以前时镜州市上来的,对吧?”

    听到路玮霆忽然提到镜州,梁健愣了一下神,才点头回答:“是的。怎么了?”

    路玮霆说:“哦,没事。就是刚才看到镜州市长了。”

    镜州市长不就是胡小英吗?既然路玮霆主动提到,梁健自然要抓住机会,问一两句他想问的话。

    “你说的是胡小英市长?她来这里了?”梁健脸上表现着恰到好处的惊讶和好奇。

    路玮霆点头,说:“我看她,好像到组织部去了。”

    这回答倒是让梁健真的有些惊讶了。他本以为她来这里是来找华剑军的。华剑军和胡小英之间的关系,一直是梁健心中的一道梗。更坦白一点说,胡小英一出现在省政府,梁健便会不由自主地将她和华剑军想到一起去。

    所以,此刻听到路玮霆说胡小英去了组织部,他心里难免惊讶,还有松了口气。路玮霆走后,梁健想了想,没再让自己由着感性支配,去找胡小英,在大楼里面稍微绕了一圈,就从后面出去了。

    走出去后,他想了想,给胡小英发了个短信:“姐,我刚才看到你了。”

    发出去后,他犹豫了一会,又补了一条:“待会中午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

    走去高成汉那边的时候,梁健一直在想,胡小英去组织部是干什么。常委会已经开过,胡小英的任命既然没有下来,那么短时期内,胡小英的位置肯定不会有什么调动。那么她去组织部是做什么呢?而且,还是在周末的时候。

    这个疑问一直缠绕在他的脑袋里,一直到了周云龙办公室门口,听到秘书喊了他一声,他才将这些暂时抛到脑后。

    推开门,夏初荣也在。梁健坐下后,夏初荣第一句话,竟然也是跟胡小英有关。

    夏初荣说:“镜州市市长胡小英,最近似乎动的比较频繁,好像很希望到省里来。听说,她今天又来省里了。”梁健还没来得及惊讶于夏初荣话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就听得夏初荣问:“梁健,我听说你和胡小英书记以前关系不错,你知道她这是什么情况吗?”

    夏初荣一个公安厅厅长,按理不会这么八卦。他忽然这样问梁健,肯定是有什么缘由的。梁健摇了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不过,她不是才到市长这个位置上没多久吗?”

    夏初荣说:“按理是,想动很难。但也不一定,华书记似乎很看好她。不过,胡小英市长这个人,我虽然没接触过几次,但对她政治上的一些手腕,我还是很佩服的。一个女人能有她这样的成绩,是值得肯定的。”

    夏初荣后面说的话,梁健其实都没听到,他只听到了那一句华书记很看好她。这话像根刺,直接扎到了他的胸口。有些疼。

    梁健有些艰涩地说:“胡小英市长为人还是不错的,也很智慧。只不过,我想不明白,她应该不是那种将权力和位置看得很重的人,怎么这一次……”

    梁健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夏初荣,看了他一眼,仿佛别有深意,又仿佛,只是随意地一眼。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梁健的心,终归还是跳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