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宝贝前妻〕〔我有一个异世界〕〔星路求生〕〔世界人间〕〔修佛传记〕〔文化入侵异世界〕〔入仕〕〔蜀山之天宪神君〕〔灭明〕〔仙路桃花传〕〔逆天凤变:绝世农〕〔快穿之反派又黑化〕〔限制级军婚〕〔透视兵王在都市〕〔这里有妖气〕〔狂魔战尊〕〔武炼丹途〕〔军婚如火〕〔火影世界的幻术大〕〔国际制造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765;柔情难诉
    听到高成汉将胡小英的名字和华剑军的名字放在一起,梁健心里就是一阵难受。复制访问 仿佛压了一块石头在胸口,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想要一吐为快,却又吐不出来。

    梁健花了两三秒时间,才让自己装得足够若无其事。他说:“胡小英同志给我的感觉,还是不错的。我觉得,她可能也有她的考虑吧。”

    高成汉闻言,点了点头,说:“胡小英同志是我见过的许多女干部里面,少见的智慧且坚定的女人,可以称得上巾帼二字。”

    梁健听得高成汉对胡小英的评价,心里泛起些自豪,仿佛高成汉夸奖的是他自己。但,一想到华剑军在常委会上提议要将胡小英调到省里来,顿时心就不受控制地沉了下去。

    他想起那天中午,他给胡小英打电话,去始终不接,不肯让他去找她,也不肯见她。他的思绪,不受控制地胡乱蔓延,他不想把她想得很坏,但有些情绪就是控制不住。有些猜想,还是会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将他的心搅成一团乱麻。

    高成汉,将他送到了小区后,就离开了。梁健站在楼下,走了一圈又一圈。终于,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给胡小英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起。那一头,很安静。梁健想象着,黑暗的房间中,她一人站在落地窗前,一手环着腰,一手拿着电话,目光看着窗外繁华的夜景。

    梁健轻轻唤了一声:“姐。”

    那一头,沉默着,只有细微的呼吸声,忽然像是重了一声。梁健的心,忽然疼了起来。他好想,现在就出现在她身边,抱住她,赶走她身上那浓重的落寞和孤单,然后告诉她,这段时间,他有多想她。

    “姐,你说话好吗?”梁健的声音中,带了一丝哀求。话音落下,梁健听到了一个鼻音。梁健急问:“你哭了?”

    “没有。”胡小英否认,可梁健还是听出了那浓重的鼻音。梁健心里翻江倒海一般难受,却难以言说。

    梁健本想问她,她和华剑军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这句在电话接通之前已经在心里徘徊了无数遍的话,此刻却怎么也问不出口。出口的,只有一句:“你最近好吗?”

    “不好。”胡小英的回答,让梁健心里更加的难受。他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也没有资格说任何安慰的话。

    他沉默着,听着胡小英那边竭力忍着的哭声。许久,他说:“姐,我对不起你!”话音落下,哇地一声,哭声终于失控,像是一声惊雷在梁健耳边炸响。和胡小英认识这么久,梁健似乎还从没有见过胡小英这般的情绪失控过。他除了震惊之外,心里更多的是疼惜,内疚,自责。

    他站在那里,手足无措。良久,胡小英才重新平静下来。她说:“这本来就是我当初自己选的,自作自受而已,怪不得你!”说完,她又问:“你最近还好吗?”

    梁健想说还好,可话到了嘴边,却成了不好。

    他顿了顿,终于将那句已经在心底念了无数遍的话说出了口:“我想你。”

    电话里陷入了一阵沉默。很久,胡小英忽然笑了,笑声中,难掩凄凉。她说:“知道你心里还有我,就足够了。已经晚了,早点休息吧。”

    梁健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但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心底更多的是惆怅。这种惆怅,就像是春天梅雨季节里的雨,不大却密密稠稠,赶不走吹不散,难受的很。

    之后的好几天中,这种惆怅一直缭绕心头,不能散去。直到一件事的发生。

    周云龙醒了,但是,不行了。

    梁健赶到医院的时候,张省长和高成汉已经在了,正在加护病房内,周云龙似乎和他们在说什么。周家人无力地瘫坐在门外的椅子中,满脸的泪水。

    张省长和高成汉没有在病房里呆很久,很快,华剑军和马超群,还有杜明亮等几个副省长也都到了。一行人进去与周云龙说了几句后,又都各自离开。

    当天夜里,周云龙就离开了。周云龙的离开,让张省长对省公安厅,或者说是对夏初荣下了严令,必须抓到当时肇事者,如果真的是有图谋的,那么无论如何一定要揪出幕后黑手。

    周云龙的追悼会上,许多有头有脸的人都到了,包括宁州那几个龙头企业的负责人。永成钢铁的曹永明也来了。

    曹永明一进来,就找到了梁健。梁健正与高成汉在一起。曹永明先与高成汉打了招呼,然后问梁健:“梁主席,方便借一步说话吗?”

    梁健心想,这高永明葫芦里卖什么药。这时,高成汉说:“我去那边看看。你们聊。”高成汉主动走开。梁健看着曹永明,问:“曹总,想跟我单独说什么?”

    曹永明微微一笑,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最近听说,省里这几天要搞一个干部下河活动,不仅要求各级干部参加,还要求企业领导也参加,是这回事吗?”

    梁健想这件事虽然还没正式通报下去,但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便说:“是有一个干部下河活动,但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

    “梁主席谦虚了。”曹永明笑说:“梁主席是张省长跟前的红人,又是治水行动顾问,这种事情怎么会不清楚。对了,梁主席什么时候有空?18楼的房间可还等着梁主席呢!”

    曹永明所谓的18楼自然就是上次那次晚宴所在的七星级酒店的18楼。据说,上面是个茶馆,是单独承包出去的,不属于那个七星级酒店管理。幕后的老板,是北京人,不常来。这茶楼是让一个总经理在管理的。说起来这个总经理,也是宁州城的一个名人,梁健也有点印象,好像还见过一次。

    这曹永明可是个老狐狸,刚才故意说要与梁健单独说话支走高成汉,其实就是想单独请梁健喝茶。看来,他是知道高成汉是块石头,难以攻克,所以想在梁健身上下功夫。梁健不傻,自然清楚曹永明的心理,当即就说:“最近事情比较多,可能排不出时间。要不这样,等回头我空下来了,我请曹总喝茶怎么样?18楼估计请不起,还希望到时候曹总不要嫌弃啊!”

    曹永明说:“梁主席这么客气干什么。这谁请不都一样。对了,昨天小宇说看到你夫人了,孩子有七八个月了吧?”

    听曹永明口中提到项瑾和霓裳,梁健心中顿时咯噔一声。小宇从来没跟项瑾见过面,怎么会认得出项瑾,更何况,项瑾昨天好像也没离开过小区。梁健顿时明白,曹永明这句话的意思,恐怕并不是字面的意思那么简单。梁健从来不是病猫,否则也不会走到今天这样的位置。他神色一肃,质问:“曹总,这是什么意思?”

    曹永明果然是老狐狸,见梁健翻脸,脸上依然是毫不变色,说:“我能有什么意思?梁主席放心,你夫人的身份,我还是知道的。项部长的女儿,就算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动。”

    曹永明忽然将话挑明,梁健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缓了些神色,问:“那曹总的意思是?”

    曹永明微微一笑,说:“我自然是希望梁主席给个面子,18楼。”

    梁健心中有种被石头压住了的感觉,有种憋闷的感觉。他本想拒绝,但想到项瑾和霓裳,虽然曹永明说不敢怎么样,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这些商人,心里的沟沟壑壑多了去了,梁健不敢冒险。一瞬间的功夫,他心里就想了很多,想到最后,索性心一横,说:“行。不过这两天是真的没时间。”

    曹永明爽快地回答:“好,那就两天后,到时候我再跟梁主席约时间。”

    梁健点头。曹永明笑了笑,说:“那我不打扰梁主席了。”看着曹永明离开,梁健脸色微微有些难看,这种被人拿住了的感觉,一点也不好。不过,他也不是任人随意拿捏的柿子,他倒想看看,这曹永明的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两天后,曹永明果然给他打了电话,约了晚上8点,18楼。梁健先回去了一趟,在小区周围仔细观察了一遍,没看到什么可疑的地方。可是,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想了想,他还是给姚松和褚明打了电话。

    他离开的时候,姚松和褚明已经来了,让梁健有些意外的是,黄依婷也一起来了。黄依婷说,她是来看嫂子和孩子的。梁健也不好说什么。姚松拉着梁健到了一边,解释说:“依婷也好,这样我和依婷一起上去,就可以不用对嫂子说实话,嫂子也就不用担心了。褚明就让他在楼下猫着。”

    梁健想,也是。原本,他就还没想好要不要和项瑾说实话,他原本想让项瑾去北京,但是上次项瑾已经明确表示过,以后不会再留他一个人。虽然这样的话,听着或许有些任性,但也很温暖感动。

    有姚松和褚明在,梁健也放心了许多。驱车去了18楼。到那的时候,距离8点还有五分钟。曹永明已经在了,在场的还有几个陌生人。梁健都没见过。曹永明一一作了介绍,都是宁州几家龙头企业的董事长。

    梁健有些意外,本以为只有曹永明,就算有别人,也应该是小宇夫妻,或者永成钢铁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帝仙妖娆:摄政王〕〔我的老婆大人〕〔婚心动魄:神秘人〕〔一品娇宠,丞相大〕〔总裁爹地:请疼我〕〔绝美冥王夫〕〔最强军婚:首长,〕〔修真万万年〕〔重生空间:慕少,〕〔夫人别跑〕〔我的美女校长老婆〕〔学霸养成小甜妻〕〔霸道总裁俏娇妻〕〔谁家府上泛轻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