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熊猫侦探事务所〕〔山野小农民〕〔召唤师的异常生活〕〔太后的现代纪事〕〔仙道隐名〕〔一人,一城〕〔我成了半精灵公主〕〔绝命毒尸〕〔隐婚似火:爵爷,〕〔全能透视仙医〕〔漫威遇到英雄联盟〕〔美利坚财富人生〕〔我在女子监狱的日〕〔风月宝鉴〕〔末世特效药〕〔斗罗大陆III龙王传〕〔限量婚宠:报告军〕〔首长红人〕〔蹉跎惘少〕〔极品全能暖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757谈谈整改
    张全带着他们,先去了生活区。 高成汉只在里面走了五分钟,就喊住张全:“带我们去车间看看吧。”

    张全没办法,只好带着高成汉往车间走。横申印染属于纺织印染一体化的大企业。张全先带着高成汉去了纺织间。还没进去,便听到了机器发出的嘈杂声音。高成汉边止了脚步,看向张全,说:“张总,我想你应该清楚,我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所以,就不要带着我绕圈了,白费力气不说,还浪费大家的时间。我相信你很忙,我也很忙。大家都很忙。”

    张全脸色有些难看。他看向罗涛,朝着罗涛使眼色,梁健正好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梁健心里念头一转,说:“要不这样,张总也不用陪着我们了,随便找个人带着我们到处走走看看就行。”

    张全一听,想这梁健肯定是存心的。他也不敢再带着高成汉他们绕圈子,万一这高成汉一怒之下,真要自己去走走看看,那万一看到一些不该看的,那还得了。当即,张全就带着他们坐上车,往厂区后面开去。横申印染是建在松塘江边的,为了取水方便,这印染的车间都是建在后面的。

    但,这样一来,排放污水,尤其是偷排,也方便了许多。

    很快,便临近了车间。还有些距离,就隐隐的有股比较刺鼻的味道飘了出来,梁健皱了皱眉,同时也瞄到了同行的许多人都皱起了眉头。唯独,高成汉,面色如初。

    高成汉看了一眼张全,张全脸色不太好看。印染厂里使用化工材料,这是正常的,但这味道隔着厂房还有好几米都能闻到,就有些不太正常了。

    高成汉没说些什么,张全则已经使了眼色给身边的人,没进门之前,每个人都发了一副比较正规化的空气过滤式口罩。众人带上后,推开门,车间内的机器声顿时涌了出来,而那股浓重的化工味,即便戴着口罩也能闻得很清楚。

    梁健站在门口,扫了一眼里面,发现看到的员工,都戴着和他们一样的口罩,还穿着白色的防护服,一个个都在有序地忙碌着,显得很正规化。除了味道大一点,另外倒是挑不出错。不过这只是第一眼。

    梁健比高成汉落后了半个步子,罗建新与高成汉并排走着,张全在前面带着路,一边走,一边讲解着。但因为带着口罩,听得不是十分清楚。

    他们走过的时候,那些工作人员,都会转过来,与他们打个招呼。梁健注意到一个细节,他们的防护服都很新。

    梁健心里存了点疑惑,看其他东西的时候,就下意识地仔细了许多。张全带他们走的路,是从厂房中间穿过的一条大路。高成汉也没要求去其他的角角落落里看看,就这么随着张全走着。

    走到的一半的时候,梁健一个随意地转头,忽然瞄见,隔着一个大机器,一个女员工正拖着一个半人多高的大箱子正在走。梁健看了她几眼,发现没人去帮她。梁健就绕过机器,走到那箱子后面,帮着她推。女员工开始没注意他,而高成汉一行人,除了高成汉的秘书,也没人注意到他。

    秘书本想跟高成汉说一声,但张全正充满激情地和高成汉与罗建新二人介绍着,他也不好打断,就没说。

    别说,这箱子真的很重。梁健是个男人,推了一会就出了汗。他不得不佩服那个女员工,之前竟然一个人也能拖得动。

    女员工拖了好长时间,才终于发现了后面有人,惊咦了一声,这时张全他们也注意到了他。张全皱了下眉头,呵斥了两名员工,让他们来帮着女员工,把梁健替换下来。梁健也没说什么,跟着大队继续走。

    走走停停,逛完整个厂房,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张全提出吃饭,说他已经准备好了,也不是什么大餐,就是让食堂随便做了两桌菜。

    梁健和高成汉都知道,这所谓的随便肯定不随便。梁健本来以为高成汉肯定会拒绝,但高成汉却答应了。梁健有些意外。

    跟着到了食堂,果然,所谓的随便一点都不随便。饭桌上虽然没有大鱼大肉,但饭菜的精致,荤素的搭配,一点也不输那些五星级酒店。看来这张全是把哪个酒店大厨给请回来了。桌上还竖着几瓶高档酒。高成汉眼睛一扫,就说:“酒就撤了吧。”

    张全与高成汉接触了这一两回,也有些了解了高成汉的性格,知道他说一不二,倒也明智了一回,立马就让人把酒撤了。一行人落座,高成汉坐中间,张全坐右边,罗建新坐左边。梁健挨着罗建新坐下。其余人也依次坐了。

    席上,张全以茶代酒想敬高成汉,才站起来一半,就被高成汉示意坐下。张全坐下后,高成汉说:“待会吃过饭,你让人腾个会议室出来,我们简单开个会,谈一谈整改的问题。”

    高成汉这一招出的毫无预兆,张全当即就愣住了,一两秒时间才反应过来,脸色一黑,正要说话,他旁边的罗涛轻轻碰了一下他。张全像是醒悟过来,陪着笑,说:“好的。我这就让人去准备。”说完,就喊了一声隔壁桌的一个男人,吩咐了几句。

    接下去的时间,饭桌上再没人说话,都在闷头吃饭。张全和罗涛的脸色有些沉。这期间,唯一有动静的就是罗建新,吃到一半的时候,忽然站起来出去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时间很短,不超过两分钟。

    午饭结束,张全问高成汉:“成汉同志,要不先去休息一下再开会?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休息室了。”

    高成汉正要说话,罗建新就插嘴说道:“休息一下也好,这逛了一上午,不仅我们累,这些跟着我们的人也累了。”说着,罗建新又问张全:“休息室准备了几间?”

    张全回答:“六间。您和成汉同志,还有梁主席,一人一间。”

    罗建新看了一眼梁健,说:“那就劳烦张总带我们过去了。”

    张全开心地应下。整个过程,高成汉都没能插上话。到罗建新看梁健的时候,高成汉插话也是没多大意思。罗建新毕竟是宁州市的副市长,若高成汉反对,无疑是在这么多人面前驳了他的面子。罗建新心里肯定不舒服。

    走的时候,高成汉故意落后了一步,站在了梁健边上。高成汉低声问梁健:“之前在厂房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

    梁健同样轻声回答:“是看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高成汉沉默了一下,说:“今天必须得想办法拿下这里。”

    梁健点头,他知道高成汉这句话,其实就是交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必须想办法,在待会的会议上拿下这里。但梁健明白,企业里这些人,都是些商人,商人的身体里,最多的是什么因子?自然是冒险因子。越是成功的商人,这种冒险因子就越是多。

    曾经横申印染的培友人,就是这种冒险因子过于多了,才会后来落得个身陨的下场。但很明显,现在的老总张全,身上这种冒险因子也不少,否则那天晚上就不会找到梁健的家里去了。

    往往这种人,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梁健要做的,就是将这具棺材抬到他们面前去放着。但,这棺材要从哪里去找呢?

    走向休息室的时候,梁健一直在想。他想着之前厂房中观察到的那些异常的现象,比如那些员工的防护服都很新,比如,厂房内那股浓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化工味,再比如,厂房内各个角落堆着的硕大纸箱子……那间厂房里,很多地方都透着疑点。

    梁健的休息室,是靠着高成汉的。高成汉的另一边是罗建新。而其余人的休息室,是在对面。

    梁健刚进休息室,就有人送了一些水果点心和饮料进来。梁健没动,坐在位子上,正想得出神,忽然门笃笃地响起。

    他回过神,过去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罗涛,正端着一张笑得有些假的脸。

    梁健本不想请他进来,但一想,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于是让开了门。罗涛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桌上的水果等,见没动,就主动走到一旁的橱柜里,不知怎么地就找出了茶叶和水壶,然后给梁健泡了一杯茶。

    梁健接过,问:“罗主管太客气了。对了,罗主管找我是有话说吧?”

    罗涛嘿嘿笑了一声,说:“果然还是瞒不过梁主席。我确实是有几句话想和您说。”

    梁健说:“‘您’字不敢当,论年龄,恐怕还是罗主管年长几岁。”

    罗涛说:“那我就托大,喊你一声梁老弟如何?”

    梁健想,这罗涛也还真是会顺杆爬。不过他之前的那句话也说得不好,既然话已出口,梁健也不好反驳,只好笑了笑,也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他看着罗涛,说:“罗主管找我想说什么?”

    罗涛脸上的笑容敛去,露出忧色,叹了一声,说:“梁老弟何必明知故问呢?我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整改的事情。”

    梁健本想劝几句,但一想,估计劝也是白劝,索性就打起了太极,说:“这整改的事情,罗主管你找我也没用。你也知道,我不过就是个妇联主席,虽然说张省长顾念点旧情,让我做了个治水行动顾问,但大家都清楚,不过就是个虚衔,根本说不上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千亿宝宝:顾爷,〕〔帝国总裁深深爱〕〔肉欲娇宠[H 甜宠 〕〔《365天追妻:老婆〕〔重生逆袭:这个学〕〔神厨狂后〕〔后娘[穿越]〕〔特种兵王在山村〕〔沈浪苏若雪〕〔都市易传录〕〔神棍小村医〕〔贴心萌宝荒唐爹〕〔重生盛宠:总裁的〕〔抗战之重生雪豹周〕〔狗带吧青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