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老婆,你好甜〕〔重生丑妻:宫先生〕〔权谋:隐秘情事〕〔张苏静的幸福日常〕〔骑着恐龙在末世〕〔快穿之如梦人生〕〔诸天万域争霸〕〔大明之崛起1646〕〔启禀王爷:王妃,〕〔女总裁的私人神医〕〔网游之贼行天下〕〔怒指苍穹〕〔快穿女王:男神,〕〔毒医悍妃:邪王强〕〔重回下岗时代〕〔天下豪商〕〔桃运神医〕〔偷吻辣妻99次:BO〕〔女子监狱的男狱警〕〔武断八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754顺利解决
    焦作青这一次老实多了,但语气还是不怎么好。 可能因为以前也算是个小官,所以面对吴仙梅的时候,身上总是会带着些官味。而这种官味在面对姚松时,又会收敛一些。

    姚松问:“知道找你什么事了吧?”

    焦作青点头。

    姚松又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回家去?”

    焦作青眉头一皱,噤了声。姚松也不意外,将那张照片往桌子上一拍,说:“这种照片,我们有很多,相信我,绝对够告你一个重婚罪了。你也上了年纪的人了,虽说以前不是个什么大官,在这宁州地片上也认识了不少人,难不成老了老了,还想让人看你笑话?吴婶心好,怎么也不让我走司法程序,否则今天你就不是坐在这里听我说这些了。怎么样,打算什么时候和吴婶回家?”

    焦作青面色多了些犹豫,半响之后,却依然抱着些侥幸,嘴硬道:“我跟她日子没法过,我不回去。”

    姚松也不急,手往后在腰间一摸,一把手铐被他摸到了手里,然后往桌上一拍,然后又从夹克里掏出几张纸,摊开往桌上又是一拍。这两拍将这焦作青吓得有些晃神。他细细一看,顿时脸色白了几分。

    姚松说:“你要不回去也行,你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和吴婶离婚……”姚松话说到这里,吴婶顿时要急,姚松忙使眼色给她。幸好,上来之前,梁健交代过,让吴婶无论如何听姚松的就是,尽量别说话。吴婶咬了咬牙,忍住了。

    姚松继续说道:“离婚的话,你名下的所有财产都归吴婶,而且以后每个月都要付3000块给吴婶作为补偿。”

    焦作青一听,顿时急了,怒喊:“这不可能!”

    姚松耸了耸肩,说:“那么只有第二条路了,那就是戴上它,跟我走!”姚松说着,手刚要去拿手铐,那焦作青立即就把手背到了背后藏了起来,脸色已是难看至极。

    姚松暗自一笑,继续说道:“你也是在政府工作过的人,这法律应该也清楚一点。这重婚罪判的虽然不多,但你一大把年纪了,一旦进了里面,万一出点什么意外,还真不一定能出的来。你也知道,这监狱里,其实也挺乱的。”

    焦作青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半响,他问:“你是哪个公安局的?我要给你们领导打电话,说你恐吓我。”姚松一笑说:“我哪个公安局也不是,我是省公安厅的。我领导是夏初荣夏厅长,你要打电话的话,我帮你拨。”

    焦作青以前虽然在人大,但仅仅只是一个处长,这还是临近退休的时候才混上的。他哪里能够得上夏初荣这样的副省部级,当即就被姚松给吓住了。

    他油光的额头上已经出了汗。姚松看着他的脸色,知道,事情基本上已经成了。果然,不出片刻,这焦作青就说:“我跟她回去。”

    姚松听了一笑,说:“行,那吴婶你就陪着他在这里收拾东西,我先走了。回头别忘了,把那份协议给他签了。”

    吴婶点头。姚松说的协议是梁健在车上的时候给她的,她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写了什么,但现在看到姚松几句话就把这原本死也不肯跟她回去的焦作青给劝回去了,心里对梁健和姚松已经是信任至极了。

    姚松说完,又对着焦作青警告了一句:“跟这个女人,尽快做个了断。别再耍什么花样,吴婶对你不错,都这么大年纪了,有什么不能好好过的。过两天我会去看吴婶的。”说着,姚松把桌上的手铐和离婚协议都拿了起来,在焦作青面前晃了晃,才收了回去。

    姚松上楼到下楼,总共用了十分钟左右。梁健在车里,才听了两首歌,姚松就下来了。看着姚松坐进来后,他问:“怎么样?”

    姚松笑到:“这焦作青就是个怂包,一吓就立马答应跟吴婶回去了。”

    梁健跟着笑了,说:“还是怂一点好,要是那种蛮横的,今天的事就不好办了。”

    姚松点头,说:“那倒也是。”说完,问:“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梁健看了看时间,已经临近下班了。就说:“时间差不多快下班了,你要不要回厅里一趟?”

    姚松说:“不回去也没关系。我出来的时候,跟他们打过招呼了。”

    梁健就说:“那你叫上依婷,我们一起吃个晚饭。”

    提到黄依婷,姚松这个直爽的大汉,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嘿嘿笑了一声,说:“那我现在给她打电话,问她有没有空。”

    说着,姚松就拿起手机给黄依婷打了电话。黄依婷接到电话的时候,似乎正在开会,没说几句,就挂了。姚松回头跟梁健说:“她待会给我们回电话。”

    果然,姚松才将车子开到之前梁健停车上他车的地方,姚松的电话就响了。姚松将吃饭的事情一说,黄依婷同意得很爽快。

    梁健也打了个电话,给项瑾的,告诉她一声。项瑾嘱咐了一声早点回来,就挂了电话。晚饭是在梁健曾和项瑾一起去过的那家外婆家吃的。老板娘看到他们三个一起来,还愣了愣,旋即颇有些暧昧地看了一眼黄依婷。梁健能品味出其中的味道,姚松却是有些不明就里。好奇地看了眼老板娘,转头跟黄依婷嘀咕,说:“这老板娘看你眼光怎么怪怪的?”说完,又一本正经地在她脸上端详了一下,说:“你脸上也没长花呀?”

    黄依婷被逗笑,举手佯装要打他,还没打到,姚松就哎呦了一声,缩了开去,黄依婷笑容更盛。

    梁健在后面看着,心里不知为何,忽然漾起了些许酸酸的味道。其实,人总是这样的。当一个你不喜欢的人喜欢上别人的时候,你心里总会是有些不舒服的。但,梁健是真的希望黄依婷幸福,所以这种酸酸的感觉,只是一瞬间,便被抹去。

    他想,黄依婷等了这么多年,或许只是为了等姚松的出现吧。所谓,缘分便是如此。忽然间,他又想到了胡小英。想到胡小英,又想到了项瑾。这两个女人,是他感情史上,最重要的三个女人之二。第一个自然是陆,不过,陆的那一篇已经翻过去了。他本以为,胡小英这一篇也会翻过去,可是,她只用了一个电话,就证明了,她这一篇,他还没翻过去。

    晚饭没花很长时间,三个人坐在一起,或许是第一次以这样的形式出现,所以都有些不习惯。尤其是黄依婷。她好几次看向梁健,却又欲言又止。

    梁健看着三人吃的差不多了,提出离开。黄依婷说:“那我送送你。”转头又对正要迈开步子的姚松说:“我去送送梁健哥,你在这里结下账。”

    姚松迈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说:“行。那梁哥,我就不送你了。”

    梁健点头,和黄依婷一起走了出去。梁健是自己开车来的,走到门口的时候,梁健说:“你回去吧,免得小姚想多了。”

    黄依婷白了他一眼,说:“他能想多什么。你是我哥,我送送怎么了。”说着,上来挽住了梁建的胳膊,拉着他往外走,边走边说:“我还有话想跟你说呢。”

    梁健只好依她,但挽着胳膊毕竟不好,边不着痕迹的抽了出来。黄依婷也没再挽上来。两人并肩往车子那边走,梁健问:“你想跟我说什么?”

    黄依婷沉默了一会,说:“你觉得姚松他人怎么样?”

    梁健看了她一眼,反问:“你觉得他怎么样?”

    黄依婷想了会,回答:“感觉还不错。细心,幽默,心地也挺好的。”

    梁健笑了,说:“看来他在心里印象不错啊!”黄依婷抬眼看他,笑着说道:“怎么?你吃醋了?”

    梁健嗤地一声笑了出来,问:“我吃什么醋啊?”

    黄依婷拿她水灵灵地眼睛,转了转,瞄着他,说:“以前我喜欢你,现在我的喜欢要给另外一个男人了,你心里难道就不会有点失落?我可是看过一遍心理报告,说人都有这种心理的。所以,你不用不好意思承认!”

    黄依婷的心情不错,笑颜如花。梁健本想承认,可一转头,对上黄依婷的眼睛,他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希冀,瞬间,那句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他笑着看了她一眼,转过目光,说:“我一直以来最希望的就是你能找到你喜欢的也能喜欢你的人,现在你终于找到了,我高兴还来不及,还吃什么醋呀!”

    黄依婷的眼里掠过些许失落,但很快就被很好地掩盖了起来。两人已经走到了车子边,梁健停下脚步,对黄依婷说:“你回去吧。我走了。”

    黄依婷笑笑,说:“我看着你走。”

    梁健没与她争,转身拉开了车门,坐进了车里。车刚启动,他从后视镜中看到,姚松走了过来,站到了黄依婷的身边,手从后面轻轻搂住了黄依婷的肩膀。黄依婷似乎不太适应,但几秒后,她放松了身体,歪过脑袋,靠在了姚松肩膀上。

    梁健看着,心里泛起的那些酸酸味道,让他苦笑。他想着黄依婷的那句话,或许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心理,都希望自己有很多个人喜欢。尤其是男人。

    但,他确实希望黄依婷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