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三少主〕〔灵帝求生指南〕〔帝道独尊〕〔天剑地鼎〕〔荣耀之最强辅助〕〔最强憎恶暴打诸天〕〔九灵之秘〕〔老师萝莉乐〕〔我的恐怖猛鬼楼〕〔修行大祸害〕〔美女为姜〕〔斗神风暴〕〔我的身体里有个恶〕〔养鬼为祸〕〔透视医圣(福先生)〕〔极品至尊妖孽〕〔一撩到底:痞子总〕〔绝世高手〕〔武逆焚天〕〔盖世武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750章意外发生
    夜里,梁健美人在怀,睡得正香,忽然电话响起,将他从睡梦中,残酷地惊醒。以前秘书时,因为岗位特殊,所以梁健手机一直都是放在卧室里的,现在不做秘书了,这习惯还是没改。所以电话一响,他立即就被吵醒了。他忙拿过电话,按了个静音,看到项瑾皱了皱眉,却没醒过来,舒了口气,然后走到外面去接电话。

    接起电话前,他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梁健想,不会是什么骚扰电话吧。可是电话一直在响,似乎有不接就不挂的态势。梁健略微犹豫,接了起来。电话一接通,就听得对面问:“是梁健主席吗?”说话的人,声音虚弱。

    梁健忙回答:“是我。你是?”

    对方回答:“我是周厅长的司机,周厅长出了意外……”

    “什么?”梁健惊叫了起来,打断了对方的话:“周厅长出了意外?怎么回事?”

    司机回答:“交通意外。我们被一辆卡车撞了。周厅长现在昏迷不醒,昏迷前,他吩咐我给你打电话。”司机说话时,偶尔会嘶嘶的声音,好像是在吸冷气。

    梁健愣在那里,过了一两秒才回过神。他忙问:“在哪个医院?我马上过来?”

    司机将医院报给了梁健后,就挂了电话。电话未断之前,梁健听到了几声低沉的痛呼声,然后是护士的声音。

    梁健看了下时间,已经快一点了。治水行动开始后,梁健曾听说过好几次,周厅长经常工作到半夜,这个时间,可能是他刚忙完工作准备回去。

    梁健一边想着,一边拿了笔和纸,打算留个字条给项瑾,然后出门。还没开始写,项瑾忽然从卧室内走了出来,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慵懒地问:“怎么了?”

    梁健见她醒了,就把笔和纸放了下来,说:“有个领导出了点意外,我要赶去医院一趟,今晚能不能回来还不一定。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那你注意安全。”项瑾嘱咐,又拿了衣服给他。梁健换了衣服,立马就出了门,往医院赶去。在去医院的路上,他忽然觉得奇怪,这周厅长发生意外,昏迷前为什么会嘱咐司机给他打电话?

    他和周厅长之间的交情,应该还没深到这种地步。梁健想了又想,忽然脑海中闪过一道光,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张省长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起来,那一头传来张强的声音,却听不出丝毫睡意。张省长问:“梁健,有重要的事?”

    梁健忙将周厅长的事情跟他说了。张省长立即问他:“你现在在哪?”

    周厅长所在的医院,与省政府隔得并不远,梁健已经快到医院了。听到张省长问,他看了一下,说:“我现在在省政府附近。到张省长你那里,大概五分钟左右。”

    “行,那我门口等你。”说完,张省长便挂了电话。

    梁健立马在下一个路上掉头,往省政府大院开去。五分钟后,他在别墅前接了张省长,然后开往医院。

    到了医院之后,梁健问了急诊处的护士,得知周厅长已经在手术了。司机也要手术,不过还在等。梁健找到了司机,他躺在病床上,身上好多地方都绑了绷带,一只脚和一只手都挂了起来。脸也肿得挺高。不过,神智还算清醒,看到梁健和张省长过来,立马就认了出来。梁健与这司机没见过,但司机认识张强。

    司机挣扎着想起来,张省长率先按住了他,说:“你受伤了,就别动了。”

    司机重新躺了回去。张省长又问:“能说话吗?”

    司机能点头。

    张省长问:“周厅长情况怎么样?”司机想了下说了四个字:“挺严重的。”梁健心里咯噔一下,他转头看了一眼张省长,他的脸色也透出了一些沉重。

    过了几秒,张省长又问:“周厅长的家人通知了吗?”

    司机摇头,说:“周厅长的手机坏掉了,我没有他家里人的电话。”

    “那政府这边呢?”张省长问。司机回答:“周厅长昏迷前,就说让我通知梁健主席。”司机说完,气有些喘,脸色也苍白了许多。

    正好护士走过来,梁健便问护士:“护士,他怎么样?”

    护士回答:“多处骨折,需要开刀。不过,没有生命危险。”

    听到没有生命危险,梁健微松了口气,又问护士:“那周厅长呢?”

    护士一愣,问:“谁是周厅长?”

    梁健忙解释:“就是现在在手术的。跟他一起送来的。”护士明白了过来,斟酌了一下,说:“情况挺严重的,具体怎么样,要等手术结束。现在还不好说。”

    护士的说法很保守,正是这保守,让梁健的心又沉了一分。

    张省长在旁边也听到了。他脸上也多了一些忧色。他停了一下,忽然问司机:“我记得之前云龙同志不是一直都是自己开车的吗?”

    司机回答:“本来是,但是前几天,周厅长的车出了点故障。”

    张省长眉头皱了一下,顿了顿,然后看向梁健,说:“你先去通知一下政府那边,让他们通知一下周厅长的家属,还有司机的家属。”

    梁健拿了手机走了开去,去通知其他人。梁健走出几步后,听到张省长问司机:“你还能说得动话吗?”

    司机应该是点了头。梁健没有回头去看。张省长说:“那你把当时的情况跟我说说。”

    后面的话,梁健没有听到,等到梁健回来的时候,司机已经被护士推去了手术室。张省长站在窗边,手撑着窗沿,背影透着沉重。

    梁健从来没见过这样张省长身上会有这种沉重的色彩。看来,周厅长的意外对他影响很大。周云龙是治水行动的负责人,他出了意外,这治水行动,很有可能就这样半途而废了。如果这一次的治水行动失败了,那么以后再想重启就很难了。这对张省长来说,无疑会有很大打击。

    他想治治这江中省的水,不是一天两天了。

    梁健想了想,走了过去,正准备开口,张省长忽然说:“云龙同志的事情,很可能不是意外!”

    这话像是一道惊雷在梁健耳边炸开。梁健愣在了那里,足足有两三秒的时间,才回过神,问:“张省长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要害周厅长?”

    张省长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说:“云龙同志的车前几天莫名地刹车失灵,当时就差点出意外,幸好云龙同志向来开车速度不快,加上反应及时,才没出事。”

    “那今天呢?”梁健追问。

    张省长只说了一句:“省政府出去第二个路口,出现一辆水泥车,你觉得正常吗?”

    梁健一听这话,脑子里飞快地过了一下省政府周边的情况,附近并没有什么工地。除非有工地,否则类似水泥车这种大车是不允许进入内环的。即便是深夜。这确实让人生疑,不过也不能完全肯定。凡事皆有万一。

    但,基于现在正开展的治水行动,周云龙的事情不是意外,也是很有可能的。那些企业家,疯狂起来,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梁健又想到了那个已经死了的培友人。当初,这个培友人就是为了治水的事情,狗急跳墙,才有了后来的很多事。很难保证,这宁州市的企业中,没有第二个培友人了。

    梁健想了想,问:“要不要我打个电话给夏厅长?”

    张省长考虑一下,说:“他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梁健想想也是,这交通意外,本来就会归到公安厅中去的。周厅长的车是政府车,那些交警一看就知道,肯定会立即上报,此刻夏初荣肯定已经知道了。

    果不其然,没多久,张省长的电话就响了。张省长说了几句就挂了,然后,不过五分钟,夏初荣就出现在这里。

    他到了后,看到梁健,愣了愣。显然没料到,梁健现在已经不是省长秘书了,却比他还快出现在这里。

    梁健叫了一声夏厅长,夏初荣说:“你也来了。”然后又看向张省长,问:“云龙同志情况怎么样?”

    张省长说:“还在手术,具体情况不清楚。”说完,张省长问夏初荣:“事故现场的照片出来了吗?”

    夏初荣摇了摇头,说:“还没有。不过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去那边看了一下,现场很混乱。”

    张省长沉默了一下,问:“你是怎么看的?”

    这句话,让夏初荣犹豫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梁健。梁健注意到夏初荣的目光,就插嘴道:“我们刚才听司机说,周厅长自己的车在前几天刹车出了问题,差一点出了意外。”

    夏初荣听了,眉头皱了一下。他正准备说点什么。又有人来了。梁健看了过去,是两女一男。一个中年妇女,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三人脸上都是焦急的神色,两位女性,更是已经眼眶都红了,眼泪随时都会出来。不用猜,也知道,是周厅长的家人来了。梁健忙迎了过去。

    梁健没敢多说,就告诉他们周云龙还在做手术,张省长他们也过来安慰了几声。又过了一会,政府里也陆陆续续来人了。很快,就挤满了急诊室的大厅。

    护士嫌人太多,不方便,一些人就被赶到了门外。

    周云龙的手术做了两个多小时。手术很成功,但因为周云龙的脑部受到了撞击,具体什么时候能醒,还不知道。

    梁健在凌晨的时候,和张省长一起,离开了医院。本来,政府那边有车,但是张省长不想坐,指名让梁健送他回去。政府里的人,都清楚,张省长对梁健是格外的欣赏,所以也都不太惊讶。

    倒是,同样也收到通知来了的萧正道,看着梁健与张省长一起坐进车里,很是不是滋味。

    车上,张省长忽然问梁健:“云龙同志这次意外一出,治水行动肯定不能再由他负责了,你觉得,由什么人来接替云龙同志比较好?”

    这个问题,在之前等待手术结果的时候,梁健的脑子里已经转过好几遍,他在猜测张省长会让什么人来负责。以他对张省长的了解,他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这次的治水行动的。果然!

    梁健想了一会,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就说:“张省长觉得永州市市长高成汉同志怎么样?”

    自治水行动开展以来,永州市是成绩最为突出的一个城市。周云龙数次都在张省长面前提到过。而且上次张省长做东请华剑军一家吃饭的时候,席上高成汉的表现让张省长也很是满意。听到梁健提到高成汉,张省长沉默了几秒后,说:“他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

    说完,张省长就没再说话。靠在后面的座位上,不知又在想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