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狂帝归来〕〔婚宠不停:纪先生〕〔荒古斩天诀〕〔凌天至尊〕〔女神的最强兵王〕〔今天开始做条龙〕〔大驭气师〕〔都市红粉图鉴〕〔美女的最强守护〕〔我的绝美校花未婚〕〔武修为帝〕〔女总裁的守护狂龙〕〔妙手仁医〕〔无敌学生俏校花〕〔总裁老婆赖上我〕〔绝世兵王之贴身保〕〔凤舞九天:凰羽传〕〔宠妻成瘾:傲娇江〕〔体内住了一只神〕〔不良鲜妻有点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747章女儿突来
    梁健又询问了吴阿姨子女的联系方式。吴阿姨,却不肯给。梁健劝了好久,吴阿姨才说出真相:“女儿和儿子都不同意我来闹。说丢人。他们都已经结婚了,有自己的孩子,要是闹开了,确实不太好看。所以我也理解。”

    梁健又问:“您别怪我冒昧,我想知道,那您为什么又好几次的来这边找领导呢?”

    吴阿姨犹豫着,正准备回答,门被敲响。办公室门,并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着。这轻轻一敲,就打开了一些。吴阿姨做的位置正好是斜对着门口的。站在外面的那位女同志,透过缝隙只看到吴阿姨的小半个身体,她觉得这身影有些熟悉,但又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梁健没让她进来,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打开门,接过了女同志手里打包回来的饭菜。

    梁健说:“多少钱,回头我给你。”

    女同志笑说:“你刚才都请我们吃大餐了,这还算什么钱呀!”说着,她的目光就往梁健身后瞟去。梁健看到了,却也不想挡。让她看到也好。

    女同志终于看清办公室里的人是谁,不由愣了一下,口中轻声问道:“主席,她不是走了吗?怎么在你这?”

    梁健说:“你也认识吴阿姨啊?”

    女同志撇了下嘴,说:“她,谁不认识啊!这吴阿姨都已经成我们这的名人了!几乎天天来,天天闹,我们都快被烦死了。”

    女同志一边轻声说着,一边脸上露出了少许烦躁的情绪。梁健不想再多说,就说:“这饭,谢谢你了。让你又多跑一趟。”

    女同志似乎也醒悟到自己有些失言了,脸上有些讪讪,忙走了。梁健索性不再虚掩上门,他可以肯定,不出十分钟,肯定会有人来他办公室的。

    果然,这吴阿姨饭还没吃完。就有人来了。来的是,维权部的一位副部长。她还没进门,脸上就堆起了笑容。

    先跟梁健打了招呼后,又看向吴阿姨,微苦了脸,说:“我的吴阿姨呦,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到我们主席办公室来了?”

    吴阿姨咽下口中的饭菜,没看那副部长,直接说:“你们都不办事,就这新来的男主席看着还行,我当然得要找他。”

    副部长被吴阿姨噎得没话说,当着梁健的面,又不好发火,只好看向梁健,赔着笑,询问梁健:“主席,要不让吴阿姨到我的办公室去吧,在这里,影响你休息。”

    梁健笑了笑,说:“没事,就让吴阿姨在这里吧,正好我也可以熟悉下妇女维权这一块的工作,也好快速进入工作状态,你说是不是?”

    虽然他们这些人都明白梁健为什么会到妇联来,但是梁健毕竟是他的顶头上司,此刻梁健问是不是,他也只好说是。

    看着他唯喏的样子,梁健忽然想起了以前在境州市时的某些日子。想到境州市,自然就想到了一个人。这个身影一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就牵扯出了一些疼痛。他忙将这些仓促收起,认真对待眼前的事情。

    他想了下,问这副部长:“既然吴阿姨已经来过好几次,那你那边应该有档案记录的吧?”

    每一个上访的维权妇女案例,维权部都会有档案记录。这一点副部长即使想否认也不能否认,只好匆匆下去取了上来。

    取上来后,梁健没让他离开,而是坐在旁边旁听做记录。吴阿姨也终于吃好。梁健又接着之前的问题问了下去。

    吴阿姨有些难于启齿,挣扎了好久,才肯说出来:“我从四十几岁的时候下岗后,就再也没有上过班。虽然也有退休金,但很少。我身体也不好,这退休金连每月吃药的钱都不够。儿女两个生活也都紧巴巴的,我也张不开口跟他们要。他呢,退休金有六七千,听说最近还涨了。原本呢一个月他会给我一半,后来就一分都没有了。我这日子难过呀!”

    吴阿姨刚说完,那副部长就凑到梁健的耳边轻声说道:“主席,你别听她瞎说,她老公每月还是会给她钱的。她就是故意说得这么惨,好让你们同情她。”

    梁健看向他,问:“你怎么知道?你已经调查过了?”

    这么一问,副部长脸上表情顿时讪讪起来,不再说话。梁健没说什么,继续看向吴阿姨,说:“吴阿姨,那你现在每月的退休金大概有多少?”

    “一千五。”吴阿姨回答。

    梁健又问:“您生的是什么病,每月吃药要花这么多钱?”

    吴阿姨回答:“以前生孩子的时候,月子里落下的毛病,中药不能断。现在老了,又有了糖尿病。”吴阿姨说的时候,虽然不是轻描淡写,却也没有故意表现出很凄惨的样子,似乎,她早已习惯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这种习惯,可以看做是一种绝望。

    梁健的心底,对这吴阿姨产生了丝丝同情。她虽然或许无赖了一丝,可她确实有无赖的理由。梁健看向副部长,问:“都记下来了吗?”

    副部长微愣,旋即立即动笔,将吴阿姨刚才说的,记录了下来。梁健重新看向吴阿姨,说:“吴阿姨,您看这样行不?您的情况呢,我也大致清楚了。但是我一时半会也确实给不了您一个合适的解决办法。您呢先回去,给我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后,我要是没联系您,您再来找我,行吗?”说完,梁健想了一下,又拿了一张纸,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写到了纸上,递到了吴阿姨的面前。

    “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您收好,这三天里,如果您还有其他的情况要反映,或者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欢迎您随时给我打电话。”

    梁健表现诚恳,看到他把自己号码给那吴阿姨的时候,旁边的副部长可是惊得不小,差点就没忍住上前一把抢下来。不过他还是忍了下来,毕竟这上面写的又不是他的号码。

    吴阿姨虽然之前表现得胡搅蛮缠,但此刻倒也是通情达理,接过纸条收了起来,说了声谢谢后,起身离开。

    梁健忙送她出门。副部长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梁健送她到楼梯口,然后吩咐这副部长送吴阿姨下楼。顺便又嘱咐了一声:“送完吴阿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副部长脸色闻言脸色微苦。梁健正准备回办公室,忽然楼梯上又出现了一个人。是个女人,和梁健差不多岁数。此人一看到梁健三人,目光先是警惕地在梁健脸上一扫,然后看向副部长。

    副部长一看到她,就认了出来,朝吴阿姨说:“吴阿姨,你看你女儿来接你了。”

    副部长的话音刚落,吴阿姨还没说话,这副部长口中的吴阿姨女儿就立即寒声责备道:“我不是让你不要来这里吗?你怎么又来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女儿的口气中,毫无对母亲的尊重,只有不耐和烦躁。梁健本是就是一个孝顺的人,看到有人这样对自己的母亲,心中顿时就火了起来。他刚想说话,就看到那女儿,扯住了吴阿姨的胳膊,就拉着她往下走。

    女儿脚步迅速,吴阿姨却是因为有些年纪了,腿脚没那么灵便,整个人就踉跄着往下被拖去。才走了七八个台阶,吴阿姨就差点摔倒了两次。

    梁健看不下去了,一个箭步就追了上去,喊停了吴阿姨的女儿。女儿回头看向梁健,面色不善地问:“你是谁?”

    梁健还没说话,无奈跟上来的副部长就抢着回答:“焦红啊,这位是我们妇联新来的副主席,你叫他梁主席好了。”

    副部长一边说话,一边拼命地给这焦红使眼色。梁健全部看在了眼里,瞪了他一眼,这副部长讪讪地退到了梁健的身后。

    这焦红的脸色没之前那么凶了,手却还牢牢地拽着吴阿姨的胳膊。梁健刚想说话,吴阿姨却抢着对梁健说道:“梁主席,今天谢谢你。你是领导,事情多,就不用送了,回去忙吧。”

    吴阿姨看着像是个没多少文化的人,但这话讲出来,却让梁健对这吴阿姨有些刮目相看。他听出了吴阿姨劝他不要管她的意思,当然,这是好意。但梁健却不能就这么不管吴阿姨了。看那焦红对吴阿姨的态度,恐怕离开了这妇联的大楼,还少不得一顿责备吧。

    当着外人尚且如此,没有外人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梁健几乎可以想象出来。他承认自己,是有些被吴阿姨打动了。他想帮她。所以,他不能看着焦红就这样带走吴阿姨。所以,他并没有听吴阿姨的话离开。而是给了吴阿姨一个你放心的眼神,然后对着焦红说:“焦红,你妈妈身体不好,你应该知道吧?”

    焦红眉头一皱,眉宇间露出些不耐,反问:“我妈身体好不好,我知不知道,跟你有关系吗?”

    焦红的无礼,将梁健噎得不轻。副部长看到梁健脸色不好,忙进来打圆场,斥了一声焦红,说:“焦红,怎么跟我们主席说话呢?”

    焦红却不理会他,瞪了一眼梁健,哼道:“一个男的,年纪轻轻,就被安排到妇联来了,就算是副主席又怎么样?注定了,就是一辈子没出息了!要是我,早就辞职不干了,哪里还有脸在一堆女人当中逞威风。”

    焦红的话厉害无比,梁健饶是脾气不错,也差点没忍住,就要训斥出口。但他终于还是忍住了。第一,这焦红不是他的下属,第二,政府官员本来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而他现在的工作本来就是解决妇女问题的,如果他自己都和焦红吵了起来,那这接下去的工作还怎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