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权婚难逃:帝少狂〕〔蜜色甜婚:总裁爹〕〔那年那天你还在〕〔虚空真神〕〔龙凤双宝:老婆,〕〔一起来看流氓剧〕〔农门茶香,拐个权〕〔农宅手札〕〔盗墓笔记九回天〕〔私房男医生〕〔最佳影星〕〔无敌以后当师尊〕〔足球卡牌系统〕〔闪婚蜜爱:大叔的〕〔乡村极品小仙医〕〔绝世帝皇系统〕〔可儿情〕〔兽世田园:抢个娇〕〔鸳鸯恨:与卿何欢〕〔娇妻萌娃,高冷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737章羊入虎口
    远在东湖边的梁建家里。梁建正陪着项瑾在小区内散步,前面的推车里,小霓裳安静的躺着,眼睛闭着,似乎还没睡醒。

    项瑾挽着梁建的胳膊,梁建推着婴儿车,两人低声说笑着什么,项瑾脸上的笑容显得美丽而又幸福,一切都显得很好。

    忽然,项瑾问:“你手机有没有带?”

    梁建摸了下身上口袋,然后摇头:“可能是忘在家里了。怎么了?”

    项瑾笑了下,道:“没事。就是想给爸爸打个电话。本来他不同意我回来的。是我自己硬要回来的。”

    项瑾说这句话的时候,抬头看着梁建,两只眼睛,亮晶晶的,里面的光泽,仿佛冬日里的阳光,又仿佛春天里和煦的风,将梁建的心,包裹在一片温柔里,化成一片水。

    他伸出手,将她用力地拥在身旁。项瑾收回目光,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脸上晕出片片绯红色,煞是好看。

    雨果酒吧里,黄依婷和王道并没有坐在窗边,而是坐在了靠里面的位置,里面幽静,光线却也不太好,以至于,面对面坐着,黄依婷都看不清王道脸上的表情,只知道他在笑。

    黄依婷有些不耐了。这时,红酒杯送了上来,只是,上来的不是完整的一瓶,而是已经打开。托盘上,放着两只高脚水晶杯,水晶杯内已经斟了三分之一的红酒。侍应走过灯下,黄中带点红的灯光落在水晶杯中,折射出绚丽而又暧昧的光芒。

    黄依婷眯了眯眼,更加的不耐。她隔着包,捏了捏包里的手机,忍了下来。

    酒杯被分别放到了两人身前。王道举起杯,说:“这红酒听说不错,而且我已经提前让他们醒了半小时了,现在喝正好。来,尝尝。”

    黄依婷敷衍地拿起酒杯,却没与他碰杯,径自拿到了嘴边。王道见其如此,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但看到黄依婷即将喝下她手中的这杯酒,脸上的笑容又浓郁了起来。

    黄依婷尝了一口,便放下了酒杯。红酒的醇厚酒味在口舌之间弥散开来,漫出浓浓香味,味道竟是真的不错。黄依婷的父亲曾是个爱酒之人,所谓近朱者赤,她自然也会有所耳濡目染。她品尝着舌尖弥漫开来的味道,忍不住赞了一句:“确实味道不错。”

    王道笑容更盛,可惜灯光太暗,黄依婷看不清。

    “那你多喝点。”王道说。说完,似乎担心黄依婷不肯喝,又补充了一句:“红酒不上头,多喝点没事的。放心,我不会灌醉你。”

    或许是灯光的缘故,又或许是眼前这红酒的诱惑,更或许是冥冥中命运的安排,黄依婷对他这句话,并没有太多的反感,反而举起了酒杯,又抿了一口。入口,醇厚的味道,让她有些着迷。不得不承认,她虽然不常饮酒,却也继承了一些父亲爱酒性格。

    不知不觉间,等到王道推荐的牛排上来时,黄依婷已经将那三分之一的红酒喝完。王道十分及时地又给倒上了。

    这一次黄依婷并没有立即喝,而是动起了刀叉。既然来了,总要尝尝,总不能饿着肚子吧。说实话,黄依婷还真有点饿了。刚到这里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一杯酒下肚,竟是唤醒了她的食欲,看来西方人总喜欢用红酒作开胃酒,是有原因的。

    她从牛排上切下一小块,放入嘴里。王道坐在对面,看着因为昏暗所以暧昧的灯光下,黄依婷微微绯红的脸颊,看着她轻启红唇,想象着待会这双红唇间会呢喃出怎样美妙的音乐,顿时,王道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慌忙避开了目光,低头与牛排斗争起来,以图分散一下注意力。

    黄依婷见王道终于不再盯着自己,终于松了口气,咬下一口牛排后,伸手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并没有短信提示,也没有电话提示。黄依婷微微皱了一下眉,但也没有多大的焦急。或许是因为酒壮了胆吧。

    黄依婷复又将手机放了回去,继续吃着那盘不多的牛排。确实,牛排的味道虽然算不上极好,却也不错。

    或许是饿了,黄依婷将整份牛排都吃了下去,连红酒也喝了不少。她两颊泛着红晕,眼睛中,水漾漾的,一抬眼,风情万千,对面的王道看得都痴了。

    黄依婷看到王道看她时痴呆的模样,头一次觉得羞涩,以前也不是没见到过王道如此的模样,但只觉得有些厌恶,不似今天,竟在心头生出了些不好意思。她微垂了目光,小声说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王道回过神,看着黄依婷这样娇羞的模样,便知那些东西已经开始起效果了。他暗笑一声,口中道:“恩,有。”

    黄依婷信以为真,问:“哪里?”一边问,一边还拿手去摸。王道笑了,看着她有些憨傻的样子,低声道:“有朵花,很好看。”

    黄依婷的脸似乎更红了。她瞪了他一眼,却没什么凶悍的效果,只有能柔骨的娇羞。

    王道深深沉醉,心中受用无比。他又给黄依婷倒上了酒,今天晚上,他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所以,这酒是多多益善。

    而此时的黄依婷,似乎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她对王道的态度已经不一样。看着王道举起酒杯,黄依婷一边说着:“我好想有些多了。”一边,已经举起了手边的水晶酒杯。

    她喝得很爽快。两口,就将杯中的酒喝了下去。喝完,还感叹了一句:“这酒,真好喝。”

    王道笑:“你喜欢的话,待会我们带一瓶回去慢慢喝。”

    黄依婷到底还有一丝清醒,听王道如此说,立马就说:“那倒不用了。酒喝多了也不好。”说着,她目光一扫桌上,两人各自的牛排已经全部吃完,瓶中的红酒,也所剩无几。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恐怕已经喝了不少。理智好像在这一瞬间,都回到了黄依婷的脑海中。她心中一跳,立马就伸手去摸包中的手机,一看,手机上依然没有任何信息和电话。

    他们这一餐饭,已经吃了有一个小时左右了。梁建怎么可能还没给她发消息,难道他没看到吗?

    黄依婷终于觉得不妙。她抓起包,就准备走,说:“吃也吃得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说着,她就站了起来。

    刚站稳,便觉得,眼前的东西一阵晃悠,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涌了上来。黄依婷慌忙扶住了沙发。

    这时,王道立即绕过桌子,走到了她旁边,伸手半搂住了她。肢体的接触,让她心中生出些反感,却不是特别强烈。她想挣扎,却使不出力气,她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只是脑袋昏昏沉沉,根本无法组织思绪。只听得王道在耳边说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喝多了?”

    黄依婷的思绪被他一带,边下意识地将那些她觉得不对的地方,都归结为了是自己酒喝多了。只是她并没有意识到,以往的她,就算是一个人喝一瓶红酒,也顶多只是微醺而已。而今天,才一瓶不到,她却已醉到站不住了。

    黄依婷半靠在王道的怀里。王道搂着她,隔着那一层薄薄的球衣,感受着她身上,因为酒精而有些烫的体温,心底那些情绪几乎快要压抑不住,让他恨不得此刻就将她推到在沙发上,狠狠地蹂。

    总算,他还没情欲冲昏了头脑。搂着黄依婷,快速地出了酒吧。走出就把门,王道没有带着黄依婷去拦出租车,也没像他之前说的,让酒吧老板安排个侍应生送他们回去。而是,带着黄依婷,往左边一拐,然后直走了一段后,在一家名为木家的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他看了下四周,搂着黄依婷快速进了酒店。黄依婷此时已经处于半清醒的状态了,她想睁开眼,却睁不开眼,眼皮重的像是灌了铅。她身上还很烫,像是要烧起来。可是,她还存着一丝清醒,这一丝清醒,让她牢牢地将她的手提包抓在了手中,一直随着她被王道带到了酒店四楼的一个房间中。

    一进房间,王道就将她往床上一扔。砰地一声闷响,黄依婷沉沉地摔入了厚厚地棉被之中,她终于睁开了眼,入目是白色的棉被。她觉得这种颜色很熟悉,鼻尖弥漫的味道,也觉得很熟悉,像是某种地方的味道,可她就是想不起来,这种味道属于哪里。她挣扎着问:“我们这是在哪里?”

    王道站在床边,已经迫不及待地再解自己的衬衫,听到黄依婷的声音,他刚想开口回答,忽然又停住,脸上露出阴阴的笑容,说道:“我们在酒店里。”

    黄依婷恍惚听到了酒店二字。她呢喃了一遍后,终于意识到酒店是哪里。一丝危机感,自她心底升起,让她昏沉的脑袋,恢复了一丝清明。她睁大了眼睛,再次看了看四周,终于将心底的熟悉和酒店二字对上号了。她心底大骇,慌忙想坐起来。可,四肢无力,浑身发软。她蓦然想起之前在酒吧的时候,她恍惚觉得不对。此刻,她终于知道了哪里不对。她盯向王道,问:“你在我的酒里下了药?”

    黄依婷努力想让她的话显得凶狠一点,只是依然软绵无力,更像是情人间在骂俏。王道嘿嘿一笑,说:“我怎么会做这种无耻的事情呢。你只不过是喝多了。”王道也喝了酒,只是他喝得很少。所以此刻,他还保留着理智,并没有承认。

    黄依婷见他不承认,但心中已经肯定。她不想再理会这个人,挣扎着要下床,企图离开。可到了嘴的肥肉,王道岂会让她飞了?

    看着黄依婷软绵无力,却又死命挣扎着要离开的模样,他笑得很得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