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司少,别来无恙〕〔言小念萧圣〕〔大争酣歌〕〔文娱大戏精〕〔主神猎手〕〔如影谁行〕〔万武天尊〕〔冷情总裁赖上我〕〔异界第一商人〕〔异魔天降〕〔史上最牛主神〕〔网游版美漫〕〔法武封圣〕〔网游大魔王〕〔权谋仕途〕〔女子监狱里的男人〕〔官程〕〔修仙小农民〕〔白莲六道〕〔重生之仙也是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721章躲入海岛
    公安已经准备了手铐,但是当推门而入,却发现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培友人的手机就搁在桌子上。公安把培友人的手机拿过来一看,里面的储存卡已经取走了,手机其他信息都已经删除。

    几十分钟之前,公安还能定位到培友人在哪里,这会儿却已经拆除芯片逃走,可见是提前收到了信息。没有手机,那就只有汽车,但是公安在企业中找到了培友人车子。培友人是坐了别人的车子走的。这么一来,就不太好找了。

    公安将这个情况反馈个了夏厅长。夏厅长又将这个消息,报告了张省长。张省长当即下指示“集中警力抓捕,不抓到人不收兵。”夏厅长说:“一定按照张省长的指示办。”打电话的时候

    ,梁健正好在张省长的办公室。

    张省长对梁健说:“培友人提前逃走了,看来有人给他透露了逮捕他的消息。”听到这话,梁健脑海里,就浮现出了魏雨的影子。今天他打电话给菁菁时,就被魏雨听到了。不知是不是魏雨去向培友人通风报信了?但是,魏雨和培友人很熟悉吗?梁健不能肯定。

    张省长瞧见梁健神情有变,就问道:“你了解什么情况吗?”梁健摇了摇头说:“没有,只是对培友人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闹不懂。”毕竟梁健没有确凿的证据,不好乱说。

    张省长说:“培友人这种人,方方面面都塞钱搞了关系,所以有人给他通风报信,也是正常。但是,他如果认为逃过这一劫,就永远逃过了。那就大错特错了。不逮捕他,绝不会收手。”

    张省长如此决心,自然也是梁健最想听到的事情。梁健说道:“张省长,我也认为逮捕培友人这样的人很有必要,不仅仅对破案有好处,同时对推进治水也有好处。”

    在通过与江中省临近的浙江舟山的高速公路上,一辆途观越野车正在奔驰着,上面开车的人就是培友人。培友人接到了王道的告急电话之后,就与企业里的副总调换了车子,直奔舟山。在舟山的一座岛上,他拥有自己的一个房子,是与当地的一个农民购买的,是供度假用的。

    这次变成了逃难!培友人已经连续在高速上奔驰了4个小时了。按照规定,司机每开四小时的车,就应该休息一下。但是作为逃避公安追捕的培友人,培友人哪里还敢休息?他继续往舟山开。五个半小时之后,培友人就到达了舟山沈家门港口,然后立刻购买了一张票,向着海岛上去了。

    已经过了夏季炎热的时候,海岛上也已经过了最为热闹的时辰。现在逐渐进入了淡季。渔船往来有些稀淡,日落之后,岛上特别的孤寂。以往来度假时,那是忙里偷闲,喧闹之中来找一份享受。此刻,却只有落寞之感。同一件事情,心情不同,感觉就千差万别了。

    这么想着,培友人就越来越想不通了,自己怎么会走到这个份上?不过他没有真的去反省,而是马上想,该怎么改变现状,他还得回到以前企业家的生活中去,他不能躲在这个地方。

    梁健已经彻底跟他翻了,目前他所能依靠的,也就只有自己贿赂最多的王道了。于是他就拿起了电话给王道打了过去。此刻的王道,正约好黄依婷,要请她吃个饭。这段时间,王道与黄依婷和魏雨两个人都在交往。

    王道把这个两个女人,比作一道是西餐、一道中餐。口味换来换去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魏雨这个女人,在王道看来,有些神经质,绝对不适合当老婆,但是她这具皮囊还是不错的,为此,他只用她的身体就够了。

    魏雨也傻乎乎的,他稍稍地骗了骗,她就跟他开房间睡了好多次了。他唯一的遗憾是,黄依婷尽管也在跟他交往,但是从来不允许自己动她。连他想要摸一下她的手,她也会立刻缩回去,有一次他想要硬来,黄依婷直接告诉他:“我们还没到这一步。”

    为此,黄依婷对王道来说,是一个更能引起他征服欲的女人。他下定心,总有一天要办了黄依婷,然后把她甩掉。今天他特意安排在一个酒吧里。这个酒吧可以吃牛排,还可以听音乐和喝酒。这个酒吧,当然也是一个想要攀附王道这个省书记秘书的小老板,对他说过,他那里有些好东西,放在饮料里正好,给小妞喝了,她们都会兴奋地一颠一颠的了。

    今天王道就想要试试。他坐在车子里,看到黄依婷走过来时,手机忽然却响了起来。一看到是培友人的来电,王道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心道,这个培友人又要干嘛了!

    但是,他又不得不接。王道有些不耐烦了的接起了手机。这个号码是培友人用其他人的身份购买的手机号,应该不会被人发现。王道问道:“培总,怎么样?”培友人说:“王处长,我已经到岛上了。岛上荒凉得很,非常没劲!”

    王道说:“就当是难得度个假吧!”没想到培友人却说:“王处长,这个假不好度。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给你来度假啊!”王道隐隐地感觉到,其中有些不祥的感觉,他就说:“培总,别这么着急。先避避风头吧。等这事过去了,你再回来,不是继续当你的老总吗?”

    培友人说:“这事情能过得去吗?”王道说:“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呢?很快就会过去。”培友人说:“王处长,我的意思是,最好你能够帮我在华书记面前说几句,只要华书记能够替我说话,我看张省长也不敢对我做什么了!“

    培友人盯上自己了,王道明显感觉不爽了,他忽悠道:“放心,培总,我找时间,一定帮你说说。”培友人说:“那就有劳兄弟了。”

    王道不耐烦地放下了手机,对黄依婷说:“依婷,快上车吧。”黄依婷说:“王处长,你是不是有其他的事情,如果有事,我们改天再聚好了。”王道说:“没事,没事,就是打个电话,现在已经没什么事情了。”黄依婷这才打开车门,正要坐进去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王道,你到哪里啊?我搭个车!”

    一看,竟然是魏雨。王道心里暗叫糟糕。魏雨已经到了近前,看了一眼黄依婷,也不经王道允许,就擅自坐进了车子。黄依婷看了一眼,就不坐进王道的车子了,她说:“王处长,那你先送人家吧,我们下次再聚。再见。”

    说着,黄依婷就向着其他一个方向走去了。她本来就对赴这趟约会不是十分的热衷,碍于王道三番五次的邀请自己,他又是省书记的秘书,她不好意思再拒绝,才勉强答应的。如今正好,一个女人闯过来,她正好找这个机会开溜。

    王道却是老大的不愿意,想要叫住黄依婷,魏雨却白了他一眼说:“你约了人家吃饭?你什么意思?”明显,魏雨是吃醋了,王道知道魏雨有些神经质,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她在省政府办公厅就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王道暗暗的有些担忧,这个女人自己都沾上了,这是不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这么想着,王道不敢惹魏雨生气,只好撒谎道:“哪里是我约人家。是她多次要我请他吃饭,我也没办法。”

    魏雨在座位上转过脸来,盯着有些心虚的王道:“她要你请她?”王道嘻嘻哈哈道:“当然啦!”魏雨就说:“不许你请她吃饭,你请我吃吧。”王道无法,只好开着车去请魏雨吃饭。

    他已经渐渐感觉,魏雨对自己来说,是一个负担,快乐的感觉少了很多。

    黄依婷走向后面停车场取车的时候,看到梁健也正要去取车。黄依婷小跑了几步赶上来:“梁健哥!”梁健转过身来看到黄依婷,笑道:“依婷,回去地蛮晚的吗!”黄依婷说:“本要到外面吃饭的,现在黄了,取车回家。”

    梁健说:“哦,原来这样啊。”黄依婷说:“家里,项瑾和小孩都好吧?”梁健说:“他们都去北京了。”黄依婷问道:“去北京了?孩子这么小,就去北京了?”梁健说:“一言难尽,也是我工作关系,照顾不到孩子。”

    黄依婷忽然眼睛一亮说:“你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要不我们今天一起搓一顿去吧?”这段时间家里也没人煮饭,梁健又回到“打野鸡”的日子,他就说:“好啊,反正我也没地方吃,两个人吃饭,还可多点几个菜,营养上跟得上一点。”黄依婷说:“那就说个地方吧,我也开车去,方便回家。”

    梁健说:“你家附近有什么好一点的餐厅吗?我们就到那里去吧。这样方便你回家啊!”黄依婷就说:“既然你这么照顾我,我也就不客气了。我家门口倒真是有一家餐厅,味道不错的。叫什么‘外婆家’什么的。”梁健说:“走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