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网店〕〔仙路云霄〕〔女总裁的桃运兵王〕〔逆天邪尊:霸宠草〕〔不爱你,是我的口〕〔反派总是看我不顺〕〔恰似寒光遇骄阳〕〔快穿反派炮灰不接〕〔王者荣耀之未来历〕〔女神的贴身男秘〕〔我的身体有bug〕〔军团召唤〕〔应许之婚〕〔世子爷的小美婢〕〔海贼之无上剑神系〕〔味香〕〔灰烬神座〕〔火影之大美食家〕〔101次宠婚:绯闻鲜〕〔最美不过遇见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719章项瑾回京
    这天下午出事了,梁健正在陪着张省长开会,忽然手机震动起来。这次的震动让梁健有种触电的感觉,与平时就是不一样。梁健感觉好像出了什么事,赶紧接起了手机,看到是保姆打来的电话,梁健马上接了起来。

    只听到保姆焦虑的声音:“梁健,家里出事了。”梁健心里“砰”地一跳,赶紧问道:“项瑾和孩子还好吗?”保姆的回答总算让梁健没有太受打击:“项瑾和孩子目前没事。”梁健又问:“那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保姆说:“我们的门上,

    被人涂满了鸡血,门前还扔着一只割了喉咙的死鸡。”

    梁健说:“阿姨,你先冷静,不用怕。那些人是针对我来的,你先报个警,然后把门锁好,在屋子里等。”保姆说:“……哦……我知道了……可我本来想去……买菜……”梁健说:“今天不用买了。菲菲在吗?”

    保姆说:“她也在,她在陪着项瑾和孩子。”梁健说:“我知道了。先报警,等着,我处理一下这里的事情,马上回来。”

    梁健回到了会场,张省长的讲话已经到了末尾。梁健就索性再等一等了。他知道,这次只不过是恐吓, 暂时项瑾她们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会议结束之后,梁健陪同张省长回办公室。

    张省长说:“梁健,你有什么事?脸色难看。”梁健说:“张省长,开会的时候,家里发生了点事,我要去处理一下。”张省长说:“那赶紧去吧。有什么需要组织上出面的事情,就跟我说。”梁健说:“目前没有,谢谢张省长。”张省长说:“那你去吧。”

    梁健在路上就给省公安厅警官姚松打了电话 ,说了有关情况。姚松说:“我和褚卫马上就赶过去。”梁健说:“如果你们现在有公事的,不用急着过来。”姚松说:“我们来看看现场,心里有个数。”

    梁健赶到了家里,门口的楼道里,有派出所民警和邻居围困着。民警并不清楚梁健和项瑾的北京,只当作普通的案子道:“哎,你是家里的男主人吧?你平时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梁健知道,这些普通警察,只不过例行调查,对于事情的解决,不会有太大的作用,即使能够查出某些人所为,速度上也不会太快。

    他之所以让保姆先报警,是想让家门口有警察,确保这段时间可以是安全的。梁健说:“我目前还想不起,得罪了什么人。”民警说:“你再好好想想,如果想到了什么,就电话告诉我们。这里的记录和拍照我们都已经做好了,我们先走了。”

    梁健送走了民警。保姆要打扫现场,梁健说:“再等一等,我有两个公安朋友还要来。”保姆惊魂稍定,对梁健说:“那些家伙这么坏,搞这种吓唬人的把戏,梁健,你一定要让人把他们抓起来啊!”

    梁健为了安慰保姆说道:“阿姨,你放心吧,我那两位朋友是省公安厅的,肯定能够找到蛛丝马迹的。”梁健其实不用找蛛丝马迹,也能够猜到这是谁所为。除了培友人不会有其他人。

    梁健首先进去看项瑾和孩子,莫菲菲陪在一边。项瑾倒是没有神情上的恐惧。莫菲菲道:“梁健,你得罪了谁?人家要这么恐吓你?”梁健说:“目前,我也还不知道。我怀疑,会不会是有人找错了人家?”

    莫菲菲说:“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这时候姚松和褚卫也来了,他们查看了现场,说:“我们都记下来了,清理掉好了。我们回去看看,这种作案手法,与那些地方的作案手法可以匹配上。梁处长,需不需要我们在这里保护嫂子?”

    梁健想了想道:“这样也好,你们留一个人在这里吧。”姚松说:“如果可以跟我们厅主要领导沟通好,留我们两个在这里问题也不大。”梁健说:“这样不大好,你们毕竟是公职人员,我这个小官,还不能享受保卫的待遇呢。”姚松说:“这是特殊情况,可以不走正儿八经的程序,或者我和褚卫两人,每人请十天的年休假,就行了。”

    公职人员的使用,是有严格规定。省部级以下,是不能享受这等待遇的。如果你私自使用,被举报之后,组织上就会调查和问责。为此,梁健在这方面也相当注意。之前,他已经让姚松和褚卫,多次帮忙,现在形势更加紧张,他也必须更加注意。不过,姚松所说,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梁健说:“谢谢你们。我先与张省长汇报一下再说。”

    于是,姚松先留了下来。保姆开始打扫门外的肮脏东西。梁健看到项瑾和女儿都还好,就回到了房间里。他拿起了电话,拨通了横申企业老总培友人的电话,他说道:“培总,你别玩得太过分,否则到时候你会得不偿失。”

    培友人的哈哈冷笑从那边传来过来:“梁处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你是在威胁我吗?”梁健说:“我不管你是不是装不明白,我还是那句话,你的企业唯一的出路,就是赶紧壮士断腕,开始整改,你想要拖延下去,或者等待某个领导给你豁免那是白费劲。如果你想要做出什么违法的事情,肯定会受到法律制裁。”

    培友人说:“这一点,梁处长,你就不用担心。我看梁处长,你应该担心的是你自己,你当时还收了我五万块钱呢,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如果违背这个规律,我会去举报你。”梁健说:“我没有从你那里直接拿过任何钱。”

    的确,钱是菁菁放在梁健这里的,谁能说这就是培友人的钱。目前菁菁也已经去了美国,可以说是死无对证。梁健又说:“培总如果缺钱用,我这里倒是有五万块,你可以拿去用用。”培友人冷笑了两声说:“梁处长,不用了,你还是自己放着用吧。另外,梁处长打这个电话来,是不是受到了什么人的威胁啊?那我祝你一家人都平安无事。再见。”

    说着,培友人那边就挂了电话。梁健感觉事情不会就这么完的。梁健又走进了项瑾房间,对她说,现在有姚松暂时在这里,所以应该是安全的,他要回单位一趟,向张省长报告一下有关情况。项瑾说,要不她还是和女儿回北京吧。

    梁健不愿意离开她们,就说:“等我从省政府回来再说吧。”梁健去了政府,向张省长汇报了有关情况。张省长皱了皱眉:“如果这真是横申培友人做的,那只能说明他实在是太大胆妄为了,已经根本不配再做一个企业家了。这样吧,我会跟夏厅长说一声,让他放姚松和褚卫几天假,去你家里保护你的妻子。”

    梁健说:“谢谢张省长。”张省长说:“今天,夏厅长就跟我打过电话了。他说,关于菁菁弟弟那个案子,他们已经有重大突破,恐怕很快就会有进展了。”梁健说:“那太好了。”张省长说:“等事情一明了,他们就会组织抓人。我们就拭目以低吧。”

    梁健刚要回办公室,忽然又接到了一个电话。这次是莫菲菲打来的,她说:“保姆阿姨说,她要回家了,不能再做保姆了。”梁健问道:“为什么?”莫菲菲说:“他家里人听说了你们家里发生的事情,今天阿姨去买菜,又有人跟踪她。她和她家里人都怕了。”

    梁健说:“这种事情,不会持续多久的。”莫菲菲说:“我也苦心相劝过了,但是她家里人不让,已经到我们房子里来了,说这个月的工资也不用了。”梁健听后,不由有些悲伤,他说:“那这样吧,阿姨要离开,就让她离开吧。你帮我把工资付给她吧,这段时间她也辛苦了。我们另外想办法。”

    莫菲菲答应了,她说项瑾也是这个想法。接完这个电话,梁健的心情就低落下来,整个下午余下的时间,基本就没干什么事了。他站在窗口,看着外面。这是他人生当中,正儿八经遇上威胁还是头一遭,而且是对他家人的威胁,这让他无法忍受。

    梁健回到家,吃过饭,项瑾叫他一起到了书房,对他说:“梁健,我跟你商量一个事。”梁健看着项瑾。项瑾说:“我打算,还是跟虹儿回去北京一趟。避开这段日子。”梁健想了想,保姆也已经回家了,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家里的活如果让莫菲菲做,那就太为难她了。

    回到北京后,项瑾至少有人照顾了,谢阿姨是非常体贴周到的,而且在北京,他们的别墅区警卫很森严,安全方面也不会有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梁健见不到她们,这点让人憋闷。

    但是为了项瑾和女儿的安全,梁健只好说:“那就这么办吧。”项瑾说:“你答应了的话,那我马上跟爸爸打电话。”梁健说:“我送你回去吧。”项瑾说:“不用了。我会让爸派两名武警过来,接我们过去。你跟我们在一起,说不定也会招惹什么麻烦。”

    梁健听了,感觉这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只好放弃了送他们去北京的念头。项瑾打过电话之后,对梁健说:“我们明天上午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