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东巡医记〕〔凶兽横行〕〔狂暴仙医〕〔漫威的一拳局长〕〔重生千金:国民女〕〔萌宝来袭,总裁爹〕〔我要出租自己〕〔我的预言APP〕〔崛起原始时代〕〔阴谋与爱情之阴谋〕〔探天而行〕〔神话原生种〕〔刻骨危情:先生太〕〔隐密杀手〕〔都市之花都帝王〕〔重生之魔教教主〕〔从同福开始〕〔阴阳掌舵人〕〔灵宝天书〕〔异世神魔之并肩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710章不停一息
    梁东方看着焦虑的梁健,说道:“你父亲姓唐,叫国和,你母亲姓李,叫园丽。 所以你以后也可以改姓唐。”梁健见梁东方说得这么具体,感觉他并不像有意跟自己开玩笑,尽管他是一万个不能接受,但是也有些相信他所说的话了。

    梁健说道:“我永远不可能姓唐,我只有一个姓,那就是姓梁,叫梁健。”梁东方转过身来,在梁健肩膀上拍了一些:“我的任务完成了,你现在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了,我也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了你。在适当的时候,国和和园丽他们会来见你,你可以考虑是不是跟他们回北京。”

    梁健看着梁东方,不知说什么好。又看了一眼下面的街道,奇怪的是,这座城市顿时显得有些陌生了。梁东方说:“本来不想这个时候告诉你这些,但是,我答应了国和和园丽,所以,必须今天就告诉你。但是,希望你别为此,影响了心情啊。今天可是你的一生中大喜的日子。”

    梁健朝梁东方点了点头,看得出梁东方所说都是真实的。梁健说:“老爸,今天不仅仅是我喜庆的日子,也是我们全家喜庆的日子。”

    梁东方又拍了下梁健的肩膀,将烟头插入垃圾桶上面的碎石英当中,走进了里面。梁健独自一人,靠在栏杆上,眺望整座城市,又深深吸了一口烟。

    梁健返回房间,看到女儿还在吮吸奶水,她可爱的小脑袋,还有无比小巧的细手,似乎天然就学会了放在项瑾的房上,梁健烦闷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有人说,很多的爱是为接近,但是父母的爱是为了告别。梁健的亲身父母,早就已经和梁健告别了。现在,对梁健来说,最重要的也不是他的亲生父母是谁,而是目前这床上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妻子项瑾,一个是他的女儿。

    项瑾问道:“怎么了,你好像有心事?”项瑾聪慧而敏感,对梁健表情的变化,一下子就感觉了出来。

    梁健只能说:“没什么。我只是很开心,有了这个小家伙,我还没有适应过来呢!”项瑾笑道:“你赶快给女儿取个名字吧,免得一直叫她小家伙。”梁健笑了笑说:“我已经准备好名字了。”

    项瑾问道:“快说,是什么?”梁健说:“就叫雨裳吧,小名虹儿。他就对我们来说,就如雨后的彩虹般,绚烂。”项瑾笑说:“这个名字是够女孩气的,以后千万别迷死人才好。”

    梁健说:“她不会把别人迷死,也肯定会把我这个老爸迷死了。”莫菲菲在一边抢着说:“你可千万别太宠溺虹儿了,你再宠也是白搭,你宠的是别人的老婆。你真正要宠的,可是项瑾。”

    项瑾也笑道:“就是。”梁健笑道:“两位说得是,我会牢记在心。”梁健的父母听他们这么说话,也笑了起来。

    梁东方瞧见,梁健并没有因为自己说出了真相,心情有多么的不快,于是也就放下了心来。

    这时候,梁健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项部长的电话。梁健就对项瑾说:“爸来了,我去下面接。”项瑾面露喜色,对梁健点了点头说:“你去吧。”梁健到楼下接了项部长。

    项部长身边,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军医,一个是项部长的贴身警卫。项部长显然没有惊动省里的官员,否则此刻在省妇保门口排队迎接的官员,恐怕要以百计了。老军医笑眯眯地对梁健说:“恭喜你啊,小伙子,当爸爸了,以后肩上的责任更重了。”

    梁健对老军医的印象很深,特别是他在项瑾顺产成功的事情上,出了不少的力气。梁健说道:“谢谢老军医,项瑾和宝宝都很好。”老军医说:“我这也都是瞎参谋,关键操作还是舒绛医生接生接得好。”

    梁健笑说:“舒绛医生还挺挂念你呢!”老军医说:“你这小子,还忽悠我啊!”梁健说:“我可一点都没有忽悠,待会见了,你就知道了。”老军医有些凝滞:“舒绛这会也在?”

    老军医一般情况下,都是嘻嘻哈哈、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这会听到马上就要见到舒绛医生,顿时神情都变了,好像激动,又好像担忧,变得有些焦躁不安。这是一个男人遇上在意的女人时,才会有的正常反应。只听项部长说道:“老军医啊,你不就是来看舒绛的吗?”

    老军医否认道:“谁说的啊?我可不是来看舒绛医生,我是来看项瑾侄女的!”项部长说:“还不承认呢!”笑着进入了电梯。

    到了房间外面,老军医突然顿住了脚步,说道:“你们先进去,我等会儿再进。”

    项部长笑笑说:“好吧,让你准备准备,要见舒绛,得调整好心理。”梁健也朝老军医笑了笑,与项部长先走入了房间。

    梁健的父母都站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院长徐峻和科长赵医生,都很恭敬的称呼了一声:“项部长。”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项部长的。梁健向他们做了介绍,项部长与他们握手:“很感谢你们!”

    然后,项部长就先走到了项瑾身边,慈祥地看着女儿说:“一切都好?”项瑾点点头:“爸,都好。”项部长又朝摇篮之中看去:“就是这个小家伙吧?”说着就低头去看女婴,笑道:“像你们两个都有一点。这小家伙,眼睛修长,以后恐怕还有点凶呢,会不会爬到我的脖子上来?”

    大家笑起来了,大家都不敢随便接话,只有舒绛说道:“项部长有这个期望,她肯定是会爬到你头顶上去的。”大家笑得更厉害了。项部长说:“舒医生,别取笑我了。我今天可是给你带来了一个重磅人物哦。”

    舒绛听项部长这么一说,神情猛然一变道:“老军医?”项部长朝舒绛点了点说:“看来是被你一下子就猜到了。老军医,别在外面磨蹭了,赶紧进来吧。”这时候,才看到老军医笑呵呵地、脸露尴尬地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抬起眼睛,目光稍稍一晃,就落在了舒绛的身上。

    舒绛也看到了老军医,两人四目相对,似乎无尽的话语,感慨万千。边上没有人说话,个中滋味,也只有他们两知道。项部长就对边上的徐院长说:“徐院长,你们这里有会客室吗?老军医和舒医生多年不见了,他们肯定有很多话要谈。”

    徐院长立马会意:“有,有,我这就带两位过去。”舒绛却婉拒道:“不用了。老军医,你先看看项瑾和她宝宝吧,待会还是到我家里聊吧。好久不见,今天我亲自给你做几道下酒菜吧。”

    舒绛这么一说,老军医眼神中的尴尬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种心中的安宁,对徐院长说:“徐院长,那谢谢你了。我待会去舒医生家里,尝尝她的手艺。”项部长、梁健和项瑾他们都笑了起来,说:“老友相见,是要好好聊聊。”

    老军医看望了项瑾和婴儿,说话离不开老本行:“母亲和孩子,都很健康,这就是顺产的好处,项瑾也很快就会恢复起来,明天就下地多走走吧。另外,孩子,千万别怕她冷,捂得太严实……”舒绛说:“这些这里的医生和护士,都已经交代过了,还需要你说啊!”

    老军医笑笑说:“这是职业病,没办法。不好意意。”项部长说:“好了,老军医,你还是跟着舒医生走吧。舒医生也是半夜未休息,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

    舒绛也不客气,对老军医说:“那我们走吧。”老军医乖乖地跟着舒绛医生去了。房间里剩下了,医生和家人。项部长对徐医生说:“徐院长,也辛苦你们了,你们各自忙去吧,不用管我们了。这房间也挺舒适,设施一应俱全。”

    徐院长看了看身边的赵科长说:“你先去忙吧。我还要等一下领导。”梁健好奇,他并没有通知过其他人,他就问道:“有领导要来吗?”徐院长像是惊讶地道:“张省长说要过来,梁处长还不知道吗?”

    梁健说:“我刚才一直在忙,还没跟张省长汇报呢!张省长已经知道了?”徐院长说:“是的,张省长在几天之前,就已经让人吩咐过我,说如果项瑾住院生小孩了,就告知他一声。所以,我冒昧地已经通知张省长了,他听说之后,说要过来一下。”

    原来是如此,看来张省长还是很把他家里的事情放在心上。梁健对徐院长说:“谢谢你通知了张省长。”这时候,只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了进来,梁健看到,正是张省长和省政府秘书长李乔。

    他们看到项部长在屋子里,对梁健说了一声“恭喜”之后,马上与项部长握手:“项部长这么快,就已经赶来了?”项部长笑笑说:“没办法,自己的女儿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爹地超级宠〕〔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重生医武剑尊〕〔英雄?我早就不当〕〔冲喜新娘:残疾总〕〔炮灰的沙雕日常[穿〕〔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师太霸道〕〔神级魔头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