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神狂后〕〔终极保安〕〔一念而深:帝少宠〕〔傲天圣帝〕〔极品道士闯都市〕〔了一〕〔亮剑之最强系统〕〔透视仙王在都市〕〔道岳独尊〕〔魏武侯〕〔春野小农民〕〔重生柯南当侦探〕〔封少,有点甜!〕〔原来老妈是魔尊〕〔如果还能这样爱你〕〔原始部落大冒险〕〔工业造大明〕〔私人科技〕〔娱乐之逍遥老爸(逍〕〔甜妻100分:陆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698章治水启动
    夜已经深了。张省长走入了房间,葛慧云已经靠在床头,她的薄被子拉到及胸之处,雪白的坟起显示着一个美人特有的魅力。张省长也不由多看了一眼,然后上了床,说:“我不喜欢应酬的一个理由,就是每次回来都会很晚,休息的时间,就不随自己控制了。”葛慧云说:“我也是。”

    张省长拿起床头的一本《耶路撒冷三千年》看了起来。这本书,据说是奥巴马和基辛格都非常推崇的历史著作。张省长不是有一个追逐时髦的人,但市面上的流行读物,他也都会关注一下。这两天他就在读这本年度流行历史书《耶路撒冷三千年》,但今天他却不怎么看得下去。

    葛慧云朝他这边看了一眼,问道:“怎么了?今天看不进书?”张省长侧过脸来,看了眼葛慧云说:“你怎么知道?”葛慧云笑道:“已经看了十来分钟了,你还是在看同一页啊。”张省长笑了。他对葛慧云说:“我有个事情想跟你说一说。”

    葛慧云说:“说吧。”张省长说:“今天,华书记对我说,他想要提拔你担任江中大学副校长。”葛慧云朝张省长笑了笑说:“你帮我挡了是吧?”张省长说:“我是挡了。但是,华书记还拉来马书记,说这个岗位只有你最适合。”葛慧云笑着,侧过脸看着张省长:“他们说得还真够有趣,想要拉拢你,就拉拢你嘛。何必搞那么多名堂。”

    华书记说:“那我就去对他们说,说你不想当这个校长。”葛慧云说:“关于这件事,你不需要征求我意见啊!”华书记道:“我想,不管如何这也是一个机会,因为我让你失去这么一个机会,我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担任了副校长之后,平台不一样了,以后担任清华、北大和复旦领导的机会,也不是没有。”

    葛慧云朝张省长这边靠了靠道:“别傻了。这不是机会,这是陷阱才差不多。唇亡齿寒,如果没有你,他们会让我当这个副校长吗?即使当了这个副校长,我也不会有成就感。不是因为自身素质而得到的机会,对我来说,不过是陷阱而已。所以,我这个人,从来不玩股票,不是通过自己能力和劳动得到的财富,对我来说是负担。尽管有些老土,不过我觉得安心。帮我去拒绝他们的‘好意’吧。”

    张省长听了之后,心里舒了一口气,他在床头紧紧将葛慧云搂在怀里。

    莫菲菲在梁健家楼下,停了车,对梁健说:“这些天,项瑾都大着肚子,你还出去应酬啊?”梁健说:“今天是省书记在他们家请客,也邀请了我和项瑾,项瑾没法去,所以我去了。”莫菲菲说道:“这么高大上啊,省书记直接请你去他家吃饭啊,这不是要提拔你的节奏啊?”梁健摇了摇头说:“没这么简单。”

    进了家门,项瑾还在沙发上等着梁健。看到梁健和莫菲菲一起进门,她也起身了,她说:“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莫菲菲说:“我今天是立了功的,如果不是我恰巧从那边路过,梁健还打不到车呢,还要喝西北风,说不定要再吐一次。”项瑾问道:“梁健,你喝高了?”

    梁健说:“今天喝得酒一点都不算多,可就是不舒服。也许是消化不良。”项瑾说:“我去给你倒一杯蜂蜜。”莫菲菲抢着说:“项瑾,你坐着吧,这种活还是我来吧。”项瑾说:“谢谢菲菲。”

    梁健脑海里,还在想着自己坐在菲菲的宝马车上往前开,胡小英从出租车里出来,向前追的那一幕。他其实是不忍心让胡小英这么做的!像胡小英这么一个女人,为了他这么做, 对他的好,可想而知了。他不清楚,胡小英和华剑军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可以感觉到胡小英对自己的感情,一丝一毫都没有少。

    项瑾瞧着梁健有些陷入沉思的神情,并没有打扰他。她有些困了,就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等梁健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看到项瑾竟然已经陪着自己睡着了。他站起了身来,将项瑾拦腰抱起, 走入了卧室。这时候,项瑾醒了过来,她看到梁健抱着自己,又闭上了眼睛,脸上微微笑了笑。

    梁健给项瑾盖被子的时候,看到她凸起的小腹,脸上不由露出了由衷的笑,他将脑袋枕在了项瑾的小腹上,似乎听到了里面小心脏的跳动,这就是他的孩子了!

    第二天上班后,梁健到张省长办公室。张省长对梁健说:“梁健,你通知一下省水利厅周厅长,让他下午来我办公室一趟,主要是上次布置的治水方案的事。”梁健说:“我马上去通知,张省长,让他下午两点到办公室行吗?”张省长说:“行。”

    梁健知道张省长的做事风格,只要布置的任务,他都会一直记着,不会虎头蛇尾,更不会说过了事。他希望水利厅厅长周云龙也意识到这一点,这段时间在认真研究这方面的问题。否则今天要交白卷了,后果可想而知。

    周云龙接起了梁健的电话,很是客气地道:“梁处长,你好。是否来催治水方案的事情了?”梁健一听,就知道周云龙肯定是有所准备了,就放心了不少,对周云龙说:“催是不敢。不过周厅长这么问,肯定是做了充分准备了吧?”

    周云龙说:“充分怎么敢说啊!调研是做了,方案也做了,但是如何汇报,还是拿不准!梁处长,你能帮助出出主意吗?”梁健说:“周厅长,你真是太客气了。治水的事情,我一窍不通,怎么出主意啊?”周云龙说:“梁处长,你不需要懂治水的事情,你懂领导,这就已经足够了啊!”

    梁健也不再多说:“周厅长,张省长让我通知你,下午两点到他办公室,你应该有空吧?”周厅长说:“张省长召见,没空也得来啊。梁处长,一点钟我先到你办公室行吗?你能挤出一个小时给我吗?”

    张省长原本每天中午是会休息一下,这段时间,梁健也能闭目养神一会,不过,周厅长要求见自己,也不能太摆架子了,他可能真有问题要问自己。梁健就说:“那好,一点钟我在办公室等你。”周厅长很是高兴地说:“谢谢梁处长。”梁健说:“周厅长不要这儿客气,我是为你们服务的。”周厅长说:“不敢不敢,梁处长是为张省长服务的。”

    梁健将约好了周厅长的事情,反馈给了张省长。这天上午,张省长没有会议和调研,一直在办公室里工作,好像在谋划着什么。

    到了中午,张省长按照惯例休息一下。到了一点钟,梁健房间的门被敲响了。梁健开了门,果然是省水利厅厅长周云龙。周云龙是白皮肤,大背头,短袖白衬衫和蓝色裤子。这会儿,手中提着一只包。梁健想,若是在平时,这包肯定是由他的秘书来提的。

    梁健客气地说:“请坐,请坐。”让周云龙在木质沙发上坐了下来。周云龙客气了一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梁健泡上一杯绿茶,与周云龙斜角做了下来说道:“周厅长,让你这么早过来,不知有什么吩咐?”

    周云龙谦虚地笑着说:“怎么能说吩咐呢?我是来向梁处长请教的。”梁健说:“周厅长不要这么客气,请说吧。”周云龙就从身边的包里,取出了两份材料,递给了梁健:“梁处长,请你先过目一下。”

    梁健好奇地接了过来。一看封面上都是写着“江中省‘四水共治’方案。”梁健翻开了里面的内容一看,马上就发现了其中巨大的区别。一份材料之中,分析了江中省水污染的严峻形势,在对策的建议中,也很强有力,主要是四个一批:关停一批、整改一批、处罚一批、取消资格一批。

    梁健又翻开了第二个方案,这个方案在分析形势的时候,采取了乐观的态度,认为并没有那么严重,提出的建议,也很温和:主要是提倡技术改造,对有些不能完成整改任务的,给予一定的经济处罚。但是这处罚额度,也属于是意思意思的范畴。

    梁健看完了之后,终于有些明白周厅长为什么在见张省长之前,一定要见见自己了。梁健就朝周云龙笑笑说:“周厅长,这是同一次调研,两份完全不同的调研报告和措施建议啊。”周云龙苦着脸说:“是啊。这次的调研,我是让我们班子成员带队,下面处室具体负责,我也参加了其中的活动,最初形成的,就是这第二份调研报告。我看了之后,觉得太轻描淡写,才让他们搞了这第二份材料。搞是搞出来了,但是我自己都拿不准,这第二份材料虽然真实度更高,但是该不该拿给张省长看呢?我们班子成员都不赞成我把第二份材料上报给张省长。

    “他们说,如果把这份调研报告中的‘四个一批’报给领导。领导又同意了,不知道有多少企业和领导会仇恨我们呢!我们不知会得罪多少人!但是,我觉得,如果我们不能把真实情况提供给领导,领导要我们调研和制定方案干什么!梁处长,你帮我看看,给点建议啊?你才是领导身边的人,对领导最了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一念情深,万念婚〕〔国民校草别撩我〕〔大明小书生〕〔乱伦大杂烩〕〔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龄皇后〕〔重回八零:媳妇你〕〔甜宠替嫁小萌妻〕〔阴倌法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翻窗作案:隐婚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