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灵皇〕〔混世小神棍〕〔上神难求〕〔我真的不开挂〕〔边界之外的世界〕〔我真不会推理〕〔史上最强小萝莉〕〔困在城中央〕〔霸道大帝〕〔诸天投影〕〔次元间的旅者〕〔总裁爹地宠上天〕〔封少的掌上娇妻〕〔我不是大明星啊〕〔我为剑豪〕〔赤龙破天〕〔我的老婆是校长〕〔我的徒弟是鬼王〕〔重生之娇妻在上〕〔修仙小村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681章胜利在望
    按照胡小英的要求,上门做工作的人员,诚恳地强调,如今这种抗涝形势下,政府也忙得很,不可能就拆迁赔偿草草的下决定,必须等这次的抗涝结束后再重新研究。抗涝是一回事,抢险救灾是另外一回事。这个话,当然不能让小西街的居民有所动摇。

    有些老居民就喊:“这不关我们的事,这都是你们政府的错,之前为什么不研究,现在遇到这种问题,来不及研究!你们要负责!”做思想工作的干部,秉持骂不还口的原则,听老居民们抱怨。然后才说:“领导上已经决定了,这次哪一户最先疏散,优先考虑拆迁价格的提升。我们会将每户人家的疏散时间都纪律在案。”

    这话就有些让老居民他们稍稍动摇了一下,大家最害怕就是不公平,如果这次有人比自己先动,以后拆迁补偿标准自己高,岂不是很吃亏?看到市民们有些疑惑了,工作人员又抛出了第二个条件,也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条件。

    疏散之后,大家可以到七星岛农庄去住,直到涝灾结束。作为镜州人,谁不知道这位于镜湖不远的七星岛农庄?那可是达官贵人出入的地方,一个标准间都要每晚一千元以上的价格。很多人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去住过。胡小英专门派了一位能说会道的工作人员,去了陆萍家里,对他父母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也让老人去住几晚,陆萍的奶奶已经是风烛残年,难道你们真的忍心她在这满屋子水里过日子?说不定这就是她最后几天,为什么不让她去七星岛农庄去享享福?哪个是孝,哪个是不孝,你们应该懂得吧?”

    尽管条件艰苦,但陆萍的父亲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一个不孝子。听了这句话,他眼眶里溢出了泪,的确,如果在这样的屋子里,老人因为什么意外一命呜呼,自己这个儿子是多大的不孝!何况,到了七星岛农庄,还能每人发给一百块钱的伙食费,为什么不去呢?

    其他的家庭也一样,政府给出这么好的待遇,是百年不遇了。不少人开始动摇,特别是那些家里有年轻人的家庭,想到七星岛农庄,看着农庄宣传资料上美丽的康丽,无比心神动摇。最后,工作人员又抛出杀手锏,那就是疏散之后,可以确定几个人轮流值班,看守小西街的这片家园,政府承诺绝对不动一转一瓦。对愿意承担看守任务的市民,政府发给每天500元的生活补助。这是一块可口的小蛋糕,很多人几天都挣不了500元。

    有些人就开始问:“我可不可以报名看守?”政府人员说:“这个由你们市民之间自己商量确定。”于是,有些人就开始争着、抢着这个名额。

    疏散工作至此,就开始松动了。市民看到这三项承诺,从任何方面看都没有损害他们的利益,还给予了他们意外的照顾和补贴,这样的好事,错过了,或许就再也不来了。原本号召要坚持到底的几个人,他们商量了一下,就决定接受,并且把看守的名额安排给了自己的亲戚、朋友或者干脆自己来。

    在每个紧密或松散的团体里,很多将公权化为私有的行为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要来使一个紧密的团体分化,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予他们利益。利益就是权力的滋味。梁健懂得这一些,所以想出的办法才会这么损。

    但是,梁健可以心安理得的一点是,尽管他想出的主意是与市民们斗智斗勇,但是他至少是保护了小西街市民的生命安全;另外,与谭震林他们相比,自己的确给他们争取到了对小日子的改善。这可是他们利用与康丽的私人感情去实现的,也不花政府公款的一分钱。对群众有好处的去权谋,就是为民而谋。

    小西街的情况终于松动了。雨水还是如箭头一般射到小西街的水面上,到了凌晨三点多,大家开始陆续搬迁。在小西街东面一辆辆大巴停在那里,市民们上了车,就被开往了七星岛农庄。

    七星岛农庄在康丽的带领下,已经严阵以待,为即将到来的市民细心提供服务。当然,胡小英将这个情况,也已经通知了当地的媒体,这是给七星岛农庄和康丽做宣传的最佳时期,七星岛农庄或许会因此而被评为年度慈善企业。

    老居民户,陆萍的父亲,也已经同意疏散。他对陆萍说:“我也要去争取拿个看守房屋的岗位,每天挣500块钱。”陆萍说:“老爸,你省省吧,人家早就安排好了。而且,奶奶身体这么不好,到了七星岛农庄,我们好好照顾奶奶,这是奶奶第一次住这么好的饭店。”陆萍的父亲说:“这也是我第一次住这么好的饭店!”看到七星岛农庄宣传单上妩媚的康丽,老陆眼睛也定了定,只见一只手伸过来,“唰”地一下将这张宣传单夺了过去,扔在了水里。

    这是老陆老伴的行为。老陆抱怨道:“你这是干什么!”老伴说:“干什么?要不要给你一面镜子,看看你自己的眼睛!别醒着做春梦了!”陆萍和丈夫在边上对望了一眼,笑了。唯一,让陆萍欣慰的是,老爸老妈同意疏散了,他们心中的一块石头也落下了。

    小西街有序疏散的情况报告到了胡小英那里。看到梁健和自己的对策起了作用,胡小英按耐不住自己的兴奋,对驾驶员说:“我们去小西街。”这时候,梁健也已经下了高速,正在向着小西街行驶。

    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到达,小西街的疏散口子上。尽管已经入夏,但是雨水之夜,还是有了冰冷。胡小英今天的穿着不同于以往办公,她是一件蓝色衬衣和黑色牛仔裤,打着伞,站在风雨之中。这样平常的穿着,使得胡小英又独具了一番风情。梁健不由在胡小英的身上和脸上多留意了一眼。

    感受到梁健的目光,她转过脸来。见到梁健,她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她朝梁健走了几步,目光却一直看着梁健的眼睛,灼灼而燃,使得梁健也感受到一阵温暖。梁健说:“都已经在疏散了,动作很快!”

    他们站在小西街口子的对面,那些疏散的人群都直接上了车,没有注意到两位领导就在对面看着他们。这时候,正扶着奶奶上车的陆萍,忽然眼睛一亮,发现了胡小英。她对老爸老妈说了一句,赶过了马路,小跑着来到胡小英身边说:“胡书记,谢谢你,为我们做的。”

    胡小英说:“陆萍,你不用叫我胡书记,你就叫我小英姐。”陆萍点了点头说:“小英姐,虽然你当了大官,你还是那个善良的小英姐,你为大家做了大好事。”胡小英笑了笑:“赶紧去照顾你父母和老人吧。”

    看到陆萍又穿过马路,赶去大巴车,胡小英转过身来对梁健说:“这次,多亏你给出的好主意。”梁健笑着说:“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想出了那些鬼点子。”胡小英说:“很管用,如果不是你帮我出了主意,我还真不知道该这怎么办!”这时候,负责疏散工作的干部电话向胡小英汇报,疏散工作大约在半个小时之内能够完成了。

    胡小英对梁健说:“这里工作很顺利,我们也不用在雨里呆着了,我给你找给宾馆,你去休息一下吧。”梁健说:“不用麻烦,既然事情已经差不多了,我还是回去永州吧,还要去接张省长来镜州。”

    胡小英说:“不用这么急,至少等消息,全部疏散了再走吧。这一晚上的折腾,我也知道自己肯定是睡不着了。现在肚子都有些饿了,我们干脆一起去吃点东西吧。”刚到镜州,梁健其实也不想马上就离开,否则他这一趟也没有太多的意义了:“只是这么晚了,到哪里去吃东西?”

    胡小英说:“镜州还是有几家通宵营业的店。”这都已经快早上了,这个时候,梁健本来是不敢吃东西的。不过他们也实在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两个人再出入宾馆酒店,很危险,也很不合适。只有到宵夜店,吃点东西,可以说是最安全的了。

    两人来到了一家海鲜宵夜店,让司机自己去安排,两人进了包厢。胡小英说:“这里,我也是头一次来,今天我自己掏钱请你客。”梁健说:“还是我请你吧。”胡小英朝他笑笑说:“到了镜州,用得着跟我客气吗?”梁健也就不坚持了。其实,两人并没有点什么大菜,更更多的时候,是在喝苦丁茶。

    胡小英说:“这次的行为,肯定要让市委的某些领导大发雷霆了。但是,我一点都不后悔,这么做了,我心里就安宁了,不管接下去会遇上什么麻烦。”梁健说:“接下去的麻烦,就是市委和市政府的某些领导,会想上面反映,说你没有大局意识,不服从市委的决策部署。如果在平时,这问题不是很大。但是,如今正值在是市长要换人的节骨眼上,这可能会对你有些影响。”胡小英拿起了茶杯,对梁健说:“做好了这件事,对于市长这个职位,我真的不是那么看重了。”

    梁健点了点头,他说:“我知道,你这次是豁出去了。不过,我感觉这才是真正的你!”胡小英看着梁健的眼眸,她看到了自己。胡小英朝他笑笑:“你呆会,真的还要回永州?离天亮已经不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霍长渊林宛白〕〔后娘[穿越]〕〔重生盛宠:总裁的〕〔英雄?我早就不当〕〔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