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探丸借客〕〔傅凉薄,我们重头〕〔重生系统:家妻是〕〔殿下霸宠:娘娘,〕〔千秋一梦万古愁〕〔我的白富美老师〕〔绝世小富农〕〔绝世天骄〕〔重生之长官的甜妻〕〔我的冷傲女上司〕〔头号婚宠:小萌妻〕〔暗界神使〕〔赵风烈〕〔虎牙少女是天才〕〔重生军嫂有福气〕〔都市之最强黑科技〕〔苍穹武帝〕〔无敌审判长〕〔问道章〕〔魔法道士女装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671章省长下访
    这个时候,胡小英忽然打电话来,说找自己商量事情,这肯定不会是一般的事情了。 梁健从椅子里站起来,问道:“镜州还好吧?”胡小英说:“目前,情况还好,就是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这我很担忧。”梁健说:“这是什么意思?”

    胡小英说:“你应该知道,镜州市有一条小西街。那里的房屋原本都渔民上岸之后建造,时间已经有五六十年了,很多房子年久失修,比其他城市的棚户区好不到哪里去。前几年,我们就规划要进行动迁,但是与居民在拆迁补偿上谈不下来,这个问题就一直遗留了下来。每次遇到大水,就会淹没。那些墙基都不牢固,很可能发生坍塌的危险,到时候就要出人命。”

    梁健对于小西街的情况是有所了解的,

    每次城市内涝都会被淹,许多居民,要卷着裤腿在里面生活好多天。这小西街问题的解决势在必行,但由于很多小西街的居民房子都很小,拥挤在一起,按照镜州市的补偿标准,很多居民搬迁之后还得找给政府的钱,他们都不乐意搬迁。于是,这个小西街动迁的工作,就拖延了下来。

    听了胡小英的话,梁健说:“现在是非常时期,市委市政府有没作出临时迁移居民的方案?否则要么没事,要么就出大事。”胡小英说:“小西街,属于中心城区,长湖区的管辖范围,现在长湖区委书记周其同,向市委汇报的时候,竟然说,要借这次水灾让小西街的居民感受到这个地方已经不能住人,逼迫他们以后自己主动提出要搬迁。”

    梁健说:“难道他们就不怕死人?”胡小英说:“周其同向市委作了保证,以往每次大水,这个地方也被淹,没出过什么事情,

    所以这次也不会出事。谭书记采纳了他的意见,没有要求将小西街的居民列为必须临时迁移的对象。”梁健说:“市委常委会上讨论过这个事情了?”胡小英说:“谭书记召集四套班子成员一起开了一个防城市内涝会议,会上我提出了这个事情。谭书记说,这个事情还是由区委自己确定吧,如果出了问题,问责不迟。”

    梁健说:“既然这样,那就不用操心了。反正,如果出了人命,也由周其同去承担。”胡小英说道:“可问题是,责任是小,但是人命关天。万一真出事,那就是好几条人命。这种风险我认为不能冒。”梁健说:“会议上没有其他人和你是同样的观点吗?”胡小英说:“有,当然有,但是,很多人看到谭书记这么说,都不吱声了。”梁健又问道:“那么金市长呢?”胡小英说:“金市长表了态,也赞同我,但是谭书记一定不同意,他也就不出声了。”

    梁健知道金市长的性格,他不是那种争锋到底的性格,谭书记一定不同意,且有人承担责任,他也就不再争取了。梁健说:“可是,这事情,如果会议上定下来的,那就只能这么做了。姐,如果你一个人出来反对,市委也许会说你不服从安排,一个人特立独行的!”

    胡小英说:“我正是考虑到这个问题,所以才跟你打电话。我想问你,看能不能有机会向张省长报告一下?不知道他会不会支持我们?”梁健说:“在这次的放内涝工作中,张省长的领导小组组长已经被华书记取代了。张省长恐怕也不能一言九鼎,不过我还是会向张省长说的。

    “今天张省长说了,他要下去看看地市抗击内涝的情况,我看看,能不能把张省长安排到镜州。到时候,带张省长去看看小西街的严峻情况,到时候如果他能提出临时迁移的要求,就好了。”胡小英说:“如果真能把张省长安排到镜州来,就好了。你应该会一起来的吧?”

    梁健能够感受到,胡小英希望他去镜州,只是嘴上没有这么说。梁健说:“如果张省长过来,我应该会陪同来的。我在安排张省长行程的时候,尽量往那个方向安排。”胡小英说:“嗯,我等你电话。”

    不同的干部,在政府利益和群众利益之间,有不同的选择。在这个方面,胡小英和谭震林等人是明显不同的,这也是他们的分歧所在。梁健又来了张省长的办公室,汇报了胡小英的来电。然后,他说了,自己初步给张省长排定了三个城市,一个是永州、一个是镜州、还有一个是太府市。按理说,应该排闻城市,毕竟那是张省长一直关心的城市。

    但是,永州、镜州和太府是一条线的,闻城却在不同的方向,相去五六个小时车程,很不方便,为此,梁健就排了太府市。梁健也向张省长说明了原因。

    张省长听说了镜州的情况,就说:“这三个城市有其相似之处,镜州的情况恐怕在另外两个市里也存在,就这三个市吧。”梁健说:“那好,我这就去与省委那边对接。”梁健本来想与省防内涝办公室联系,把张省长要下地市检查防内涝的情况,跟防涝领导小组知会一下。但是想到前几次沟通之中的不愉快经历,梁健就知道,这个领导小组办公室根本形同虚设,关键还是要与有关领导沟通。

    目前,省委副书记马超群还是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梁健就跑出办公室去汇报。在过道之中,梁健遇上冰冷的魏雨。她正捧着报纸,给张省长办公室送进去。每次报纸,都是她送,其他文件则先由梁健分类之后送。这张冰冷的脸,还是那幅表情。与梁健擦肩而过,没有任何打招呼的表示。

    梁健有急事,不顾她。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冯丰看到梁健进了办公室,问道:“梁健,来请坐。”梁健说:“冯大哥,不坐了,我有个事情要向马书记汇报。”冯丰问了一句:“是关于张省长的事情?”梁健说:“是的,张省长想到基层一线去检查督促防涝工作,想事先想跟省委沟通一下,避免工作上有冲突。”

    冯丰说:“那你等一等,我这就去请示一下,看看马书记现在是否有空见你。”梁健就等着。不一会儿,冯丰进来对梁健说:“马书记让你进去。”梁健进入了马书记的办公室,马书记并没站起来,只是抬头对梁健说:“梁健,你来了,坐吧。有什么事?”

    梁健说:“马书记,有件事想向你汇报一下。张省长想去镜州、永州和太府三个市检查和督促抗击城市内涝工作。让我来向省委这边对接一下,避免工作打重。”马书记皱了皱眉头道:“张省长要亲自下去?他是组长,一般都不直接下到一线。”梁健提醒道:“马书记,现在组长是华书记,所以张省长说,他想要下去看看,了解真实情况,督促抗涝工作。”

    马书记带着自嘲地笑笑:“哦,我差点忘记了,现在是华书记担任组长。张省长工作真是扎实,要到一线去看。我本来也已经让防涝办在排方案,准备将有关省委、省政府和省人大、政协有关副职领导派往一线。张省长既然要去,我们也排入方案吧。”梁健就汇报说:“那好的。马书记,排方案的话,就请安排那三个地市不知行不行?”马书记说:“关于这个事情,我先去向华书记汇报一下。”

    省委副书记就是起到协调作用的,既然张省长派梁健来沟通,他就想到去向华书记汇报,还得看华书记同意不同,是否还有其他的工作安排和要求。马书记这次不拖延,站了起来说:“梁健,你就在我办公室等一等,我这就去向华书记汇报。”梁健只能听命。 省书记和省委副书记的办公室在同一幢楼,差异仅仅是一个在最东头,一个在最西头。只要华书记有空,汇报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十来分钟之后,马书记回来了,对梁健说:“华书记同意了。你向张省长说吧,华书记很支持省领导到一线指导和督促防涝工作,他如果不是组长也下去了。不过他很可能也会抽空下去一趟。让张省长先带头下去吧。我也会让防涝办尽快把其他省领导下去督促检查的方案排定,最迟今天傍晚就会出来,这一点你也向张省长汇报一下吧!”

    梁健没想到这件事情上这么顺利,华书记就完全同意了。梁健说:“马书记,关于要去镜州市、永州市和太府市,也没有问题吧?”马书记说:“既然张省长是最先提出来的,去哪里由张省长自己定吧。”梁健说:“谢谢马书记,这样的话我们就去安排了。”

    回到了省政府办公厅。张省长正在看报纸。这些报纸应该是之前魏雨新送进来的,张省长还没有看完。见到梁健之后,张省长将报纸折拢了,问道:“沟通得怎么样?”梁健说:“挺顺利。”就将跟省委副书记马超群汇报工作的有关情况说了。张省长说:“既然沟通好了,那就好,我们下午就出发。”梁健问道:“先去哪个市?我马上去通知。”

    张省长说:“就按照太府市、永州市和镜州市安排吧。”梁健说:“是。”张省长又说:“通知的时候,你告诉他们。我不去市里听汇报,直接到受灾最重的路段和区域,看现场。”梁健心想,看现场肯定会让地市的领导压力巨大。梁健说:“好的,我这就去通知。”梁健站起来之后,张省长又把一份报纸推给梁健说:“这份报纸,你去看看。”

    梁健拿起了报纸,既然省长说让他去看,肯定是有意味的。回到办公室,梁健先是通知各市张省长要去调研的事情。原本应该要通过办公厅办文,下通知。但这番程序下来,没有两个小时肯定完成不了。梁健化繁为简,直接给三个市长打了电话,把事情说清楚了。太府市长白涛和镜州市长金伯荣听了都有些着急,说:“现场会很混乱,不如先到市政府吧?我再安排车子统一过去。”梁健说:“张省长已经定了,你们排出受灾最重的地方,地址告诉我,我们就直接过去。”

    只有永州市高成汉接到梁健的电话后,没有半点讨价还价说:“好,我们嘉湖附近很多路段积水很严重,我们正在全力排涝,让张省长去看那里,我一直也在现场附近的社区办公,到时候你们到了,我来迎接。”

    梁健对高成汉的领导能力,一直很是佩服。他接受任务和布置任务从不拖泥带水,能够见到高成汉他也感到很是高兴。梁健对高成汉说道:“我们下午先到太府,晚点到永州,晚上就住在永州了。”

    事情确定之后,梁健就跟李秘书长汇报了下。李秘书长说:“这种日子,张省长要亲自去三个市检查?不如就一个市里,做做样子就行了。搞了三个市,路上如果遇上麻烦,怎么办!梁健,你没有跟张省长建议吗?”

    梁健说:“这是张省长点名要去的。”李秘书长说:“即使张省长点名了,你也有义务作出更加合理的建议。”梁健心想,也许李秘书长是懒得这种日子出去,所以很不高兴。但是,梁健也不想听他对自己发牢骚,就说:“我觉得,张省长要去三个市就是很好的打算。因为,这三个市离得不远,也有相同之处。李秘书长如果有事,去不了,我可以向张省长汇报一下。”

    李秘书长说:“算了,张省长都定了下来,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以领导为中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医世神凰〕〔农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