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公高冷,求抱抱〕〔农门茶香,拐个权〕〔龙凤双宝:老婆,〕〔太初〕〔重生原始部落〕〔道闯乾坤〕〔一订成婚:总裁BO〕〔神级风水师〕〔娇妻撩人:军少别〕〔凰鸣天骄:第一御〕〔鬼语娇妻:吻安,〕〔老公宠妻太甜蜜〕〔傅少的亿万甜妻〕〔旅行体验师〕〔太古吞噬诀〕〔第一狂妃:废柴三〕〔权少挚爱甜宠妻〕〔倾世霸宠:帝君大〕〔王者荣耀:混蛋,〕〔齐天无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649章观测之眼
    考察过休闲向阳之后,镜州市建议在向阳坡镇一家高档农家乐用晚餐。华剑军欣然答应,但在宴席上,华剑军说:“大家辛苦了,晚上可以喝点酒。我不胜酒力,所以请允许我就免了。”省书记提出来不喝酒,其他还有谁敢喝酒?于是这顿晚饭吃得很快,也吃得很是沉闷。

    梁健心想,如果换作是张省长,会不会也会拒绝喝酒?梁健想,也许会,也许不会,张省长可能会喝,不过会控制在一定的量。而对于华书记的滴酒不沾,梁健就很有些不理解了。

    这些也都只是从常理上来考虑,对梁健来说,当然是希望不喝。这样能早点结束,他能去会会镜州的朋友。

    梁健算是如愿了。晚饭结束回镜州城宾馆的路上,梁健的短信响了起来,是朱怀遇问他是否已经差不多了?他回复,已经在回镜州市区的路上了。朱怀遇说,晚餐还挺快嘛。

    朱怀遇安排了在奥港豆捞吃宵夜。由于晚上没有喝酒,对于这宵夜倒并不是很排斥。主要是梁健感觉,如果和朱怀遇在一起都不喝酒,那还不如不碰头的好。酒逢知己千杯少,也许说的就是这个。朱怀遇说:“应该改为,酒逢酒鬼千杯少,我们俩人说是知己,恐怕有点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是酒肉朋友才差不多。”

    王雪娉是从南山县赶过来的,因为事先约好了,就直接来了酒店。由于没有得到梁健的许可,朱怀遇也就没有再叫其他的女孩。为此,豆捞也只有三个人吃。听他们说知己还是酒肉朋友的问题。作为唯一的女性,王雪娉就不客气地给他们定性说道:“你们两个,说是纯粹的知己呢,的确有给自己脸上贴金之嫌,但要说是酒肉朋友呢,似乎又亏待你们了,毕竟还是有友情在的。就叫你们酒鬼朋友吧。”

    “酒鬼朋友,好吧,就用这个吧。”朱怀遇说道。扯了一番闲话,朱怀遇问道:“今天,省书记到了镜州,没有喝酒?没有高速迎接?这可是大清官的节奏啊!梁健,你在省里,对于领导再了解不过了。你认为这位新书记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啊?”

    王雪娉也闪动着漂亮的大眼睛,瞧着梁健,显然她也对此感兴趣。梁健说:“说实在的,我也不是特别了解。因为我感觉,现在华书记所做的事情,与他以往在担任巨通市委书记和广安省长时都不太一样。所以,我也没法评论。”

    没法评论就是保留意见。朱怀遇说:“从目前看,华书记的表现还是蛮得老百姓欢心的。有些老百姓听说,新书记不要车子迎候,就说这是一个好书记了。”老百姓的要求很低,只要你不摆官架子,人家就已经会说你好了。

    王雪娉说:“对我们向阳坡镇来说,只要能让我们继续把休闲向阳搞下去,我们就心满意足了。这才是对老百姓实实在在的事情。”王雪娉说得不错,对于一个乡镇来说,只要走对了路子,并且坚持走下去,老百姓就能受益。王雪娉的担忧,梁健并不是没有过,从今天的考察来看,向阳坡镇暂时不会有问题,这也让梁健感到放心。

    而且,华书记还说了非常肯定的话,希望向阳坡镇能够继续按照这条生态之路走下去,这是值得庆幸的事情。梁健又想,这位华书记,如今到了江中省难道真的想要作一名坚持科学发展、为民谋利的好书记了?

    但是,他脑海里不时又浮现项部长对华书记不太满意的表情。项部长看人应该是比较准的,难道也有看不全面、看不准确的时候吗?

    王雪娉又问道:“梁处长,我很奇怪,今天你怎么会跟着华书记一行过来镜州市呢?”朱怀遇也同样惊讶:“对啊,我也觉得奇怪。我想,会不会华书记看中了梁处长,要让你去当他的秘书呢?”

    梁健说:“连你也这么胡猜。看来这事,真的是具备了让人胡猜的条件了!说实话,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至于做华书记的秘书,那是不可能的,华书记有个秘书叫做王道。另外,张省长也不会放我去的,他有一次还公开对华书记说了。”

    朱怀遇说:“但如果华书记真要让你过去,我猜张省长最终还是挡不住的。除非你自己不愿意。”梁健非常坚定地说:“我自己,当然不会愿意。”王雪娉也说道:“我也觉得,梁处长跟着张省长会更好。这是我的直觉。”梁健朝王雪娉看了一眼,表示理解万岁的意思。

    梁健说:“先别说我了。说说你们自己情况如何吧?也有段时间没有遇上你们了。”

    朱怀遇说:“也没什么,我一直就是副区长,开始还有点新鲜感,这时间一长,也觉得挺没劲,有些想念一起梁健你在镜州的日子。那时候,我们都是小官,胡书记也在镜州,虽然辛苦,不过很充实,主要是觉得工作得有些价值,有些奔头。如今知道自己可能就会在这个副区长岗位上退休了,感觉没啥意思。”

    王雪娉笑道:“朱区长是志得意满之后的落寞,境界比我们高许多了。”朱怀遇说:“你是在取笑我啊!”王雪娉说:“那里敢啊!”朱怀遇说:“王镇长是女性,又年轻,梁处长,你应该帮帮她啊,让她先把向阳坡镇党委书记的位置坐上吧,傅兵在向阳坡镇也有段时间了,该往上挪挪了。”

    王雪娉说:“我觉得现在我们班子的搭配蛮好,朱区长就别帮我说情了,我是一个并没有太大野心的人。”梁健再次看了王雪娉一眼,感觉她说得并不是假话。也许作为一个女孩子,辛辛苦苦往上爬,或许能够在事业上成就一番,但还真不是梁健想要看到的最终结果。一个女孩子应该有自己的幸福。

    梁健本想问问王雪娉,在谈恋爱方面有没有什么进展,但是有朱怀遇在,就不太方便。没想到朱怀遇倒是先提出来了:“我觉得,王镇长当务之急,应该先把个人问题解决了。这样以后才没有后顾之忧,才能当更大的官。”王雪娉却朝朱怀遇诡异的一笑说:“这你错了。如果想要当更大的官,那就最好不结婚。很多当大官的女人,就是没有结婚,或者离婚了的,就如我们胡书记……”

    王雪娉没有继续玩下说,而是朝梁健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停住了。朱怀遇却拍了下掌说:“哎,这还真是!这个问题上是我疏忽了,还是王镇长看得深入。那我就希望王镇长永远都别结婚。这样某些人就永远有机会啊!”

    说着,朱怀遇的目光就朝梁健投了过来,相当的诡异。梁健朝口无遮拦的朱怀遇瞪了一眼,但也不生气,如果朱怀遇在他面前说话都吞吞吐吐了,那就不是真的朱怀遇了。王雪娉说:“今天我们主要是来吃宵夜的,却只顾说话了,

    忘记好好吃东西、好好喝酒了。”说着王雪娉将基围虾从沸腾的小锅子里捞起来,放在梁健面前的盘子里。

    梁健平时已经不吃宵夜了,但是今天跟朋友聚在一起,他顿觉胃口大开,狼吞虎咽地吃着王雪娉给自己捞起来的东西。朱怀遇说:“王镇长就是偏心啊,就是给梁处长夹菜,都不给我夹菜。看来当省领导真是好啊!这待遇就不同啊。”梁健开玩笑道:“你现在才知道啊?为了你的大彻大悟,我来敬你一杯酒。”朱怀遇说:“要喝我们一起喝,没有美女现在我是喝不下酒的。”

    王雪娉笑笑说:“朱区长,那索性我们一起喝一个满杯吧!”朱怀遇喝酒的兴致跳起来了,他说:“满杯就满杯,谁怕谁啊?”三个人的酒杯刚刚放下,梁健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打开一看,是胡小英发过来的。

    短信上写着:刚刚华书记的秘书王道通知我,说华书记要会见我,让我去宾馆。你说我该不该去?

    这短信让梁健着实一惊,虽然不是特别晚,但是华书记让胡小英到他房间去,到底是为什么呢?梁健想起在会议上,华书记看着胡小英的目光,当时梁健就有些隐隐的不安。于是梁健就回复道:“华书记还有没有让其他市领导过去?”

    胡小英回复道:“我了解过了,还有两位领导去过,一位是谭书记,还有就是常务副市长甄浩。”梁健原本以为金市长也去过了。但是却没有。以前,省书记下地市,也有晚上安排谈话的,但一般都是四套班子主要负责人,还有他重点要了解情况的有关条线的负责人。这次,似乎并没有按照这个套路来。金市长没有谈,

    甄浩却去谈了。这有些让人感觉好像乱了套。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又是对的,甄浩是市长的主要人选之一。

    梁健也不好替胡小英下决定是去还是不去。发短信已经不合适,梁健就进了包厢内的卫生间,才给胡小英打了电话说:“你怎么打算的?”胡小英说:“我现在还没想好,我想先见你一面。”梁健说:“可以,我这里也差不多了。”胡小英问道:“你在哪里?我过来接。”

    梁健说:“奥港豆捞。”胡小英说:“我到下面时,会打电话给你。”梁健说:“好。”梁健回到位置上,王雪娉看了看梁健问道:“梁处长,你是不是要走了?”梁健点了点头说:“是的。还有些其他事情。”

    朱怀遇笑道:“梁健是镜州市的梁健,我们俩肯定是不能霸占他一个晚上。不过我们可以霸占他的胃。再喝两杯,我们才能放你走!”梁健笑道:“你想喝醉我啊!”王雪娉帮梁健说:“别把梁健喝醉了。朱区长我看差不多了。”朱怀遇说:“王镇长又心疼梁处长了!”

    说得王雪娉脸上一红。朱怀遇见马上要分离,就不依不饶:“如果心疼,那就替梁处长喝吧!”王雪娉说:“不是心疼,但是帮梁健喝杯酒没问题。”说着就拿起了梁健的酒杯,与朱怀遇碰了一下,喝干了。

    朱怀遇笑笑也喝了。梁健说:“谢谢了。”梁健的电话响起来了,王雪娉问道:“要送你吗?”梁健说:“有人来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