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武侠〕〔重生之军妻凌人〕〔桃村小神医〕〔大明风流之铁血兵〕〔甜妻来袭:总裁,〕〔龙墓〕〔护花邪少〕〔重生都市高手〕〔锦宅〕〔随身空间:独品农〕〔不朽帝尊〕〔混沌归元剑〕〔无上丹帝〕〔至尊武魂〕〔首席宠妻甜蜜蜜〕〔家有夫君住隔壁〕〔诡墓环局〕〔幽冥妖陵〕〔软,化,物〕〔弃妃逆袭:妖孽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635章共度一晚
    从睡梦到清醒,似乎要花几秒钟,但也仅仅只是几秒钟。梁健就记了起来,他是与黄依婷约好的,万一有什么事情,就敲墙壁。确定这是“砰砰”的声音,第一个念头就是,难道黄依婷出了事?

    “倏”地一下,梁健就窜出了房间,已经顾不上穿其他的衣服。飞快打开门,在黄依婷房间的门上就敲了起来。敲不开,他想这下惨了,就在门上踹门。“谁啊?怎么了?”却是黄依婷的声音从里面响了起来。梁健这才不踹门了,但还是留在原地,要想确认了在说。

    只见黄依婷从里面,打开了门,睡眼惺忪的样子,看了看梁健:“梁健哥,怎么了?你那里出什么状况了吗?”梁健说:“我听到强墙壁的‘砰砰’声,还以为你这里出事了啊!所以就冲过来了。”

    “我没有啊。”黄依婷这时候睡意已经有些醒了,她这时看到了梁健的身体,只穿了一件四角内裤,内裤上还搭了个小凉棚。黄依婷的睡意算是彻底想醒了,她说:“梁健哥,你还是回去穿件衣服吧?”梁健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小凉棚,面露尴尬,这是自然的身体反映,

    几乎每天起床都这样。

    梁健赶紧说道:“你没事,那我就放心了,我还是回房间去睡吧。”说着“倏”地一声,从房门之前一闪,“砰”地一下关上门,回了自己的房间。黄依婷站在自己门口,脸上微微一笑,带着点无奈般地摇了摇头,也把房门给关上了。

    重新躺倒床上,梁健奇怪:“那刚才的砰砰声音,是怎么回事?”梁健又注意地听听,没有。难道是自己做了一个梦了?这么想着,梁健就重新打算睡了。只要黄依婷没事就行了。然而,迷迷糊糊中似乎刚要睡着,突然又听到了“砰砰”的声音。

    梁健再次清醒了过来,这声音难道不是从黄依婷那边传过来的吗?他竖起耳朵听了下,才发现了其实是楼上的声音。再一辨别,这不是那种做的声音,又是什么呢!奶奶的,这也太起劲了吧?都把他给震醒了。这都半夜三更的,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

    梁健再次对江中酒店的隔音效果表示不屑。早知道,就去住黄龙酒店,梁健住过几次,都没有遇上这样的情况。梁健只好用枕头盖住耳朵,但是很不节律的震动声,时而快了,时而慢了,有岂是一个枕头所能阻挡的?

    而且,你越是想要逃避,也就说明你越是关注,于是听得也越是清楚。梁健到后来,已经不是睡意全无,而且心里也被勾得火烧火燎了!不由想到隔壁所住的,就是年轻、漂亮又对他很好的黄依婷。思路一到黄依婷身上,梁健更加睡不着,

    就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睡了!

    这时候自己门上,又响起了“笃笃”的敲门身。梁健心里一动,心想这又会是谁呢?这回,他披上了衣服再出去开门了。打开了门一看,竟然是裹在白色睡袍中的黄依婷,她手中拿着房卡,其他就什么都没有拿。

    蓬松的长发垂到肩头,白皙脖颈从睡袍中露出来,

    似乎比天鹅的脖子更加光滑,梁健惊讶地问道:“怎么了?”黄依婷说:“睡不着了。我能进去吗?”黄依婷朝梁健的房间看了眼。梁健只好让在了一边:“进来吧。”

    黄依婷走进问:“你睡得着吗?”梁健从背后看到黄依婷裹在睡袍之中的俏妙身材,不由得身体又开始悦动了起来,他马上压制了任何的过分想法,回答道:“没睡着。”黄依婷说:“为什么?”梁健说:“你怎么也睡不着了?”黄依婷说:“这家酒店的隔音效果才差了。”

    这时候,楼上又发出了砰砰的声音。黄依婷朝头上的天花板看了看,苦笑着对梁健说:“看来你这里的隔音效果,比我那里也好不到哪里去。”梁健笑道:“谁说不是呢!”两人相视而笑,黄依婷说:“你这里有茶吗?”

    梁健说:“柜子里应该有吧。难道你要喝茶?喝了,更加睡不着了。”黄依婷说:“淡茶应该没问题吧,反正现在上面那么折腾,我们也休想睡了。等上面消停了,睡意上来,肯定也还是能够睡得着的,现在我们聊聊天吧?”梁健点了点头,就去宾馆的小冰箱里,取出了一罐子龙井茶,用先前烧好的水,冲泡了两个玻璃杯,放在圆形的玻璃茶几上,两人都在布艺沙发中窝了下来。

    反正夜深人静,在这高层之上,也不会有人发现他们。于是黄依婷索性将房间的落地窗帘全部拉开了。露出玻璃窗。如果是从半空中观察,就可以看到,这凌晨时分,巨大落地窗内,一男一女窝在沙发之中,手中捧着玻璃杯绿茶,一起在享受着浓浓的夜色。这个场景,很多年以后,梁健在更高层面当领导的时候,还时不时想起。

    有些场景,我们似乎都是在毫不经意之间,就度过了。当时并不觉得如何,回想起来,才会发现那样的时光是如此美好。一切似乎因为回忆,而涂上了一层珍贵的金色,值得永远珍藏。

    这会他们却都还在为头顶那令人尴尬的声音而烦恼,为转移注意力,黄依婷转过头来问梁健:“梁健哥,你觉得王道这个人怎么样?”梁健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黄依婷,他说:“王道怎么样,我的看法其实并不重要。”

    黄依婷转过脸来,略带嗔怒地道:“当然重要了!你不是我梁健哥吗?”说实话,梁健对于王道这个人的印象,真感觉不怎么样。但毕竟梁健才见了王道没几面,并不是特别的了解,为此,他还真不好说,王道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梁健说:“可是,我跟王道的接触很少,并不能客观的评价王道啊。”

    黄依婷笑着看向梁健:“谁叫你,客观的评价王道了?我只要听你的第一印象,有时候第一印象很重要。”的确,人看人,有时候,凭借的是第一印象,因为每个人都有先入为主的天性。然而,从梁健的经验来看,在很多时候,也有第一印象发生错误的时候。这会让你错过很多人,也错过很多的机会。

    为此,梁健还是保持了清醒,他说:“我不敢说自己的第一印象,因为我的第一印象都并不是特别准。我喜欢从一段比较长的时期,去观察一个人,这样会比较好一点。”黄依婷笑笑说:“你这么理性,你是不是处座啊?”

    看到黄依婷诡异的笑,梁健就知道,最近处座是在被黑得厉害,于是就小小的撒了一个谎言:“我不是处座,我是金牛座。”却马上被黄依婷给戳穿了:“梁健哥,是想要骗我啊,我早知道你的生日是在九月份的,还怎么金牛座啊?”梁健被戳穿只好说:“我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

    黄依婷笑说:“我知道,很多人都是不敢承认是处座。”梁健说:“这都是因为大家对处座的偏见造成的。”黄依婷笑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梁健哥也怕偏见。你不就是迎着一个个偏见,走过来的吗?”梁健朝黄依婷笑笑,说:“哎?上面好像没有声音了?”

    黄依婷听了听,“是好像没有了。”然而,她刚想要站起,忽然又听到“砰砰”声。黄依婷脸上微微泛红,对梁健说:“我想他们今天是要折腾一个通宵了。”两人似乎必须接受这个现实,看到黄依婷那睡袍中曼妙的身材,梁健的心跳也加快了。

    黄依婷也看着梁健的眼睛,听得到自己的心跳也在蹦蹦跳动着。黄依婷解嘲地说:“恐怕,我是今天没办法回房间睡了。”梁健眨了下眼睛说:“那你就坐在沙发等天亮吧。”黄依婷又转过身来,走到梁健的沙发边上,挤入梁健沙发说:“我有点冷。”

    柔软的身体和自己一同挤在了沙发当中,梁健顿时热血沸腾了起来,他说:“依婷。这样恐怕不好。”黄依婷却非常自然地说:“梁健哥,我只是有些冷而已,我只希望你抱着我一点,其他我没有任何要求。”

    这样的要求,梁健又如何能够拒绝呢?他不能更进一步,但是抱着黄依婷应该不算违反做人的道德吧?梁健知道黄依婷这样的女孩,一个人在宁州打拼,有时需要人的安慰也很正常。梁健就这样轻轻拥着黄依婷。

    黄依婷抬起头,朝梁健甜甜地看了一眼,说:“梁健哥,你真好。我真是希望,能够永远都这么依偎在你的怀了。不过,我知道这是做不到的。所以,今天这一整晚,你就都让我依偎在你怀里吧?”听到黄依婷这么说,梁健心里被感动,他很想去亲她的额头,亲她的唇。

    但是他马上打消自己那些念头,一旦他那么做,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他将对谁负责?为此,他给自己下了死命令,绝对不能这么去做!理智是好控制的,但是身体有时候却并不听你的,直到天色蒙蒙亮,梁健似乎都感觉身体的某些方面都异常的兴奋,这可是一种煎熬啊。有时候克制就必须忍受煎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沈娴秦如凉〕〔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放纵〕〔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