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幕后〕〔汉化大师〕〔修神外传仙界篇〕〔最后一个炼金师〕〔一切从长生开始〕〔魔鬼的使徒〕〔奥运天王〕〔本宫不是那种人〕〔穿越时空的斩魄刀〕〔明末抉择〕〔狩魔领主〕〔传奇巨星〕〔农女倾城〕〔报告大魔王〕〔贫道要写书〕〔我真不是魔教少主〕〔千凰之堕入异世〕〔无限之主角必须死〕〔都市之我为宗师〕〔抗战之铁血兵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634章天下馅饼
    从电话当中听到梁健并不买账,对方无计可施了,只能说:“梁处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是横申印染总经理培友人。”怪不得听上去那么耳熟,原来是那个送钱的培友人。天上没有白掉的馅儿饼,人家送给你钱和女人,肯定是惦记着让你办事。

    梁健没有沾染过那个菁菁,如今也已经把钱都还给了菁菁,他没有什么可心虚的。他还盼着幕后送钱的人,能够出现,他索性就可以把事情给说清楚。梁健于是很洒脱地道:“哦,原来是培老板啊,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培友人说:“没事也会想起兄弟。”梁健笑道:“不敢当啊,培老板可是大企业家,我可高攀不起,不敢和培老板称兄道弟的。”

    培友人顿了下说:“梁处长这么说,可就有些见外了。梁处长是张省长身边的人,要说高攀不起,那是我培友人高攀不上梁处长才对啊。”梁健不想多扯这个就说:“培总,有什么事情你还是直说吧。”

    培友人笑说:“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想问问,那天和菁菁美女在一起还开心吗?”果然是来讨债的!梁健心道,好在自己没有入了他们的圈套,否则现在就是人家的牵线木偶,人家要你干啥,你就得干啥了。梁健不想跟他多废话,就说:“培总啊,菁菁美女,虽然很好。但她不是我碗里的,所以,我可不敢乱动。另外,菁菁美女很有钱,她那天在我那里,竟然掉了五万块钱,今天我好不容易把钱给她送回去了!”

    培友人听了之后,一阵沉默。他原本以为梁健早就如一条鱼一样进入了他们的网里,现在他就是来收网的,没想到梁健这条鱼竟然没有入网。这不对啊,菁菁这个女孩,上次就打电话向他汇报,说是已经把梁健搞定了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培友人试探说:“梁处长,菜吃了的话,可不能说没吃啊,否则就变成偷吃了,早晚会被人查清楚的。”梁健听着这带着威胁的话,说:“培总,吃还是没吃,你去问菜本身,她应该最清楚不过了,你不用来问我。至于那五万块,如果是菁菁自己的,那也就算了,如果不是的话,我倒是希望失主能够赶紧领回去,否则日子长了就不知道给谁花了。我还有事,再见了。”

    梁健挂了电话,没兴趣再也培友人闲扯。培友人被挂了电话,胡子几乎都翘了起来。从这个电话中听出来,梁健好像真是既没有动钱,也没有动人啊!培友人当即就给女孩子菁菁打去了电话过去:“你在哪里?明天到我这里来一趟,我有事情找你。”

    已经回到了宿舍的菁菁,接到陪友人的电话之后,漂亮的脸蛋上,开始布满了愁容,她知道培友人可不是一个可以随便糊弄的人。上次,将梁健剩在宾馆之后,她就给培友人打过电话,说已经都搞定了。其实,当时她是后悔,她后悔走到那一步,她也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一个陌生的男人。于是她临阵脱逃了。

    她当时就知道,这事情不可能就这么平安无事的过去。但是她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抗焦虑地度日,直到今天看到梁健为止。她本能的希望不要见到梁健,一看到他的出现,她就想到他肯定是来索取曾经属于他的东西。可是她没有想到,他是来还钱的。

    还钱比想要索要第一次,更让菁菁不能接受。这说明,菁菁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成。培友人交代的是,让她把钱送到,把梁健服务好,那么他给的五十万,才算真正是属于她的了。然后,现在她一件事情都没有做到!这该怎么办?

    唯一想到的就是逃。梁健抓住她手臂的时候,她就喊“救命”,结果就有了那么多的闹剧。听培友人说,让她明天去他那里,她该怎么办呢?情急之下,她在卫生间里看着自己的脸,焦虑就如阴云一样覆盖着她……

    褚卫和姚松既然已经出来了,就说一定要将梁健和黄依婷送回去,才能放心。于是,梁健坐在黄依婷的golf里,姚松和褚卫在后面护卫着。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梁健反而不放心黄依婷一个人回去了。他问道:“依婷,你现在是一个人住吗?”黄依婷笑着说:“当然了,我又没结婚,难不成你就想让我跟人同居啊?”

    梁健说:“我可没这么说啊!我是担心,今天你陪着我到江中大学去了,万一那些保安或者民警当中,有哪个变态的,跟着你,那就麻烦了。”黄依婷笑说:“你的想象力可真够丰富的,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变态。”梁健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黄依婷说:“好吧,没想到,有时候你还真够保守的。但是,你担心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你让我去你家里住一晚啊?”说着黄依婷朝梁健扭过头来,看着他的眼睛。梁健很怕看黄依婷这样的眼神。

    梁健初认识黄依婷的时候,她还只是一个大三的青涩女生,这么几年过去了,黄依婷俨然已经慢慢成为一个漂亮姑娘,对于事实也有所洞悉。她的变化,不像很多人那样,变得世俗,而是对于世俗的了解;她不会完全去接受这个世俗的世界,但是她却能够去包容这个世俗的世界,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就是聪慧吧。这么漂亮又如此聪慧的女孩,年轻、充满活力,梁健难道一点都没有动心过吗?

    他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他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他不能动她,更不能伤害她。以他现在的已婚之身,靠近黄依婷就有可能伤害黄依婷。梁健直白地说:“那不行。”

    黄依婷说:“你拒绝别人,一直都是这么直接的吗?”梁健说:“我家里,不仅仅是我的,还是项瑾的,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家。如果我要邀请你,那我就得先征求她的同意。这手续就太麻烦了。”

    黄依婷的一只手,脱离了方向盘,朝梁健伸出了一跟手指头说:“你是一个不错的丈夫,什么时候,我也能找到像你这样一个男人,我就满意了。”梁健说道:“你看到的也只是我的一面,我还有让人讨厌的一面。”黄依婷说:“我能欣赏你好的一面,也就能包容你坏的一面。”

    梁健相信黄依婷能够做到,说:“我相信你。拐弯。”黄依婷以为自己听错了:“拐弯?”梁健点头说:“没错,拐弯。”黄依婷问道:“去哪里?”梁健说:“去江中宾馆吧。”黄依婷问道:“你去干什么?”梁健说:“不是我,是我们。”

    黄依婷有些惊异地看着梁健:“我们?去干嘛?”梁健所:“睡觉。”看到黄依婷脸上古怪的神情,梁健赶紧辩解道:“我是说,我们去宾馆开两个房间,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在宾馆会比较安全。今天让你回家我太不放心了。”黄依婷问道:“有必要吗?”梁健说:“有必要。”

    黄依婷听了梁健的话,在前面调转了车头,又向江中宾馆行驶过去。江中宾馆是省政府的定点酒店,比较卫生,各种设施也很齐全。路上,梁健就打电话给姚松,对他说了打算。姚松说,他和褚卫也担心今天的事情之后,会有些变态找麻烦,本来一个人一边,分别在梁健和黄依婷楼下守候到第二天早上。

    梁健说,不用这样辛苦了,他们索性住在省政府定点宾馆里,应该不会有事。姚松说,谢谢梁健替他们考虑。梁健说,不能让他们这么辛苦。听了梁健告诉的情况,黄依婷说:“我和你一同去宾馆里住,并不是为了害怕危险,而是为了姚松和褚卫能够轻松一点。”梁健笑道:“知道了!”

    当黄依婷的车子驶入江中宾馆之后,姚松和褚卫的车才离开。但是有一辆车却在宾馆门口停了下来。车里一个人道:“妈的!这两个人竟然去宾馆开房了!否则肯定做了那个女的。”另外一个说:“今天肯定是没办法了。毕竟这里是省政府定点宾馆,我们行动不安全。等下子再找机会吧!”

    那辆车才开走了,他们行驶过一条街道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路边有一辆车等他们过去之后,才缓缓地动了。这正是姚松和褚卫的车子,姚松说:“车牌已经记下来,我们不用跟着他们了,今天他们肯定不敢动了!”褚卫点了点头说:“如果盯着恐怕他们会发现,明天再查查这辆车子。”

    由于是省长秘书,在这里订房享有优先权,即使不出钱也没有会说什么。但是梁健不想因为这几百块而坏了自己的形象,他用自己的身份证和信用卡办理了登记,拿了两张房卡,与黄依婷上楼了。梁健和黄依婷再隔壁。每人拿着一张房卡,去开各自的房门。只听到“滴”、“滴”两声,房门都开了。梁健对黄依婷说:“今天特殊情况,待会有问题的话,就敲打我的墙壁,我就会知道的!”黄依婷笑道:“敲墙壁能够听得到吗?”梁健说:“应该可以。”黄依婷说:“那好吧。”

    两人各自进门,房门关上。梁健刚要去烧开水,就听到“嘟嘟”的声音,梁健循声,原来就是黄依婷在隔壁敲墙壁,声音非常的清晰。先前黄依婷还在担心能否听得到,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担心。

    梁健倒是奇怪,偌大的省政府定点酒店,房间的隔音效果,竟然如此之差,真是让人无语。假如隔壁床叫,不是会害得这边都睡不好觉啊?梁健也在墙壁上“嘟嘟”敲了两下,以示自己知道了。黄依婷又回音了两声,就不响了。

    时间的确已经是不早了,梁健洗漱完毕,迷迷糊糊似乎就睡着了,忽然就响起了“砰砰”声,梁健从睡梦之中猛然惊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重生盛宠:总裁的〕〔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霍长渊林宛白〕〔大明小书生〕〔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沈娴秦如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