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灵皇〕〔混世小神棍〕〔上神难求〕〔我真的不开挂〕〔边界之外的世界〕〔我真不会推理〕〔史上最强小萝莉〕〔困在城中央〕〔霸道大帝〕〔诸天投影〕〔次元间的旅者〕〔总裁爹地宠上天〕〔封少的掌上娇妻〕〔我不是大明星啊〕〔我为剑豪〕〔赤龙破天〕〔我的老婆是校长〕〔我的徒弟是鬼王〕〔重生之娇妻在上〕〔修仙小村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625章背后问题
    梁健的心里一阵悸动。他似乎猜到胡小英会说什么。酒是能够影响人的,平时不会做的的事情,喝了酒就敢做了。胡小英似乎也知道这一点,她对梁健很了解,之前喝酒,也许就是为了让梁健能够留下来。

    君亭酒店不是宁州最豪华的酒店,但却是有着与官场人员不同的客人。为此,胡小英很喜欢这个地方。在这里,她不太用担心,官场的人。

    君亭酒店房间价格不菲,一个房间基本都是在一千元以上。这家酒店,最最美的,是她的花园。这个花园不是一楼,而是在酒店的顶楼。

    花园里亭台楼阁,样样都很精致,堪比日本小品。人身处其中,仿佛也变得精致了。胡小英对梁健说:“喝过酒,你能陪我到九楼的花房去喝茶吗?”原来这才是胡小英的请求,梁健顿时感觉自己想多了,原本还以为胡小英邀请自己住在这里呢。

    胡小英瞧见梁健在笑,就问道:“你笑什么?”梁健笑说:“我会意错了。”胡小英看着梁健说:“你会意的是什么?”梁健已经和胡小英分了一瓶红酒,些许的酒意,让梁健也敢于说一些特别的话了,他说:“我还以为,你会让我留下来……”梁健把他的猜测,告诉了胡小英,说他以为胡小英要他留下来,与她共度一晚。

    胡小英看着梁健,笑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第一个请求,是去花房。第二个要求是,留下来。”胡小英看着梁健,漆黑的眸子里,似乎是酒意,又似乎是情意。胡小英什么时候,又有过这样的要求呢?梁健又怎么去拒绝呢?

    电梯从1楼向着9楼上升。胡小英和梁健在电梯中,没有看对方,他们就如陌生人一般。电梯中有几个男人,他们的目光不时朝胡小英瞄过去。容貌出众的女性,几乎在任何地方都会受到关注。胡小英根本不去理会那些目光。

    这个花房,果然是很有特色的地方。这个地方,不仅仅是空气,仿佛声音也是过滤过的,

    非常的安静。空间之中布置了各类景致,无论是在其中喝茶,还是在其中步行,都是一种享受。两人在其中走了一圈之后,坐下来喝茶。也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喝茶并没有起到解酒的作用。

    从这个精致的花房出来,梁健对胡小英说:“我送你到房间吧?”胡小英睁着美眸,看着梁健点了点头。两人走向房间的时候,是肩并着肩的,梁健没有去搂着胡小英的腰,胡小英也没挽着梁健的胳膊。两人都克制着。等到胡小英打开了房间的门。

    等门一碰上,梁健和胡小英站在门的背后,相互望着对方。梁健一把将胡小英拉到了怀里。梁健不想让胡小英太主动了。两个人在一起,谁主动,谁不主动,有时候就是一种尊严。这天晚上,胡小英主动地约他出来,主动地请他去花房。这一切看似都很自然,但是只有梁健知道,这是胡小英克服了很多心理障碍才会这么去做的。

    胡小英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是一个市委副书记,要她为一个男人主动,又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为此,梁健不能让她再主动下去了。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着一个女人,他是看不得一个女人太主动的。他宁可什么事情都自己主动,这样也才能给一个女人应有的尊严。

    梁健亲吻着胡小英柔软的唇,她雪白而弹性的颈项。胡小英对梁健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好似很意外的抗拒。她的手推着梁健的腰身,但是梁健不让她把自己推开。

    梁健的手,就如黑暗的欲念,在胡小英的胸前、腰身、臀部掠过,疯狂感受着她的身体,想要燃起她身体的主动。在梁健看来,这也是给胡小英尊严的一种方式。胡小英却拼命推开梁健的身子。

    胡小英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失控了。这样下去,两人都将冲破身体束缚,投入到欲念海洋之中。胡小英此次来,是想看到梁健。这一点她永远不会否认。但是,她此次来,并不是为了宣泄欲念。她,最不想让梁健认为的就是这一点。

    她感受到梁健的嘴。她感受到梁健的唇。她感受到自己马上就要到来的失控,忽然喊了出来:“项瑾。”听到这个两个字,梁健的手猛然一滞,他的唇也已经离开了胡小英。他有些茫然地看着胡小英,说:“对不起”。他朝后面退了一步。

    胡小英看着梁健,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叫出的名字,是那么不妥。梁健心里也满是愧疚,自己已经是结婚之身,怎么还可以如此。梁健对胡小英说:“对不起。我不该这样。你还好吧?酒没多吧?我先会回去了。”梁健拿起了外套,朝外面走去。

    看着梁健渐渐离去的身影,胡小英顿觉自己心里的空虚越来越强烈。她忍不住跑过去,从身后把梁健紧紧抱住。梁健的脚步顿时停住了,感受到胡小英的温度。只听到胡小英说:“我是一个该受到诅咒的女人吗?为什么,我不能停止爱你?”梁健转过身身来,看着胡小英说:“如果说要受到诅咒那也应该是我。”

    梁健非常缓慢、非常缓慢地与胡小英接触到了。胡小英的双手抚摸着梁健的胸膛,她说:“是不是每件快乐的事情,都是犯罪呢?”胡小英体会梁健在自己的身体内,这种快乐,让她不由痴痴地反问。梁健说:“如果你是清教徒,那么这句话就是真理。”在最后的颤栗当中,两人严丝合缝地结合在一起,早已经忘却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犯罪,什么是合法。

    人生也许就是需要偶然的放肆,这是胡小英最后的结论。这天晚上,梁健当然没回去。凌晨五点左右的时候,胡小英醒来了,亲吻着梁健的额头,她说:“梁健,有了今晚,我已经满足了,以后不管遇上什么。不管是刀山火海,不管是千刀万剐,我都认了。”

    梁健捂住了她的嘴唇,说:“不许你这么说,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胡小英说:“真的,我已经无怨无悔,以前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是你!让我知道了!爱情是一种付出,爱情是一种煎熬,爱情是一种高于正常人的温度……明白了这一点,难道我还不够吗?就算是,这会让我没命,我也认了……”

    梁健捂住了她的嘴唇,说:“不许你这么说!”两人挣扎了一番,渐渐地心底的念想又如火焰一般燃烧了起来,结合在一起。胡小英在梁健耳边说了一句话,梁健对胡小英竟然有这样的想法很是不解。但是他还是无法拒绝,他用手捂住了胡小英的嘴巴,就这样两人达到快乐的巅峰。

    尽管是一夜折腾,但是作为秘书的身份,就如是闹钟一般,在早上六点多,就催促着梁健醒来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到特别累,也许欢乐的性不会是一种负担。梁健对胡小英说:“我得去上班了,你再好好睡一觉吧。”胡小英双臂搂着了梁健,柔软的嘴唇印上了梁健的嘴唇。

    梁健不敢太过迎合,否则再一次的疯狂之后,自己去上班的时间恐怕就会被耽误。这一天是至关重要的一天,绝对不能随随便便的迟到。胡小英当然明白这一点,也很快放开了梁健。

    昨晚的大雨终于已经停歇。但是天空还是没有放晴,一个阴天加上了闷热,反而让人有些烦躁。但是,梁健从张省长的表情上 ,没有看到一丝的烦躁情绪。梁健陪同张省长向着大会堂走去。

    外面早就已经停满了车,这些都是各地市和省直机关一把手的车子。进入了会场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攒动。在主席台上只有三个位置,非常简单明了。这三个人分别是项部长、华剑军、张强。其他省四套班子成员一律都在下面。

    梁健将张省长的包拿到了主席台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人也提着一个公文包,放在华剑军的位置上。梁健从来没见过这个人,难道这是华剑军的新秘书?梁健很有些好奇,就问道:“你好,请问你是华书记的秘书吗?”那人朝梁健瞥了下嘴,并没有回答,转身就下了主席台。

    这么不懂礼貌的人,还真是少见。不过机关里什么人都有,梁健在省政府办公厅就见到过魏雨这样的极品女人,今天见到这个极品男人,也不觉得奇怪。梁健放好张省长的东西,就回到了下面。在大会堂左下角,给秘书们留了座位。

    九点钟,没有早一分,也没有晚一分。主席台上的三位领导,从右侧幕布后面走出来了。大家的声音,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今天对江中省是一个新时期的开始,大家自然非常关注地朝台上望去。

    一定意义上来说,江中省今后的几年发展如何,是由台上的其中两个人决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霍长渊林宛白〕〔后娘[穿越]〕〔重生盛宠:总裁的〕〔英雄?我早就不当〕〔大明小书生〕〔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驭鬼邪后〕〔权路迷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