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浪迹在诸天〕〔妖禁〕〔远东王庭〕〔九天仙缘〕〔重生之最强人生〕〔快穿之放开那只男〕〔女主播的修真高手〕〔末世无限夺舍〕〔盛少撩妻100式〕〔无敌妖孽兵王〕〔超级魔法农场系统〕〔史上最强崇祯〕〔懦弱的勇士〕〔大唐第一少〕〔我的极品美女老板〕〔广州,请将我忘记〕〔流年未央,安然向〕〔最强超神学院〕〔圣域之路〕〔毒妃归来之天下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622章校园女神
    不管承认与否,有美女在,喝酒的气氛是会不一样一些。金钱、酒精和美女,向来是权势的另一个注解。这些年轻漂亮的美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张桌面上,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因为这些男人的手里,不是有钱,就是你有权吗?

    有钱、有权,美女来也。没钱、没权,就算你貌比潘安,美女去也。美女如云,环绕左右,并不是为了你这个人,而是为了钱和权。如果这么想,恐怕很多男人都会有种大失所望的感受。只是,很多男人都是用腰一下思考的动物,并不太计较这些,单纯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

    不想这么多,有酒,有美女,那就先享受着吧。

    但是,梁健好似越来越做不到这一点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正在追求一些实质性的东西。想要剥去眼前的表象,去追看内在原因和隐含在表面行为后面的动机。说来也怪,一旦你这么做。原本兴趣盎然的东西,很可能就变得啥都不是了。

    为此,尽管身边坐着那个二十来岁的绝美女孩,让梁健的精神状态不由也提了起来,但是又一想到,这个美女与企业老总培友人等人混在一起,梁健的兴趣就不是特别大了。这就好像一朵百合上面,沾染了汽油,让人少了很多去接近的念想。

    梁健喝酒也很克制。区委书记黄耀先见梁健不怎么动,就主动站了起来,叫他身边的美女也站了起来,一起走过来,敬梁健的酒。冯丰看到了说:“梁处长,我们黄书记来敬你酒了。”,即便没有冯丰提醒梁健,他也得站起来。

    宁州市是副省级城市,江侧区的级别自然也高半级,为此江侧区委书记,是宁州市委常委,副厅级干部。梁健自己还是一个副处,级别上还有很大差距,他站起来。只是,梁健并没有叫身边的美女菁菁一起站起来。

    黄耀先就摇了摇头,说:“菁菁,你不陪陪梁处长吗?在领导面前,可是要主动一点啊。”菁菁没有陪同梁健站起来,梁健倒是有些意外。毕竟以前碰到的各路陪酒女,都是非常主动的,而菁菁显然是挺被动。

    梁健不由朝她看了一眼,只见她好像是吃了批评、满脸羞愧的样子。菁菁听话地站了起来,说:“不好意思,我陪陪梁处长。”

    她倒是没有给梁健杯子中斟酒。梁健发现,这个菁菁好似不是那种经常混迹酒场的女孩。否则她一定明白,领导站起来了,那肯定是要拿起分酒器帮助领导斟酒。

    黄耀先摇了摇头说:“菁菁不给梁处长斟点酒嘛?梁处长的杯子都快见底了。”黄耀先拿起了梁健桌上的分酒器,又说:“梁处长,还是我来给你斟酒吧。我们菁菁是大美女,平时都是人家给她服务,所以今天可能有些小小的疏忽,你要见谅啊。”菁菁红着脸,赶紧接过了分酒器,给梁健斟酒。

    如果菁菁是一个在酒场上如鱼得水的女人,梁健今天可能就不会理她了。但是,这个菁菁一直是一副娇羞、稚嫩的样子,好像平时根本很少步入酒场。这反而让梁健对这个菁菁心生一丝好感,很是奇怪,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又会出现在酒场上?

    梁健看到区委书记黄耀先和他身边的美女,都端着满满的酒过来,自己如果是杯底的这点东西,那就是显然不给黄耀先面子。于是就任由菁菁给自己倒酒,反正就算这一杯下去,也不会醉得回不了家。

    菁菁给梁健的酒倒了半杯,她就不动了,问道:“梁处长,够不够?”这样倒酒,倒也是挺有趣。若换做别的女孩子,她是来陪酒的,那肯定会尽量给领导多倒一些,如今,却好像菁菁完全是站在梁健这一边了,好像要尽量保护他一般。

    黄耀先就不满地说:“菁菁,怎么斟酒的啊,梁处长都没有说好,你的手怎么停下来了啊?快再倒一点啊,至少也应该跟我们一样多吧?”菁菁却不听黄耀先的,看着,似乎等待梁健的指示。

    梁健心里就有些暗笑,这个女孩子显然是黄耀先他们叫来陪同梁健的,可她却并不听黄耀先的话,反而更听自己的。梁健对她的戒备少了一些,说:“和黄书记他们倒得一样多吧!”菁菁这才听了梁健的话,将梁健杯子中的酒,斟到了和黄耀先他们差不多的位置,就再也不多加了。

    黄耀先看着摇了摇头,说:“菁菁,那你自己呢?总不能比梁处长少吧?”菁菁这才也给自己的杯子中倒了酒。四个人一起把酒喝了。黄耀先将空杯托在手中说:“梁处长,你是领导身边的人,请一定要对我们江侧区多多关注啊!”梁健说:“哪里敢当,哪里敢当。对江侧区的关心,是省市领导的事情啊。我不过是给领导端茶泡水的,没有这个能量啊。”

    听到梁健的这话,黄耀先说:“看来今天梁处长的酒还没喝好,特别的谦虚啊。”转而对横申印染老总说:“培总啊!今天是难得机会,你不敬敬梁处长?”培友人赶紧也和身边的美女站起来,过来敬梁健他们酒。美女菁菁又是非常保守地给梁健倒了酒,由于对横申印染没有好感,梁健也不加酒,与培友人碰了碰杯子,就把酒喝了。

    培友人也赶紧把酒喝了说:“梁处长,一定要麻烦你,多跟张省长这边说说,我们横申印染,其实一直都是严格按照国家和省里的环保标准排污的,那天的事情纯属意外……”梁健听了这话,心里就开始反感起来,心想,你们偷排漏排应该是常态,按规排放才是意外吧。

    江侧区委书记黄耀先打断了培友人的话说:“培总,今天吃饭不谈公事,就是吃饭。”培友人赶紧说:“那是,那是。我们就喝酒。”尽管培友人已经不再提起,但是梁健已经非常明白,那就是,这顿饭就是想让梁健在张省长面前说情的。

    梁健心里稍稍有些想法的是,冯丰为什么不提前跟自己说一声,如果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梁健就不会想要参加。冯丰好像察觉到了梁健的情绪变化,在梁健去卫生间的时候,冯丰也跟了进去。冯丰说:“兄弟,这次不好意思,没有提前告诉你晚饭是哪那几个人。黄耀先我认识的很早,以前帮过我忙,我有些让不转。”

    既然冯丰都这么说了,梁健也就不去在意了。他说:“也没什么,就是吃个饭。不过,今天不敢喝多,待会吃过饭就回去。”冯丰说:“行。”本来横申印染老总培友人在晚饭之后,还安排了丰富的活动,不过看到梁健态度坚决,冯丰也就不勉强了。

    回到了桌子上,梁健不打算再喝多少酒了。但是黄耀先、培友人和其他美女都开始猛烈敬酒。梁健碍于冯丰的面子,又不好不喝,只喝一点点,但是那些人,特别是美女都不依不饶。身边的菁菁却说:“我来帮助梁处长喝。”于是,菁菁就开始一杯一杯替梁健喝酒。菁菁显然不甚酒力,几杯酒下去,脸色通红,更加柔美。

    梁健只是觉得奇怪,梁健都已经不喝了,他们怎么还在攻击菁菁啊!难道是为了惩罚菁菁对梁健的照顾?梁健就有些看不懂了。又喝了一会儿,梁健看到菁菁实在有些扛不住了,就说:“今天就到这里吧,否则菁菁就要醉了。”培友人说:“既然梁处长怜香惜玉了,那我们也就不强求了。梁处长,我们在一起去唱个歌吧?都已经安排好了。”

    梁健婉拒说:“唱歌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其他三个美女说:“黄书记、培总、冯处长,我们一起去唱歌吧,喝了这么多酒,直接回去肯定要上头,去唱歌释放一些酒意。”冯丰有些担忧地说:“那菁菁怎么办?”

    一个美女说:“菁菁已经喝多了,恐怕也已经唱不动了。让我们梁处长送回去吧。”冯丰是真觉得有些对不住梁健,说:“这样不好吧,还是我想办法把菁菁送回去吧。梁处长不一定认识菁菁住哪里。”一个美女说:“梁处长怎么会不知道呢?菁菁就在江中大学啊,听说梁处长就是江中大学的毕业生啊。对江中大学的女生宿舍肯定是熟悉的。呵呵。”说着就挽着冯丰的手,拉着去唱歌。

    梁健听说菁菁这女孩,是江中大学生,对菁菁的亲近感又增多了一分,母校的力量真的是很大的。再加上,看到那些美女要拉冯丰去唱歌,梁健就说:“冯处长,你们去唱歌吧,菁菁交给我就行了。”听到梁健答应送菁菁,区委书记黄耀先和横申印染培友人都面露喜色说:“好,就这么定了。”

    饭店帮助叫好了车,菁菁开始还清醒,梁健就扶着她上车。开了一段路,菁菁似乎感觉酒性上来了,身子软软的就靠到了梁健身上。这初夏的夜晚,衣着已经很是单薄,

    菁菁靠在梁健身上,就能感受到一丝贴肉的温度。梁健不由喉头一紧,他也明显感觉到生理的反应。

    这么漂亮的醉美女,就靠在自己的身边,若说没有一丝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梁健努力克制着自己,告诉司机,往江中大学开去。梁健问菁菁宿舍的位置,菁菁迷迷糊糊之中说着,总算还是说对了。

    出租车终于停在了女生宿舍前面。有些刚刚晚自习回来的女生,朝出租车里看过来。梁健对菁菁说:“菁菁,你宿舍到了。”梁健帮她打开了车门。菁菁的腿刚刚跨出车门,她朦胧的眼神,朝宿舍楼看了一眼,腿又回到了车里。

    梁健惊讶地问:“怎了吗?”菁菁摇了摇说:“我不能就这么回宿舍。我现在全身酒气,

    宿舍里的人会说。我不能这么回去。”梁健感觉,这下就有些头疼,心想,她不想回宿舍,那怎么办?

    菁菁说:“门口有江中大学宾馆,你把我送那里吧。我今天住宾馆算了。你送我到宾馆门口,你就回去吧。”出租车司机再催促,说他赶时间。梁健说:“别到江中大学宾馆,就到黄龙大酒店吧。”梁健心想,江中大学宾馆,肯定有很多大学生出入,黄龙大酒店是五星级,认识菁菁的人就相对不会很多。

    到了黄龙大酒店,将菁菁从车里扶了出来。菁菁就已经浑身酥软,说明是醉的不轻。梁健只能一只手搂着她往里走。酒店里出入的客人,有些就看向他们。好在没有认识的人,否则梁健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拿了房卡,坐电梯上去,

    在电梯当中,梁健也尽量低着头。自己不是想要去干坏事,但是却如要干坏事一样保持着低调。关上了房门,菁菁问:“到房间了吗?”梁健说:“到了。”

    菁菁呓语般的“哦”了一声,身子就往下滑。这一滑下去,就会彻底滚在地上。梁健只好,赶紧揽抱住菁菁的腰。她的腰那么柔软而富有弹性,这就是青春的活力。梁健将她抱起来的时候,她的前身都紧紧贴着梁健,有些凸起的部位,刺激着梁健的感官,但是梁健尽最大的力量抗住着念想。

    终于将菁菁放在了床上,给她脱下了高跟鞋,才发现她丝袜中的细长小腿是那么吸引人。梁健很想将手放在上面,但他还是克制着。他知道,一旦放松自己,就可能犯错误。她似乎就那么不省人事的睡在床上,发丝贴着嘴唇。这的确是梁健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

    梁健不让自己多遐想,煮了水,喝了几口,他就在边上的沙发上坐下来。如果这样走掉,显然是不妥当的,万一菁菁出了什么意外,这事情就绝对说不清楚了。幸好这两天项瑾不再家里,他不用马上回去。

    他打算再等一等,看看菁菁呆会会不会醒过来。菁菁轻柔的呼吸使得房间里特别安静。他迷迷糊糊中就打起了瞌睡。

    等他从瞌睡中醒来,吓了一跳,床上菁菁的身影已经不见了。他站起来的时候,一个东西从自己身上滑落在地。一看,是一个信封,他赶紧捡拾了起来,里面是五万块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山村透视兵王〕〔权路迷局〕〔沈娴秦如凉〕〔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放纵〕〔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