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公高冷,求抱抱〕〔农门茶香,拐个权〕〔龙凤双宝:老婆,〕〔太初〕〔重生原始部落〕〔道闯乾坤〕〔一订成婚:总裁BO〕〔神级风水师〕〔娇妻撩人:军少别〕〔凰鸣天骄:第一御〕〔鬼语娇妻:吻安,〕〔老公宠妻太甜蜜〕〔傅少的亿万甜妻〕〔旅行体验师〕〔太古吞噬诀〕〔第一狂妃:废柴三〕〔权少挚爱甜宠妻〕〔倾世霸宠:帝君大〕〔王者荣耀:混蛋,〕〔齐天无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598章特殊礼物
    林珊笑着说:“梁秘书,这么穿着看起来真是年轻啊!”目光滴溜溜在梁健身上流转。梁健如今都已经三十出头。如果他在县委书记的岗位上,那现在肯定还算是年轻的县委书记,但是在秘书的岗位上,就不算年轻了。

    梁健说:“都已经是三十出头的人了,还年轻什么啊。对了,林局长你还有什么事?”梁健不称呼她林珊,而是称呼“林局长”,就是不想跟这个女干部有更深入的接触。

    林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信封袋,递给梁健说:“梁秘书,这是顾书记吩咐我转交给你的。”说着,林珊将整个信封袋子就递过来,

    梁健起初不敢接,问道:“这里是什么?”林珊笑着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你自己看就行了。”梁健问道:“确定不是给张省长,而是给我的?”林珊说道:“我确定这是给你的。顾书记说了,中饭的时候,因为市里工作不到位,准备了太多的菜,害得梁秘书被批评,很不好意思,所以请梁秘书一定要收下这点小小的意思。”

    梁健算是明白了,原来是顾海洋为了午餐,来安慰自己的。那么,这里面肯定就是礼物了。梁健当这个秘书之前,他就告诫过自己不要随便收礼。梁健就说:“林局长,不用这么客气。这个信封你还是拿回去吧。事情没做好,领导批评一句也是正常的。”

    林珊说道:“那可不行,梁书记,这是顾书记交给我的任务,所以我一定得送到的。请你一定收下吧。”

    梁健还是不敢接,他就是担心里面是礼金利卡之类的。林珊见梁健不肯接,就转身将小信封袋放到了桌子上。梁健快步过去,抓起了信封袋,要还给林珊。

    林珊却已经到了门口。她如果就这样出去了,这信封袋就交不回去了。梁健只好抓住了林珊的胳膊说:“林局长,这个你拿回去。”林珊被梁健抓住胳膊,只好转过脸来:“梁秘书,这个信封,你如果让我拿回去,就是在为难我了。”

    说着,媚眼盯着梁健,胸脯微微起伏着。

    梁健说:“林局长,你拿回去,告诉顾书记,他的心意我领了,不过这信封里的东西,就不用了。”林珊却笑道:“梁书记,你怎么都不肯收?”梁健笑说:“是的,我不会收的。”

    林珊点了点头,像是在暗暗对自己说,“那我也只能这样了。”说着,林珊就在梁健胸前的浴巾上一扯。原本紧紧裹住梁健的浴巾,一下就松开了,向下应声掉落。

    梁健没有提防这个女人会出如此杀招,赶紧去抓自己的浴巾。手中的小信封也掉落在地了。总算是把浴巾给抓住了,没有彻底显露原型。

    等梁健把那小信封,重新捡拾了起来,林珊却已经趁此机会,打开一条门缝溜了出去。毕竟自己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梁健不好意思追出去,否则给人看到,这话就不好说了。

    如果张省长看到自己裹着浴巾,追那个女副局长,领导心里肯定会有想法。回到了房间。梁健将那个信封袋,往灯光上一照,瞧见一张卡片的形状。

    梁健之前就收到过类似的东西,这里不是银行卡,就是购物卡。这东西,梁健肯定不能收。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如果拿了顾海洋这东西,以后顾海洋要见张省长,或者要自己的办什么时候,自己就得照办了。

    梁健还没有傻到这个地步。不过,梁健心想,秘书拿下面的东西或钱物,应该是不足为奇或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是,梁健不想要这么做。

    这个信封袋也不能就这么放在房间的桌子上,梁健就收进了包里。他躺在床上想着,明天以什么方式交出去比较合适呢?当着大家的面交还顾海洋,显然是不合适的。但是,如果不当着人家的面,顾海洋肯定也不会收回……

    有些烦这个,梁健就从床上起来,换上衣服,带上手机,走出了房间。张省长已经休息了,即使是有事情找他,打来电话,他也能马上赶过来。

    梁健平时每天都是想散散步,或者运动一下的,今天一直跟随张省长开会、考察、吃饭和谈话,就没有了自己空余的时间,运动也搁下了。梁健想趁此心里的烦闷,到下面走走。

    梁健一边往电梯走,一边给家里项瑾打电话。项瑾说,家里都好,莫菲菲晚上在练琴,很用功。梁健对项瑾说,让他多多休息,别累着。项瑾问他闻城怎么样?梁健说,例行公事,现在去下面走走,舒展一下筋骨。从电梯出来,梁健已经打好了电话。

    到了宾馆楼下大厅,梁健看到大厅之中,有特警在执勤。这肯定是因为今天张省长在这里下榻,闻城市专门安排的。

    看到梁健走出去,特警忽然都站了起来。特警似乎认识梁健是省长秘书。梁健朝他们点了点头,那些特警也笑着跟梁健致意,等梁健走到了门口,他们才又坐了下去。

    夜晚十来点,这个市委市政府的招待宾馆,显得很是宁静。这个宾馆不是很大,绿化倒是很好,绕着建筑有些鹅软石小路,可以遛弯。

    在门口,一辆小车还在等,梁健自问,这难道也是警车?但是一看牌照和车身,梁健发现这是一辆普通的民用车。也许是在等着客人。

    梁健也不去管太多,就继续朝前走去。梁健刚刚走开,车子里的一个人,就拿起了电话:“老板,我刚刚看到,那个省长的秘书,从门厅里出来。”对方问道:“他是去干嘛?”

    车里的人说:“还不知道,好像是在散步。”对方说:“别跟我说好像,也许他就是去见那个女人的。你们出一个人跟着他,看看有什么情况?”“知道了,老板。”

    梁健走了没一会,就发现了背后有身影尾随着。梁健就转身沿着明亮的小道,返回宾馆里,心里更加狐疑,这个闻城市也太过诡异了。他们到了这里,仿佛就有被人监视的感觉。

    在离闻城市招待宾馆不远的一家高级酒店中,闻城市人大副主任曹青、市检察院检察长祝军正在喷云吐雾。曹青说:“你认为,那个女人今天晚上会不会出现?”市检察院检察长祝军说:“我猜应该会出现。今天,张强来了,她肯定是会出来的,她一出来,我们就去控制。”

    曹青说:“你都已经准备好了?”祝军说:“人都已经到位了。今天这种情况下,将闻璇控制起来,肯定能给张强传递很强的信号。”曹青点了点头说:“这次事成之后,上面说,答应给你动一动的。”市检察长祝军说:“感谢曹主任的提点。”曹青哈哈一笑说:“我们合作愉快!”

    在他们前面的茶几上,还有一瓶洋酒,曹青拿起杯子,跟祝军碰了一下说:“我们来干一杯!”

    梁健快速回到宾馆大厅,跟随自己的人,也装作一个普通的散步者,回到了车上。梁健心里就非常纳闷。跟踪自己的人,到底是武警一样,是保卫自己,还是另有图谋?

    梁健到了自己的房间,还是隐隐地有些不安,向着楼下望去,还是能够看到那辆小车停在那里,似乎在等着什么人。梁健就打了电话给张省长的前秘书从远亮,问他在哪里。从远亮说,他还在和常委副市长方磊商量事情。

    梁健在电话中简短地说了一句:“刚才,张省长跟我也谈了话,有关闻璇房产的事情,也告诉我了。”从远亮听了心道,看来张省长真的是非常信任梁健,这样的事情马上就告知了他:“这很好,我们一直在为张省长工作。”

    梁健说:“我感觉,下面好像有人在监视我们。”从远亮说:“有这种事情?会不会是安保人员?”梁健说:“大厅里有武警,外面还有一辆车。”从远亮说:“这个情况,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和方市长,正在市政府忙着。”

    从远亮没有告诉梁健,他们到底在忙着什么,应该是张省长交给他们的任务,梁健就不好多问了。梁健说:“那我这里看看再说。”

    在闻城市招待宾馆对面的一个山坡上,一辆宝马车停了下来。由于山坡车道地势明显偏好,车子内使用望远镜,就能看到下面宾馆前半部分的院落。发现在宾馆门口,有一辆车停在那里,都没有动,车内女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个女子三十八九岁,风韵十足,她的眼线悠长飘逸,五官精致,年龄的增长似乎给她平添了味道。但是,她的脸上并不是开心的容颜,只是这不开心,仿佛让她更具吸引力。她拿起了手机,给里面招待宾馆中的一个人打了电话:“宾馆门口的车是不是曹青的人?”

    对方作了肯定的回答,女子说:“张省长秘书的房间电话,你能给我吗?”对方作了肯定的答复。

    梁健在屋子里,正有些心神不宁。外面的整个气氛,实在太诡异了。忽然电话响了起来。这个电话来得突然,让梁健几乎都吓了一跳。他看了眼白色电话,接了起来。对面传来一个声音:“先生,需要服务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