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上崛起〕〔最强打脸秒杀系统〕〔密斯特传奇〕〔医品太子妃〕〔箭魔〕〔枭后〕〔武逆焚天〕〔红颜〕〔灼华年〕〔我在异界有座城〕〔凡人仙帝路〕〔万法仙杖〕〔我的极品美女老板〕〔具现之神〕〔神州古情〕〔我大概是个假主角〕〔致命赌注〕〔重生暖婚:君少的〕〔争锋地〕〔奋斗在九十年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597章女神访客
    梁健看到张省长有意告诉他一些细节,就给张省长续了茶,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张省长继续说:“曹青的背景不是闻城的,也不是宁州的,而是北京的。据我了解,曹青的表姐是嫁给北京某位首长的。早在三年前,我任闻城市委书记,当时曹青是市发展经贸局主任,是重要经济部门。

    “北京方面,通过省委组织部想要提拔曹青担任市委常委,被我阻拦了。我当时这手里有很多封纪委转交的信访件,多封是反映他利用职务便利谋求私人经济利益,有反映他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并为这些女人谋利。这样的干部怎么能提?为此,省委组织部来沟通的时候,我就顶住了,并把新信访件交给省委组织部。我明确表示,如果我在任,曹青就不能进常委,除非把我换岗。”

    梁健问了一句:“后来,省委组织部就没有动他?”张省长说:“省委组织部当时的常务副部长还给我打了电话,说再次跟我协商,如果不进常委班子,进政府班子怎么样?我当时说,还是请省委组织部将曹青的有关情况调查清楚了,再使用他吧,一定要带病提拔干部。

    “在我坚持下,曹青最终没有得到任用。那些举报信最后也没有回到市里。后来,我离开了闻城市,担任副省长。不久之后,曹青被提拔为闻城市人大副主任。”

    梁健叹道:“原来,还有这么一段事情,怪不得今天,曹青从电梯里出来,看到张省长之后,就走开了。”张省长点了点头说:“所以,你说,这个人有些异样,说明你的直觉是对的。”梁健心想,张省长这是第一次带自己出来,就把这么重要的内情告诉了自己,说明对自己的是信任的。

    梁健说:“那么这个曹青,现在会不会对张省长有所不利?我们能做些什么?”梁健知道,当前张省长是到了紧要关头,在这个时候,张省长却又来到了闻城,肯定是因为已经察觉到了某些问题。

    张省长说:“我已经了解到,上面迟迟没有落实省书记,与有人在举报我有关系。而且举报的渠道,并不是通过正常的信访渠道,而是通过北京某位首长在发声。”梁健说:“他们能够举报什么问题呢?我认为张省长已经够清正廉洁了。”张省长看了看梁健,确信梁健没有在讨好、拍马屁。

    这句话,梁健的确是没有敷衍和说假话,可以说,自从参加工作以来,梁健都没有遇上过如张省长这样的干部,身居高位,但是不迷恋享受;工作繁忙,也能经常回家陪老婆。这样的官员,现在到哪里去找。为此,梁健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神情完全是真挚的。

    张省长朝梁健一笑。张省长是难得一笑的,笑起来张省长似乎显得年轻一些。张省长说:“我不怕告诉你一个很残酷的真相,在官场几乎没有一个人是完全廉洁的。我也不例外。因为我们身不由己,在大家都流行节日送礼的时候,你能不送吗?在大家都在流行大吃大喝的时候,你能不喝吗?如果你说不,那你不说出局,也已经是边缘化了。

    “但是,我也有底气说,在江中省比我更清廉的人,恐怕也不会超过五个人。而且,我还不知道这个五个人在哪里?”梁健想了想自己所认识的领导,如果真能说得上彻底清廉的,还真是没有。

    算是比较清廉的,胡小英,但她有时候也会花公款吃喝;他自己,尽管有时候吃饭自己出钱,但是遇上别人请客,他就不太计较。也许高成汉算是不错的,但是否比张省长更加清廉,也很难说。

    梁健说:“的确如张省长所说,那是因为我们的大环境如此,我们也不必太过计较。”张省长说:“在闻城的时候,我认为自己其他的事情都没什么可说的。但是有一个事情,却做得不甚漂亮。”梁健当然想问是什么,但是他硬生生的忍住了。

    主动去问领导糗事不是一个好主意。张省长看了他一眼说:“是不是不敢问我是什么?”梁健也一笑说:“我想,张省长如果想告诉我的话,我不问也会说。”张省长说:“我今天就是想把有关的情况都告诉你,这些情况汪超市长、方磊副市长、从远亮都是知道的。如果你不知道,以后的事情就很难沟通了。只要是我信任的人,我都会告知他们。”

    梁健说了一声:“谢谢张省长的信任,那么顾海洋书记,也知道吗?”梁健心想,刚才跟张省长谈话的人中,顾海洋也在其中,应该也是了解实情的。张省长却说:“顾书记不清楚,因为我没有跟他说起过。”

    这一下子似乎就明白了,顾海洋并不在张省长信任的干部之列。梁健不由回想起,先前在谈好话,逐一出来的人,表情都是各异的。也就只有顾海洋是满面春分的,其他人中,汪市长的脸色看不出状况,其他人都有些凝重或者忧色,

    这说明张省长跟他们说到了实质性的内容。但是和顾海洋却没有。

    既然张省长信任自己,梁健也就不兜圈子,直接问道:“张省长,你说的那件没有做好的事情,是什么呢?”张省长问:“你觉得,有可能是什么?”这又是一道考题吗?

    梁健想了想,就说:“是不是闻璇花园?”张省长似乎满意地点了点头:“为什么这么说?”梁健道:“因为今天的行程当中,并没有闻璇花园这个地方,但是张省长却专程去了。”

    张省长视线微微上抬,说道:“闻璇花园是一个至今还没有填好的坑。”梁健还指望张省长会多说一些什么。但是张省长站了起来,说:“这个事情,你已经有所了解了。我跟你说这些,是想让你知道一些情况,这样以后方磊、远亮他们与你提到这个事情,你也会有个数了。另外一个问题是,想要告诉你,官场上身不由己的事情多了,就是我也有这么一个事情,一直悬在心里,我想把它放下,却还没有放下。”

    梁健对张省长的坦诚很是吃惊,这样的领导是真的不多,梁健就不由豪气干云地道:“张省长,这件事肯定有一天能够妥善解决的。”张省长看了梁健一眼,他本想告诫梁健,不要把话说得那么满。但是想到,梁健的履历当中就曾处理过几件颇为棘手的事情,这是他的底气所在,张省长也就不来批评他了。

    梁健把张省长的小皮箱拉了过来。本来是要为张省长整理衣物,张省长阻止了。他说:“梁健,这些我自己来,不用麻烦你。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梁健回到自己的房间,以为市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女副局长已经走了,没想到她等在自己的房间里。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其他人,她闲着无聊打开了电视机在看。

    女副局长问:“梁秘书,张省长还有其他的需要吗?”梁健说:“没有了。时间已经不早了,你先回去吧。”女副局长问:“梁秘书,你需要吃点宵夜什么的吗?领导已经休息了,你应该可以自己活动一下。”梁健瞧见这女副局长面容妖艳,身材火爆,当然是一个诱人的女人。但是,梁健今天是不会出门的,这不仅仅他的定力好,而且是闻城这个地方也实在太复杂。

    梁健说:“不需要了,晚饭吃得很饱。”女副局长说:“那好吧,我今天也就住在这里,你有事情给我打电话。”梁健说:“好的。”女副局长说:“你有我的电话?”梁健摇了摇头。

    女副局长问:“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的名字?”这似乎是一个很不好意思的事情,但是梁健也不想装作知道,只好点了点头。女副局长媚眼一挑:“我叫林珊,记住了吧?”梁健说:“林珊,我记住了。”林珊说:“你再把我的电话记下吧。”

    梁健打开手机,记录了林珊的电话,送林珊出门。林珊说:“接待好你们,是市委交给我的政治任务。所以,不管什么时候,有任何的需要,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林珊又瞟了梁健一眼,目光很有杀伤力。那句“有任何需要,都可以给我打电话”这话,也给人留下很多想象的空间。但是,梁健当作不懂这些暗示,对林珊说:“谢谢你了,我们休息之后,一般都还是挺消停的,不会再麻烦你了。”

    林珊说:“那晚安。”说着,就扭着水蛇腰离开了。梁健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的目光她背影上留恋。回到房间,他洗了一个澡,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听到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梁健担心是张省长,就裹着浴巾去开了一条门缝。门外不是张省长,而是林珊。林珊说:“不好意思,让我进去一下。”说着不征求梁健的意见,推开门缝,溜了进来。

    梁健喊道:“怎么了?这样不方便吧?”可林珊已经走进了房间里,转过身来,看着裹在浴巾中的梁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乱伦大杂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引凤决〕〔超神学院:至尊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见鬼〕〔重生盛宠:总裁的〕〔乡野春月〕〔傲娇帝少,宠翻天〕〔你之蜜糖,我之砒〕〔头号新宠:禁欲总〕〔后娘[穿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