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东巡医记〕〔凶兽横行〕〔狂暴仙医〕〔漫威的一拳局长〕〔重生千金:国民女〕〔萌宝来袭,总裁爹〕〔我要出租自己〕〔我的预言APP〕〔崛起原始时代〕〔阴谋与爱情之阴谋〕〔探天而行〕〔神话原生种〕〔刻骨危情:先生太〕〔隐密杀手〕〔都市之花都帝王〕〔重生之魔教教主〕〔从同福开始〕〔阴阳掌舵人〕〔灵宝天书〕〔异世神魔之并肩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593章首次任务
    张省长在电话中说道:“梁健,你这边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去一趟闻城。 没有问题吧?”梁健当然不能说“有问题”,他说:“张省长,我明白了。”他本想说,张省长要不要我准备什么东西?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问出来。既然张省长没有说,那自然是认为他会想到,或者是在考验他。说多了,反而显得没有主意。

    至于,此趟去闻城,所为何事,他也不清楚,唯一可以联系起来的,就是张省长的前秘书从远亮,明天也将会去闻城赴任。难道张省长是要亲自送自己的秘书过去?

    按照梁健对张省长的了解,这不是张省长能够做出的事情。尽管从远亮也许在秘书工作上,深得张省长的认可,但是此次从远亮去闻城市,担任的只是市长助理,还不算是副厅实职。这样级别的领导干部,由省委组织部一个副部长送去,也已经非常够规格了。

    张省长亲自送,这不太理性!但不是为送从远亮,那又是为什么呢?梁健实在想不出了。另一个让梁健头痛的事情是,张省长让他准备一下,那到底要准备些什么呢?这趟张省长要去闻城,也不知是呆几天,晚上是不是住在那里都不清楚,要不要带生活用品?张省长专门喝得茶是不是要专门带?

    这些梁健都没有概念。那是因为,这是梁健第一次跟着张省长出门,没有任何的经验。那该怎么办?打个电话给从远亮?问问他有关的情况?

    梁健很想打这个电话。然而,回头一想,他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毕竟,张省长没有让他问谁。如此此趟出行是机密的?不应该让其他人知道的?他打了这个电话,岂不是坏了事情?为此,梁健只好坐下来静静的想。

    这时候,他脑袋里倒是浮现了先前与从远亮聊天时,从远亮提醒过他的三点:一是准时。二是信息。三是思考。现在想来,这三点的确很重要。但是,在细节上,是否真不用太在意呢?毕竟,贴身秘书,就是在细节上,为领导服务的。

    心里还是有些不太安宁。时间已经不早,如果再耗下去,不仅没有成果,恐怕还会影响明天的工作了。梁健从书房里出来,忽然瞧见,一个身影在过道里一闪。梁健愣了一下,再看,那个身影已经不见了。

    难道家里进贼了不成?屋子里也没有开灯。梁健轻声轻脚地朝那个身影闪入的地方走去。忽然那个身影,又回了出来,差点与梁健撞在了一起。那个身影轻轻“啊”了一声。

    梁健赶紧打开了过道中的灯光。只见,莫菲菲穿着短睡衣,身下只有一件肉色的贴身短裤,两腿修长而充满弹性的双腿暴露在灯光下。莫菲菲差点又“啊”地喊了出来,却被梁健用手捂住了。

    莫菲菲意识到了,自己的喊声可能会惊动了项瑾,她点了点头。梁健才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手。从莫菲菲的身上,又传来女孩幽幽的体香,再加上看到她穿着如此单薄的身体,要说梁健毫无反应,没有想法,那是假的。

    梁健赶紧熄灭了灯光,在一片黑暗中,梁健说:“下次晚上出来,能不能开个灯啊?”莫菲菲不好意思地说:“我只是懒了,不想套衣服了。只不过是出来拿一下隐形眼镜。”梁健说:“你这样容易把人吓到的。”

    莫菲菲嘟着嘴巴说:“我知道了。”梁健想起了张省长给自己打来的电话,于是就说:“菲菲,你明天是否能再陪一陪项瑾呢?今天张省长打电话来,让我明天跟随他去闻城,我还不知能不能回来?”莫菲菲点着头说:“没问题啊,这两天我反正都在宁州,看房子。”

    梁健知道莫菲菲一直在炒房,最近宁州的房子好像有回暖的迹象,这肯定引起菲菲的兴趣。莫菲菲毕竟是生意人嘛!在中国,房子不是一个必需的商品,而是一个投资产品,而且是一个比黄金、理财产品能可靠的投资产品,更能获利。哪个地方能获利,那个地方就会成为热门,资本就会流向那里。资本流向那里,这个东西的价格就降不下来了。

    当然,这深更半夜的,梁健也没跟莫菲菲去嘀咕这些。他只说了一句:“谢谢了,辛苦你了。”莫菲菲白了他一眼,说:“睡了。”小屁股扭动着,转身回房间去了。梁健暗想,家里有莫菲菲这么一个感性的单身女人走来走去,总不是一个事。

    但是梁健又想,这也是对自己承受魅惑的一种锻炼,自己必须得经受这方面的锻炼。回到了房间里,看到项瑾安然躺着,侧着朝向他这一面。然而,当梁健躺到了床上时,她却缓缓睁开了眼睛。

    微微笑着说:“来睡了?”梁健在她额头上亲了下说:“睡着过了吗?”项瑾说:“睡着过了。”然后又定睛看了他一眼:“怎么,有什么担心的事情吗?看你面有忧色。”梁健看了看项瑾蛮有好奇心,自己明天要去闻城的事情,只好也跟她说了。

    梁健道:“刚才,张省长打电话来,让我明天跟着他一同去闻城。”项瑾笑笑说:“那去啊。不用担心我。”梁健说:“刚才我跟莫菲菲说了,她说明天还会陪着你。你这里我不用太担心了。”项瑾说:“那你还担心什么?”

    梁健说:“张省长对我说,让我准备一下。但是我不知道要准备什么,第一天上班,对张省长的脾气、性格和习惯都不是太了解。我本想问问以前的秘书,但是又怕这事情可能是保密的,说了也不好。”项瑾点了点头,说:“那是因为你第一天上班嘛。”

    项瑾笑说:“梁健,我有一个想法,想跟你说,可是今天后来就忘了。”梁健颇为好奇地看着项瑾说:“你说啊。”

    项瑾欠了欠身子,索性半坐了起来,被子盖在肩头。梁健就伸出手臂,搂着项瑾。项瑾说:“我觉得,你当这个秘书,和别人当这个秘书,应该有所不同。”梁健看着项瑾,觉得她这个观点他想要听。

    项瑾说:“以前跟着老爸,接触过不少人。我也有意无意地观察到,秘书有好多种。有的秘书,是端茶泡水拎包的秘书,这种秘书一般都只要从新近单位的大学生中选取就行了,听话,服从,细致。还有一种秘书,更像是一位军事,一个参谋,小事情也做,但是不会太费精力在上面,他更重要应该是领导的左右手。甚至在领导不好出面的时候,他得到授权,就能独当一面。

    “省政府办公厅,小年轻多的是,能够给张省长端茶泡水提包的小年轻难道挑不出来吗?我觉得不是。但是,张省长为什么独独要从南山县基层,把一个已经在主持县委工作的你,挑选上来?这个举动,不正是已经向你传递了一个强烈的信号吗?”

    项瑾的话,似乎一下子点通了梁健纠结的地方。的确如此,如果张省长要是想找一个在生活上给自己提供便利的人,那么就根本不需要找梁健,在省政府办公厅中现成的随便捡。但是却偏偏选了梁健,看中的一定是梁健的基层领导经验,狠抓落实的时候那紧盯不放的韧劲,还有政治上的潜力。

    项瑾又说:“明天你是第一次跟着领导出去。第一印象很重要,很多人盲目的相信第一一印象,忽略一个人的本质性格。领导也是人,也会注重第一印象。为此,明天你要给领导展示一个怎么样的自己,领导可能会印象很深刻,以后也会从这个方面来要求你。”

    梁健咀嚼着项瑾的话,说:“你的意思是,我不用显得太过注重领导的生活细节?”项瑾说:“我认为,生活细节上,只要不出麻烦就行了。这样,你才有时间从领导的角度却思考问题。否则,你把太多的时间放在了细枝末节上,你在思想上,永远和领导有一个鸿沟,领导会觉得累,以后想要用你,也会觉得难以安排重要的岗位。”

    梁健想到,张省长给如今的秘书从远亮,安排的是闻城市市长助理,不知道是不是算重要岗位。很难说。梁健能够听到项瑾这番很有道理的话,心里无比欣慰。

    他再看到项瑾娇美的脸孔,就靠在自己身边,不由在她脖子里就亲了下去。项瑾的身体顿时绷紧了。梁健的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心中庆幸,有个漂亮的老婆,又是聪明的老婆,可真是一件太美的事情。

    项瑾提醒他说:“今天已经很晚了,明天你还要早起,等你从闻城回来吧?”

    梁健却哪里肯?他这时候已经欲念惹起了,他想把这一次,既当作是对自己的犒劳,也是对项瑾的爱抚。他说:“我肯定会睡得更好。”果然,事后,梁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爹地超级宠〕〔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重生医武剑尊〕〔英雄?我早就不当〕〔冲喜新娘:残疾总〕〔炮灰的沙雕日常[穿〕〔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师太霸道〕〔神级魔头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