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公高冷,求抱抱〕〔农门茶香,拐个权〕〔龙凤双宝:老婆,〕〔太初〕〔重生原始部落〕〔道闯乾坤〕〔一订成婚:总裁BO〕〔神级风水师〕〔娇妻撩人:军少别〕〔凰鸣天骄:第一御〕〔鬼语娇妻:吻安,〕〔老公宠妻太甜蜜〕〔傅少的亿万甜妻〕〔旅行体验师〕〔太古吞噬诀〕〔第一狂妃:废柴三〕〔权少挚爱甜宠妻〕〔倾世霸宠:帝君大〕〔王者荣耀:混蛋,〕〔齐天无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575章王夫人家
    春天的气息也已经在北国的京都弥漫。 花在开放,土地在伸展,北京的春天也是这么美。古萱萱已经跟她母亲说了自己要去她那儿,专车到了高铁站来接梁健他们。

    车子经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梁健看着天安门城楼之上的主席相,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崇敬和激动的感情。每次,来到这里,梁健几乎都会有种激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曾经听一个朋友说过,每次听到国歌奏响,她都有一种流泪的冲动,她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有些人会说,那是因为从小就被植入了这种崇敬感,为此一看到某个画面,或者听到一段音乐,就会如条件反射一般激动起来。

    梁健并不否定这种说法,但是他宁可认为,其实每个人都需要有种崇高的感情,让自己能够被感动。

    古萱萱忽然对坐在身边的梁健说:“你怎么了?好像有眼泪了嘛!”梁健这才感觉到,自己的眼睛,的确是有些潮湿了。他拿起,古萱萱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说道:“也许是眼睛了掉进了灰尘。”

    古萱萱笑而不言,转过脸去。梁健心想,也许她只是没有戳穿自己而已。

    车子进入王夫人别墅区的时候,已经将近黄昏。女仆已经在门口等候,古萱萱和梁健被引入室内。这里跟梁健上次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的改变,处处体现出的是一种秩序。

    王夫人请他们坐在高档木质沙发上,水果和茶随即上来了。王夫人面带微笑着说:“萱萱、梁健,你们能来看我,我很开心。”几个人寒暄了一番。

    王夫人又问古萱萱:“萱萱,你说此趟过来,有事情要跟我谈。我们需要到里面谈吗?”古萱萱说:“妈妈,不用了。只是关于我舅舅的事情。”王夫人面色微微一动说:“你舅舅又怎么样了?”古萱萱说:“我舅妈不敢告诉你。一定要让我来一次。我舅舅,前些天被纪委立案调查了,如今已经移交了检察院。”

    王夫人显然很吃惊:“被调查?他贪污受贿了?”古萱萱说:“应该是受贿了。”王夫人的目光,看着古萱萱,又移到了梁健脸上,似乎在确认是否属实。梁健肯定的点了点头。

    关于这件事情,梁健不想多掺和。他这会想要看看王夫人的反映,既然翟兴业是古萱萱的舅舅,那就是王夫人的兄弟,王夫人不知道会不会为自己的兄弟叫屈。

    王夫人得到梁健肯定的目光之后,她只是轻微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也早就有预感,兴业会出事。他自己本身不够端正,再加上有一个贪欲强烈的老婆,要想不出事很难的。现在果然出事了。”

    古萱萱说:“妈妈,我舅妈让我这次来,是想要让我来代为求情,能否帮助说一句话,把我舅舅放出来。我原本不想来的,但是她既然来求了,我想,我还是得把话带到吧。”王夫人说:“这次,我帮不了兴业了。上次,关于当县长的时候,我已经突破了自己的底线,跟我丈夫提出了要求。我从来没有在权力使用方面向他求过情,也正因为没有过,他没拒绝我,替兴业说了话,让他去担任了县长。

    “现在,是他自我把控不严,突破了为官的底线,造成这样的后果,我也已经帮不了他了。并不是我不想帮,而是我不能一再的突破自己的底线,否则我和我丈夫之间也没办法继续下去。你把我这个难处告诉你舅妈吧,让他相信,法院会给出一个公正的判决。然后接受,等以后服刑期满,出来好好过日子,也许反而比现在这种永不知足的日子,能过得更幸福。”

    听了王夫人的这席话,梁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王夫人雍容华贵的容貌、冰雪美人的气质,此刻让梁健更觉尊贵。她并不是一个,依仗着丈夫的权势,想胡作非为的女人。

    古萱萱本就不想来,听到母亲这么说,她也就说:“妈妈,我知道了,回去之后,我就去跟舅妈说。”

    这时候,梁健站起来说:“王夫人,我能单独很你谈谈吗?”王夫人和古萱萱都是一愣。古萱萱有些惊讶地问:“梁健,你和我妈妈要谈什么?难道不能当着我的面说嘛?”梁健说:“我想,还是单独谈谈吧。”

    王夫人站了起来,对梁健说:“请跟我到书房吧。”梁健朝古萱萱看了一眼,之后就跟着王夫人进入了书房。王夫人身材窈窕,此刻穿着长裙,却也掩盖不住这位资深美女的风采。

    跟在背后的梁健,能够闻道从王夫人身上传来的幽香,这个香味不是普通的香味,怡人而不挑逗,清幽而不诡谲,是淡淡的、有层次的香。

    王夫人在书桌前,转过了身来。她的身后,是一张巨大的古代木桌和一排书架。王夫人站在这里,似乎一幅优美的照片。

    梁健从口袋里取出了那个小盒子,对王夫人说:“物归原主。”说着将盒子递还给王夫人。王夫人当然认识这个盒子。她并不接,反而问道:“为什么?”

    梁健说:“这块美玉太高档了,对我们这种基层干部来说,这样的美玉放在身边,很是惴惴不安。我还想睡个好觉的,所以还不如还给原来的主人吧。”

    王夫人微笑着,看着梁健说:“那你为何不把这块玉卖了呢?”梁健说:“这是王夫人送的东西,如果这样的东西我都拿去卖,你说我还值得你送我东西吗?这么贵重的东西,在我那里放过了,也算是让我见过世面了。它是尊贵的东西,就让她回到尊贵的地方去吧。”

    王夫人见梁健,似乎并不是做作,眼神之中是坚持和认真,一副王夫人不收回,他的手臂永远这么伸直下去的样子。王夫人只好接过了梁健手中的盒子。

    梁健说:“我的任务完成了,待会我就回去了。”王夫人说:“你不和萱萱一起留下来吃晚饭吗?你们两个人一起来,为什么不一起回去?”梁健说:“我的任务,一个是陪同古萱萱来见你,她说一个人来有些孤零零;二是,将这块美玉交换给它的主人,现在我都已经做到了。所以,我想先走了。”

    “你还要去别的地方?在北京已经安排了其他要住的地方?”王夫人问道。

    梁健说:“是的,我现在就要去我的女朋友家里。”王夫人吃惊地问道:“你有女朋友?”梁健点了点头说:“是的。我马上就要结婚了。”

    王夫人很是惊讶:“梁健马上要结婚了?那你跟萱萱是?”梁健说:“我们是朋友。或者你说我们是闺蜜也可以。”王夫人笑笑说:“你是男闺蜜是吧?”梁健说:“告辞了。”

    梁健走到了外面,古萱萱正好奇地看着他。她很想知道,梁健到底跟她母亲谈了什么。梁健却说:“萱萱,我已经陪你到了这里。我马上要去见项瑾了,否则她会着急了。等回到镜州之后,我们再见面吧。”

    古萱萱也没有其他挽留的理由,就不舍地点了点头。王夫人说:“梁健,我让车送你。”梁健说:“不用了。我打车过去就行。”王夫人说:“你就别推辞了,给我们一个感谢你的机会。”梁健也就不再客气,毕竟在北京打车也不好打,坐上了专车向着项瑾家所在的区块进发。

    等梁健离开之后,古萱萱问王夫人:“妈妈,梁健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啊?”王夫人将手中的盒子递给古萱萱:“这是我送给他的玉石,那次为了感谢他救了你。现在他又拿来还给我了。”古萱萱打开一看,惊叹:“这块玉,真漂亮,应该很贵吧?”

    王夫人笑笑说:“你猜。”古萱萱说:“三十万吗?”王夫人笑了,这块玉的真实价格并不清楚。只是听说这块玉的身价,达到了千万之巨。古萱萱张大了嘴巴,对她母亲说:“梁健是不是不知道,这块玉很值钱?”

    王夫人摇了摇头说:“我想,他是很清楚这块玉的真实价格。”古萱萱说:“那他还舍得还回来?他也真够是视钱财如粪土了。”王夫人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对钱财无动于衷的人。”古萱萱说:“梁健的确是够怪的。”

    王夫人说:“他这种怪,我还挺欣赏的。”古萱萱嘴角不由出现一丝笑,好像他是在替梁健感到骄傲一般。

    梁健车子到了项瑾的家里。项部长并不在家,这天下午他有一个会议,晚上要吃过晚饭才能回来。项瑾家里的女仆,给梁健和项瑾安排了晚餐。梁健发现,项瑾的脸色相比于上次见面,更加红润。身子似乎也更加丰满了一些,梁健猜测,这是不是因为怀孕的缘故?但是,她的身材还是非常棒。想到这个漂亮又对自己如此好的女人,将成为自己的妻子,梁健心里不由就产生了一丝激动。

    晚饭之后,仆人去收拾了,项瑾却拉住梁健的手,问道:“想不想看看,小宝贝把我的肚子撑得有多大了?”梁健笑道:“难道两个多月,肚子就有变化了?”项瑾说:“你来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项瑾就带着梁健走去二楼的闺房。项瑾的房间,并不像有些女孩的房间那样装饰的很小女人,却显得有些中性。但是一些旅行中带回的挂饰之类,还是能够看出,这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

    项瑾说:“想不想看看肚子有多大了?”这样的问题,梁健怎么可能拒绝呢?当然说:“当然想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