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网店〕〔仙路云霄〕〔女总裁的桃运兵王〕〔逆天邪尊:霸宠草〕〔不爱你,是我的口〕〔反派总是看我不顺〕〔恰似寒光遇骄阳〕〔快穿反派炮灰不接〕〔王者荣耀之未来历〕〔女神的贴身男秘〕〔我的身体有bug〕〔军团召唤〕〔应许之婚〕〔世子爷的小美婢〕〔海贼之无上剑神系〕〔味香〕〔灰烬神座〕〔火影之大美食家〕〔101次宠婚:绯闻鲜〕〔最美不过遇见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569章特殊方法
    一早梁健就打电话给胡小英,问她怎么样?胡小英说,安全,但是晚上没睡好。梁健说:“你就照常上班去就行了。我会让姚松和褚卫,守在宾馆里,那人一出现就会被逮住。”

    胡小英照常去上班,姚松和褚卫还是呆在房间里。胡小英刚刚出去,女服务员就走到了胡小英的房间门外,敲了敲门。没有任何回音,确认胡小英已经离开了。

    服务员就轻手轻脚用电子锁,打开了胡小英房间的门,走了进去。从摄像头传输过来的图片上,姚松和褚卫就看到了女服务员的身影。

    两人就坐直了身子,褚卫说:“人来了!”姚松说:“难道是她?”盯着摄像头,两人静等着这个女服务员接下来回做些什么?

    女服务员走进了胡小英的房间,看了一圈,却出乎意料的走掉了。姚松和褚卫相互看了一眼,很是奇怪。

    接着他们继续等待,他们想也许,这个女服务员很快会再进来。但是直到中午时分,两个人都在也没有看到,这个女服务员再次走进去。难道这个女服务员只是进去看看,与那个潜入胡小英房间的人,并无什么关系?

    两人都有些迷糊了。到了中午,两人交换去吃饭。吃过饭,还是不见有什么人进入胡小英的房间。不过,作为警察来说,等待也是他们的工作之一,等待罪犯出现,有时候几天几夜也稀疏平常。

    为此,他们并没有显得焦急。只是刚吃过了饭,有些犯困。两人之间,说好了轮班。毕竟昨天晚上,两人之间都没怎么好好睡觉。姚松让褚卫先眯一会,待会与姚松换班。

    两人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褚卫也就不客气,开始先打瞌睡,不一会儿就“呼呼”地睡着了。

    这时,有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到了服务台钱,与女服务员眉来眼去了一番,然后将一个东西,塞给了女服务员。女服务员接过了一卷红皮,大概有一千块左右。这个女服员白天在宾馆做事,晚上喜欢泡吧,与这惯偷伢子早就认识了。

    伢子问她:“她应该没有发现吧?”女服务员说:“没有发现,她昨天还让我们去打扫了房间。肯定没有发现。”伢子说:“这就好。你把房卡给我,我要在进去一下。”女服务员笑说:“去吧。”伢子朝她挤了下眉:“晚上,一起泡吧去?”女服务员娇气娇声地道:“你请客。”伢子说:“那当然,不过你陪我一夜!”“去!”

    伢子拿着钥匙卡,在耳边扇着风,向着胡小英的房间走去。随着“滴”地一声,门就打开了。这声音,也让隔壁房间的姚松顿时警觉了起来。随着,姚松就监控之中,发现了惯偷伢子的身影。

    姚松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连忙打醒了褚卫。褚卫也从床上跳起来,从监控视频之中,看到那个人,在胡小英的房间里,小心翼翼地翻找了起来,这个家伙还真是小心,每一样东西翻看之后,又按照原来的样子放好。如果不是胡小英在那几样东西,刻意的留心,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现东西被人翻过了。

    姚松和褚卫互相点了点头,冲出了房间,用胡小英给他们的卡,一下子打开了房门,就冲了进去。那个惯偷一看有人冲进来,就想夺门而出。结果被姚松一拳,直接就击倒在地。

    褚卫就跟着上前,一脚踢在惯偷的肚子上。

    那个惯偷一看是两个陌生男人,并不是胡小英,就喊:“你们干什么吗?闯到我房间里来还打人!”姚松说:“这房间是你的是吧?”接着就又一拳打在他的鼻梁上,顿时就出鼻血了。

    惯偷伢子看不能胡说八道了,就说:“两位大哥,你们想要做什么?”姚松又在他肚子肚子上狠狠踹了下去:“我们要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一次也就算了,第二次还来人家房间!”

    伢子说:“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姚松喝道:“这房间的电子钥匙,你是从谁那里弄来的?”伢子稍稍犹豫了一下,一个拳头又已经招呼到了他的肚子上,整个就是翻江倒海的感觉。

    伢子再也不敢欺骗,就说:“服务台上的小美。”姚松对伢子说:“你到门口去喊一声,让小美过来。”伢子被上了镣铐,然后到了门口,去喊了一声“小美。”

    小美听到之后,就小跑过来,急切道:“你喊什么喊!”进了胡小英的房间,小美还在抱怨:“这可是市委副书记的房间,你在这里喊,会害得我丢工作的!”

    姚松冷冷地道:“你既然知道这么做的后果,还要放这个小偷进来,简直就是作死!”小美听到房间还有别人的声音,就是一愣。随之喊道:“你们是谁?怎么乱闯胡书记的房间!”

    褚卫将伢子转了个圈,让小美看到他的手铐。姚松从口袋里将警察证在小美面前晃了下。小美顿时就知道出事了,她赶紧说:“这跟我没关系,这个电子钥匙是这个家伙从我这里偷走的!”

    姚松说:“你这家伙,看来又多了一条偷窃电子门卡的罪名了。”惯偷伢子喊道:“她在胡说。”姚松一个巴掌抽在伢子的脸上,小美看到就转过了脸去。

    褚卫说:“小偷呢,只有挨了打,才会说实话。你这个女人是不是也一样?”小美说:“我真的没有给他电子门卡。”惯偷伢子说:“你这娘们,我们在酒吧的照片,我手机里就有!”

    小美顿时就没话好说了,只好哀求道:“两位警察大哥,求你们别告诉我们老板了,否则我会丢了工作的。”姚松笑笑说:“你就别想着工作的事情了,你肯定得另外找工作了。现在你就担心,你要不要进拘留所就行了!”

    小美就心想,工作真的是要保不住,就哀求道:“那就请不要送我去拘留所了!”姚松说:“这我们说了不算,要我们领导说了算。”

    半个小时之后,惯偷伢子和妹妹被弄到了隔壁房间,他们坐在那里,不说话,不走动,呆呆坐着等梁健的到来。

    梁健问道:“我现在问你们一个事,如果你们如实回答,我会放你们一马。”伢子说:“你问吧。”梁健说:“谁让你来偷胡书记房间东西的?”伢子说:“我并不知道,她是胡书记。”梁健对褚卫说:“这家伙不老实,你们带他去洗手间吧。”

    如果被带到了洗手间,无非是新一轮的肌肤之苦,今天不说实话,看样子是走不出这里了,还是活命要紧,他赶紧喊道:“我说,我说。有人付钱让我来干的。”梁健说:“说话简单一点,我要的是名字。”伢子无法只好说:“我的一个熟人。他也是受人之托,来叫我干的。”

    梁健说:“受谁之托?我只要名字。”褚卫也很没耐心了,站了起来。伢子还记得刚才受的苦,就赶紧说:“葛东。”

    梁健点了点头。看到梁健暂时满意了,终于放下心来。梁健又转过身来,看着小美:“你呢?谁让你在这个事情上掺和进来的?”小美的目光投向了伢子,说:“是他。”梁健说:“他给你多少钱?”小美看着伢子。伢子说:“我给你的不少。”

    小美又看向梁健:“一千。”梁健说:“的确不少。警官,你们都录音了吗?”褚卫点了点头,把手机收了起来,看来他们已经录音了。伢子看到自己的把柄被梁健他们狠狠地捏在手里,担忧地看着梁健。

    梁健说:“不用担心。我暂时不会让他们把这个录音交给葛东的。”伢子说:“那现在可以松开我的手了吗?”梁健朝褚卫示意了下说:“给他松开吧。”伢子摸摸手腕说:“你要我做什么?”

    梁健说:“你走好了,有什么事情,我会通知你的。”伢子很吃惊地说:“你放我走了?”梁健说:“没错,你走吧。”伢子说:“难道你就不怕我趁机逃走,再也不回镜州了?”

    梁健笑笑道:“我不担心。我想如果你走了,会有人去找你。当然这个人不是我,而是录音中你背叛的那个人。”伢子心里一寒冷,他知道,如果葛东听到自己背叛他,肯定会出钱让人追杀他的。那种东逃西窜的日子,他可不想过。

    伢子朝门口走去的时候,小美说:“那我呢?”梁健说:“你?回服务台去工作啊,难道你不想干了?”小美一阵惊讶:“你不会跟我们老板说?”梁健说:“如果你配合他,做成了一件事,我们算是两讫了,我也不会找你的麻烦。”

    小美感激地对梁健说:“太感谢了,太感谢了。那我们到底要做什么?”梁健说:“到时候,我会通知你们的。”

    接下去,无论是伢子还是小美,都在等待着梁健的电话。梁健并不忙着给他们布置作业。关于已经逮住了惯偷伢子的事情,他对胡小英说了。胡小英先是奇怪,为什么那个葛东要对付自己。梁健说,葛东是谭震林的人,他可能很大程度上,都是在执行谭震林的意思。

    胡小英说,这就不足为奇了。她问:“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对待那个惯偷和女服务员?”

    梁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胡小英说,这个想法不错,可行。特殊情况,就用特殊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