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一样的男人〕〔霸道总裁抢婚记〕〔放开那个女巫〕〔一世兵王〕〔永恒国度〕〔修仙归来当奶爸〕〔电影的世界〕〔崛起于卡拉迪亚〕〔王者荣耀之英雄图〕〔万帝至尊〕〔极品兽王猎〕〔明末中兴路〕〔霸道总裁宠上天〕〔全世界都是神助攻〕〔留执〕〔圆球的秘密[快穿]〕〔抗战之老子是土匪〕〔地球上我最懂你〕〔修道者之闹鬼校园〕〔邪骨阴阳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566章情债怎还
    以前与王雪娉的见面,是一种放松和享受,但如今却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毕竟,梁健已经是快要结婚的人了。而他也深知,王雪娉对自己的感情。这使得他面对王雪娉的时候,有一种内疚的感觉。

    为此,王雪娉说请他吃饭的时候,他说还是他请她吧,上次说好的,等空了再约她吃饭。王雪娉见梁健还记着,心里顿时有种暖洋洋的感觉,心情也变得特别好。整个从向阳坡到镜州的路上,王雪娉的心情,就如枝头绽开的细芽一般,充满活力和生机。

    梁健是拿出自己的钱来请王雪娉吃海鲜的。据说这里的海鲜,是从台州当天运过来,很是新鲜。对于海鲜,梁健喜欢吃,但是不敢多吃,毕竟海鲜的酸性很高,况且如今的近海污染也非常严重,吃多了对身体不会有好处。

    但是偶然吃一顿应该没有问题。两人在一个包厢当中坐了下来,点了几个海鲜,要了一瓶红酒。王雪娉笑看着梁健,手指交叉在一起:“你还记得要请我吃饭啊?”

    梁健说:“说话要算话嘛。我当然得记住。”王雪娉嘻嘻笑着,很是开心的样子,甚至给人的感觉,有些小孩子气,就像是一个收到了礼物的小女孩。

    本来有生吃的海鲜,但是梁健都让老板煮熟,他不想吃生海鲜让自己闹肚子。煮熟的海鲜,味道照样还是不错。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吃东西。

    梁健问道:“现在说说,你担心的是什么?”王雪娉放下了杯子说:“前两天,村里有人告诉我,翁有福给县委书记和县长都送了钱,为此,他很有把握拿到那块地。”梁健说:“真有这种事情?”王雪娉说:“也只是听说,并没有确认,也没有证据。”

    梁健默然地点头说:“这种事情,没有证据就不能随便说。”王雪娉说:“是这样。我担心的是,如果书记和县长真收了他的钱,在瀑布谷的地上,肯定要帮翁有福,也许还会给康丽的项目制造麻烦,不会让她顺顺利利就过去的。”

    梁健说:“葛书记已经停职了,不会有威胁。翟兴业那里,金市长也已经打过招呼,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了。”王雪娉说:“现在很多人都在传,说葛书记,很快就会官复原职的。”

    梁健心里一惊,王雪娉所说并非没有可能。毕竟葛东是市委书记谭震林的人,谭震林只要在位一天,就有可能让翟兴业官复原职。这是一个梁健以前没有注意到的问题。

    梁健看着王雪娉说:“你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让康丽的项目启动吧,如果到时真的遇上麻烦,那么我们再一起想办法。”

    王雪娉点了点头。

    梁健吃了几筷子,看到王雪娉吃得很少,就问:“你怎么不吃啊?”王雪娉说:“说实话,我不爱吃海鲜。”梁健睁大了眼睛:“你不吃海鲜啊?那怎么不早说,我们可以吃点别的。”王雪娉说:“没事,只要你喜欢就好了。我反正也不是特别饿。”

    梁健看到王雪娉跟自己在一起,都宁可委屈自己,心里很是滋味。他说:“雪娉,我们都是这么熟悉的朋友了,你如果不喜欢吃什么,应该对我说的。”王雪娉顿时眼中有些泪水,她说:“我以为,你注意到了。因为每次,我们一起吃饭,只要是海鲜的,我都没有吃过。”

    关于这点,梁健倒真的是没有注意过。瞧着王雪娉眼眶都有些湿润,梁健不好意思地道:“雪娉,是我不好。我没有注意到。”

    王雪娉用纸巾擦去了泪水说:“不好意思,我情绪有些失控。可能是这段时间压力有些大了。”梁健说:“为什么压力这么大?”王雪娉说:“前段时间,休闲向阳基础设施、对外宣传等工作都比较紧,再加上度假村的项目搁置了,心里就有压力。”

    梁健笑笑说:“女孩子压力重了,会加速变老的。如果让我心中的大美女,因为工作变老了,我可不舍得。”王雪娉忽然破涕为笑:“我哪里还称得上大美女?我快要变成黄脸婆了。”

    梁健细细瞧了王雪娉一眼说:“现在看来,虽然不是大美女,但却是女神。”王雪娉朝梁健“切”了一声,心情却已经大好了。

    吃过了海鲜,梁健打车送王雪娉回去,到了她家的楼下,王雪娉问他:“要不上去坐坐?”梁健说:“不了,时间也不早了。”王雪娉的家里,他一直都没有去过。也许,王雪娉是和她父母一起住的,那样的话,梁健就更不应该上去了,否则会引起老人家们误会。

    王雪娉说:“那我送你出小区吧。”梁健笑笑说:“这样送来送去,还有完没完啊?”王雪娉坚持说:“没关系,我想送你到小区门口。”

    梁健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两个人又沿着社区里停满了车子的道路往外走。不时有车子开进来,或者驶出去,他们只能走在路边,两人的肩膀不时撞到一起。

    眼看到了门口,梁健对王雪娉说:“雪娉,差不多了,你回去吧,这些天辛苦了,早点睡吧。”王雪娉忽然停住了脚步,眼睛望住梁健说:“梁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梁健奇怪地看着王雪娉。他总是感觉,今天王雪娉总是有些奇怪,好像心里藏着千万个心事。梁健很想知道,怎么回事,就说:“你问吧。”

    王雪娉眸子反映着灯光,显得好看,她说:“梁健,你是不是要结婚了?”梁健一愣,自己并没有告诉过王雪娉自己要和项瑾的结婚的事情。

    倒并不是自己刻意要隐瞒王雪娉,而是总是感觉,这个消息也许会让王雪娉难过,就想找个更恰当的机会告诉她。没有不透风的墙,王雪娉肯定是从谁那里听到了消息。

    梁健本就不想隐瞒,王雪娉问起了,他就更加不会说谎,他说:“是的,我要结婚了。”王雪娉问道:“是和北京一个高官的女儿吗?”梁健点了点头。

    王雪娉看着梁健,好久都不出声。只是直直地看着梁健。梁健原本就认为,王雪娉听到这个消息会伤心,果然没错,尽管晚告诉了她几天,显然王雪娉还是伤心了。

    梁健看着王雪娉这幅样子,心里很是担心王雪娉,他轻声问道:“雪娉,你没关系吧?”王雪娉忽然说:“梁健,我爱你!你知道吗?”

    她话说出口的当儿,就“哇”地哭了起来。尽管。她努力压制着自己的哭声,但是泪水涌流,肩膀抽动,只要是路边的人,都知道她是在哭泣。走过的人,不由就朝他们看过来。

    如果让熟人看到他们站在小区路边,王雪娉又不停抽泣,肯定就会想多,第二天也许就会有关于他们的流言蜚语了。梁健说:“雪娉,我带你去其他地方坐坐?”

    梁健也只能想到暂时带王雪娉离开这小区的主意了。王雪娉点了点头。

    正好一辆出租车从小区内出来,打着空车的绿灯。梁健招手,车停,上了车。梁健还没有想好去哪里,说:“随便给我们找一个茶吧吧?”

    王雪娉说:“送我们去南山县城。”梁健没想到王雪娉说要回南山县,就看向王雪娉。王雪娉说:“今天我不想回老爸老妈那里,否则我怕自己让他们担心。”

    梁健心想,王雪娉今天情绪不稳定,回到家说不定真会让他父母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于是他就陪王雪娉去南山县。

    王雪娉和梁健,在南山县城都有自己宿舍,这是他们的生活待遇。梁健很少住,他送王雪娉去了她的宿舍。开了门,王雪娉让梁健进去。刚才在车上,王雪娉已经不再哭泣了。

    身后的房门一关上,王雪娉忽然又大哭了起来。梁健只能安慰道:“雪娉,雪娉。”王雪娉转身就扑梁健的怀里,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剧烈地哭泣起来。

    王雪娉带着哭声说:“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让我哭……够……就好了!”梁健就任由王雪娉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大哭。

    梁健双手就紧紧搂着王雪娉,这一生竟然有这样的女孩子,对自己哭泣。无论如何,这一生都是永远不可能将这个女孩忘却的。

    王雪娉声音渐渐轻了下来,都是搂着梁健腰身的手臂,却变得更加的紧了。接着她抬起了脑袋,来主动亲梁健的嘴唇。尽管是哭泣的王雪娉,身上的清香还是深深吸引着梁健,并且哭泣之后,她的唇显得异常柔软。

    但是,不管如何,梁健都觉得,这个时候和王雪娉亲热,对她实在是太不负责了。他说:“雪娉,我不能再那样对你了。否则我是对不起你.”王雪娉却不听梁健的话,亲他的嘴,亲他的脸,亲他的脖子。

    梁健担心这是她伤心过后的自暴自弃,就对王雪娉说:“雪娉,我们不能再这样了。”王雪娉说:“今天,能不让我,因为再次被拒绝而哭吗?”

    说着,王雪娉就看着梁健的眼睛。梁健顿了几秒钟,深情地朝她樱唇亲了下去。这次是重重的,用力的,忘我的,仿佛是想用这如蜜的亲吻来偿还情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