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踏花都修金仙〕〔圣血武帝〕〔觉醒大明星〕〔火影之联盟〕〔快穿之气运剥夺系〕〔九转神龙诀〕〔至尊武神〕〔九品金仙闯都市〕〔问道之路〕〔君魔弑〕〔三国之铁血帝王〕〔道圣〕〔地球穿越时代〕〔诸天之最强刺客系〕〔我靠充钱当武帝〕〔诸天时空行〕〔本少很强势〕〔阴阳诡医〕〔明朝当官那些年〕〔皇上,请您雨露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476章绝美面汤
    尽管是在市委副书记的办公室里,但此刻梁健并不把胡小英当作是一个市委副书记,而是当作一个自己在乎的女人。 为此,梁健的倔脾气也就上来了,他说:“不和你在一起生活,我就不结婚了。”

    胡小英说:“梁健,我们俩不可能结婚。这一点,我们俩都很清楚。但是这不妨碍我们在一起。”梁健难以相信地瞧着胡小英:“我如果和别人结婚了,难道我们还在一起?”

    胡小英闭起了双眼,似乎很是痛苦,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睁开了眼睛,对梁健说:“这又有什么不可以?”

    梁健真是难以置信,胡小英会说出这样的话。梁健质问:“难道,你宁可做一个小三,而不愿意和我结婚?”

    胡小英说:“我不在乎一个名分。但是,我不能接受,我们两个人因为结婚,将得之不易的前途都毁于一旦。”梁健问道:“是你不舍得你现在的位置吧?”话说出口的时候,梁健才感觉到了自己的一丝刻薄。

    但是,胡小英一定不同意跟他结婚,一时让他头脑有些迷糊,才说出这样的话。胡小英的脸开始涨红,但是她没有发作,好一会儿她说:“的确,是我不舍得我现在的位置,我的官帽。这些都是我用整个青春换来的,我不愿意再失去。你一路走来都很顺利,也许体会不到如今这一切的珍贵,但是我知道,政治生命之所以成为‘生命’,那是因为政治生命和生命一样,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胡小英的那一席话,等梁健走出市委大楼的时候,还不断在耳边响起。“政治生命之所以成为‘生命’,那是因为政治生命和生命一样,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梁健不断回味着这句话,心里想到,难道真的是自己对目前所得到的位置,还不够珍惜?难道胡小英说的才是真理?

    不管如何,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在选择权力和选择梁健之间,胡小英选择了权力。这多少让梁健有些失落。很多时候,男人都幻想,一个女人会喜欢自己胜于其他的一切。但是如果他深究下去,就会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

    有多少成功的男人敢于正视,如果他没有了如今的地位,如今的权势,围绕着他的那些女人还会不会对他投怀送抱?她们中的大部分人,对一个身无分文、无权无势的他,恐怕都会投去鄙夷的目光。甚至,他自己会比别人更加鄙视自己。

    梁健再次自问,如果胡小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那他还能像现在这样爱她,在乎她吗?他实在不能肯定。

    “梁书记,我们是回县里去吗?”驾驶员问道。梁健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要去哪里,他目前的脑袋有些混乱。好一会,梁健才对驾驶员说:“先回县里吧。”

    这时候,王雪娉的电话打进来了,她说:“梁书记,明天怎么样?”梁健有些恍惚,问道:“明天什么怎么样?”王雪娉说:“请记者吃饭的事情。”梁健才想起,自己跟王雪娉提到过这事,就说:“那好,就明天吧。”

    王雪娉问道:“梁书记,你已经从永州回来了?”梁健说:“刚刚回来不久。”王雪娉说:“梁书记,你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哦,不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吧?”

    王雪娉很敏感,她似乎特别能够感受到梁健细微的心理活动,她刚才的一个问话,让梁健感觉特别贴心,他差点就说:“雪娉,晚上来陪我吧?”

    但是他赶紧打压了自己的这个念头,因为胡小英这边而不快,如果他就去找王雪娉,那就是在发泄,这不仅对自己不负责,对于王雪娉也不公平。

    这种时候,他宁可选择一个人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地去待着。车子已经开始驶出城去了,梁健突然对驾驶员说:“谷华,还是不回县里了,时间不早了,还是送我回家吧。”

    谷华听梁健这么说,也高兴地说:“好啊,梁健书记,我刚才也觉得,现在也已经是下午,等我们赶到县里,恐怕离下班时间也就几十分钟了。”梁健说:“那你刚才咋不提醒我呢?”

    谷华说:“我想,梁书记也许回去还有重要的事情。”梁健“嗯”了一声,然后说:“谷华,以后你有什么疑问的时候,可以直接问我,我不会有想法的。”

    谷华在后视镜中点了点头说:“梁书记,我明白了。”

    梁健下了车,对谷华说:“今天不会有事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谷华道了谢,开车走了。梁健本想去哪个地方吃个晚饭,但是想了想,只有自己一个人,去哪里都提不起兴趣了。

    梁健心想,为何不过一个单身的晚上呢?就这样吧,买点面条,回家给自己做点吃的吧?这么想着,顿觉有了点新鲜感,梁健就朝附近的菜场不行而去。

    菜场之中,就是有菜场的味道,菜场中有种菜场的气味,菜场中也还有菜场中特有的交流方式。

    他走到了蔬菜摊上,有个男人为了一块钱,正在和老板拉锯战,还有几个老大妈,正在为几枚青椒,正在翻来捡去。也许这就是庸常的生活吧。平日里,梁健离开这种生活远远的,今天却反而感觉,这特别有生活的味儿。他从另一个门口出去,闻到了炖羊肉的味道,过了冬至,年味就开始重起来,镜州市就是开始流行吃炖羊肉。香味四散开去,刺激着路人的味蕾。

    梁健不由想起,前不久在宁州市美丽农庄和张省长一起吃烤羊肉的事情。梁健不由产生了一丝灵感,向阳坡镇的羊肉在镜州市也是小有名气的,以后或许也可以搞搞这种羊肉节什么的,也可以邀请张省长来尝尝。

    不过想到这里,梁健就告诉自己,就此打住吧。今天只想清静清静。羊肉这种重口味人的最爱,今天不适合自己。

    梁健买了几颗当地农家种植的小白菜、称了三两河虾、要了几个鱼圆、半斤花生米、几枚朝天辣椒和一斤面条,然后拿回家来煮面条吃。

    他将笔记本电脑搬进了厨房,找了几首好久不听的老哥,点了播放按钮,只听得《蓝莲花》的歌声蔓延了开来: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天马行空的生涯/你的心了无牵挂/穿过幽暗的岁月/也曾感到彷徨……

    似乎晦暗的心情,都开始慢慢的消散。梁健点着了燃气,一边轻轻摇晃着身体,一边感受着歌声的节奏,一边洗菜、刷锅、烧水、下面,十来分钟之后,一大锅香气扑鼻的面条,就已经准备好了。

    将面条端到了座位上,梁健给自己打开了一瓶红酒。此时的心情,几乎都已经放空。想到,先前心里因为胡小英的别扭,梁健感到那不过是一种肤浅和狭隘,人性其实还有更广阔的空间。

    梁健洗净了手上的油腻,在桌子前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似乎感觉少了点什么。忽然就响起了门铃的声音。

    “会是谁?”梁健起身,去打开门。

    胡小英提着一个黑色的小皮包,穿着一件风衣站在门口,她的脸上因为寒气的刺激微微发红,嘴唇却有些发白。

    梁健没多说什么,让她进来。胡小英进了门之后,盯着梁健的眼睛:“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梁健笑了笑说:“没有了。”胡小英又看了梁健一眼说:“你煮了面条?”梁健点了点头。

    胡小英说:“我正好饿了,有没有我的份?”梁健说:“你不早说?我可以多做一点,不过量也不少,应该够两个人凑合。”胡小英看到桌上有酒,笑着反身看了眼梁健:“想一个人借酒浇愁?”

    梁健说:“不是借酒浇愁,是一个人享受生活。”

    胡小英说:“让我也参加进来吧?我向你道歉。”梁健说:“没什么需要道歉的。先吃饭吧,趁还有一个好胃口。”胡小英不征得梁健的同意,自己进了厨房,拿了一套餐具出来,从梁健的大盆子里,分出了一半的面条和菜、虾。

    然后脱下了风衣,就埋头吃起了面条,吃了几个筷子,她抬头轻轻摇了摇头,让发丝不再挡着眼睛,她说:“这味道真好。”

    梁健不由笑了,只是抿着酒,看着她吃。胡小英说:“你怎么不吃?”梁健说:“我怕你不够。”

    胡小英说:“只有不够,才会嘴馋。我可不想,一口吃得太饱,剩下的留个嘴馋以后再来吃。”梁健说:“那我可不管你了,我也开吃了。”吃了一半的面,两人又开始碰杯喝红酒。

    当天晚上,胡小英躺在梁健的臂弯里,说:“你能明白吗?我不和你结婚,是想更久的跟你在一起。”梁健说:“不必在说了,我以后也不会再提到这个不愉快的话题了。”

    胡小英紧紧地抱着梁健,让自己的身子紧贴着梁健的身子,她心中疑惑,梁健是不是真的明白自己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太古龙神诀〕〔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