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劫帝〕〔海洋王〕〔狂妻来袭:帝少请〕〔高调权宠:甜妻入〕〔总裁爹地超给力:〕〔军嫂逆袭攻略〕〔最强退伍兵〕〔为所欲为系统〕〔重生荣耀:国服最〕〔斗灵战纪〕〔快穿攻心战:BOSS〕〔重生之少将仙妻〕〔末世之召唤悍妞〕〔辣手狂兵〕〔天神学院〕〔重生之都市仙尊〕〔我不是在玩游戏〕〔婚内错爱:我和男〕〔小农民的妖孽人生〕〔皇后有旨:暴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438章曲折跌宕
    冯丰说:“那你详细跟我说说吧。 ”

    梁健和王雪娉就在冯丰不大的办公室里坐了下来,梁健将有关情况说了,他没有说得很复杂,只说,由于涉及到向阳坡镇小龙矿业,似乎非法转移资产,希望能够通过省检察院或者公安上帮助,去查查那些账户背后到底是怎么样的底细。

    冯丰大体明白了,略作沉吟,说道:“这件事情,有些复杂。如果是市检察院或者公安直接与省检察院和公安汇报,这事情就会好办得多。”梁健和王雪娉相互看了一眼,梁健说:“这点我也明白。问题是,这件事并没有立案,你也知道,镜州市,目前的情况有些复杂,如果通过正常渠道,这件事情恐怕一年后,还这样搁置着。可是,我们等不起,南山县要推进休闲向阳,就没办法任其这样搁置着。”

    冯丰明白梁健的意思,说:“我了解。我先打两个电话,问问。”王雪娉又朝梁健看了一眼,冯丰答应帮忙了,让她挺高兴。

    冯丰拿起座机,给省检察院某个领导打电话,对方接是接了,等冯丰把情况说完,对方在电话中说了一大堆,冯丰客气的“嗯”着,五六分钟后,冯丰挂了电话。

    接着,他又拨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打给省公安局的,这个电话与之前给检察院的电话差不多,人家似乎都是在解释。

    放下了电话,冯丰露出为难之色,对梁健说:“兄弟,他们办是能办,但都需要正常的请示,或者是领导的批示。否则他们没人肯挑这个担子。”

    梁健知道调查这种事情,不是随便能够执行的,这是国家公器,不是谁想用就能用的。但是如今的情况有些特别,但对于省里掌握这些权力的人来说,情况都是一样的。梁健也能够理解冯丰的为难之处,便说:“冯大哥,没有关系。你已经替我们打过电话了,办不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谢谢你了。”

    王雪娉没出声,她原本以为省委副书记的秘书,协调任何事情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冯丰抽烟,梁健是知道的,所以,此刻,梁健递了一支烟给冯丰,冯丰接过,点着后,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看着梁健说:“你等一等。”

    梁健看着冯丰,冯丰只是深深地抽烟,过了一会儿,他将抽了半支的香烟在烟灰缸里摁灭,对梁健说:“兄弟,我去向马书记汇报,让马书记帮帮忙。”梁健吃惊不小:“这个事情,向马书记汇报?”

    冯丰说:“省检和省公安不是要领导的批示吗?我去向领导报告,看看能不能解决?”梁健阻止道:“冯大哥,这恐怕不大好,惊动领导,也许会让领导不满。”冯丰朝梁健笑笑说:“没事。为了兄弟,我总要试一试,否则我这个省委副书记秘书也白当了。”

    说着,冯丰站了身来,朝对面的房间走去。梁健始终觉得这事有些不妥。

    王雪娉看着对面省委副书记的办公室,说道:“到了这里,我浑身不自在。上级机关的氛围,真是有些憋闷。”梁健看她一眼,说:“机关就是如此,越到上面就越是规矩。”王雪娉笑道:“我看,这不叫规矩,应该叫死气沉沉。无论叫什么,反正我不大喜欢,看来我还真是上进不了的人。在这样的氛围里,呆几分钟就有点受不了了。”

    梁健朝她笑笑。王雪娉的话,让这间狭小办公室顿时有了一些生气。梁健说:“这也不是不上进。这也许是最大的上进,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应的环境,你喜欢在乡镇、在基层发挥作用,而不是盲目地往上面窜,这至少说明你知道自己要什么。我挺佩服。”

    王雪娉说:“你还佩服我啊。我才最佩服梁书记你呢。”梁健笑说:“我们这是相互佩服,还是相互吹捧啊?”

    本来有些压抑的心情,因为两个人的说笑,舒缓了许多。

    只见,对面省委副书记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冯丰从对面走了过来,神色间是掩饰不住的沮丧。反手关了门之后,冯丰朝梁健他们摇摇头。

    梁健对冯丰说:“冯大哥,你已经尽力了,谢谢你。”冯丰轻摇了下头,对梁健说:“主要是,马书记的儿子之前在镜州市发生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马书记心里始终对镜州市有些不痛快。一听说,你从镜州过来,他就说公事公办,别做那些跨越程序的事情。”

    梁健说:“冯大哥,这事就这样吧,你也别为难了。晚上,要不我们再一起喝一杯?”冯丰摇摇头说:“兄弟,本来今天我该请你,可看来是不行了。晚上马书记还有一个应酬,我得陪同。”

    梁健和王雪娉从省委大院出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回去?显然不行。梁健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对王雪娉说:“我们再去找一个人。”

    王雪娉看着他,问道:“找谁?”梁健说:“在省政府。”梁健给任坚打了电话。任坚经过梁健的推荐,目前已是副省长杜明亮的秘书。听说梁健正在省里,任坚语气里都透着兴奋,让他赶忙过去。

    好久不见,任坚相当客气。只是他目前还没有职务,与处长同一个办公室,有些话显然不方便说。

    梁健和王雪娉在他办公室坐了下,任坚就说:“快要下班了。今天我领导有事情,说不用让我陪同。晚上我们可以喝一杯。”梁健说:“吃饭没问题,我还有一个事情,问问看你这儿不知道有没认识的人?”

    任坚瞥了眼梁健,三个人就走出了办公室,站在走道里说话。梁健把情况简单说了,任坚皱了皱眉头。梁健看到他有些为难的表情,就说:“如果帮不上忙,也没关系。我也是试着问问,你在省检察院和公安厅方面,有没有认识的人。”

    任坚却说:“认识,还是认识的,就是……”任坚抬头不由望了王雪娉一眼。梁健问道:“就是什么?”任坚说:“没什么。还是先见一见再说吧!”梁健说:“没问题,我们去安排饭店。”

    任坚摆手说:“梁健,你难得来一次宁州,如果还要让你请客,我还算是人吗?”王雪娉笑说:“不能这么说。我们是来请你帮忙的啊,还要让你请客,那肯定说不过去。今天的晚饭,由我们镇上请。”

    任坚笑道:“梁书记到底厉害,把镇上的财神爷都带来了,而且是美女财神爷。都说镇长一支笔,有时候能花的钱,比省里一个厅长还要多。”王雪娉笑说:“那我们约在哪个酒店?这倒是要请任秘书给我们指点。五星级也没有关系。”

    任坚笑着摇头说:“不用这么好。一般的酒店就可以。我先去把处里的工作安排一下,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跟你们一起走。”

    有说,故都的秋、上海的夜、宁州的醉。五点一过,夜幕降临,宁州的街巷之后,就仿佛有了些许醉意。这是一个曾经让南下的皇帝都忘记北归的城市,有时候你会觉得,在这里太过柔软,太过奢华。但是,它就是从来都不缺少买单的人。

    三人坐了梁健的车,任坚坐在前面,梁健和王雪娉坐在后座。任坚转过头看着他们,说道:“刚来省府的时候,我也以为,省府里的人,吃喝肯定都是五星级或者高档酒店。其实,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很多厅级干部,吃的都是小饭馆,除非从市、县上来办事请客,才会去一下特别高档的饭店。”

    王雪娉问:“这是为什么呢?。”任坚说:“这其实,跟我们镜州市也是一个道理。市里的人,吃喝方面不一定就比县里优渥。因为省里的财政盘子就这么大,部门多、人多,具体分到一个单位,就那么一点,一个单位之中又有这么多领导要吃喝。分到每个领导头上就少之又少了。所以,只要是自己单位买单的,吃的一般不会特别好。但是,下面上来办事请客除外。”

    王雪娉就说:“那今天我们可以上好一点的饭店,我们是上来办事的,我们请。”任坚说:“王镇长,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我有数,一般的饭店就可以了,我们先了解了解情况。”

    车子开出不远,其实就是绕着省政府一个弯,就到了一家小饭店门口,木门木窗,感觉倒还挺有些中国风的味道。

    任坚说:“这家饭店味道还行,价格不贵,我们就在这里吧。”找了一个包厢,让服务员把多余的位置撤掉,留下五个位置,梁健坐在了主位,任坚坐在梁健右手边,把左边主宾的位置留了出来。

    王雪娉主动坐在最下首陪同的位置,梁健让她再坐上来一些,王雪娉说:“今天,我就是来搞服务的,我坐在这里方便服务领导。”

    任坚朝梁健笑笑说:“梁书记,有福气啊,有王镇长这样的美女领导服务,每天都如泡在蜜汁里吧?”王雪娉脸上微微一红,但是嘴上却不露怯,笑说:“梁书记别感觉是泡在苦酒里就行了,我们老是给他添麻烦。他头疼还来不及呢!”

    梁健笑笑说:“哪能啊?”

    “在这里吧?”这时候推门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四十岁左右,宽脸,左眼皮似乎不自然的眨了眨。另一个三十五岁左右,高瘦个儿,脸有点尖。

    任坚站起来说:“来,来,坐坐。”宽脸年长的自然被请到梁健身旁主宾的位置,但他的目光却落在王雪娉身上,好像黏住了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权路迷局〕〔杀神叶欢〕〔落魄佳人千金难换〕〔白雅顾凌擎〕〔重生空间:慕少,〕〔沈娴秦如凉〕〔山村透视兵王〕〔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最强军婚:首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