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极品农场主〕〔猫分之三〕〔死不了我也很绝望〕〔我的末世领地〕〔九天仙捕〕〔北方有妖来〕〔血染侠衣〕〔都市夜战魔法少男〕〔武神碎影〕〔竹马谋妻:误惹醋〕〔三国狼烟行〕〔一念情深不相离〕〔武侠直播〕〔校花终极保镖〕〔名侦探世界里的巫〕〔都市极术鬼才〕〔真实的克苏鲁跑团〕〔重新遇见顾先生〕〔文明之万界领主〕〔大唐第一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412章山居奇景
    下班时,梁健载着范晓离回家。听范晓离说,她已经答应了钟健康星期六一起吃饭的事情,梁健不由有种开玩笑的冲动:“晓离,如果你真舍得自己,恐怕你参公的事情,真就办成了。”

    范晓离侧过身子,在梁健身上打了一拳说:“梁书记,你好坏,我当时是吓急了。我正拿着你给的那个针眼摄像头,钟健康忽然开门进来了。我没办法,才编了这么一段,引开他的注意力。”

    梁健笑道:“这说明,你的脑袋还是挺聪明的。能编出这样的话来。”范晓离嘟着嘴巴说:“如果我真聪明,现在就不会束手无策了。”梁健说:“你真觉得,钟健康的房间里没有适合放摄像头的地方?”

    范晓离说:“还真没有发现好的地方。而且,我知道,钟健康很仔细,他自己常常搞监控这种鬼事,所以自己办公室里尽量布置的很简单,能够一览无余。”

    “这可怎么办?”梁健也感觉犯难了。

    忽然,有个念头猛然出现在梁健脑袋瓜里。他说:“有了。我知道该怎么办了。”范晓离面露喜色:“快告诉我,你有什么好办法?”

    梁健说:“明天我再告诉你。”范晓离想要问到底什么办法,但是梁健不告诉她,一直将她送到了家门口,就离开了。

    梁健打了个电话给古风。结果不通。梁健没办法,只好打给古风的外甥女王雪娉。王雪娉接起电话,梁健说:“你舅舅怎么消失了,电话也打不通?”

    王雪娉显然也不知道这事,就说:“是吗?可能在闭关!”梁健说:“闭关?他还玩闭关啊?”王雪娉说:“画家嘛,跟常人不一样。怎么,你找他有事?”

    梁健点头说:“是啊,有事,上次他说送我一个神采飞扬的雕塑,后来一直没有了下文。不知他说话算不算数的?”

    王雪娉也记起来了:“对对,那次喝茶我也在。他说要跟画商见面,就先走了。”梁健说:“能找到他吗?我找他有事。”王雪娉想了想道:“能!他是我舅舅嘛,他虽然狡兔三窟,但休想逃出我的法眼。我先给他家里打个电话,看他在不在家?”

    梁健等待着王雪娉的回音。过了几分钟,王雪娉的电话打过来了。她说:“我舅舅果然在闭关,我带你去找他。我现在开车来接你?”

    梁健的确想早点见到古风,就说好。王雪娉开着她的车子,接了梁健,向镜州城外开去。一路上,出了南门,又开上一条国道。这是通往镜州市木灵县的公路。梁健奇怪的问:“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王雪娉说:“木灵县山下镇。”梁健很是吃惊:“木灵县,现在去?开车估计要一个小时才能到呢!”王雪娉笑着朝梁健看看说:“你说,要去找我舅舅啊!我可是满腔热情,舍命陪君子呢!”

    梁健说:“恐怕我算不上君子。”王雪娉说:“那你是小人?”梁健朝王雪娉看看,在对面车灯的照耀下,王雪娉黑色的发丝整齐地往后梳着,姣好的侧面,让人看着就动心,他靠在车门上,很享受地看着王雪娉。

    见梁健没有回答,王雪娉转过头来,见他这么看着自己,她的脸慢慢发烫了,说:“这么看着我干嘛啊?”

    梁健说:“因为你好看啊!”王雪娉笑说:“取笑我。”梁健说:“谢谢你奋不顾身地载我去灵木县。”王雪娉说:“算不上奋不顾身。顺便,我也正好去骚扰骚扰我那个舅舅,也有段时间没有见他了。不知道他在画什么大作。看到好的,我就偷一副回来!现在,你别看我了,否则车子我都开不好了。”

    这么晚,舍得陪同梁健一起走这么远的路的女人,恐怕一生中也不会有几个,让梁健不由有些感动。他侧过身,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下。

    车子一阵晃动。王雪娉喊道:“梁健,你再捣蛋,我可开不好车了!”梁健这才放开了她滑腻的脸蛋,乖乖地坐回位子上说:“你终于会叫我一声梁健了!”

    整整花了一个小时,车子才在山道上停了下来。这里坐落着各色很有特色的小别墅。木灵县是镜州市闻名的旅游县。上海人到周末,特别愿意往这边赶。

    木灵县有山,有水,最有名的是这里的竹子,李安的电影《卧虎藏龙》里很多竹林打斗的镜头,听说就是在这里拍的。

    当然,这还不是吸引上海人、宁州人来这里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这里空气好,还有野味,周末,来这里放松放松心情,的确是不错的选择。于是在木灵县随处都可以看到有些风味独特的小别墅,你去扣下门,问有没屋子可以住一晚,他们大都能为你提供床位和饮食,这也是木灵县的一大特色,村村有旅舍,户户可住人。

    作为镜州市有名的画家,古风一旦接到绘画任务,需要清静之地画画,一般会独自驾车,离开镜州的家,到木灵县定点小别墅来闭关。

    梁健眼前这栋很有些欧洲风味的小别墅,就是古风租下来的。

    从车里出来后,没有人迎接他们。因为,事先王雪娉根本就没有知会古风。

    到了门口,梁健拉了一下王雪娉的手说:“你说,我们这么冲上去敲门好不好,如果万一里面不仅仅是你舅舅一个人,岂不是很尴尬?!”王雪娉一听,就知道梁健什么意思:“你可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我舅舅才不会在这里私藏小三呢!否则,我舅妈早就杀过来了!”

    梁健说:“那就算我没说,我只是提醒你一句。”

    上前,按门铃。没有开门。再按,连续按,才从里面传出“啪踏啪踏”的脚步声。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谁啊?”

    王雪娉说:“舅舅,是我和梁健。”开门的就是古风。他一见王雪娉和梁健在门口,很是吃惊:“你们怎么来了?”

    梁健开玩笑说:“我们来检查检查你有没养小三。”古风朝梁健看了眼,眼神很是焦急。王雪娉说:“别听梁书记瞎说,他是让我陪同来找你,向你讨债的。”

    “讨债?讨什么债啊?”古风最怕的就是欠债了。梁健走入里面,别墅里装饰很是舒适,桌椅、茶具、地板、墙壁,都带着古味,但又便于现代人的使用,看来待在这里还真是一种享受。

    梁健说:“大画家太忙了,恐怕将答应送我东西的事情都忘记了!”古风一听,拍了下脑袋,说:“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对对,上次,我答应送你神采飞扬的……就是那天,我去见了一个画商。他说急需一批画,一套五副,一定要我在一个月内拿出来。我就急了,第二天就到这里来了。把答应你的事情给忘了,真是对不起。”

    说着,古风告罪地请他们坐下来,给他们上了茶,表示抱歉。王雪娉在舅舅面前说话向来不讲究,她说:“不会吧,古大师,和着我们今天也白来了?那个神采飞扬,你根本没有带在身边?”

    古风说:“那当然,我干嘛把那么笨重的东西,带在身边啊?在镜州的家里!”王雪娉和梁健对望,对古风说:“舅舅,那你看怎么办吧?”

    古风摊了摊手说:“那我又能怎么办呢?这又不是我的错。你们来之前为什么不先打个电话给我呢。我也好告诉你们,我这里根本没有那东西,也免了你们白跑这一趟。”梁健提醒说:“我打了,你关机啊!”

    王雪娉说:“古大师,是你玩失联,才害得我们这么晚了还从镜州市区千里迢迢地赶过来。你总该拿出点诚意来吧?难道就让我们这么空着手回去啊?”

    古风感到很为难:“那有什么办法?我怎么拿出诚意来啊?”

    王雪娉狡黠地笑笑说:“其实这也没什么难的。既然舅舅你拿不出神采飞扬,那就把你最近画的画,送我和梁健一副行了!你的画室在哪里,我去看看。”

    王雪娉说着,就朝别墅内部的一个房门紧闭的房间走去。古风赶紧拦住王雪娉说:“别别,我的画是给华商的,不能给你们啊!”

    王雪娉说:“谁叫你拿不出神采飞扬呢?我去看画。”古风拦住王雪娉说:“好外甥女,你就别捣乱了。真要挑选,也不是你挑选。我是欠梁健东西,我让梁健进去,以前你到我画室,就把我好几幅好了一个月的画给弄花了,我现在是怎么都不能让你进去的。”

    王雪娉笑道:“舅舅,那都是十来年前的事情了,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你还敢拿出来讲啊!”古风拿这外甥女没办法,只能服软说:“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现在正赶工呢,根本经不起你的折腾。你就乖乖在外边坐着喝茶,我和梁健进去,反正梁健看中什么,他就挑什么得了!”

    王雪娉心想,今天反正是为了梁健的事情来的,让梁健进去就让梁健进去吧。她笑说:“一定要挑一件好点的,别亏待自己。”

    古风说:“这都是什么外甥女啊,吃里扒外啊!梁健我们走。”到了门口,又对梁健说:“嘴下留情,进到里面千万别喊。”

    梁健正奇怪古风是什么意思,推门进入,画室内那映入眼帘的景色,让梁健不由要惊呼出声。他甚至感觉自己的鼻血就要喷薄而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