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蛇妻〕〔废都暴君〕〔试婚100天:帝少宠〕〔升级打怪谈恋爱〕〔宦海商途〕〔夜夜生香〕〔总裁爸比从天降〕〔女总裁的近身狂兵〕〔三界红包群〕〔天煞毒尊〕〔祖宗嫁到〕〔那年刀锋正寒〕〔风海凌云〕〔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逆锋〕〔蜀山游子〕〔回到西游当惊仙〕〔末世之最强组织〕〔宅男奶爸〕〔地球守卫团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373章突现诡谲
    这次北大培训,就这么告一段落。 各个学员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北京,即将回到江中省镜州市。其中最依依不舍的应该就是古萱萱了。

    回去的路上,梁健没有和古萱萱安排在一个位置上,但不知古萱萱变了什么法子,与一个女孩子调了座位,微笑着在梁健身边坐下了。一路上有美女相伴,自然赏心悦目,梁健也没有任何意见。

    回到镜州之后,梁健立马赶去见了胡小英。

    在北京的时候,梁健给胡小英买了一套高档化妆品,胡小英接过之后,就让梁健进屋了。

    两人喝着茶,胡小英说:“我也通过其他渠道打听了一下,谭震林书记要走的消息,的确是有此传闻。”梁健说:“如果谭书记一走,那么市委书记的位置,不就应该是宏市长的了吗?还有可能是其他人的吗?”

    胡小英略作沉吟:“如果谭书记真的走了,那么市委书记应该是由宏市长接任的。因为,一个市里不可能两个主要领导都走,这对一个市的平稳发展不利。所以一般书记走了,市长就不走。市长担任书记的可能性很大。”

    梁健说:“我也觉得,宏市长在镜州北部新城的建设上,是有明显政绩的。如果宏市长担任市委书记,也是顺理成章。对你也有好处。”

    胡小英却是神色一黯,说:“是吗?”梁健瞧了瞧胡小英,发现她的神色有些异样,就问:“你有什么不舒服吗?”胡小英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梁健有些担忧胡小英,就问道:“怎么了?能让我为你分担吗?”胡小英看了梁健一眼,将手机拿给梁健看,通话记录当中,有好多电话是宏市长打来的,基本上都是晚上。

    胡小英说:“我们在一起之后,宏市长晚上打我电话,我都没有接过。我和他谈的都仅限于工作。我担心,早晚他会知道我和你的事情。”

    梁健心里泛起了不知是什么味道,一种让他丧失理性的冲动,但是梁健极力克制了自己。他说:“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我可以不来找你。”

    胡小英忽然盯着梁健,许久,许久,然后说:“你这么快,就想把我甩了吗?”说着,眼中就满溢了泪水。

    梁健从来没有看到胡小英这么一副样子,这样楚楚可怜的样子,使得胡小英倍增了一分美丽。

    梁健忍不住一把将胡小英拉到怀里,说:“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失去现有的一切。”

    胡小英说:“所有的一切终将失去,今天就让我们暂且享受尚有的一切吧?”

    听了胡小英这句话,梁健顿觉,其实他和胡小英竟然因为谭震林要走的消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这是怎么样的两难呢?

    如果谭震林不走,那么很可能不久之后要走的就是宏叙,到时候他们少了宏叙的支持,也会挺困难。

    如果谭震林走了,宏叙当了一把手,一旦发现梁健和胡小英的事情,即使不会对他们下狠手,肯定也会将他们晾起来,到时候,梁健的政治生涯,就算是告一段落,想要再发展会难上加难。除非,胡小英和梁健,马上分道扬镳,将各自的情和欲都隐藏起来,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胡小英会说,就让我们暂且享受我们尚有的一切吧。

    窗帘被拉上了,胡小英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房间里,只点了一盏低光的灯。

    两人赤诚相见。梁健在上,手掌拂过润滑的感觉,深深的契合,令两人都心魂俱醉。享受一日算是一日的想法,刺激着两个人的神经,几乎想要在这一个晚上,将所有的快乐都体会一遍。

    胡小英翻了身,在梁健之上,她仰起头,让胸前的丰满、项中的柔滑、肩膀的光洁展露无遗。

    梁健伸出手臂,强烈地震颤,犹如从地心深处传来的震感,让人既惊讶又快乐,达到人类最原始,也最纯粹的快乐。

    第一次结束之后,梁健走到客厅,打开了一瓶红酒,在两个杯子里都倒了酒,然后切了两个苹果,倒上色拉,端进了房间。

    胡小英已经在卫生间洗了澡,用毛巾围在腰间,坐在床头。湿漉漉的发丝,垂于脸颊。梁健给胡小英一个杯子,里面是小半杯红酒,两人看着、笑着,碰了杯子,慢慢喝着。

    胡小英叉了一块苹果沙拉给梁健,梁健张开嘴巴吃了下去。

    胡小英问道:“满足吗?”

    梁健说:“不满足,待会还要来一次。”胡小英笑着:“真的?”梁健说:“做到再也做不动为止。”

    有时候,xing就是忘却烦恼、忘却恐惧、忘却痛苦的方式。这天晚上,梁健和胡小英来了三次,这不算多,也不算少。本还想再来,但不知什么时候,两人都已经沉沉睡去。醒来时,东方天际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梁健除了胡小英,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关于谭书记要调走的消息;胡小英是组织部长,更加不可能随便传递此类信息,否则人家都会当真。

    然而,关于谭震林要调走的消息,已经开始疯传了。在中青班中,宋城和唐磊私下里也说起这个话题,问梁健是不是已经得到确切消息了?

    梁健说,我从哪里得到确切消息啊,我不是一直跟你们在一起学习吗?唐磊说,你就别谦虚了,你当过宏市长秘书,跟市委组织部的人又这么熟,肯定比大家知道得早,知道得多。梁健听到这个消息,当然是第一时间的,然而拿这种东西来吹牛,毫无意义,梁健说:“你们太抬举我了啊!”

    季丹也听说了,她和古萱萱在路上碰到梁健时,叫住了梁健,说:“你有可能又要升官了嘛!”梁健很是奇怪,季丹从哪里听来的消息,他自己还茫然无知呢!“哪里来的消息?”

    季丹说:“大家都在传嘛。谭书记要走了,宏市长就是下一任市委书记的人选,你以前是宏市长的秘书。等宏市长变成了宏书记,你还不得马上升官啊!”

    提起这件事,梁健又想起胡小英对自己提起的那些问题,眉头不由皱起,心情的天空就出现了阴霾。他说:“这是八字没有一撇的事情!”

    说着梁健与古萱萱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转身离开了。古萱萱心里疑惑,宏市长有可能提拔,最开心的本来应该是梁健啊,怎么如今看起来,梁健却忧心忡忡呢?

    党校对中青班抓得还挺紧,晚上有一个讨论,主要是交流北大学习的体会。轮到梁健发言,尽管不在状态,他择要所讲的东西,还是让不少人频频点头,颇为认可。

    会议之后,回到宿舍不久,古萱萱过来敲门。问道:“梁健,今天看你好似不太快乐,有什么事情吗?”古萱萱对待自己的态度,变得很是温柔。梁健当然不能把心中的担忧告诉古萱萱,他只是说:“没什么,也许还没有从北京的氛围中恢复过来吧!”

    从北京回来之后,原本的死对头江东流,似乎变得低调了很多,这让梁健感到意外。

    一天傍晚,梁健忽然接到了省委副书记公子马瑞的电话,问他有没有空,说梁健学习回来,没有碰过面了,一起吃个饭,并说他已经在校门口了。梁健不好拒绝,就答应了下来。

    结果江东流也在。这是梁健本不想参加的晚饭。但是,看在近期江东流低调了许多,梁健心想,还是勉强忍受吧。

    吃饭的时候,马瑞显得很是客气,亲自拿着红酒醒酒器给他们分酒。江东流从单位了邀请了两个美女过来,她们也许早知道,今天有省委副书记的儿子在,都显得很是兴奋。

    中途,马瑞带着一个美女过来,给梁健敬酒,说请梁健多关照。梁健客气地说,有什么需要帮助,尽管说。梁健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宏市长之前就已经交代过,关于创业融资的问题,有宏市长在身后,问题肯定不大;另一方面,如今宏市长处于关键时期,尽管面对宏市长的升迁,梁健和胡小英的心情是矛盾的,但毕竟宏市长是多年的领导,他不可能去捣乱,尽可能要帮助推一把。

    马瑞是马书记的儿子,马书记作为省委副书记在宏市长的升迁上,会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他的儿子,自然也开罪不起。

    马瑞这次不再客气,也不再故弄玄虚,直接说:“想从梁书记这里融一百万的资,可以算是镇政府在我们这里的投资。”

    梁健知道,马瑞开口融资那是迟早的事情,如果就是一百万,也不算太大。梁健正要答应的时候,忽然马瑞手臂上的一个印记,吸引了梁健的目光。

    定睛一看,这不是一个被咬的痕迹吗?这个位置,这样的牙印,那北京郊区,废弃铁路路基下的场景,重新涌入了梁健的脑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