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揪出那个穿越者〕〔无限之至尊巫师〕〔凶兽联萌:兽夫傲〕〔刀试天下〕〔超级特战兵王〕〔超级小村医〕〔天界战神〕〔我的老婆是女神〕〔都市逍遥仙师〕〔浪迹武侠世界〕〔抗战之血肉丛林〕〔绝色总裁是我老婆〕〔魔神始祖〕〔崛起军工〕〔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混沌霸天决〕〔校花总裁的贴心高〕〔重生之女王归来〕〔山里人家姐妹花〕〔透视仙王在都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371章玉成其事
    梁健问道:“多少?”古萱萱说:“你猜啊!”梁健笑着伸出五根手指,意思是五万的意思。

    古萱萱摇了摇头。梁健用一根手指,然后另一只手的手指,形成一个圆圈,意思是十万。古萱萱还是摇了摇头。

    梁健心想,这下搞大了,真是一个贵重物品,梁健狠下心来,伸出一根手指,然后在空中划上两个圆圈。这就是一百万的意思了。

    古萱萱还是摇了摇头。梁健就惊呆了。心想,刚才古萱萱的妈妈,是不是已经将这块玉的真正价值告诉了她。难道超过一百万,这也太恐怖了。梁健就不敢猜了。

    古萱萱见梁健有些惊住,糊弄得逞一般:“这是无价之宝,不能用钱来衡量,用钱来衡量,这就俗了!”

    梁健吓了一跳,终于放松下来,说“无价之宝”,那就是不会太贵了。梁健说:“刚才,是你问我值多少钱的啊!”古萱萱笑道:“如果我说值五百万,你是不是也要相信?”

    梁健装幼稚地点点头:“你说一千万,我也相信。主要是你妈妈……”

    梁健说到一半,猛然停下。他原本想要说,你妈妈这么雍容华贵,她拿出来的东西,可能差吗?然而,突然他们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从隔壁房间里,手拉着手走出了班主任任杰和季丹。梁健和古萱萱看到他们阴差阳错地在一起,有些愣住了。

    任杰和季丹碰上了梁健他们,不由脸上泛红,赶紧松开了手。任杰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们回,来啦?”

    古萱萱看看季丹,又看看任杰,说:“你们……已经?”季丹本身就不是害羞的主,见既然已经被发现,就说:“是的,我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梁健,从今以后我跟你没有关系了。”

    梁健笑说:“我们有关关系吗?”任杰在一边愣神瞧着,不知说什么好,忽然他想到一件事情,问道:“梁健,几个小时前,你为什么开那样的玩笑,说古萱萱被人绑架了,这是要吓死人的节奏啊!”

    梁健说:“你们那里有被吓死吗?我看你们根本相都不相信吧?否则怎么可能两个人在房间里亲亲我我呢!”

    季丹说:“我们当然不相信啦。你向糊弄我们,哪有那么容易。我们是特意打电话给萱萱确认过的,萱萱说马上回来了。哎,不是说马上回来吗?怎么一直到现在才回来?难得到你们两个也在一起啦?”

    季丹用带笑的疑问瞧着古萱萱和梁健。古萱萱却没有笑,也没有害羞,说:“我真的是被绑架了。之前,你们打来电话,有人正拿刀子顶着我的腰,你说,我能说什么?”

    任杰和季丹的脸色都变了。任杰是班主任,如果有学员被绑架,他还没有意识到,最后如果真出了人命,他这个班主任也算是当到头了。还有季丹,她是古萱萱的好友,如果好友出事之前,还跟自己通电话,自己却没有注意,季丹估计也要内疚一辈子了。季丹说:“幸好没事,谢天谢地。最后,是谁救了你啊?”

    古萱萱看向梁健说:“是梁健。”

    季丹很是惊讶:“真的吗?那么梁健电话中说的都是真的了?”梁健笑呵呵地点头。季丹拉起了古萱萱的手说:“快到我的屋子里来,跟我说说。”古萱萱说:“我有点累了,想回房间休息了。”

    季丹当即说:“那好吧,我去你房间,你可以一边休息一边说给我听。如果今晚上不听到这整个过程,我肯定是睡不着觉的了!”

    说着,就跟着古萱萱进房间去了。古萱萱在关门之前,不忘对梁健说了一句:“晚安。”季丹朝梁健看看,就将门给闭上了。梁健朝任杰笑笑,说了一句:“威猛,一个晚上就搞定!”

    任杰只要摇摇头走开了。

    季丹让古萱萱坐了下来,给古萱萱倒了水,等她喝了水、洗了澡,才听古萱萱讲。古萱萱因为真有些累了,讲得都比较简略。季丹听了,却觉得惊心动魄,最后说:“梁健真有这么勇猛?一个打三个?”

    古萱萱点了点头,回想当时的情景,如果梁健当时晚来几分钟,自己肯定已经受到伤害,这一生都会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这么想着,古萱萱对只有感激之情。

    季丹听了之后,颇为感慨地说:“这真是天注定啊!”

    古萱萱不解,问道:“什么天注定?什么意思?”

    季丹说:“我刚跟任杰好,还在担心梁健会落单呢。没想到今天你们俩共同经历了生死,以后你们在一起算了!”

    古萱萱忽然脸上一红,娇羞地道:“说什么呢!”

    接下去在北大的日子,可以说是平安无事,顺风顺水。每天,在梁健和古萱萱的房间里,都会有人送上景致水果,梁健还有一支法国精品雪茄。梁健开头还不习惯,但是抽了两天之后,感觉味道还不错。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王夫人让人安排,他也就老大不客气,反正人家日子很宽裕,不在乎这些。

    有一次,梁健忽然想到雪茄配红酒才是正点啊!就恶作剧,在每天放水果的桌上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上,如果能来一支红酒,就更好了。

    果然,第二天的水果和雪茄边上,就出现了一支法国红酒,一看年份,tmd,竟然是60年陈的。梁健心想,这几天是彻底过上资产阶级的生活了啊!这还得了!

    梁健开启了红酒,点起了雪茄,拉开了窗帘,想到,一个人喝红酒,似乎不大地道吧。起码得把古萱萱叫过来吧,这就是她妈送的嘛!

    发了短信给古萱萱,不一会儿,她真的来了。身穿休闲衣服,却怎么都掩饰不了她绝妙的身子。古萱萱看到红酒说:“你可真是奢侈。”梁健笑道:“这是我向你妈妈那边要来的。要说奢侈,恐怕也不是我的问题哎。”

    古萱萱朝他看一眼,就不说了。两人坐在椅子里喝,看着窗外。觉得这么坐在椅子里,感觉不好,就干脆坐在了地板上,背靠着床看着外面。梁健说:“这次,你算是不虚此行,找回了自己的妈妈。”

    古萱萱说:“自从我很小的我妈妈就离开我了,我的记忆力甚至不知道她的模样。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她的样子。直到今天见到了她,原来她看起来还那么年轻,出乎我的意料。”

    梁健说:“你妈妈,还那么漂亮,跟你有的一拼。”古萱萱听了,脸上微微一红,她明白,梁健这么说等于是拐着弯在说她漂亮。

    梁健问道:“你妈妈,这么多年来一直都不曾联系你,为什么如今联系你了?”古萱萱回答说:“那是因为,我叔叔翟兴业。他最近跟我妈妈联系,要求她在仕途上助他一臂之力,并说他如何如何的关照我和父亲,而且还说我父亲生病了,需要一大笔钱。所以,我妈妈觉得有必要见我一面,问问我有关情况。”

    梁健说:“就这么一个原因?”梁健有些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站不住脚。古萱萱说:“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妈妈和她现在的丈夫,一直没有孩子。他丈夫如今在非常重要的岗位,权力很大,但也需要投入很多时间。最近,他提出来,如果我愿意的话,他们可以让我到这里来跟他们一起生活。”

    这简直是一种一夜升天的捷径。如果古萱萱到了北京的这个家庭,她的生活环境也就彻底改变了,这将是一种完全不同于镜州市的生活。梁健问道:“那你怎么说?”

    古萱萱说:“我不会到这里来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在镜州还有我的老爸。我不可能丢下他,是他把我抚养成人的。”

    梁健再次感觉到,古萱萱绝对不是“胸大无脑”,在如今这个社会,还有多少人能够抵御权力和金钱的召唤。如果有的话,古萱萱就是其中一个了。

    梁健没有说话,举起杯子,古萱萱也跟他轻轻碰了一下,喝了一口红酒。

    接下去的日子,梁健很专心地听课,毕竟作为县级层面的领导干部,要到北京大学这样的高校学习,也不是经常有的机会。为此,静下心来,梁健还真的投入了学习当中。

    除了听培训班的课,梁健晚上还跟学生一起听大课,晚上他又去图书馆看书,体验了一把北大学生的认真劲儿。梁健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名领导干部,把自己真正看成了一名学生。

    有几次,梁健也在图书管碰到了古萱萱,两人并没多说话,只是相视一笑,坐在那里看书。

    任杰和季丹的热情不断增温,有多次梁健都看到任杰进出他季丹的办公室。有任杰将季丹收服了,对梁健来说,也算是减轻了不少压力。

    眼看在北京的日子快要过去了。梁健忽然接到了项瑾的一条短信,说:“梁健,我在欧洲,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联系你。”既然项瑾在欧洲,也不可能飞回来,梁健就回了一个:“好。”

    梁健想起上次跟胡小英说过,如果他那天想要她来北京,只要打她电话就行。很快培训就要结束了,还有最后的一次自由活动时间,梁健心想,要不打电话给胡小英吧。

    电话还没有拨出去,梁健又收到了一条短信,这是来自冯丰:“镜州的天可能要变了。”这句语焉不详,又特别震撼的话,一下子把梁健从学生角色中拉回到政治角色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最强军婚:首长,〕〔婚心动魄:神秘人〕〔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皇后有旨:暴君,〕〔后娘[穿越]〕〔杀神叶欢〕〔军婚如火〕〔一欢成瘾:慕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夫人别跑〕〔沈娴秦如凉〕〔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