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晚安,傲娇先生〕〔总裁老公,宠宠宠〕〔二货小王爷〕〔就是个普通人〕〔我的极品兵王老婆〕〔神武傲天决〕〔万古金身〕〔变身吃货少女啦〕〔正气冲宵〕〔末世之长歌行〕〔都市之异变修仙者〕〔万鬼吞噬系统〕〔科技研究基地〕〔电影教师〕〔公子撩宠异能妻〕〔三国之弃子〕〔傅先生,偏偏喜欢〕〔混沌幽莲空间〕〔重生神医娇妻:首〕〔最强战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369章首长夫人
    被匕首抵着腰部,古萱萱不敢乱动,她声音有些难以自控地颤抖:“你们想要……什么……钱?”

    司机笑呵呵地说:“你为什么不说,劫财,还是劫色呢?”古萱萱从后视镜中,看了一眼司机的脸:“你别太过分,我可认得你的脸。 ”

    司机转过脸来,正对着古萱萱说:“那你看仔细一点!你真的认识我的脸?”古萱萱用心记了这张脸,说:“如果你们敢做伤害我的事,我绝对能够记起来了!”

    古萱萱想用强硬的态度吓唬他们。只见那个司机,在脖子的地方抓挠了一番,从下巴和脖子的连接处,竟然掀起了一张层皮。

    原来这驾驶员,也带着面具,这不过这更像人皮面具,更难分辨,驾驶员说:“这面具可是我花大价钱让朋友从意大利带来的,是我的万圣节礼物。”古萱萱听了,感觉身体发冷,这些人是蓄谋的。

    这些年,不断爆出有女孩子路上,因为搭错车被奸杀的事情,难道这种恶心残忍的事情,正好被自己碰上了吗?

    古萱萱趁边上两人不注意,扑到一边去用力推门,却被边上一个男人的阻止,刀子扬起,在她手臂上就是一刀。只见一丝血痕,就从手臂上滋生了出来。古萱萱不敢动了。

    只听到那个男人说,如果下次还想再逃,那就不是手上的问题了。刀尖在古萱萱的眉心扬了扬。

    梁健的出租车一直跟在后面,刚才看到前面的出租车停了下拉,接着有上去了两个人,这两人上车之前,都带着面具。他奶奶的,这不是就避人耳目吗?

    梁健这时候,已经断定对方是犯罪分子。与职业罪犯做斗争,梁健当然有自知之明,肯定是缺少经验的。紧要关头,梁健想到了项瑾。

    项瑾在北京有势力,公安力量说不定都能调动,于是赶紧拨通项瑾的电话。然而,项瑾的电话没有接听。

    梁健无奈,脑袋里快速旋转,又给任杰拨了一个电话。任杰倒是很快就接了起来。梁健就急切地在电话中喊道:“班主任,赶紧找人帮忙,古萱萱被绑架了!”

    任杰一听,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季丹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了,季丹笑道:“这你也信啊,肯定是梁健在跟你开玩笑。”任杰想想也是,北京可是一个文明之都:“这倒也是,怎么能说绑架,就绑架呢!不过,我觉得,为安全起见。季丹你还是给古萱萱打个电话吧?”

    季丹说:“这倒也是。”说着,季丹就给古萱萱打了电话过去。

    听到电话响了。边上戴面具的家伙,用匕首放到古萱萱的脸上说:“接电话。就说你没事,在回去了,否则你知道后果。”

    古萱萱似乎分辨这个男人的声音,奇怪的是,这个声音好像有点耳熟,但是他讲话的时候,喉咙里就如哽着一个核桃一般,听不大清楚。

    美女最害怕的就是毁容,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担心这一点。为此歹徒是抓住了要害,古萱萱真的乖乖对电话中说:“我在回去的路上了。”

    季丹放下了电话,然后说:“我知道没事,萱萱说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任坚笑笑说:“那个梁健也真是,那这种事情开玩笑。”

    梁健本想拿起电话在拨打当地的110,只见前面的车子拐入了一条小路,梁健放下了电电话说:“能不能不开灯?”司机说:“当然可以。”

    司机将车灯关闭了,然后缓缓跟在后面进入了乡间小路。前面的车子已经开出去一公里多远,好像突然停了下来。

    梁健也让司机停下来,靠边停了。梁健下了车,悄悄朝那边行去。过了一会儿,梁健听到后面车子的声音,只见刚刚来的出租车向后退,退回到了公路上,就开走了。梁健暗骂:“这家伙,就这样走了!”

    人家司机也许是害怕惹是生非,先走为快了!梁健只好一个人跟了上去。

    前面是一道废弃铁路的路基,三个戴面具的男人,将古萱萱拉到了路基那边,倒是没有推她。而是对她说:“你坐在这里。”古萱萱恐惧地坐下来,对他们说:“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其中,一个就将一个塑料袋子,塞到古萱萱手里,古萱萱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但是也认得这到底是什么?这三个家伙,难道是qiang奸犯?古萱萱说:“你们别乱来,请你们冷静一点,否则你们以后会后悔,警察肯定能够抓住你们!”

    左边的面具人嘿嘿笑笑,说道:“要冷静的人是你。我们给你算一笔账。如果你从了我们,我们都会温柔对你,你在我们这里,只会得到快乐。完事了,我们把你送到公路上,以后,我们谁也见不到谁,没有人会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只有我们这个人知道,你快乐了,我们也快乐了,何乐而不为……但是,如果你要反抗,只会得到我们的拳打脚踢,最后结果还是一样。即便以后,警察找到了我们,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另外,你的名声会好听吗?人家都会知道,你是那被人……”

    古萱萱对这种奇谈怪论,在也听不下去,喊道:“闭嘴。你们这些罪犯,不得好死!”说则,古萱萱就从地上冲了起来,朝着一边跑去了。

    她才跑了两步,就被两个壮汉抓住了,扔在路基上。驾驶员说:“两位,美色在前,磨蹭什么?你们不上,还是我先来吧!”

    古萱萱叫喊了起来,脸上就挨了几个嘴巴,然后被一团东西塞在了嘴巴里。两个歹徒狠狠抓住了古萱萱的手和腿,另一个开始靠近,解开自己的裤子……古萱萱严重充满绝望,眼中已经飚着泪水,难道这一生的幸福就要在今天结束了吗!

    当初如果听从梁健的劝告,就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那个男人越靠越近……

    古萱萱眼中的绝望,被黑夜彻底掩埋……

    “你们几个傻逼,停下!”忽然,从身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在古萱萱听来,简直就如天籁之音。这不是梁健吗?

    被惊了一下,三个人暂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驾驶员刀子一横,夹在古萱萱的脖子上。其他两个男人,朝梁健过去:“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小心丢了你的小命!”

    梁健说:“如果你们放了这个女孩,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如果你们不放的话,以后你们就在监狱度过余生吧。”

    那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就朝梁健扑了过去。梁健身材高大,对付两个人,也不见得会输。但是,很快三个人就扭打了起来。

    驾驶员看到,两个面具人两大一,都沾不上多大的便宜,就扔开了古萱萱,跑上去,拿着匕首,就朝梁健的腰里捅去。

    古萱萱原本,可以顾自己逃走。但是,跑了几步,看到梁健微在旦夕,她调转了方向,朝着那个驾驶员跑去。

    驾驶员已经在梁健身后,梁健跟其他几个人纠缠,有一个家伙用手臂,勒住了他的脖子,梁健呼吸困难,他也顾不上风度,一口咬在了那家伙的手臂肌肉上,那家伙吃疼放开了手臂。

    这时,梁健刀光一闪,匕首接近了自己的肚子。如果从身上滑过,自己的一腔内脏说不定尽数流出。只见驾驶员身子一歪,匕首没有触到他的肚子,歪了,滑过他的手腕,梁健感觉鲜血就从手腕飚出。

    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原来是古萱萱从后面撞击了驾驶员,才使得梁健逃过了以劫。但是由于手腕受伤,梁健的战斗力急剧下降。几个歹徒上来,三对一,很开将梁健围在了当中。

    古萱萱想要冲上去,结果被一推,就摔倒在了边上。匕首又向着梁健而去。

    忽然,从他们身后,亮起了两道极亮的灯光,照得这几个人都睁不开眼睛。

    那是一辆吉普车碾压着废弃物,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开过来。

    三个歹徒,看到难以成其好事,相互对望了一眼,说了声“走!”跑到出租车,钻了进去就跑掉了。那辆吉普车也不追。

    从这辆吉普车上,不慌不忙地下来了,两个人,黑色衣装,膀大腰圆。这不就是那两个在清华大学边上停下来喝麻辣烫的家伙吗?

    古萱萱这时候扶着梁健。梁健还是镇定的对她说:“不用怕。有我呢!”

    那两个家伙,在离他们两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说:“兄弟,是条汉子!”另外一个人说:“你们两人,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夫人要见你们!”

    梁健奇怪的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一部香港黑道片。梁健问道:“你们夫人是谁?”一个说:“你们去了自然知道,我们保证,不会伤害你们。上了我们的车,你们就安全了。”

    古萱萱的手,抓住梁健的手臂,紧了紧。梁健说:“不用害怕。我们上车吧,这里已经是郊区,反正车子也不好打。”

    梁健知道自己还在流血,这时候要反抗,肯定也不是时候。

    哪两个人都坐在前排,让梁健和古萱萱坐在后排。一人递给梁健一个打创口贴,说:“先将就一下,待会到了夫人那里,会有专人给你包扎。”

    看起来,这两人真的不是什么歹徒。但是他们嘴中的夫人到底是谁,让梁健和古萱萱心里都充满了疑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肉欲娇宠[H 甜宠 〕〔沈浪苏若雪〕〔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阴倌法医〕〔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嫡女嚣张:鬼王独〕〔顾少的独家挚爱〕〔蜜爱春娇(种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