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宠妻:妖孽王〕〔魔神狂后〕〔神级收服系统〕〔最强特种兵之狼牙〕〔属性之眼〕〔这个游戏不简单〕〔隐婚娇妻,太撩人〕〔谋爱成瘾,冷少的〕〔嫡锁君心〕〔替嫁神医:腹黑世〕〔本港风情画〕〔哈利波特之罪恶之〕〔墨唐〕〔引婚入局〕〔我家娘子已黑化〕〔和大罗一起踢球的〕〔恶魔总裁霸道宠:〕〔爆萌神宠:至尊医〕〔极品小俏医:捡个〕〔透视小野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354章拓展训练
    这就是胡小英,让梁健在她这里不需要过于担忧什么、隐藏什么或后悔什么。 梁健把南山县委组织部长李宁的请求告诉了胡小英,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姐,县委组织部请你吃饭,你都不参加啊?”

    胡小英说:“我故意的。”梁健不解:“故意的?”

    胡小英笑笑说:“李宁这个人,以前跟魏洋跟得很紧,他是魏洋担任市委组织部长的时候,从组织部调研处提拔下去担任县委组织部长的,我上任之后,他还感觉自己挺牛。所以,我想先冷他一冷。另外一件事情,他请你来邀请我,那么他也就欠了你一个情了。”

    原来,胡小英是出于这种种考虑,才故意不待见李宁这个县委组织部部长的?胡小英为自己的考虑,梁健也感觉心里十分熨帖。

    梁健说:“那么,这次他邀请,你会出席吧?”胡小英说:“那就下个周末吧。反正就是去到一到。”

    梁健知道,她这“到一到”也是为了自己。

    晚饭之后,到了很晚,胡小英和梁健才从房间出来,回镜州市区。为防有人还在门口等,胡小英先行离开,过了五分钟,梁健才上了自己的车,离开。

    在回去的车上,梁健忽然接到了宏市长的电话。这让梁健十分意外,宏市长怎么会亲自给自己打电话呢?梁健让驾驶员将收音机开到最小,而后接起了宏市长的电话:“宏市长你好。”

    宏市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问道:“梁健啊,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

    难道这是领导在责备自己吗?梁健回答说:“宏市长太忙,我一直怕打扰领导,所以没敢来拜访。”宏市长说:“我忙是忙,不过,有时候还是有空的。你当过我秘书,这应该明白吧?”

    梁健说:“明白,明白。是我不好,我疏忽了。”宏市长说:“那这样吧,你下个星期来我这里一趟吧。”

    梁健说:“好,好。”宏市长又问:“你在哪里啊?”

    这让梁健很是一惊,宏市长问他在哪里,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给胡小英打过电话,知道她不在家里,因此也来试探一下梁健?

    这个时候,梁健不得不说一次谎话了,他说:“正在回家的路上,今天有个应酬。”要说,这也不能算是谎言,他的确是在回家的路上。

    宏市长说:“当乡镇一把手,应酬多,但也要注意身体。那就这样,下个星期再见吧。”

    只听手机那边响起了“嘟嘟”的声音。

    梁健愣了一会儿神,拿起手机,给胡小英打了个电话。胡小英的车先走,她已经到家了。梁健问道:“姐,宏市长刚刚有没给你打电话?”

    胡小英说:“没有啊,怎么了?”梁健说:“刚才,宏市长给我打了个电话。我还以为,他刚才先是打给你的。”胡小英愣了一会,意识到电话里多说不好,就道:“没有。”

    梁健也感受到了胡小英的顾虑,就说:“那就这样,晚安。”

    胡小英坐在沙发上,也想,宏市长怎么晚上会突然打电话给梁健?难道真的发现她和梁健的非常关系?这让胡小英陷入思索,她下意识地到酒柜旁边,又倒了小半杯红酒,尝了一口,看着窗外。

    梁健也想不明白,宏市长这次打电话来,到底是什么意图。从他的话里,比如让梁健少喝点酒,多注意身体之类,是为了表示对梁健的关心。

    可自从宏市长将梁健放到基层之后,宏市长已经很少关心梁健的问题了。难道,宏市长又改变了想法,对梁健重视起来了?想不明白,也就只能迷迷糊糊地入睡了。

    周末,这个问题一直在梁健脑袋里盘踞,直到梁健接到了冯丰的电话。梁健和冯丰是有段时间没联系了。之前,冯丰向他透露过,有位副省长要一个秘书,问梁健有没兴趣去。梁健当时说,自己要考虑考虑。后来,梁健关于此事,向胡小英请教过。胡小英认为他应该继续在县长助理的岗位上干下去,不久之后,胡小英兑现她的承诺,让他成为了县委常委。

    今天的梁健自然更加不会去当一个副省长的秘书了。副省长的秘书下来,撑死能到县里当个副书记,这对梁健来说,也不是特别遥远的事情。

    接到冯丰的电话,梁健本能的感觉到,也许是与此事有关系。

    果然,寒暄之后,冯丰就问道:“上次说起过的,有没兴趣到省里来?”梁健说:“冯大哥,这事我已经认真考虑过了,也咨询了我以前的领导,我决定还是放弃这个机会。不好意思。”

    冯丰笑笑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弟。后来我想了想,也是,如果你到了省里,最多是一个中层干起,在下面县里,你已经是县委领导。放着县委领导不当,却到省里来受苦,不值当。你在县里,我至少还有你这个扎实的‘脚’,不痛快了,来你这里醉一次,也方便。”

    梁健听冯丰很理解自己,也说:“说真的,冯大哥,你什么时候下来一次吧,好让我也找个机会轻松一下。”冯丰说:“镜州暂时还不敢来,小宇已经回镜州了,如果在大街上碰到,很尴尬。”

    梁健说:“不让你碰到小宇就行了,反正都是车来车往。”冯丰想想说:“还是过段时间吧。”梁健也就不勉强,说:“那也行,等过段时间,我去宁州找你。”冯丰说:“欢迎常来。另外,你不准备来,那么有什么推荐的人选吗?”

    梁健本想说“没有”,可脑袋突然闪出任坚,说:“倒是有一个人选,不知符不符合你们的要求。”接着,梁健将任坚的情况,给冯丰说了一下。冯丰听后,说,你让任坚本人给我打个电话。

    任坚听梁健推荐他去做副省长的秘书,很是兴奋。毕竟他现在所呆的党史办,要权没权,要钱没钱,简直就是虚度光阴,听到有可能再到重要岗位,任坚对梁健连说了几声感谢。梁健说:“都是朋友,别客气了,赶紧打电话过去吧。”

    后来,冯丰又打了个电话给梁健,说:“对任坚的总体感觉不错,星期天就让他去一趟宁州。见见面。说不定省政府办公厅方面,还要组织一个面试,我会提醒他注意一些方面。”

    梁健说,全靠冯大哥指点。客气一番之后,约定如果这事真的成功,就去宁州请冯丰吃饭。

    周一,拓展训练正式开始了。中青班所有学员共三十来个人,都换上了迷彩服,被一辆旅行车运到了镜州市森海拓展训练中心。

    下车之后,站成队列。不少学生,表现出了特有的兴奋。梁健却感觉,这就像是在过家家。

    班主任老师仁杰,对着大家说了一番话,大体是说,这次的三天户外拓展训练,主题是“我勇敢、我信任、我担当”,勇气是一个领导必备的素质、信任是人与人之间相处必备的要素、担当更是领导应有的品格。为此,一定要把这一主题贯彻在整个拓展训练当中。

    仁杰介绍了这次拓展训练的内容,非常的丰富:第一天是“信任背摔”、“空中抓杠”;第二天是“空中断桥”、“真人cs”;第三天是“驴友行动”、“毕业墙”,这第三天的驴友行动,是特意为大家争取的一个项目,以往的培训班中都没有。

    仁杰最后强调,拓展训练虽然是“训练”,但是也有一定的危险系数,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仁杰说:“现在先解散,该上厕所的,上厕所,该喝水的,喝水,十五分钟之后,就开始‘信任摔背’”。

    大家一哄而散。

    市发改委规划处处长江东流朝梁健投来了怨恨的一瞥,却没有马上散开,而是与董跃、柳学成等四个人在边上相互递烟,交头接耳。

    梁健无意中感受到江东流的一瞥,似乎包藏着阴谋,不知他们要搞什么鬼。梁健就有意朝董跃投去了一眼。董跃这家伙,被梁健发现与江东流的继母有染,曾经在梁健面前信誓旦旦,不论梁健有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

    董跃当即也感觉到了梁健的目光。只是微弱的,好似看着别处似的点了点头。梁健不管他,只顾自己走向卫生间去了。

    江东流他们来到一棵大树下,看看周围没人能听到他们说话,就说:“梁健这家伙,平时太拽,今天我们要让他吃点苦头……”

    董跃就说:“这会不会出人命啊?”江东流说:“出什么人命,就这么2米高,摔下来最多是个残疾,死不了人!”柳学成也有些担心:“把梁健搞成了残疾,我们会不会承担法律责任啊?!”

    江东流斥道:“我们当然不能明目张胆的搞,要装作完全是失误,是一个训练事故!另外,你这么说,分明是不信任我老爸的能量!”柳学成赶紧说:“不敢,不敢。”

    梁健在卫生间边上等着,直到董跃也朝这边走来,进了卫生间。在卫生间里,水声哗哗,董跃站在梁健边上,以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道:“信任背摔,别‘信任被摔’。” 康丽走后,梁健说:“需要帮你的脚揉一揉吗?”胡小英说:“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怎么老是容易脚上受伤呢?”梁健说:“看来,你的脚很喜欢我给她按摩。”

    说着,梁健就拿起了胡小英的脚,在受伤的地方轻轻揉搓着。尽管隔着黑色长袜,胡小英的小腿还是充满了弹性。

    胡小英被梁健按摩着,身体一阵阵酥麻。一会儿,感觉疼痛减弱了不杀,她对梁健说:“舒服多了。”梁健接触着胡小英腿上的肌肤,一时之间也有些欲念难受,手忍不住在胡小英小腿上抚摸了一下。

    胡小英身子一震,双手撑在床上,轻轻哼了一声。见胡小英没有任何阻止,梁健的手就沿着胡小英的小腿,一直向上,到了腿弯,到了大tui……两人交叠在一起,迎接着一波波快乐的传感。

    两人每一次快乐过后,都会沉沉睡去。醒来之后,他们才用了餐,喝了点酒。胡小英面色红润,娇艳如花。

    梁健说了一句:“你真好看。”胡小英犹如小女孩般红了下脸:“你哄我的吧?”梁健说:“哄不哄你,难道还能骗得过你!”胡小英媚眼朝梁健瞥了眼,很是开心。然而,她很快就转到了正题说:“今天找我是还有别的事吧?”

    梁健本来是为李宁托的事情,找胡小英的,但这会他觉得说不合适,就说:“下次再说吧。”

    胡小英说:“跟我,你不用忌讳什么。我不会在意的,你只要说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