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鱼类上岸指南〕〔天狱之崛起〕〔三国之梦魇〕〔无限的世界里只有〕〔大城时代〕〔天才得分手〕〔不完美艺人〕〔白夜宠物店〕〔系统之掌门要逆天〕〔还看今朝〕〔侠役〕〔帝少爆宠:娇妻霸〕〔蜀山剑宗系统〕〔极品贴身家丁〕〔我的姐姐是六道仙〕〔吃鸡天王〕〔帝少蜜宠令:娇妻〕〔火影之线遁〕〔九零女神算〕〔北方有妖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335章疯狂之金
    金超在电话中说:“晚上有空吗?我想去你那儿一趟。 ”

    自从金超被提拔为南山县副县长之后,金超就很少找阮珏了。金超对阮珏有过无数次邪念,都被阮珏以结婚之后再行房事拒绝了。担任副县长后,金超手中的权力更大了,下面县商务局的女孩让他动心了,没多久就被他搞上了床,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春风化雨,暂时把阮珏给忘记了。

    现在记起来,他试着想,如今他已经是副县长了,阮珏会不会回心转意,不再要求结婚?

    没想到,阮珏直接说:“不好意思,晚上我有点事情,回家会比较晚。改天再说吧!”说着就把电话给挂了。

    金超愣在那里,心道,小贱人!这是搞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现在是县长大人?呆会我去你楼下等着,看你跟谁有什么事情?!

    金超先去约商务局的美女陈蕾喝酒,陈蕾呼之即来。

    梁健约阮珏去一家饭店,阮珏说,还是吃西餐吧。两人就去吃了披萨。现在吃必胜客的人还真多,排了一会儿队才轮到一个靠窗的位置。

    梁健和阮珏坐在门内椅子上排队的时候,就有几个小年轻朝阮珏偷偷瞥过来,依稀能听到“真漂亮”,也有些已经轮到上楼的夫妻,老公在上楼的过程中,还不时朝阮珏偷瞟了过来,被他老婆直接一拉,乖乖上去了。

    梁健朝阮珏看去,阮珏作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披萨和水果色拉上来了,梁健给两人都分了一些,喝着饮料,问阮珏:“你知道金超被人举报吗?”

    阮珏停下手中刀叉,看着梁健:“被人举报?”梁健从阮珏的眼神中年,看到她是的确不知情。但梁健还是不忘问了句:“该不会是你举报的吧?”

    阮珏笑了,用叉子指了指自己:“我举报?怎么可能。我为什么要举报他呀?”梁健说:“因为他欺骗你,一边跟你相处,一边在宁州却有自己的老婆,这不是欺骗女性嘛?”

    阮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没错,他是欺骗了我。不过,他最终没有怎么样我,我的第一次是和……”

    说着就打住了,看着梁健的眼睛。迎着阮珏的目光,梁健脑海中又浮现出那白衬衫上樱花般的血花。没错,阮珏的第一次给了他梁健。

    见梁健无语,阮珏反而笑说:“我倒是猜测有个人,很有可能去举报。”“哦?谁啊?”梁健睁大了眼睛。

    阮珏将手中的小餐叉指向梁健:“你。”梁健笑道:“我?怎么可能!”阮珏说:“怎么不可能,你和金超竞争同一个岗位,如今金超成了考察对象,你却落榜了,你说谁最有可能去举报他啊?即使不是你举报,他也会怀疑你吧!因为坏了他的事,对你最有利。你说是吧?”

    梁健想想也对,如果自己是金超,在这个节骨眼上发现被举报,也许也会怀疑对手。梁健说:“反正,不是我举报的。”

    阮珏看着他说:“我也知道不是你举报的。”“为什么?”阮珏一笑:“因为,你从里到外,都不像是做这种事情的人。如果真要与对手较量,我相信你也会使用更加正大光明的手段。”

    梁健笑笑说:“你太抬举我了。我其实不是一个君子。”阮珏说:“对,你是一个小人,一个有操守的小人。”

    这顿西餐吃得挺有趣。从必胜客出来,梁健看到边上一家男装店,就进去看皮带,自己的皮带已经用了好几年,该换了。阮珏陪在一边,帮助梁健挑选了一款。

    一个女服务员说:“美女的眼光好啊,这条皮带,真的很适合你老公哎!”阮珏朝梁健眨眨眼睛。

    梁健厚颜无耻地对服务员说:“对啊,我老婆眼光一直很好的。那就买这根吧!”阮珏用手在梁健胳膊上重重拧了一下,“占我便宜。”

    梁健呵呵喊疼,把钱给付了,拿了皮带,交给阮珏:“老婆,我没包,你有包,皮带先放你包里吧!”

    阮珏说了声“切”,还是接过装了皮带的精美盒子,说:“呆会千万别忘记了。”梁健说:“知道了。”

    金超和商务局的美女陈蕾在一家小店喝酒、吃饭,整个过程中,金超的手都不忘记在陈蕾的腿上、腰间揉捏着。陈蕾有时会说一句:“别这样了,吃饭吧。”金超说:“饭有什么好吃的,我就是要吃你。”

    说着就把脑袋撞到陈蕾胸前饱满的软球上,揉搓了一会,脑袋里却始终是阮珏的影子。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会想着念着。

    金超从陈蕾胸脯上抬起了脑袋,说:“我吃饱了,我们走吧!”陈蕾很奇怪:“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金超说:“走了就走了。”跟陈蕾从酒店出来,金超搂着陈蕾说:“宝贝,今天我还有点事情,你先回去吧。”陈蕾说:“这么早就回去吗?”金超说:“我还有事情。”

    说着搂在她腰间的手,探到她左乳上又是狠狠一捏,打发陈蕾去打车。

    就在马路对面的树后面,一个人正拿着相机高清摄影机,将金超的所有动作都拍摄了下来。拍好之后,那个人,浑身颤抖地靠在大树上,犹如雨中之树。他心怡的女人,却在一个混蛋手里就如只是满足欲望的工具。

    喝够了酒的金超,根本不知道,还有什么人正对着他摄影。

    将陈蕾塞入了出租车,金超自己也打了一辆车子,对司机说了一个小区的名字,就朝着阮珏的住处进发。到了阮珏的住宅楼下,看到里面没有任何灯光,金超知道她还没有回来,他掏出了手机,给阮珏打电话。

    因为离的不远,梁健是步行,将阮珏送回来的。即将到了小区门口,阮珏的手机又想了起来。

    阮珏一看,又是金超的电话。阮珏给梁健看了:“你说,我接还是不接呢?”梁健说:“这事你自己能做决定啊!”阮珏朝梁健笑笑:“那我就不接了。”说着阮珏就将电话按灭了!

    金超看到出现了忙音,心中更加气,忽然看到社区入口处,阮珏正和一个男人走进来。此人不是梁健又是谁!

    金超顿时怒火中烧,心中厉骂:“贱人,竟然跟梁健这混蛋浑在一起。举报我的,肯定就是梁健了。而这个贱人,竟敢跟梁健眉来眼去!我搞死你们!”金超想冲过去,给梁健一拳。但是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打算等梁健走了,再……

    梁健送阮珏到了门口,说:“我这就不上去。”阮珏说:“真不是上去坐坐了?”梁健说:“我恐怕金超,说不定就在你家门口等你呢!”阮珏说:“不会。他这个人是不会花等人的时间在我身上的。”

    梁健说:“还是不上去,你也早点去休息吧!”阮珏说:“那好吧,你也早点休息。”梁健把阮珏送到了楼道口,就反身往社区外面行去。

    阮珏一步步往楼梯走上去。她隐隐感觉,身后怎么像是有人跟着一样。这是一种很不好的感觉。阮珏朝楼下瞧瞧又没有人。

    阮珏继续往上面走。身后又仿佛有人跟上来了,下面有些细微的脚步声,尽管楼道里有昏暗的灯光,阮珏还是很不自在。她喊了一声:“梁健,是你跟我开玩笑吗?”

    躲在下一层阴影之中的金超,嘴巴不发出声音的张合:“贱人,还在想着梁健!”

    阮珏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心想,可能是自己多心。她想,还是早点进屋吧。

    她快步走上楼梯,去包里掏钥匙。由于有些着慌,钥匙掉在了地上。

    她捡了起来,插入锁孔,开了门,脚跨入了屋子里,她往身后看看,没有人。

    阮珏终于是放心,到家里了!她正要将门关上,忽然听到下一层传来叫声:“阮珏。”

    阮珏心里一震,竟然是金超。阮珏没有马上将门关上,毕竟金超以前是她的男朋友,两人至今都还没有宣布关系的破裂。

    “阮珏!”金超已经走在了楼道上,眼睛从几秒外盯着阮珏。阮珏不想见到金超,想要把门关了不理他,但是又有一丝犹豫,毕竟人家到了自己家门口,不让他进门也要跟他解释一下。

    梁健走到了小区外面,“哎呀,怎么真的忘记了呢!”

    他先前在一家男装店买了一件皮带,他当时没有带包,放在了阮珏包里,当时他故意跟阮珏开玩笑,说“老婆,我没包,你有包,皮带先放你这儿一下!”

    结果到了阮珏家楼下,还是把皮带忘记带了。“真是脑袋好使了,健忘。”反正离阮珏家也就几步路,不如就去取一下吧。说着,梁健往回走。

    金超跨上了最后一步楼梯。阮珏瞧见今天金超的眼神有些不会,就说:“金超,你怎么来了?”金超看着阮珏说:“我不能来吗?我是你的男朋友,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阮珏说:“你喝了酒了?”金超说:“你不让我见你,我让别的女人陪我喝了个小酒。今天喝了点酒,我有兴致,以前你一直不肯给我的东西,今天就给我了吧!”

    看着此刻的金超,阮珏心想,这人难道真的是一个领导干部吗?阮珏不能想象,手就握住门把手,冷冷地说:“金超,你喝高了,你回去吧!”

    说着阮珏就要关门。可就在这一霎那,金超的手狠狠推住了门,就如野兽一样盯着阮珏:“你说让我回去,我就得回去吗?”

    金超喝了酒,疯劲似乎特别大,他使劲往内一推,阮珏一个女生那里抵挡得住,手就从门把手上松开了。

    金超一进去,就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向阮珏:“你个贱人,竟敢跟梁健鬼混,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