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皇风月〕〔人道崛起〕〔武逆焚天〕〔搬个魔兽到异界〕〔穿越木叶开宝箱〕〔丧尸末日玩游戏〕〔帝道独尊〕〔快穿之虐渣计划〕〔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世界第一第二第三〕〔影帝养了只兰花精〕〔高冷老公驯妻上瘾〕〔深空异客〕〔风雨大宋〕〔都市少年医生〕〔星际超级生物文明〕〔麻衣神相〕〔男人的女神之路〕〔巾帼无双〕〔重生八零后:军婚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333章柔情雪娉
    每个人都有情绪低落的时候,如果你现在没有低落,那只能说明还不是时候。梁健也会低落。前一段时间,新到一个镇上,梁健被全新的环境影响着,全身所有敏感的毛孔都被调动了起来。一直精神抖擞,遇到再难的困难,也不以为意。毕竟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镇上的发展。

    然而,今天他终于扛不住了。原来自己所做的一切,这么不被认可。全区领导干部大会上,大家不推荐自己也就罢了,没想到镇上的机关干部也把自己看做如此惹人讨厌的领导,希冀他赶紧滚蛋。

    这让梁健有些崩溃。他一下子,有些迷惑,该怎么进行下去。还是如此一意孤行吗?那他将在镇上成为一介独夫!还是就此打住,放弃已经坚持至今的一切,走回老路?

    “梁书记,我们去哪里?”驾驶员小茅将车开到了市区,问梁健。

    梁健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哦,那就这里吧!”

    “这里?”这还是在进城的大桥上,小茅感觉梁健今天说话,有些不走脑,看来领导的情绪不稳定。小茅说:“梁书记,我再开进去一些,到时代广场吧?”

    梁健说:“那也好。”

    梁健下了车,看了看这座城市,很有些恍惚。梁健心想,自己是怎么了?难道这么点刺激都受不了了吗?岂不是太脆弱。

    梁健很想找一个人,喝一顿酒,也许就会好了。梁健想起了朱怀遇,然后他意识到朱怀遇已经被列为考察人选,这段时间最好别叫他出来吃吃喝喝了,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岂不是害了他!

    梁健想到胡小英,可是,现在这种状态,他还真不希望去见她。

    其实,说白了,他是谁都不想见。

    梁健独自一人往前走,不知不觉绕过了镜州大厦,进了一条小巷子。梁健记得,很久以前,有一次就是在这条小巷中的一家小酒馆里,同样因为失意,与绍兴老板一起喝绍兴黄酒,结果把自己喝得烂醉,最后怎么回去都不知道。

    梁健踅到这家店里,看到老板娘还是原来的老板娘,但是不见老板的踪影。梁健就问道:“店老板呢?”老板娘似乎认出了梁健,说:“他啊,回绍兴一趟,这两天不在。”

    梁健点了点头,颇觉无趣,坐下来说:“老板娘,给我来三个菜,一瓶绍兴黄酒吧。”老板娘给他倒了一杯茶,进去安排了。

    很快菜就上来了,梁健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却是没啥味道。一堆人喝酒,是开心酒;两个人喝酒,是知己酒;一个人喝酒,就是苦酒了。

    梁健又喝了一口,实在有些喝不下去。这时候,一只手拍在他肩膀上。

    梁健诧异地转过脑袋,一看竟然是王雪娉,她白皙、小巧的手掌,就搁在自己的肩头。

    美目盼兮,流转的目光,闪着光辉,煞是好看。梁健注意到她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杏黄色的衣衫,蓝色的短裙,清新动人。

    梁健问道:“你约会啊,都换了衣服了。”王雪娉说:“对啊,你在等人?”

    梁健说:“没有。你跟谁约会啊?”王雪娉笑道:“一个男的,那家伙,很不开心。”

    梁健听着,就笑了起来。

    王雪娉说:“现在,我约会的家伙,开心一点了。”梁健笑说:“可能是因为你穿得太漂亮,所以那个家伙才开心的。”

    王雪娉说:“可惜,那个家伙到现在还不知道请我坐下来。”

    梁健说:“好吧,如果那个家伙不请你坐,你还不如坐在我这里呢!我最近都没请你吃过饭了。”王雪娉说:“也行,不理那个家伙了。我就在你这里吃得了。我看,你现在不管公家还是私人都要自己买单,恐怕就要请不起饭了吧!”

    梁健笑道:“你就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了!来点黄酒?”

    王雪娉笑道:“你也太怪了吧!这么大热天喝黄酒,黄酒本来性热,想要把人热死啊!”

    梁健说:“怪不得我喝不下去,原来是太热了。”

    王雪娉的手伸了出来,贴到了梁健的额头上,她的手指轻柔、细腻、微凉,让梁健心里不由泛起一阵涟漪。王雪娉收回了手说:“好像,没有发烧嘛!”

    梁健说:“快发骚了!”声音没变,含义却变了。王雪娉朝他微微凝目,脸上浮起一抹红晕:“还能开玩笑,看来心情不错嘛。我在镇上还担心,你心情很差呢!所以才一路跟了过来。”

    梁健说:“你跟踪我啊?”王雪娉说:“你如果不允许,我走好了。”说着王雪娉就站了起来。

    梁健伸手拉住她的手:“既然来了,吃了饭再走吧。”王雪娉这才坐了下来,说:“算你还有点良心。”

    梁健说:“我刚才发现我忘记带钱了,你走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雪娉无语,说:“没门,你吃霸王餐算了。”

    两人离开那家小店时,店老板还没回来,梁健却喝了不少酒。王雪娉说,要送梁健回去,梁健说不用了。

    王雪娉说一定要送,梁健盯着王雪娉的脸说:“我今天情绪不好。男人情绪不好,控制力就差,我怕做错事。”

    王雪娉盯着梁健:“你能做什么错事?”

    梁健真没想到,王雪娉会不惧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危险,说:“说不定,我忍受不了,就会强吻你!”

    王雪娉说:“这种错事,你之前又不是没做过。”

    梁健无语,王雪娉指的是那次两人坠河的事情了,当时,他为了救她,解开了她的衣服,还为她做过人工呼吸,身上最紧要的地方,梁健都见过了,亲也亲过了。

    梁健只能辩解说:“当时是迫不得已。”王雪娉说:“现在没有迫不得已的事,我相信你不会做错事了。”

    梁健无法,只能让王雪娉送自己回家。王雪娉将梁健送到家门口,看他状态已经好转,就说:“我不进去了。你好好休息。”梁健转身,瞧着王雪娉,终于明白王雪娉之所以要送他回家,只是不放心他。

    瞧着王雪娉转过身去的倩影,梁健真想将她搂在怀里,可他克制住了。

    王雪娉在电梯中看着他,电梯门即将闭合。梁健突然伸过手去,挡在了两扇电梯门中间。王雪娉吓了一跳,赶紧也用手挡住了电梯门。

    好在电梯门没有发生任何问题,又回弹开来。

    梁健冲进电梯。王雪娉说:“刚才那样太危险了,你没听过电梯门,有时候会发生事故吗?”

    梁健忽然搂住了王雪娉,嘴唇贴在了她的唇上。

    王雪娉挣扎了一下,两下,三下,然后就不再挣扎了。两个人的唇合在一起,仿佛那是一种啜饮不尽的甜蜜……

    电梯在一路向下。

    两人深情的吻着,直到电梯打开的一瞬间,梁健才松开了王雪娉。

    外面正有人进来,两人刚刚分开,微微低下头,走出了大楼。王雪娉说:“你知道吗?曾经有些官员在电梯里跟下属亲热,被拍出去挂在网上的,结果都被处理了。”

    梁健笑道:“我不怕,我还没有结婚呢。大不了,跟你结婚得了!”王雪娉羞涩地在梁健肩头敲了一下:“什么叫大不了跟我结婚?谁要跟你结婚啊?”

    梁健笑道:“你就这么回去了吗?”看到一辆出租车正往这边驶来,梁健顿时有些不舍。

    王雪娉道:“那还能怎么样?”梁健本想说,我希望你能留下来,但是这句话到了嘴边,他还是克制住了:“没怎么样。我送你回去吧。最近听说,有些出租车司机残害年轻貌美的女孩。”

    王雪娉说:“你这不是吓唬人吗?那我出租车也不坐了,你步行送我回去算了。”

    原来,爱情可以治愈很多不愉快,也可以让一个低落的人,重新恢复生命的活力。梁健不能说,跟王雪娉之间,就一定是爱情。但是他的确在她身上,感受到了愉快的感觉。这种感觉,仿佛让他体会到了新生。

    这是好久以来,他唯一一次在微笑中入睡的。上天可以作证!

    第二天刚醒,梁健便接到了高成汉的电话:“早上没事的话,来我办公室一趟。”

    梁健已经猜测到了,高成汉找他去的原因。肯定是跟这次民主推荐的结果有关。高成汉肯定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梁健一边刷牙,脑袋里冒出了很多念头。

    这都是一些可以帮他扭转不利局面的念头。梁健感觉自己并没有有意识的思考过,但是这些却好像已经在他睡觉时,不知不觉地完成了,如今就把答案显示出来了。脑袋里冒出两个字:调整。

    梁健进入市委大楼的时候,突然在电梯口碰上了副县长金超。金超看到梁健,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说:“梁健啊,最近好吗?”

    梁健也笑了,笑得并不比金超差:“不错啊。”金超说:“民主推荐比你好一点点,真是不好意思啊!都是南山县干部的信任啊!”

    梁健说:“任命文件下来之前,一切都还没定呢。不过,我还是为你高兴,金县长。”

    金超非常不满地朝梁健走入电梯的背影瞪了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