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主凶猛:国师,〕〔重回六零年:娇妻〕〔大小姐的绝世厨神〕〔夜行〕〔异界召唤之千古群〕〔浴血重生之以庶为〕〔凰临天下:至尊魔〕〔一遇北辰,一世安〕〔娇妻太磨人〕〔都市至尊邪少〕〔一品俏军侯〕〔重生空间之完美军〕〔唯剑永尊〕〔足球卡牌系统〕〔乡村小仙医〕〔妙手心医〕〔来自地狱的男人〕〔洪荒之太一大道〕〔武侠之神级捕快〕〔我要大宝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324章绝对交锋
    自从发生了坠河事件后,小茅对梁健更加忠心耿耿。邱小龙已经进入了看守所等待审理,没有人来找他麻烦了。梁健能够看得出来,小茅的状态不错。

    车子去了七星岛农庄。事先,他没有给这里的老总康丽打招呼,但是车子到门口,梁健和王雪娉下车的时候,见康丽正从农庄里走出来。

    一看到梁健,她赶紧上来说:“呀,是梁健书记啊!”梁健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岗位调整了?”康丽说:“梁书记,我是做酒店的,如果这点消息都没有,你说我还怎么做生意?”说着康丽向一边的王雪娉看了眼:“吆,今天有这么漂亮的女士一起来,我们真是蓬荜生辉啊!”

    王雪娉也大方地说:“原来是这里的老总!我也早就听说了,七星岛老总是一个女强人,很厉害。”康丽说:“啊呀,我才不要当女强人呢,我最想当的其实是小女人。两位,快快请吧。

    两人随着康丽往农庄里走。康丽说:“两位是喝茶,还是吃东西?”梁健说:“已经过了饭点了。我们也都已经吃过了,我们喝茶。”

    康丽说:“这很好。这样吧,我带你们去一个我们新开发的独栋吧?你们是头一批客人。”说着康丽带他们穿过小块细竹,又掠过河边的一条小道,前面一处矗立随便的小房子,原本是黑乎乎的,这会忽然亮起了灯火,在这静谧的河边显得别有意味。

    他们走到小屋子前,有服务员已经等候在门口,迎他们进去。

    全部都是木质家具,很有品味、又很自然,体现了设计者别出心裁的理念。梁健不由夸道:“这间小屋真不错。”王雪娉转着身,观看屋子中的装饰:“设计独具匠心啊!”

    康丽笑说:“能得到两位领导的认可,是对我莫大的鼓励。这屋子是我自己设计的,其实在一年前就已经装修好了。但是我迟迟不想拿出来,就如自己的心肝宝贝,不想让别人领养一样。可是我们的董事长不肯了,所以不久之后,就要面对客户开放了

    “这个小屋子,原本是一栋小农舍,建设的本来也挺有意思。我们征用这个地方的时候,就从他们手里买下来了。他们的要求是,这屋不拆,以后他们还要来住,即使花钱住也没关系。我被他们感动了,这屋本身又不错,所以改装了。今天两位是我们的第一批客人。”

    梁健说:“真是很荣幸。”参观了一番,这间小屋,有四个卧室,一个大客厅,特别是喝茶的地方,在一楼,面湖,很有意境。

    参观完了,毕竟梁健和王雪娉还有话说,就道:“这里很好,我们聊聊天。”康丽说:“好啊,我让我们这里的服务员给你们上茶,你们慢慢喝慢慢聊。如果不想回去,晚上住这里也没问题,这个屋子有四个房间呢。”

    梁健说:“住就不住了。待会走之前,我会打电话给你的。”康丽和王雪娉也道了再见,然后就出去了。

    茶水、点心和水果上来后,梁健对服务员说:“你忙去好了,我们自己来。”服务员鞠了躬就出去了,顺便将小屋的门关上了,整栋小屋就变成了梁健和王雪娉的私密空间。

    王雪娉脸上微微有些红,刹是好看。梁健给王雪娉倒了茶说:“试试看,茶好不好喝。”王雪娉说:“谢谢。不错。”等梁健也喝了口之后,王雪娉将话切入了正题。

    王雪娉说:“我老爸去了解了莫菲菲的事情。他说,这背后的原因,原本是不该告诉任何人的,这是镜州银行的秘密。我让老爸一定要告诉我,说至关重要。我老爸让我发誓不出去乱说,才告诉我的。”

    梁健说:“我能保证,除了我之外,不会告诉任何人,更不会说是你老爸说的。”王雪娉说:“镜州银行突然之间对莫菲菲断供,是接到了市领导的指示。”梁健问道:“哪位市领导?”王雪娉说:“政府二把手是直接联系人,他说,市委一把手亲自要求的。”

    王雪娉没有直道姓名,但是说的也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市政府二把手,那不就是常务副市长甄浩吗?市委一把手,那不是谭书记,又是谁呢?

    市委市政府的两个巨头,为什么会关心小小一个莫菲菲的贷款问题?梁健不得不多想了!难道他们已经注意到了自己跟莫菲菲借钱的关系?如果凭借他们的权力,要彻底了解梁健的财务状况,那还不简单啊?

    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关系,连累了莫菲菲呢?况且,梁健从莫菲菲那里过户的房子,明显低于市场价,是莫菲菲为感谢他之前的帮助送给他的,完全是私人行为。但是,梁健是官、莫菲菲是商,这要是被查,解释起来,可真够费劲的。

    感觉到背后也许一直有人在观察自己,伺机对他下手,梁健顿时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他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王雪娉给梁健倒了茶:“梁健,没事吧?”梁健发现王雪娉称呼的改变,他看了她一眼,朝她微微一笑,说:“没事。真的很感谢你的消息。我会保密的。”王雪娉点了点头说:“没什么。”

    梁健又问:“你老爸有没说,给莫菲菲的贷款是不是一直不给放了?”王雪娉说:“哦,这点我差点忘记,我老爸说了,给莫非菲的贷款,不会一直这样扣着,毕竟他们是银行得兑现承诺,一个月之后,还是会供贷的。”

    梁健心想这一个月,对于镜州市的格局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月,大概他们让莫菲菲在贷款方面吃紧,就是想给梁健一点颜色看看,最好是让梁健能够暴露出一些经济问题。梁健心想,你们也真是太小看我了!考虑定了,梁健心情就好多了,对王雪娉说:“我们喝茶吧,这里环境真的不错。”

    两人又聊了些镇上的事情。王雪娉突然说:“我老爸问你,什么时候有没空,到我家吃个饭?”梁健颇为惊讶:“你老爸请我吃饭?为什么?”王雪娉笑说:“难道你自己都忘了?你救了我的命啊。那天在河边,如果不是你及时给我做人工呼……我可能就没命了!”

    王雪娉“人工呼吸”这几个字没有说完。毕竟那次的“人工呼吸”,真的是包含了太多的内容。梁健不由回想起,那天雨水之中,王雪娉的胸衣被解开,在冷雨浇注下那如雪的肌肤,那天然的隆起……

    梁健心脏不由加快,看向王雪娉,她的脸红红的,好像这屋子太热了。

    这是一幢独栋的房子,周围静谧已极,只能听到外边的虫鸣。屋子里由于想象的威力,凭空多了一种令人浮想联翩的气氛。梁健心想,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自己就乱了方寸,就说:“今天主要是带你来看看这里。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王雪娉“嗯”地点了下头,两人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梁健正要去开门。王雪娉在他身后叫了一声:“梁健。”

    梁健转过身来,看着王雪娉。王雪娉却站在那里不说话,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盯着梁健。漆黑之眸,犹如黑色的小火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梁健感觉自己的内心正在发生化学反应。不过,他还是克制着,不能乱来。

    王雪娉转而一笑说:“我们回去吧。”梁健松了口气:“嗯,我们回去吧。”王雪娉又说:“那你给女老总打个电话吧,你刚才说要打电话给她的。”梁健说:“好。”

    两人走出别墅,梁健打给康丽,说事情谈完了,要回去了。康丽说,这么快,她马上就过来。

    康丽在小竹子那边接他们,然后又陪着他们往外走。康丽问:“环境和茶都可以吗?”梁健说:“真的很不错。”王雪娉也赞道:“很不错。”

    康丽说:“梁书记,王委员,那你们捡个空,来我这里住几天,享受一下人生的安静和悠闲。”王雪娉说:“我们梁书记,整天忙得不可开交。真不知他什么时候,才会有这样的闲暇!”

    梁健说:“肯定会有的,等我坐冷板凳的时候吧。”康丽笑说:“梁书记,年轻有为,青云直上哪会坐冷板凳啊?不过,人也会累的、乏的,到时候,真想找个地方避避世,我这里随时为梁书记敞开。”

    梁健说:“好。到时候,我来找你。我避世的时候,雪娉,你每个月来看我一次就行了。”康丽说:“恐怕来看的,不仅仅是这位美女啊!”康丽的话中有话,梁健知道她指的肯定是胡小英。梁健笑说:“那么多人来看我,还叫避世吗?”

    三人都笑了,康丽将他们送到了门口。等他们上车之后,才转过身回进去。她拿起电话,本想给胡小英打过去,但思虑一番还是算了。

    考察公示的第二天,省委组织部考察组就正式进驻镜州市考察。考察谈话地点设在市委八楼的会议室,同时,考察组要奔赴市纪委、长湖区分别对高成汉和胡小英进行本单位的考察,并开展民主测评和征求意见工作。

    在市委领导的谈话名单中,市委书记谭震林安排在最后一位。谭震林是市委书记,对于班子成员具有极大的建议权,按照市委书记谭震林的意思,这两个位置都不是这么安排的。但是省委最后还是按照自己的考虑来了,并且民主推荐的结果,高成汉和胡小英的票数领先,的确也不是一点点。为此,省委让组织部考察组最好把与谭震林的谈话,放在最后,与谭震林把省委的考虑作进一步的沟通。

    谭震林当然明白省委组织部考察组的意思,但是他还是不甘心,他这会就在急着等待一份重要的材料!

    一辆白色宝马急匆匆停在了市行政中心大厅门口,镜州市国际大酒店老总沈方明从汽车里钻了出来,进了电梯。在六楼,常务副市长甄浩正等在电梯入口处。等沈方明所乘的电梯打开,甄浩钻进了电梯,与沈方明相互示意了一下。甄浩朝沈方明手中的提包瞧了一眼,没多说话。

    出了电梯,金超将他们径直引去市委书记谭震林的办公室。金超原本已经到南山县政府报到,正常上班。由于今天的事情事关重大,他就借口还要交接一些事情,跑到了市委。

    坐定之后,谭震林说:“东西带来了吗?”沈方明就从包里取出了一叠东西。是一组照片。

    谭震林敲了敲,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宏叙、胡小英,你们还真有一腿啊!很好,沈总,你这次立了大功了。”

    谭震林将这些照片传给甄浩,甄浩又传给金超。大家无不喜逐颜开,这时候,市政府秘书长肖开福敲门进入,也看了照片。他说:“沈总,肯定是花了大力气,才弄到这些照片的。”

    沈方明笑呵呵地说:“我几乎是把我们国际大酒店的所有监控录像都翻出来了。你知道,监控录像要求像素很高,占空间很大,一般半年就删除了。这次为了翻出半年前的,我找了电脑高手,给恢复了。才找到了这些照片。”

    谭震林说:“从这些照片的时间上看,他们一年多来,几乎就没有一同出入过国际大酒店。但是在一年多前,特别是胡小英还在市府办的时候,来往真够密切的。”

    甄浩说:“这正说明,其实胡小英能够担任区委书记,也存在权色交易的问题。”市政府秘书长肖开福,算是老狐狸了,他说道:“这些图片,很重要,肯定能起到作用。但却还不能起到致命的作用。”

    沈方明不同意:“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你看,他们俩经常出入同一个宾馆的房间,你看这个月,一个月就到国际大酒店房间5次,没有任何其他人。另外你看,这张照片,宏叙从里面开门,拉住了胡小英的手,这些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肖开福说:“当然说明问题。但是没有他们搞的镜头!这最多说明他们交往过于亲密,却并不能证明他们乱搞男女关系。”谭震林说:“开福说的有道理!不过,这些照片至少给了人无穷的想象力,不是吗?我想,这些照片,真的交到考察组手中,胡小英的提拔恐怕是没戏了!”

    肖开福说:“对,肯定是没戏了。就是不能对宏叙给予致命打击。”谭震林说:“这个慢慢来!”

    胡小英是市委常委的候选人,这个甄浩不是特别关心,他关心的是市委副书记的位置。甄浩说:“但是,这又不能对高成汉造成什么影响!”谭震林说:“怎么会?!绝对会有影响。高成汉跟宏叙走得近,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如果宏叙出事,省委还会那么大胆的使用高成汉吗?肯定不会。镜州的班子调整就会暂停下来!”

    肖开福说:“对啊,谭书记果然是高瞻远瞩。”甄浩似乎也被说服了:“谭书记有远见。”金超说:“那么,这些资料由那位领导拿给考察组?”

    大家相互望着。谭震林说:“这些材料,如果是匿名举报,考察组很可能不重视。如果是你们其中一位拿给考察组,也许会让考察组认为是你们眼红人家提拔。看来,最适合给考察组的人,应该是我本人。待会考察组要找我谈话,我就把这些材料亲自交给考察组。就说是有人举报给市委的,现在市委交给省委考察组。他们就引起高度重视了!”

    甄浩和肖开福都露出了笑容:“这样好啊。真是太感谢谭书记了。”

    他们之所以要感谢谭震林,那是因为,如果高成汉和胡小英没戏的话,那么最终受益的,就可能是甄浩和肖开福。

    梁健已经走进了市委大楼。十几分钟之前,市纪委书记高成汉,突然打电话给他,让他马上去一趟他办公室。梁健今天在镜州有事要处理,所以没有一早去向阳坡镇。接到高成汉的电话,就马上赶来了。他知道,高书记和胡小英现在都在组织考察期间,如此关键的时期,高成汉召唤自己,肯定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电梯在六楼停了,电梯门打开,走进来的竟然是市长宏叙。梁健退后一步,恭敬地称呼道:“宏市长。”

    宏叙看一眼梁健,也颇有些意外:“梁健?今天来市里?去谁那里?”梁健灵机一动,本想说,来看宏市长,不知你有没有空。但是,一抬眼,看到电梯亮着的按钮明明是11,那是市纪委所在的楼层,别弄巧成拙了。梁健就坦诚地说:“宏市长,刚才高书记找我,我就赶来了。”

    宏叙蛮有意味地点了点头:“嗯,好的。我去谭书记那里一趟。”电梯在八楼停了,宏叙朝梁健点了下头,便走了出去。

    梁健从电梯里出来,见高成汉的秘书常青正在电梯外的过道外走来走去,看到梁健,就迎上来:“赶紧,高书记在等你。”

    梁健跟着常青往里走,心里不由打起鼓来,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啊?看着常青的表情很是不一般啊!进了高成汉办公室,见高成汉正在桌子后面,认真看着一份东西。

    高成汉的桌子一尘不染,一切都整整齐齐,给人一种平静淡定、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看到这一切梁健的心就定了下来。

    事实就是如此,真正强大的领导,他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能给你一种镇定的气场,让你喧嚣的心也受到影响,从烦乱中平静下来,从依赖情绪中变得依靠理智。

    梁健在高成汉对面坐下来!高成汉才抬起头来,看到梁健面前没有水,就对秘书说:“常青,给梁书记倒一点水吧?”常青马上“是是”,转身给梁健沏茶。

    常青肯定是因为先前觉得事情紧急,心里着急,都忘记给梁健倒水了。茶水上来,常青关上门出去了。梁健说:“高书记?”

    高成汉笑道:“梁健,你上次不是说,这本账册是不是就不用了?”说着,就将已经由审计专业人员“翻译过”的账册放到梁健面前。

    的确,梁健原本担心,高成汉因为忌惮这本账册上涉及到了市委、市政府、县委、县政府的众多领导,如果真在常委会上抛出这账册,恐怕引起镜州官场地震,所以不会充分利用这本账册。

    梁健翻看了一下,点了点头。

    高成汉说:“现在,是时候,用一用了。”梁健瞪大眼睛,看着高成汉,他还是不太明白,要怎么用这本账册。

    高成汉说:“我让你来,是希望你能够陪我去市委走一趟。”梁健说:“你是说,谭书记那里?”高成汉点了点头:“不错。”

    梁健顿时感觉有些明白高成汉的用意了。梁健说:“我们拿这份账册去见谭书记?”高成汉点了点头说:“没错。还有二十分钟,省委组织部考察组要找谭书记谈话了。我们现在就走。”

    如今是高成汉和胡小英考察的关键期,高成汉却要把这账册拿去给谭书记看?这不是公然向谭书记宣战吗?谭书记,还会说高书记的好话吗?梁健朝高书记望去。

    高成汉说:“这样吧,你把这第一页复印一下,让常青带你去保密复印机复吧!”梁健接了过来,看到账册上第一页,就是市委市政府层面领导的入股名单,县委县政府涉及的领导不在第一页。看来,高成汉这一次还不想把所有的牌都打出去。

    梁健跟着常青快步去了保密复印机,将第一页折好了,拿在手里,其他的又都交还给了高成汉。高成汉放入了抽屉,就站起来,与梁健一同出门。常青早就已经摁好电梯。高成汉和梁健进入了电梯,高成汉对常青说:“你在办公室等着好了,没什么问题的。”

    电梯下行,高成汉说:“梁健,待会你只要把这张纸交给谭书记,并且只要说一句话,谭书记,这是小龙矿业某个人写信给镇党委的,我看看这不太属实,但也不敢麻痹大意,就拿来了。”梁健点了点头,他这才越来越有些明白,高成汉将如何出牌。尽管还不能看清底牌。

    高成汉走在前面,梁健稍稍靠后一步,到了秘书办竟然看到金超。金超下到县里之后,谭震林应该找了新的秘书。不过高成汉并不在意,很平常地问道:“金超,谭书记在不在?”

    金超看到高成汉,恭敬地点了下头:“高书记,谭书记在是在的,只是现在正在跟宏市长谈话。高书记要不等一会?”

    高成汉瞧了瞧手表:“还有十分钟,谭书记就要去省委组织部考察组那里谈话了吧?”金超说:“没错。”高成汉说:“嗯,那我们等等吧。”金超目光朝梁健这边瞥了眼,神色之中透着明显的不悦,嘴中却道:“梁健,今天也来市里了?不好意思,到南山县工作后,还没来得及去你向阳坡镇看看呢!”

    梁健不想多说,只道:“欢迎金县长到我们镇指导工作。”金超呵呵一笑:“一定一定。”眉梢眼角全是小人得志的轻狂。

    在谭震林办公室,宏叙将那些照片扔在桌面上。谭震林这一招,让宏叙有些措手不及。乍见之下,当然是一阵后悔,当初为何那么不小心呢!但是现在后悔也于事无补了。

    宏叙想过抵死不认,但是这也毫无用处,谭震林和他之间,不是小混混搞敲诈勒索,谭震林既然能够将这些东西拿出来,背后的工作肯定已经做到位了。尽管,宏叙眼中充满了愤怒,他还是克制着怒意,对谭震林说:“谭书记,想要让我做什么?”

    谭震林说:“也没什么别的,希望待会我谈好话后,宏市长能够再跟考察组谈谈。我相信,宏市长之所以跟胡小英走的那么近,肯定不是宏市长的缘故,是胡小英的缘故,我们都是厅局级干部,权力的中心总是充满诱惑,也不乏一些女干部贴上身来。这一点,无论作为领导,还是作为男人,我都是能够理解的。希望宏市长跟考察组直言,这样的女人担任市委常委是不合适的。让她继续留在区委书记的位置上,已经很不错了。”

    宏叙脸上有遮掩不住的愤怒,但是这一刻,他又能如何呢?他和胡小英的把柄被人捏在手里。如果自己不同意,那些照片传出去,伤害的不仅仅是胡小英的政治前途,还有整个市政府的形象。他不得不考虑这些。谭震林又问道:“宏市长,你觉得怎么样?”

    宏叙感觉谭震林相当卑鄙,但是他毫无办法,有时候面对卑鄙的人,你就是毫无办法。宏叙说:“我会去跟考察组说。不过,希望谭书记不要将这些照片散发出去。”谭震林说:“这个当然。这不仅仅关系你们的个人形象,也关系市委市政府的形象,我只是给你们提个醒而已。”

    宏叙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他深刻领会了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谭震林欠了欠身子:“宏市长,那就这样吧!考察组马上要找我谈话了!”宏叙只得站起来,走出谭震林办公室时,他感觉步履从未这么沉重过。

    走到门口,碰上高成汉和梁健正在过道,他惊了一下。只见高成汉朝他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宏市长!”宏叙心情不佳,但还是与高成汉打招呼:“高书记。”

    高成汉说:“宏市长已经好了,那我们进去吧?”梁健也恭敬地朝宏市长点了点头,毕竟他是自己服务多年的领导。

    高成汉突然转过身来,看着宏市长:“宏市长,最近我有一个困惑。”宏市长说:“哦?”

    高成汉说:“工作中啊,我们本来目标明确,向着一个方向,可是遇到了些干扰因素,有些动摇,你说我该怎么办?”宏市长脱口而出:“认准了就干到底!”

    这话倒不是宏市长在胡说,而是宏市长以往的工作风格就是如此,“认准了干到底”。高成汉朝宏市长笑笑说:“谢谢宏市长指点。”

    宏市长诧异地瞧着高成汉和梁健,身后还有金超也如他一般迷茫。

    高成汉和梁健敲门进入谭书记办公室,谭书记正准备出门,见高成汉和梁健进去,皱了皱眉头:“高书记,有什么事?省委组织部考察组正要找我谈话。”

    高成汉毫不容让,执着地说:“这我知道,谭书记。我看了表,离考察组找您谈话,还有五分钟。我们只要耽误谭书记两分钟就行。”谭震林朝梁健瞥了眼,对高成汉说:“他跟来干什么?”

    高成汉朝梁健看了一眼,鼓励的眼神。梁健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他冷静地对谭震林说:“谭书记,我有一份重要的东西要交给谭书记。”

    说着,梁健就将那张复印纸拿了出来。这是小龙矿山入股账册的第一页。梁健没有将纸直接递给谭震林,而是摊放在谭震林的桌面上。谭震林不快地瞥了眼梁健,只好走过去,重新在办公桌后面坐下来,拿起纸来看。

    谭震林和梁健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谭震林一看到这张纸,脸色顿时就变了。“啪”地一声,谭震林一手拍在名单上,怒焰升起:“这是谁捏造的名单!”梁健镇定地说:“谭书记,这是有人向镇党委写的举报信里的,因为涉及到了……市里的领导,我想问题严重,所以,拿给高书记看了,高书记高度重视,说带我一起来见见谭市长。”

    谭震林盯着梁健看了许久,然后转向高成汉。高成汉说:“谭书记,梁健所说属实。这事情涉及到市里多位领导,的确可以说很严重,我不敢耽误,便带着梁健来向谭书记汇报了!”

    谭震林瞅了一眼说:“这是原件?”高成汉不紧不慢地说:“谭书记,这不过是一份复印件,考虑这份名单很可能不全属实,我打算接下去再调查一下,以应对某些不良分子,还要向省委和中央写举报信。谭书记,我最近听说,有些不良分子,还打算向省委组织部考察组,反映一些不实的情况,我觉得这是一股歪风邪气,应该露头就打。谭书记,你觉得呢?”

    谭震林瞅了一眼高成汉,当然已经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他似乎已经掌握了他背后所做的事情,可能会对他和胡小英两个考察对象不利,因此将这份名单拿给他谭震林看,如果他敢搞胡小英和他高成汉,那么他高成汉也不会闲着。

    谭震林在极短的时间内权衡着,是两败俱伤,还是放弃原先的打算?关键是高成汉所掌握的这份名单,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如果交给中央和省纪委,恐怕这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谭震林在官场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知道,如果自己搅黄了高成汉更上一层楼的事情,那么高成汉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一点,谭震林只能选择妥协,尽管这种妥协就跟让他把想吐的东西重新咽回去一样难受。谭震林说:“关于那些不如实向考察组反映情况的做法,我们当然不能听之任之。另外,关于这份名单的事情,也请高书记一定谨慎处理,这不是闹着玩的。”

    高书记说:“这个当然。”然后又对梁健说:“梁健,谭书记马上要跟考察组谈话,我们就不耽误谭书记了吧?”

    梁健说:“我也没其他事,耽误谭书记了,再见。”两人就走了出来。

    两人来到电梯口,见宏叙还站在电梯旁。高成汉主动迎了上去,说道:“宏市长,我有事情向你汇报,不知道你有空吗?”其实,宏叙还站在这里,就是在等高成汉,他说:“有空,到我办公室吧。”

    梁健知道两位领导所谈,他不适合听,就主动说:“两位领导,你们忙,我先告辞了。”

    谭震林面对省委组织部考察组,原本所想好的谈话内容,一下子全部都被颠覆了。

    当考察组问谭震林:“请谭书记对高成汉同志和胡小英同志的有关情况向我们考察组介绍一下,并做一些评价。”按照计划,他是要把宏叙和胡小英在酒店出入同一个房间的照片,一把扔给考察组,简单一句:“这是市委收到的举报照片。”这就完事了,考察组就会明白这事情的严重性。但是,现在这些都必须滥在肚子里了。

    谭震林心里十万个不愿意,但嘴里却说:“两位同志都比较优秀。高成汉同志吧……工作中有点子、有办法、有时候还挺有手腕……胡小英同志吧,尊重领导、团结同志,对于领导部署的各方面工作任务都能尽全力完成……”这是话中有话的,但没有了那些照片作为参照,这些都只有他自己能够理解了……

    离开市委市政府,梁健打了个电话给冯丰。他只说,高成汉和胡小英都是非常靠谱的领导干部,如果两人能够提拔,是众望所归,对于镜州市的长远发展肯定大有裨益。其他的他没多说。话说到这个地步,冯丰肯定能够理解梁健到底是什么意思。当然是希望他在能说得上话的时候,在省委马副书记面前说几句好话。

    省委组织部考察工作顺利结束,一个多星期之后,省委常委会对镜州市的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市委副书记韩正阳如期退居二线,省委对他还是进行了照顾,上调省人大担任巡视员。

    省委决定,高成汉同志担任市委副书记;胡小英同志担任市委常委。令大家意想不到的是,胡小英担任市委常委之后,分管的竟然是组织工作。原组织部长魏洋分工做了调整,担任纪委书记。

    又是一个星期的公示期。公示期之后,省委如期来镜州市宣布关于分工调整的决定。这次省委来宣布班子调整的领导规格很高。竟然是省委副书记马超群来宣布。也许是考虑到,这次提拔的两名干部,都不是市委书记谭震林的人。省委副书记马超群亲自下来,一部分原因就是稳定谭震林思想。

    冯丰作为秘书,也一同来了。这次马书记破天荒的要在镜州住一晚。冯丰说,晚上自己没什么安排,要与梁健见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逆袭:这个学〕〔千亿宝宝:顾爷,〕〔偷香(杨羽)〕〔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沈浪苏若雪〕〔肉欲娇宠[H 甜宠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萌宝来袭:总裁爹〕〔重生盛宠:总裁的〕〔娇妻还小,总裁要〕〔近身妖孽兵王〕〔阴倌法医〕〔神棍小村医〕〔顾少的独家挚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