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厚爱〕〔唐朝工科生〕〔网游之至尊神猎〕〔幽冥通宝〕〔御鬼者传奇〕〔半月天使〕〔兽黑狂妃:皇叔逆〕〔重生七零美好生活〕〔巨星泰瑞克〕〔我真的不开挂〕〔怀扇公子〕〔圣骑士盟约〕〔一界一生之嫫铩〕〔重生之将门虎女〕〔龙血武魂〕〔龙血丹帝〕〔海贼之掌控矢量〕〔玄天神帝〕〔校花的无敌兵王〕〔大明钉子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323章市委班子
    谭家国用打火机给自己点上,然后又将火伸过来:“梁书记,你也抽一支?”梁健说:“好,我陪老谭抽一支烟。 ”抽了几口烟,谭家国才镇定下来。

    梁健这才感觉到作为党委书记,就有人在你面前不自在了,这就是权力的威力。梁健可不想乱用这种威力。梁健说:“老谭,今天找你来,是因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镇上的财务,就是财政办主任了。我知道你以前当过,又下来过,现在重新让你来干。你知道为什么?”

    谭家国说:“梁书记,我不知道。”梁健看着老谭的眼睛说:“那是因为,我们认为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我对你没有别的要求,只有两个。”

    谭家国说:“请……请梁书记吩咐。”梁健说:“第一个,就是把今年以来镇上公款消费的情况理出来,具体到人,从班子成员到一般干部都要。以后每个月都给我一份。其他工作,你就根据镇长的要求去做,我不干涉。现在没有镇长,但是很快就会配备。第二个,就是每天都修一下胡子。”

    谭家国点了点头说:“梁书记,我知道了。谢谢你。”梁健说:“不用谢我。我知道,你不会辜负党委对你的信任。”

    第二天,谭家国就将梁健要的东西交过来了,而且脸上的胡子茬都已经剃干净了,看上去精神了许多。他还带来了另一份报表:“梁书记,这是班子成员人员的实际工资福利收入,上次你好像向我们财务办主任要过,但我觉得他给你的那份不对。”

    梁健满意地点了点头。

    梁健将报表放下时,看到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显示的名字是胡小英。胡小英的短信中写着几个字:考察组已到镜。

    短短6个字,猛然让梁健一阵激动。胡小英前段时间多次跟他提过省委组织部考察组要来镜州推荐干部。可是前段时间,只刮风不下雨。看来,这雨最终还是要落下来了。

    希望是一场及时雨啊!也祈祷是一场及时雨。前两天,高成汉对他说,市委市政府班子的结构要变。现在看来是真的要变了。

    梁健很想打个电话给胡小英,问问具体情况。拿起电话,他又摇了摇头,只是回复了一条短信:一切如愿。

    胡小英就没再回复其他内容。梁健等了许久,还是没有收到任何新的消息,梁健也是理解的,敏感时期,发短信和打电话都不方便。那么去她那里呢?显然,更加不方便。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句话不论是在官场还是在社会上都是恰当的,强调的就是一个忍字。

    然后,就在梁健不再期待短信的时候,梁健又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来自阮珏。阮珏问他:你那个受伤的美女,现在还好吧?阮珏竟然会问他王雪娉的事情,梁健回复说:她应该没事了,谢谢你。

    阮珏回复说:今天有空来我家里吗?梁健心想,省委考察组马上就要来了,金超肯定有得忙了,也不会去阮珏那里。所以,阮珏才让他去的吧?

    回想起阮珏完美的身体,还有床单上的梅花,梁健不由猜测,阮珏难道真没有跟金超发生过身体上的关系?她跟他发生的是第一次?想到这里,他很有种冲动,再次将她搂在怀里……

    然而,很快他就平复了激动的情绪,回复说:等省委组织部考察组走了,我去找你。这句话是够坦诚的,梁健没有编织其他的理由,阮珏也很容易理解。短信很快过来了:好的。是一个笑脸。说明她是真的理解的。

    当天下午,省委组织部考察组就组织开展了全市层面的民主推荐工作。全市的民主推荐工作,范围是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套班子成员、市委候补委员、县区(开发区)党政主要负责人、市直各部门党政主要负责人、市纪委常委等。

    梁健现在的最高职务是县长助理,他还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推荐大会。

    不知有多少人在翘首以盼这推荐的结果。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这次的推荐惴惴不安。每一次的干部调配都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没有干过干部工作的人,永远会被干部工作的神秘感所吸引。梁健曾经担任过分管干部的区委组织部副部长,对于干部工作的实质有所了解。干部工作,其实就是常委班子中权力的平衡。为此,面对这次省委组织部的民主推荐工作,梁健静下来想想,就没有那么激动了。

    梁健哪里也没有去,而是坐在办公室里,把手头其他几个事情处理掉。他先是看了看财务谭家国拿来的两份账本。

    第一本是镇上领导班子成员的福利工资和收入,发现到年底每人的招商引资奖是七万,加上平时的奖金工资,一般班子成员的全年工资收入达到了16万,党政一把手达到了20万左右。这个数字,在镜州市已经属于高收入了,镇机关一般干部的收入是6万,作为班子成员足足多了10万。这其中包含了上级的各种奖励,还包括了以会议、补贴等各种名义发的钱,琳琅满目,反正能开拓的渠道,都开拓了。

    班子成员已经这么高的收入,为什么还要想办法去企业入股?这只有一种原因,这一方面是人的欲望,总想有更多的钱。另一方面,就是惯例如此、氛围如此,大家都是按照惯例和习俗办而已。

    第二本是镇领导干部和机关干部“三公经费”消费的明细。看了一下,在梁健的意料之中,又在梁健的意料之外。意料之中,是因为“三公”消费,特别是公款吃喝,一直是一个顽疾。当然这个“顽疾”并不是从来如此,在20世纪90年代,还没有这么甚嚣尘上。到了21世纪初期以后,公款吃喝就愈演愈烈,当时大家普遍认为,吃喝问题不过是“小节”。老百姓对于这种普遍的吃喝情况,也失望透顶近于绝望,都认为,你吃点喝点,那就吃点喝点吧,只要给老百姓办实事就行了!殊不知,“小节”的腐蚀作用是巨大的,当吃喝成为普遍风气之后,社会的公平公正已经“温水煮青蛙”变得“熟透了”,官员在酒场上讲究哥们义气,每一杯酒都是利益做的,那么还怎么为老百姓办事呢?后来中央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提出要破“酒局”,其实就是从“小节”抓起来规范官员行为。

    当然,梁健此刻的认识,还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也不能期望梁健走在时代的前面很远,但是他看到这份账册,还是被深深震动了。

    向阳坡镇这样一个不上规模的镇,全年“三公”经费已经超过了300万,其中公款吃喝,达到了180多万,也就是等于每个月吃掉15万,一天就是五千块。等于是每个班子成员每天用了公家五百块钱。说实话,吃一顿饭五百块是远远不够的,但是这个总数之大却达到了惊人的地步。

    如果让老百姓知道这个数字,会是什么反应?这种情况不是向阳坡镇一个镇的问题,是一个普遍问题。梁健不是不知道。对于公款吃喝这个问题,梁健感觉,这是他必须在任上解决的问题,但是必须妥善解决,不能意气用事。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竟然是市建设局局长荣威的电话。自从上次一起在宁州之后,梁健没跟荣威碰过头。荣威的声音响起来:“兄弟,在哪里呢?”梁健说:“在单位啊!”

    荣威说:“哪个单位啊?”梁健笑道:“大哥,还能是哪个单位,当然是向阳坡镇啊!你以为我会在哪里?”

    荣威也笑说:“我的感觉,你有两个单位,一个是市政府,一个才是你挂职的南山县。”梁健说:“谢谢大哥,还一直把我看成市里的干部,可我现在已经十足是个镇干部了!”荣威说:“千万别,大哥知道,你不过是去镀镀金的。今天市里在民主推荐你知道吗?”

    梁健说:“事情知道,结果不知!”荣威说:“那你该请我喝酒了!”梁健心里一跳:“凭什么啊!”荣威说:“这次的两个岗位,跟你都有关系。市委副书记岗位和市委常委岗位,很可能都是你的领导哦!”

    梁健说:“结果已经出来了吗?没这么快吧!”荣威说:“结果是没出来,不过事后,大家都对了对,基本上都填了高成汉书记和胡小英。”梁健说:“这不算,要考察公告出来才算。以往,民主推荐结果出来后,省委组织部还要召开部委会研究,才会公示的啊!”

    荣威说:“据说,考察组组长民主推荐结果一出来,已经奔赴宁州了,估计现在快到了。向部领导汇报之后,大约今天下班之前,就能公示了!”梁健说:“你了解的,还真够清楚的嘛!”

    荣威说:“那当然,因为我边上正好有一位组织部美女,是她告诉我的。你要不要跟她说话?”组织部美女?梁健拿不准是谁。他说:“不用了。”荣威说:“不用也行,那就晚上请我吃饭。如果你不请,我请。”

    梁健刚才还在考虑公款吃喝的问题呢,现在公款吃喝就来了。梁健正犹豫,荣威说:“老弟,你现在是镇党委书记,你还真想让我这清水衙门请客啊!”

    梁健笑道:“你这建设局还叫清水衙门啊?好吧,今天我请。我自己掏腰包请你!”荣威说:“这是你说的。别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口下留情,今天不好好吃你一顿,还真对不起你了!”

    梁健只好苦笑,放下电话,让党委办主任张嘉在镜州市区预定一家酒店。张嘉服务很是到位:“梁书记,我要不要去搞服务?”梁健笑笑说:“不用,我自己请客,我会买单。”

    张嘉说:“梁书记,我们在镜州市也有定点的饭店,梁书记,你吃好了只要走就行了,单子我去结就行了。”

    梁健是不想随便用公款吃喝,但是张嘉还是以往的思维定势。但是,这不能怪他。以前镇上的领导,大部分是能够不花自己的钱就尽量不花!张嘉从自己的角度,来满足领导的需要,这方面并没有做错。

    自从手下有了张嘉,梁健感觉工作轻松了许多。这小伙子的确不错,说明王雪娉看人目光还是很准的。“准”字从心里掠过,梁健就记起,张嘉也没有结婚,王雪娉也没有结婚。王雪娉推荐张嘉,会不会对张嘉……

    这么想着,梁健就朝张嘉蛮有意味的看了眼,张嘉注意到了,弯了下腰问梁健:“梁书记,还有什么要吩咐吗?”梁健说:“单子还是我自己结好了,你待会把订好的酒店发个信息给我就行了。”

    张嘉答应着出去了。

    到了下班时间,梁健前往镜州市已经订好的饭店。荣威下班就过来了,比梁健早到一步。梁健进入包厢,看到荣威身边坐着一位美女,梁健并不认识,就好奇地问:“这位是?”

    荣威说:“这位是我们局办公室副主任许楚。”梁健点了点头,心道,荣威宁州之行后,难道一发不可收拾了吗?连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个原则也要打破了?荣威对许楚说:“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梁健,以前是宏市长的秘书,如今是南山县长助理、向阳坡镇党委书记。”

    梁健笑道:“别听他的,我什么时候大名鼎鼎了啊!”许楚却说:“梁县长,你真的是大名鼎鼎的,在我们市直部门的女人当中名气可大啦!”梁健不知道这个许楚是故意夸她,还是自己的名声真达到了不胫而走的地步,梁健说:“不敢,不敢。”

    说着梁健让荣威跟他一起出去一下。梁健要私下跟荣威说些什么。他们来到包厢外面,梁健问荣威:“你不是说组织部美女吗?许楚跟组织部有什么关系?”

    荣威说:“你别急啊,我说的组织部美女,可不是许楚。人家还没有来呢!你不是不知道,组织部向来都是晚人一步下班的,对不对?”

    正说着,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梁健?”荣威转过身去,笑着说:“你看美女不是来了吗?”

    熊叶丽身穿淡青色裙子,脚蹬高跟鞋,肩挎白色小包,亭亭玉立,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梁健看到熊叶丽不由微怔一下,赶紧说:“熊处长,来,请。”

    三个人赶紧进了包厢。许楚与熊叶丽也认识,就省却了介绍。荣威问:“两位美女,想要吃些什么?”熊叶丽说:“荣局长在吃的方面很有讲究,我们听你的。”

    荣威笑说:“熊处长,你真的听我的吗?”熊叶丽说:“吃的真没讲究,听你的。”荣威说:“熊处长,吃的不讲究,还能保持这么好的身材!”

    许楚插话说:“熊处长这是天生丽质!”荣威说:“对对,肯定是这么回事,否则就没法解释了。那我就不管了,我来点啦!”梁健说:“荣局长,你点吧,点好了把菜名报给两位美女听一下不就得了。”

    荣威说:“第一个菜,牛蹄子!这里的牛蹄子味道非同一般啊!”许楚说:“口味真够重的!”熊叶丽说:“蹄子就蹄子,我们又不怕。”荣威笑着说:“第二个菜,虎鞭!”

    大家都笑了起来,知道这家伙是在讲荤话。熊叶丽不说话,许楚说:“荣局长,你怎么这么坏啊!”荣威故作正经:“我哪里坏了啊?熊处长让我点的啊!”熊叶丽尴尬地朝梁健看过来。

    梁健冲荣局长斥道:“荣局长,你点这种菜给组织部领导吃,是不是嫌官做得大了!”荣威赶紧将菜单推给梁健:“哎呀,我从未觉得官当得大。我不点了,否则无意之间得罪了领导,我可不敢。来,梁健你来点吧!”

    大家又哈哈笑了。

    梁健接过菜单,让服务员去安排几个特色菜。

    上菜之后,开了红酒。梁健说:“欢迎大家,能够给我这个机会,请大家吃个便饭。这第一杯酒,我们都喝了吧。”荣威说:“梁书记,到了基层之后,酒风端正多了!”

    其实,梁健到了乡镇,反而没有正儿八经喝过酒,不过这情况解释起来太麻烦,梁健也就默认了。他就是如此,一旦喝酒,就会很爽气,甚至有些难以自控。或许,也是因为这段时间酒喝得少,反而有些压抑了,一开喝就容易快。

    梁健说:“只是高兴而已。”许楚说:“这句话,真是太好了。我们也很开心。熊处长,我们两个女流之辈,也舍命陪一陪君子吧!”

    梁健没想到,这个皮肤呈奶油色的小女人,喝起酒来也会这么豪爽,怪不得荣威会带她出来。熊叶丽见许楚把酒喝了,也很自觉就把酒喝了。

    梁健与熊叶丽一同去过四川,也一同吃过几顿饭,知道熊叶丽的酒量很不错。只是,由于两人有过一段,梁健不想看着熊叶丽喝醉。梁健说:“接下去,我们就随意了吧?”

    荣威去极力反对:“这么快就随意了?我们男人当然是喜欢随意的了,梁书记,可是我们得征求两位美女的意见啊,她们能答应让我们随意吗?”

    荣威这家伙,又把梁健所谓的“随意”改头换面了一番,变成另一个暧昧的意思。许楚说:“荣局长,最近在能说会道方面,真是突飞猛进啊!”荣威说:“看来我们小许一直都认为我是笨嘴笨脑的啊,来,今天得到小许的认可,我敬你一杯。”

    荣威敬了一圈的酒。梁健问道:“荣局长,今天下午,你怎么会跟熊处长在一起啊?”荣威笑说:“为什么就不准我和熊处长在一起啊?熊处长是组织部的,组织部是干部的娘家,我去坐坐总可以吧?而且,我能有今天,跟熊处长的关心和支持是分不开的!这点我永远铭记在心,熊处长,容许我再敬你一杯。”

    这点,荣威倒是没有胡说,当时梁健和熊叶丽一同去四川考察援建部指挥长翟兴业,如果不是他们发现他有问题,如今荣威的位置,就是别人的了。熊叶丽这次没有喝完,说:“荣局长你太客气了。”

    荣威也没有逼熊叶丽喝完,继而问道:“熊处长,市里的民主推荐结果已经出来了吧?”熊叶丽说:“我刚从组织部出来的时候,结果已经出来了!省委组织部委托我们将考察预告已经张贴出去了!”

    熊叶丽这么一说,大家都兴奋起来。荣威说:“不出所料吧?”熊叶丽说:“市委副书记人选考察对象高成汉书记,市委常委人选考察对象是胡小英。都在大家的期待之中,下一步就是组织考察和考察公示,如果都没有问题,那就上任了!”

    荣威敬熊处长:“谢谢熊处长向我们提供这么重要的信息。这次,熊处长可不能就只是沾一沾唇了啊。我们喝了吧!”熊叶丽绕不过荣威的劝,就真把杯中酒喝了。

    几个人聊着天,喝着酒,四个人喝掉了三瓶红酒,荣威说:“梁书记,你先前说,你今天是自掏腰包买单,这是真是假啊?”梁健有些酒意地说:“当然是真的。”

    荣威说:“本来吧,你说自掏腰包,我就想好好宰你一顿的,可现在我良心发现了,你要是真的自掏腰包的话,我就不为难你了,我们的酒就喝到这里吧。接下来,我们换个地方,去歌厅,继续喝,接下来我请客。”

    梁健说:“我又不是喝不起酒,你这是看不起我吗,我们再来一瓶!”许楚说:“别了,我们还是去歌厅再喝吧,否则这里喝多了,歌都唱不出来了。”看来许楚是真心想唱歌。

    喝了酒,大家比较兴奋,连熊叶丽也没有明确表示不唱歌,要回家。于是梁健也不好给大家泼冷水。许楚说:“我去一下洗手间。”说着就往外走。

    大家喊:“包厢里有洗手间。”但是许楚好像没听到,径直往外走。梁健说:“许楚会不会喝醉了啊?”荣威吐出一句:“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梁健只好摇头,如今的荣威,难道真的已经变成大se狼,想着猛吃窝边草吗?

    还好,许楚不一会儿就回来了,看来是没什么事!四个人走下楼梯,这点酒还不至于将梁健醉倒,他有些微醺,但是头脑很清楚。

    梁健走在前面,来到柜台上,掏出了钱包要付钱。柜台里的老板娘说,你们包厢已经买好单了。梁健说:“不会搞错了吧?”

    荣威过来搭住梁健的肩膀:“搞什么错啊。你还真以为许楚喝高了啊?刚才是她下来买单的。”许楚看着梁健说:“梁书记,你不会是想当廉政楷模吧?你堂堂一个镇党委书记,还自掏腰包,请我们吃饭,你不是有问题吗?”

    梁健无语,他是想在镇上首先带头在公款吃喝方面厉行节俭,但是看来,这个风气还没有形成,就是交际的朋友圈内也无法接受。梁健说:“请自己几个朋友吃饭,自己掏腰包,不是更显诚意吗?”

    许楚说:“好吧,梁书记有这份心,我们就开心了。这单子就我们来买吧,也不是我买,是以我们荣局长为首的建设局买!”

    梁健说:“唱歌,那么我来吧!”许楚说:“走吧,歌厅我已经订好了。你什么都别管了,只要好好陪好我们熊处长就行了,以后你要见熊处长还得跑到宁州去呢!”

    “什么?”梁健以为自己听错了。荣局长说:“梁书记,你不会还不知道吧?熊处长要调省委组织部了!”梁健看着熊叶丽,他还真不知道这个事情。

    荣局长说:“所以啊,今天你一定得陪好熊处长。舍不得的话,就到ktv去说吧。”到了ktv包厢,荣局长和许楚一起过来,说要罚梁健的酒,说是梁健不关心熊处长。

    梁健无奈只好又喝下了一杯红酒。荣威和许楚就开始点歌,两人在点歌台上,挤在一起。沙发上就只剩下了梁健和熊叶丽。在歌声中,两人说话,别人都听不到,反而方便说话了。

    梁健问:“什么时候决定的事情?我都不知道。”熊叶丽说:“几天前吧。我已经向我老公提出了离婚。我实在受不了他在外面鬼混的那些事情了。今年以来,你知道吗?我真的经历了很多。原来我只知道他那方面不行,并不知道他在外面鬼混。现在知道了,我已经受够了。不想再继续下去。”

    梁健回想起一个个与熊叶丽老公乔国亮有关系的片断,几乎都是与女人有关系,而且他跟其他女人交往的时候,非常大胆,肆无忌惮,这在官场上完全是犯忌的!梁健说:“这样也好,能够结束一段不愉快的婚姻,有时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谢谢。”熊叶丽往自己的酒杯中倒了酒,拿起来敬梁健。梁健其实已经多了,但是熊叶丽敬他的酒,他是怎么都会喝的。他看得出熊叶丽不开心。熊叶丽怎么说,也可以算是梁健的红颜吧?能够分担红颜的烦恼,饮红酒、共杯盏,也是值得回忆的事情。

    不过有一件事情,梁健还是觉得熊叶丽的能量很大:“能够调到省委组织部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熊叶丽笑道:“不是不容易,是重走回头路。你不知道,我本来就是省委组织部出来的。以前,我老公刚开始工作,还在镜州市。为了爱情,为了两个人能够生活在一起,我毅然申请从省委组织部到了镜州市委组织部,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小姑娘。后来,我老公调入了省人事厅,有传闻说,他不久就会到镜州市担任常务副市长……”

    梁健也听说过这种传闻,梁健说:“这件事干打雷不下雨啊!”

    熊叶丽说:“是啊,这事情,本来真有可能。你看,市委副书记韩正阳要退居二线,如果现任市政府常务副市长甄浩接任,那么常务副市长的位置就空出来了。组织上都是有考虑的。但是结果,他被人举报男女问题,而且得到证实。他的政治前途也就这样了,组织上也许下一步会处理他。到镜州市来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梁健点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时候,荣威和许楚勾肩搭背地走了过来,手里端着酒杯,熊叶丽站了起来,不等他们说话,主动说:“我们敬你们两位!”

    梁健看到熊叶丽今天是有点借酒浇愁的意思,心里有些替她难过,但也不想劝她少喝点,她肯定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喝了酒,就开始唱歌。

    这晚上,不知喝了多少酒,唱了多久的歌。等梁健从沙发上醒过来的时候,只有熊叶丽一个人在他边上歪着,也睡着了。一看,包厢里竟然已经没其他人了,荣威和许楚已经不知去向。

    难道刚才是因为喝多了,又困了,就在包厢里睡着了?梁健轻轻摇晃了一下熊叶丽。熊叶丽才醒过来,问道:“他们人呢?”梁健说:“我也不知道,我们刚才可能高了,就睡着了!”梁健摸出短信,看到荣威倒是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兄弟,好好享受这个晚上,我已经给这里老板打好招呼,让他们不要打扰你们,没有人会进来的!”

    梁健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担心,刚才如果有人进来,给他俩照了相发到网上去,恐怕就会出事了。看来,在外面,还是得时刻管住自己,至少得把风险规避到最低。

    熊叶丽也意识到今天这样醉酒不好,便跟着梁健赶紧从ktv出来了。梁健打了车,送熊叶丽到住处。

    熊叶丽问他:“要不上去坐坐?”梁健被刚才在歌厅包厢中睡着的事情给吓着了,想到这两天又是高成汉、胡小英他们考察期,万一自己闹出什么事情来,对他们影响也不好。梁健说:“改天再见吧,今天也不早了。

    熊叶丽理解梁健的意思,点了点头说:“我大概还有一个星期,就调去宁州了。到时候,你来宁州看我吧?”梁健笑了笑:“一定。”

    梁健刚回到住处,电话响了起来。梁健接起了电话,原来是省委副书记秘书冯丰。

    冯丰似乎听到梁健身边还有声音,就问:“都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混啊?”梁健说:“刚回到家楼下。”冯丰说:“你上次说,有人想要到宁州买房子的事情?我跟小宇说了,她同意出手,她拿到那套房子的价格是300万,现在出手,她能承受的最低价为280万,你看你那边的朋友是否能够接受?”

    梁健说,他去问问,明天就给他回复。冯丰说:“好叻。”冯丰又说:“希望省里这次动干部,对你有帮助。”梁健说了声:“谢谢。”电话中不方便多说,两人心照不宣。

    梁健进了电梯,按了自己楼层的按钮之后,就开始给莫菲菲打电话。电梯停下来的时候,他就听到外面有电话的铃声,他想,这似乎是莫菲菲的电话铃声?

    出了电梯一看,果然是莫菲菲站在自己家门口等着。梁健说:“哎,菲菲,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啊?”莫菲菲说:“我在等你。”

    梁健记得莫菲菲是有钥匙的,他说:“你为什么不进去等啊?”莫菲菲说:“现在,这房子正式过户给你了,我怎么敢不经你同意进去啊?”梁健说:“真是,快进来吧!”

    梁健请莫菲菲坐,自己去厨房烧开水,泡了一壶人参乌龙茶出来。梁健喝了不少酒,很想借着茶醒醒酒。

    莫菲菲看来真是在外面等了很久,她将一小杯茶水都喝干了。梁健说:“说吧?”莫菲菲看着梁健说:“那五十万……”她顿了一下,“我实在没办法了。”

    原来,莫菲菲是来向梁健要那50万的。梁健说:“遇到急事了?”他没有料到莫菲菲会跟他要得这么急切。他银行卡里只剩下五万多块钱。50万中40万借给了冯丰给小宇救急。

    莫菲菲说:“很不好意思。如果你实在拿不出来,也就算了。”看来莫菲菲是不好意思向梁健要钱,才会在门口等这么久。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梁健敢肯定,莫菲菲是不会伸手要他还钱的。

    梁健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莫菲菲说:“是银行。我负责的一个项目,原本是跟镜州银行讲好,向他们贷款500万的,我们的项目都已经上马了,但是银行突然变卦了,说没钱借给我了!这不是要人命吗?”

    梁健说:“那这不是违约吗?”莫菲菲说:“违约是违约,但是又能怎么样呢?难道去跟银行打官司,告他们不借钱吗?那以后还怎么合作?这种哑巴亏,以前没少吃,但是没有像这次这样毫无预兆。”

    梁健说:“原来出了这样的事情!要不,我帮你去衔接?”莫菲菲说:“恐怕效果不会太大,事情发生后,我已经找过我们老总,他已经出面过了,但是毫无效果,好像有专门的领导打了招呼。所以我只有把我现有能够筹集的资金,全部筹集起来,应付这突发事件。”

    梁健想起,刚才冯丰就给自己打过电话。梁健就对莫菲菲说:“你还记得吗?上次我给你说过的,宁州有一套要出手的房子,你说你的一个朋友,要买。如果那套房子卖出去了,我欠你的那50万就有了。”

    莫菲菲原本低落的脸,出现了一丝亮色。她说,她打个电话。对方说,还没有在宁州买到合适的房子,听说价格降了20万,他挺有兴趣,说想明天就赴宁州看房子。于是,梁健半夜就跟冯丰进行了联系,说好了看房子的时间。

    梁健对莫菲菲说:“如果明天房子成交的话,那么50万可以马上还给她。”莫菲菲说:“好的,但如果确实没有办法,也就算了,最多项目垮掉,以后重新来过。”梁健说:“菲菲,别悲观,即使房子的事情不能成功,我们也可以一起再想办法。”莫菲菲说:“好。”梁健又问:“你借款的银行是镜州银行?”莫菲菲说:“对,镜州银行,当地银行。”

    梁健将“镜州银行”记录了下来,本土银行,一般是业绩为上,不会随便出尔反尔,这背后肯定有问题。

    第二天,值得高兴的是,冯丰那里的房子真的成交了。这是让人喜出望外的事情。冯丰当天就将40万的款子打还给了梁健。冯丰也终于从炒房的泥潭中解脱出来了。梁健向莫菲菲借的那50万也还给了她。

    莫菲菲很高兴拿到了那笔钱,她说,那个项目的经费还缺少30万,不过已经问题不大了,与施工方再讨价还价几天应该没问题。莫菲菲说:“梁健,对不起,把你搞得很被动。”梁健说:“该道歉的是我,你怎么好像我才是债主一样啊?”莫菲菲难得的笑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欠钱的才是老爷,债主反而是说尽好话、看尽脸色,还不一定能把钱拿到。”

    梁健笑说:“原来,你把我当成这样的人了啊!”莫菲菲说:“不敢。”

    那天,王雪娉坐梁健的车一同回镜州,在车上,梁健无意的谈到镜州银行,在借贷方面对莫菲菲出尔反尔的事情。王雪娉说:“这不大可能啊,镜州银行一般情况下,都是很讲信用的啊。我去问问,什么情况。”

    梁健问:“镜州银行,你有熟悉的人?”王雪娉笑说:“我的老爸大人,在镜州银行。”梁健其实是听人说起过的,但是他没有入心,也就把这个重要消息给忽略掉了。为此,说到“镜州银行”,这个消息也就没有从脑海中蹦出来。王雪娉的老爸,是镜州银行的副行长,还是挺有能量的。这么看来,王雪娉也算是官二代呢。

    当天晚上,王雪娉就打电话给梁健了。王雪娉说:“我让老爸去问过这其中的情况了。”梁健问:“为什么?方便说吗?”王雪娉道:“电话中说不方便,我们找个地方喝茶吧?”

    隔墙有耳,梁健都觉得不太安全,但是有一个地方,梁健觉得是安全的,梁健说:“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先让小茅来接我,然后再去接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