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浪迹在诸天〕〔妖禁〕〔远东王庭〕〔九天仙缘〕〔重生之最强人生〕〔快穿之放开那只男〕〔女主播的修真高手〕〔末世无限夺舍〕〔盛少撩妻100式〕〔无敌妖孽兵王〕〔超级魔法农场系统〕〔史上最强崇祯〕〔懦弱的勇士〕〔大唐第一少〕〔我的极品美女老板〕〔广州,请将我忘记〕〔流年未央,安然向〕〔最强超神学院〕〔圣域之路〕〔毒妃归来之天下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权路迷局 第322章一张狠牌
    梁健这才发现,全身的衣服都是湿的。梁健说:“没办法了,现在也已经来不及换了。”

    阮珏说:“你等等,我这里有。”说着,阮珏就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已经拆开的快递盒子,递给梁健:“这我本是替人买的,可是后来就再也没有兴致送了。你将就着穿吧!”

    梁健将盒子中的东西拿出来,正好是一套衣服,衬衫和西裤。阮珏给谁网购的呢?难道是金超?除了金超,还会有谁呢?

    梁健不由又想起,沙发上那一朵樱红的血花,梁健看了眼阮珏,没有多说什么便去换了。

    梁健离开了医院,坐入驾驶员小茅借来的小车,打电话给高成汉书记。高成汉已经回到了市一招,正在看电视,听梁健说要来找他,他说找一个地方。

    梁健想到了沁慧茶园不错,说去接高成汉。高成汉说不用接他,他会自己过去。梁健也不勉强,目前他是少抛头露面比较好。梁健径直去了茶园,躲入了一间包厢,让老板娘泡了一壶茶来,并叮嘱了老板娘说待会有一个男人要来,让她帮助带上来。老板娘答应了,等一会儿就又听到上楼的脚步声,这会是两个人。

    梁健赶紧站起来,拉开门,果然瞧见市委常委、纪委书记高成汉已经站在了门口。梁健请他坐下来。

    高成汉看了眼梁健,开了一句玩笑:“我们怎么搞得如地下党接头一样?”梁健如今转危为安,也开了一句玩笑:“高书记,我们党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吧?感觉现在这种方法还管用。”

    高成汉笑说:“看来,你对我们的工作方法,越来越熟悉了。”

    梁健给高书记倒了茶,自己也倒了一杯,第一口是如此甘甜。几个小时之前,他和王雪娉还在湍急的河水之中沉浮,根本不知道能否存活下来。现在,坐在这个安全的茶室之中,能不感到甘甜吗?

    然而,人都是脆弱的。人一旦离开了两样东西就会变得无比脆弱:一是健康的身体;二是权力金钱和地位。而且,两样东西都是维持不易,失去很容易。为此,梁健真的是要好好经营了,否则只会落到非常尴尬和痛苦的境地。

    梁健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详详细细对高成汉说了一遍。高成汉一直耐心听着,双手宽松交叉放在肚子上,偶尔会拿起茶杯,喝一口茶。

    等梁健说完,他没有多余的话,就说:“你和小龙矿业的斗争已经进入白日化的状态,这时候你已经毫无退路,狭路相逢,勇者胜。你说吧,要我怎么支持你?”

    梁健说:“希望高书记,能够帮我两件事。第一件事,与市公安机关衔接,派出最强干的刑侦人员,去调查谁派了人来追杀我们。开黑色轿车的家伙,在追杀过程,已经被我们的车载记录仪记录下来,只是我们的车掉进了河里,需要打捞,才能获得那份铁证。我要让主使者进监狱。第二件事,希望能给我几个专业的审计人员,把小龙矿业那些股东名单给翻出来,在那些假名字背后,谁到底是真正的获利者!那个利益集团必须得挖出来!”

    高成汉听着梁健所说,默默点头,尽管梁健今天遭遇了生死危机,但是他还是那么镇定,思路清晰,懂得在第一时间还手。这是一个年轻领导干部的良好素质!在高成汉看来,他真的是没有看错人。

    高成汉说:“你放心吧,这第一件事,我这就去给你联系。第二件事,上次你把那份名单给我之后,我已经让我们纪委的人,会同审计、财政、银行等单位在查了。这样吧,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早点回去休息。等我明天给你消息。”

    梁健说:“麻烦高书记了。”高成汉站起来说:“事不宜迟,就这样。我先出去?”梁健点了点头说:“高书记,你慢走。”高成汉点了下头,出了包厢。

    高成汉刚走,梁健就接到了在省发改委工作的黄依婷打来的电话。刚才在等高书记的时候,他用阮珏的手机给黄依婷发了短信,让她联系他这个号码。黄依婷在电话中说,她去问过矿山产业整治的情况了。她说,按照省发改委的意见,像他们南山县向阳坡镇的矿山,省发改委早就建议关停了。原因是,省委去年就已经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强调环境保护,不再提倡矿山开采,对不合规定的矿山进行关停。

    但是镜州市和南山县都认为当地如果没有矿山产业就没有发展,多次向省里有关领导反映,到发改委来公关,要求对矿山再开采一段时间,还说,如果不让开采老百姓肯定要造反。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听说关于当地发展和社会稳定的事情,便这样暂时拖着。

    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他问道,如果向阳坡镇自己提出关停矿山,能不能得到批准?黄依婷说,如果自己提出来当然是省委省政府领导所希望的,但是这得县政府、市政府有关部门提出来吧?这是程序上的需要。梁健说,他明白了了。谢谢黄依婷给他提供这么重要的消息。黄依婷问他这两天还好不?

    梁健当然不能拿今天的危险遭遇告诉她,否则会让她担心。梁健就说,还好,也叮嘱她一个人在省城,要照顾好自己。黄依婷说,她会的,另外她还听说,省政府正在物色副省长的秘书,也许他会有兴趣,她只想给他提供这么一个消息。

    梁健心里一动,这副省长秘书的岗位的确不错。不过,梁健如今重任在肩,怎么能够为私事分心呢?即便要过问,也得集中精力,把当前的任务给解决掉。

    从沁慧茶园出来,梁健来到了医院。他走到阮珏办公室,从门上的小窗口望进去,只见里面王雪娉在睡榻上睡着了。身上换了衣服,好像睡得很熟。

    阮珏却只是坐在凳子上打瞌睡。忽然,她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目光向着门口投过来,瞧见梁健之后,脸上露出了微笑,悄悄走了出来。

    阮珏来到门外,对梁健说:“我已经给她做了全身检查,没大事,放心吧!”梁健看着阮珏说:“谢谢了。”阮珏关切地道:“你先回去吧,我看你很疲倦,离天亮已经没多少时间了,你该洗个澡,睡上几个小时。”“这里怎么办?”“难道你还不放心我啊。这里是医院,你现在应该听我的!”

    梁健本想脱口而出“那你下次要听我的!”但是这句话听起来,很有些暧mei,显然不太适合这个时候说,他就咽了回去。其实,他如果说了,阮珏会更喜欢。但是梁健只是说:“那好吧。我早上就过来,你办公室房间最好从里面锁上。”

    阮珏说:“刚才我就一直锁着的。今天我就不问你了,下次你要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行不?”梁健说:“行。等这件事情有了结果,我原原本本告诉你。”阮珏满意地在他胳臂上,轻推了一下,意思是让他回去吧。

    梁健出了医院,回到了家,洗了热水澡,一躺倒床上就睡着了。

    在梁健睡着的那段时间,有两拨势力,却一点都没有休息。

    第一波是高成汉协调的市公安局警察。他们兵分两头,一批直接去了河里打捞王雪娉的轿车。这时候,雨几乎停了,水也不再湍急,他们调动了专业人员连夜打捞,王雪娉的车子很快就找到了。不仅仅是王雪娉的车子,也找到了两辆石矿的大型货车,车里的两个驾驶员却没有梁健和王雪娉这样好运,直接溺亡。

    一批去追查那辆黑色轿车,他们在隧道之外山体下找到了出车祸的车子。驾驶员却不在车内。他们以为是驾驶员的背后势力将他带走了,这样就不好办了。但是通过各大医院一查,很快在县城一家小医院找到了那个家伙。原来是路过的一个好心人,看到有人出车祸,将这家伙送到了当地医院。经过盘问,救援者与嫌疑犯真没关系。这时候,嫌疑犯已经醒了,公安不给他继续休息的机会,直接从医院将他带走,进行盘问。

    第二波是镇长李良和小龙矿山老总邱小龙。他们先前接到了他们派出去的打手打来的电话,说梁健和王雪娉的车子已经坠河,不过两辆货车也坠河了。听了之后,他们不以为意地说,人命如草芥,这样最好,有人陪葬才显得真实。邱小龙叮嘱打手再在路上盯一盯,为防止出现什么变数。没想到,这之后打手就失去了联系。

    这会儿邱小龙和李良才开始有些焦虑了。不过他们想,最关键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梁健和王雪娉已经没命,其他的事情都好办。邱小龙对李良说:“只要等到梁健和王雪娉的噩耗,李镇长就有希望变成李书记了!”李良也不谦虚,说道:“到时候,还需要邱董的支持,必须到葛书记和石县长那里多疏通疏通。”邱小龙说:“李书记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李良去了梁健和王雪娉的办公室,两人都没在。平时,梁健都是提早到的,王雪娉也基本不会迟到。今天他们两人都不在,那么昨晚的事情基本是成了。又过了半个小时,传来的消息似乎进一步把事情给敲定了。

    消息称,昨晚上沈家大桥上发生了交通事故,两辆大货车撞击栏杆,带着一辆小轿车坠入河中,2名货车司机同时溺亡。小车中没有发现任何人,也许司机已经被河水冲走。据公安机关调查,该小车的车主叫做王雪娉,是向阳坡镇党委委员。

    这个消息在镇上风传,食堂大妈听了,就哭了起来,她说,昨天晚上梁书记和王委员还在食堂里吃饭,这一早怎么就发生了不幸?!她说,梁书记是跟王委员一起走的。于是,大家的注意力又集中到了梁健身上。镇党委书记梁健也失踪了。公安人员说,暂时不知车内人员的去向。

    镇上开始乱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交通事故,镇上当然要向县委报告。县委书记听后,皱起的眉头舒展了,舒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县委书记葛东拿起了电话,打给小龙矿业董事长邱小龙:“你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

    邱小龙说:“我正好在县里,马上上来。”邱小龙被葛东的秘书领进了葛东的办公室,春风满面地说:“葛书记好!”葛东疑惑地看着邱小龙:“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已经在县里了?”

    邱小龙笑着说:“今天我是来向葛书记报喜的啊!”葛东问:“报什么喜啊?”邱小龙说:“今天不是发生了事故嘛!所以特意来报喜!”葛东脸上挤出怒容:“邱董事长,你瞎说什么!发生了交通事故,死了人,我们的平安县牌子都快要保不住了!还有什么喜?!”邱小龙说:“有些碍手碍脚的家伙消失了!这是好事!”

    葛东说:“你在外面别乱说。否则对你没有好处。”邱小龙说:“明白,我只在书记面前说说。”葛东不放心地问:“这事情,应该不是你让人干的吧?”邱小龙说:“葛书记啊,你可不能这样,我什么人啊!怎么可能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啊!”葛东盯着他:“不是你干的就好!”

    邱小龙说:“现在梁健没了,葛书记能不能考虑下,让李良当书记啊,这是我们全镇人民众望所归啊!”葛东说:“这个不用你说,我自会考虑。”邱小龙对葛东很了解,他这么说,基本也就是同意了。

    葛东又问:“你确定,梁健和王雪娉都在那辆车子里?如果他们不在呢?”邱小龙说:“葛书记你放心,我的人亲眼看到的,不可能有错!”的确,在梁健和王雪娉坠入河中后,打手第一时间就给邱小龙打了电话。

    葛东一听,手指邱小龙:“你还说不是你干的……你这人啊,最好你这次不要弄出事情来。如果你再这样肆无忌惮,恐怕以后没人罩得住你!”邱小龙双手合十,表示错了:“我知错,我知错了,我一定改。”

    葛东虽然一直护着邱小龙,但是也发现这家伙最近做事,是越来越没忌惮,也越来越没底线,这让葛东非常头痛,他感觉邱小龙这个矿业董事长越来越危险,搞不好出了事情,连他这个县委书记的帽子都保不住。然而他能做的也就是苍白的警告:“你这次最好祈祷,他们真的消失了!”

    邱小龙说:“这是必须的,没有不消失的道理。我们车队那两个壮汉都消失了,他们怎么可能不消失?”

    邱小龙回到了镇上,不忘去向镇长李良邀功。他说:“李镇长,告诉你一好消息啊,县委葛书记已经同意提名你当镇党委书记了!”李良将信将疑地问:“你怎么知道?”邱小龙说:“我当然知道,因为是我向他建议的,他今天早上请我去了,我就顺便提了!”

    李良说:“葛书记真的同意了?”邱小龙说:“当然,李镇长这么优秀,哪有不同意的。不让李镇长当书记,难道让我邱小龙当书记啊?哈哈……”

    李良想了想,如果梁健真的死了,这个镇党委书记还真是非他莫属。于是也跟着笑了起来……

    “两位,这么开心啊?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让我也分享一下啊?”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

    李良和邱小龙都难以置信地转过头来,站在门口的不是梁健,又是谁呢?

    李良、邱小龙相互望了一眼,神情僵直地看着梁健。梁健嘴角挂着笑:“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李良的幻想一下子因为梁健的出现而破灭了,口齿都有些不清了:“梁书记,刚才我们还说到你……”

    梁健说:“是不是说到我已经死了?”梁健这么一问,李良就更僵了,不知说些什么好。邱小龙很有些小聪明,说:“哪里啊!我们听到梁书记坠河的事情,焦急得不得了呢!正在策划着该怎么才能找到梁书记!”

    梁健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不用找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李镇长,我看你还是少跟邱小龙这样口是心非的人接触好!”

    这句话直刺邱小龙。邱小龙就有些坐不住了,他本是那种性子暴躁型,一句话不对就得跟人干,在领导面前一直收敛着。如今瞧见梁健彻底否定自己,邱小龙就扛不住了:“梁书记,这话怎么讲……”梁健哈哈笑说:“邱董,我是跟李镇长开玩笑呢,你怎么当真呢?”

    邱小龙瞧着梁健的笑脸,难道梁健真的是跟自己开玩笑啊?他想梁健还不能得罪,于是也扯出了笑容:“哈哈,我就知道梁书记很幽默啊……”

    梁健突然板着脸说:“谁跟你幽默了?我是说,邱小龙不是口是心非,是猪狗不如。”这就已经是实打实的诬蔑人格了,邱小龙虽然没什么人格可言,但是很有好胜心,就跳起来说:“梁书记,你这是存心……”梁健道:“没错,我是存心戏弄你!进来吧!”

    梁健话音刚落,邱小龙还想争辩什么,却见从外走进几个公安。他们都身穿公安制服,手中亮着手铐,径直走到邱小龙身边。

    邱小龙一看慌神了,喊道:“你们想干什么?我做什么了?”其中一公安严峻、健壮,说话毫不含糊:“邱小龙,你涉嫌犯罪,这是逮捕证,现依法逮捕你!”邱小龙正要抗争,双手已经被向后铐上了。邱小龙瞧见这里只有李镇长可以依靠,就喊:“李镇长,你要救我,你不能袖手旁观啊!”

    梁健说:“李镇长也救不了你。”

    边上一个公安接口说:“因为他要跟你一起走。李良,这是你的逮捕证,现在依法将你逮捕!”说着李良也被反手铐了起来。李良却没有任何反抗,他从一开始似乎就已经料定了事情的结局。

    公安机关是不会随便拿人的,他们开出逮捕证的时候,已经充分掌握了邱小龙和李良犯罪的证据。

    市纪委书记高成汉协调公安局去查找证据。市公安局高度重视,派出了刑侦方面骨干,将王雪娉的车子打捞了起来。从那部先进的行车记录仪中,将邱小龙的打手在后撞击他们车子等情况拍的清清楚楚,那个打手想赖也无从赖起。再加上矿山车都是邱小龙企业的,更何况梁健当天带队去他们企业查账,这一切使邱小龙当然成为了头号嫌疑人。

    公安为了敲定证据,对那个打手进行了一番审讯。这家伙开头还不肯讲,后来公安动用了一些手段,对这种证据确凿的罪犯,必要时动些手段还是需要的。然后再拿点减刑之类的诱饵诱惑一下。打一棒、给颗糖的手法,在这次审讯中被运用的非常到位。

    效果很快就出来了。那家伙彻底招供了,说,这一切都是小龙矿业董事长邱小龙和镇长李良一手指使。于是,公安下了逮捕证,将两人一同带去审讯。

    梁健来到高成汉办公室:“高书记,真的很感谢您的支持!李良和邱小龙已经被逮捕,接下来如果能够再将邱小龙企业入股账册查清楚,那就能彻底解决向阳坡镇矿山企业的问题了。”

    高成汉没有说话,只是从抽屉里拿出了那本账册,给梁健看。梁健一页页翻阅了那本帐单,越看越是心惊肉跳。怎么会是这样?

    账册上的名字很多梁健都不认识,但是这些名字后面对应的名字,镇长李良60万股、人大主席方阳50万股、副书记傅兵50万股、宣传委员唐伟华30万股、纪委书记兼政法委员黄强40万股、工业副镇长战卫东50万股、农业副镇长吴望40万股、社会发展副镇长袁进30万股、王雪娉30万股……根本就是全覆盖!王雪娉之前就已经对他坦白过,已经退出,其他人都当梁健是空气!

    高成汉看着梁健说:“你们整个班子都在!你准备一锅端?”梁健继续往下看去:“不仅仅是我们班子,还有县里、市里的领导……”

    梁健看到,经过侦查被“翻译”出来的名字,竟然有县委书记、县长,再上面,梁健看到了“此人是市委谭书记的舅舅名字”、“此人是市政府常务副市长甄浩的儿子”、“此人是市政府秘书长肖开福的夫人”……

    梁健看得无话可说,抬起脑袋看着高成汉。他想象着,当初高成汉第一次瞧见这些“翻译”过来的名字时,会是怎样一副惊诧的表情?跟他现在应该相差无几吧!

    不过此时的高成汉已经完全恢复了镇定。他说话的时候,还带着隐隐的笑意:“感觉怎么样?”

    梁健有种难以表达的感觉:“这事情……搞大了……”高成汉说:“没错,是搞大了。如果把这事拿出来,还不得地震啊?”

    听高成汉这么说,梁健就有些担忧了:“可是,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高成汉看着梁健说:“我来给你讲一个香港廉政公署的事情吧。当时,香港警察界腐败横行,香港成立廉政公署来打击腐败,结果他们发现整个香港警界,腐败已经无孔不入,如果要清除腐败,就只能将所有的警察都抓进去。最初,廉政公署采取的是铁拳打压,警界看到没有希望,就开始狗急跳墙,围攻廉政公署。当腐败面太广的时候,就不能采取重拳猛打了,香港总督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后来采取了特赦,规定凡是在1977年1月1日前所犯下的一切腐败行为都得到赦免,但案情特别严重或者逮捕令已经发出的除外。这一特赦令让绝大多数闹事的警察得以解脱,成功分化瓦解了已经加入冲突阵营的警察……”

    梁健听了之后,若有所思:“难道,我们拿到的这份名单就这样作废了?”高成汉摇了摇头说:“梁健,我跟你说一个道理你就明白了。这份名单,怎么样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是我们把它亮出来,我拿到市委常委会上去,发挥的作用最大吗?你觉得,我在市委常委会上把这份名单亮出来,这上面的人都能得到处理吗?”

    梁健想了想,摇了摇头:“或许,市委谭书记,不会允许你这么干!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或许会对高书记不利!”高成汉点了点头说:“你理解就好。我答应你,我会把这份名单,用到效用最大化。另外,你自己班子的事情,你可能得采取其他的办法,而不是将入股的人员全部公布出来,毕竟在矿山入股的干部,不是向阳坡镇才有,这种事情很普遍,即便有文件规定,但是这些规定都没有被落实,一定程度上这是风气问题,也不能全怪干部。如果你能把一个地方的风气扭转过来,比处理几个干部更加重要。毕竟我们的工作,不是以打压为主,而是以治病救人为要!”

    高成汉的一席话,让梁健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以前没有担任过主要领导,没有思考过整体的干部队伍建设问题。当时担任组织部副部长,也只是从干部调配的角度,把合适的人配到合适的岗位,至于整个队伍建设导向问题,从未涉及。如今他才有些体会到,作为党委一把手的责任之重要,要求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和战略思维。这对于梁健是一个挑战。

    从高成汉办公室出来,梁健去了第一医院,见到了阮珏和王雪娉。阮珏说,王雪娉恢复得很好,已经没什么问题。

    王雪娉看到梁健,露出欣喜的笑容:“你来了?”语气之中,温柔关切,使得一边的阮珏多看了一眼王雪娉。王雪娉似乎察觉到了阮珏的目光,不好意思地看了梁健一眼,然后问:“梁书记,你今天还要回镇上吗?”梁健点了点头,说,我马上要去开班子会议。

    王雪娉说:“那我们一起走吧!”梁健说:“一起走?你再休息一天吧?”王雪娉说:“我是班子成员。我现在没事了。”

    梁健说:“真的没事?”王雪娉说:“真没事了,阮医生医术高明,又很会照顾人,所以我恢复得很快。阮医生,下次你一定要给我一个机会,谢谢你!”阮珏一笑道:“不用客气。”

    王雪娉说:“我可能请不动阮医生,下次梁书记请你吧!”阮珏说:“那不用了,我一个普通医生,有什么请不动的啊,现在我就答应你。”王雪娉说:“那就这么定了,忙完这一段,就请你吃饭。”

    看到两个美女你一言我一语,似乎毫不经意,似乎又充满了见招拆招,梁健真有些想笑。梁健说:“雪娉,如果你真没事,那我可真要交代任务给你了!”

    阮珏笑着道:“雪娉,你们这个书记,真是周扒皮,嘴上说得好听,其实是想剥削你!”王雪娉说:“是啊,我早知道是这样,所以一开始就做好让他剥的准备了。”

    说到“剥”字,王雪娉不由想起昨天晚上,在河边梁健为救她,将她的胸衣全部都解开了!王雪娉脸上就有些泛红。

    “你们两个女人,别合起来欺负我这个男人了!”梁健说,“现在大家都说,男人的压力很大,再也经不起你们的取笑了!雪娉,既然你已经承诺要请阮珏了,那么我们下次再跟阮珏见面。今天赶紧做事吧。”

    梁健和王雪娉离开了医院。阮珏看着变空的楼道,很有些希望跟着梁健离开的是自己……

    梁健和王雪娉快马加鞭地赶回了向阳坡镇。

    梁健让王雪娉帮助通知所有班子成员,下班前利用半个小时开一个短会。

    到镇上,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才开会。王雪娉进了梁健的办公室:“梁书记……”

    梁健感觉,王雪娉在情急的情况下或者是非常亲昵的情况下,才会叫他梁健,其他时候,还是按照机关的规矩,叫他“梁书记”。梁健也不想去纠正她,现在,自己是一把手,主要领导,有些规矩还是得要,否则其他人看到会想歪。

    梁健问:“都通知好了?”王雪娉点了点头:“梁书记,你上次让我物色的人,我已经物色好了。财政办谭家国,很适合财务这个岗位;党委办主任,我推荐现在的工办副主任张嘉。”然后王雪娉对这两个人简要进行了介绍。对于谭家国,之前已经谈起过,梁健有些了解。对于张嘉,王雪娉详细进行了介绍,梁健也觉得不错,就说:“那就这样吧,待会领导班子会议上就通一下吧,你是组织委员,你现在去跟傅栋副书记知会一下,就说这是我的意见。”

    “好的,那么驾驶员小茅就不动了?”“不动。”王雪娉点头,说就去沟通,转身出去了。

    班子会议开始,与上次的班子会议不同,这次的班子会议少了镇长李良。大家也都已经听说,镇长李良被公安带走了。关于这个事情,梁健没有过多强调,一句带过:“今天,李镇长因为配合公安调查,不能参加今天的会议。今天的会议主要有两个事情。第一个事情,是关于小龙矿业入股的事情。第二个事情,是有两个岗位要调整。

    梁健话锋一转说:“王委员,你先汇报一下岗位调整的事情。”王雪娉直了直腰身,开始汇报:“为进一步优化中层岗位的配备,这次对财务和党委办主任两个岗位进行调整……”她对两个人选进行了简短的介绍,对于他们的岗位匹配度进行了评价。

    如果换在之前,大家对这种调整肯定会有意见,但是刚才梁健提到了矿产入股的事情,这才是涉及到他们切身利益的事情,他们担心,如果对中层岗位的事情表示反对意见,恐怕梁健就会在石矿企业入股的事情上报复自己,大家心怀忌惮,便有些畏手畏脚了,不敢乱发表意见了。

    梁健开始一个个的问过去:“方主席你有意见吗?傅书记,你是分管组织的领导,你有什么意见吗?唐委员你有意见吗……”整个都问了一遍,没有人说有意见。梁健最后说:“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就通过了。中层岗位的调整,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头,下一步我们将进行中层竞岗。下面,进行下一个议题。”

    梁健喝了一口水,然后说:“这个议题是关于我们镇上矿山企业的事情。上次我就说过,省纪委在几年前就已经出台了禁止领导干部在矿山企业入股分红的通知。上一次班子会议上,我也提出来了,让镇机关干部申报入股情况,并主动从矿山企业中退出股份。现在,有几个人申报退出股份了?”

    梁健环视了一圈镇领导班子成员,大部分人都低着头。但也有几个人目视前方,就如毫无意识的目光一样,看着前方。梁健继续说:“就我掌握的情况看,只有我们王雪娉委员,将原本的30万股申报并退了出来,当然她是在要求申报之前就已经退出了。难道我们其他班子成员,都没有问题吗?就王委员一个人有股份吗?以前做过没有关系,关键是能够退出来,大家就都没事!今天的会议,是大家的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今天不退出来,以后组织查实,这事情的性质就不同了,希望大家想清楚!”

    梁健又环视了一圈,大家心里都直打鼓,犹豫不决,要不要说;纠结不已,第几个说?正在这时,刚刚被任命为党委办主任的张嘉推开会议室的门进来了。

    只见他拿着一叠a4白纸进来,不出声,只顾在每个班子成员的手边,一人放了一张,不多也不少。

    放好白纸之后,他什么也不说,就出去了。

    梁健说:“大家都拿到纸了吗?请大家把自己的股份写在这张白纸上,然后交给我。”说着,梁健自己在白纸上写了一个“无”字,然后折叠好,放在了自己身前的桌面上。

    王雪娉是第二个写。她也肯定是个“无”字。她站起来,将叠好的白纸交到了梁健身边。其他人,相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纪委书记黄强第三个写了,亲自交到梁健那边。其他人于是都开始写了。

    镇人大主席方阳和工业副镇长战卫东是最后写的。梁健将白纸都收拢了,然后看着大家说:“今天,大家填写的数字,是大家认为自己在小龙矿业中的股份,是真是假,大家心里有数。但是,对我来说,我都认为是真的。方主席你抽烟,请借我一个打火机。”

    人大主席方阳不解,但还是把打火机递给了梁健。梁健打着了打火机,伸到那一叠纸的下面,点燃了,搁入了眼前的大烟灰缸里。

    大家都很吃惊梁健竟然会这么做。看着这些白纸,被火焰包围,在座的人都不声不响,直到白纸变黑,变为灰烬。

    梁健站起来说:“今天的班子会议就到这里。”然后,他拿着笔记本,转身走出了会议室。梁健新任命的党委办主任张嘉进来,将梁健的杯子端起来,又消失在了门口。

    第二天,梁健把新财务谭家国叫了进来。谭家国长得憨厚老实,是典型乡镇干部的形象,脸上的胡茬子都冒出来了,显然很久没有剃了。谭家国进了梁健的办公室,显得有些紧张。

    张嘉给他倒了一杯水。他就双手捧着那杯水。梁健递了一支烟给谭家国说:“老谭,你抽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山村透视兵王〕〔权路迷局〕〔沈娴秦如凉〕〔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放纵〕〔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